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一百二十九章 彙合  
   
第一百二十九章 彙合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怎麼?現在就害怕了嗎?"廉梓晨一臉玩味的睨著孫曉曦那張驚慌的臉,"如果害怕,趁現在還沒有進村,馬車掉頭回去還是來得及的."

孫曉曦皺起眉頭,"我一點都不害怕."

她到紫杏村是為了找出病因的,連村子都沒有進去就回去,她絕對不要!

廉梓晨目光森冷的睨著前方那火焰繚繞,他危險的眯了眯眼,在她耳邊喃喃了一句.

"這個廉羽,讓他去查病因,他居然連這些瑣事都沒有處理好."

蘇琴悅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才慶幸自己的眼睛什麼也看不到,她聽到妞妞在哭,在責罵自己,這樣,反而讓她的心好過一些.

廉羽的手下將村里都查探了一遍,可疑的地方太少,根本找不到病源,此時他們也是無從查起.

廉羽側目看著一旁被妞妞又打又踢都毫無怨言的小女人,他看不過去,伸手去拉走妞妞.

"妞妞,琴悅姐姐昨日已經盡力了,為了救你娘親,她甚至一夜未眠,所以,你現在不應該責怪她,而是體諒她才是."

妞妞還是一個七歲的小女孩,那里懂什麼體諒,蘇琴悅伸手摸索著什麼,原本是想撫摸妞妞的頭安慰她的,然而卻不小心碰到了廉羽的手背,滑嫩的手心拂過自己的手背,廉羽不自然的抽回自己的手,俊逸的臉又青澀的泛起了紅暈.

蘇琴悅意識到自己的失禮,連連道歉,"對不起,公子."

廉羽搖頭擺手,連忙說:"沒關系沒關系."

為了控制村里的疫情,蘇琴悅提議一定要盡快找出致病的病源.

"要找病源,首先是要看患者病前接觸最多的事物是什麼,例如牛嫂,她生前接觸最多的就是她飼養的那些牛,所以我要在牛的身上找病因."

"聽到琴悅姑娘的話沒有?"廉羽兩手一背,這些這麼幸苦的活,當然是有下人來干.

手下們紛紛抬手領命.

孫曉曦的馬車已經到達了村口,與昨日廉羽遇到的情況一樣,而且經過昨晚牛嫂的事情以後,村長這一次更為嚴厲,就連是錢也無法收買.

車夫撩開簾子詢問廉梓晨的意見,廉梓晨嘴角一勾,"連錢也不要是嗎?"他飛身躍下馬車,鐵臂一伸,他目標明確的扣住了村長的脖子,只要手一用力,村長的脖子立馬就會斷.

"錢不要,你的命也不想要了嗎?"廉梓晨的嘴角帶著一抹笑,眼底卻是一片冰冷.

"你……你想怎麼樣?"村長的聲音顫抖,廉梓晨扣住他頸項的手指很用力,村長現在甚至覺得自己的呼吸極度困難.

"很簡單,讓我們進去."

孫曉曦撩開簾子下了馬車,見廉梓晨用如此簡單粗暴的方法硬闖,不知道為什麼,她在心里暗爽.

為了保住小命,村長再不願意也得答應廉梓晨的要求.

然而廉梓晨卻沒有廉羽那麼善良,就算是進了村,他也沒有要放開村長的意思.

"本王問你,你們村子是不是疫病橫生?"

本王?村長驚了一下,隨後就是一陣吞吐,廉梓晨用力的扣住他的頸動脈處,一副他不老實回答就休怪他冷血無情的樣子.

"我說我說!"村長一陣緊張,"沒錯,疫病是從進入夏季開始發生,村里面已經死了好幾個人了."

孫曉曦心里一陣難受,"既然有疫病,你們為什麼不報官?!"

如果他們一開始就報了官,讓官府來處理這件事情,那麼廉靖也不會遭這罪!

聽到"報官"二字,村長一陣冷笑,"報官?如果我們報了官,我們村子里的人恐怕都像那蘇州十里村一樣被殺光了,官府一向只會欺壓百姓,廉龍國的皇帝,簡直就是一個暴君!"

"你說什麼?!"孫曉曦聽不得有人說廉靖的壞話,而廉梓晨聽到那村長說廉靖是一個暴君,腦海閃過一個想法,他松開了那村長的脖子.

村長得到自由,連忙大口呼吸喘氣,廉梓晨揚起一抹友好的笑容,拍了拍村長的肩膀,道:"你放心,有本王在,紫杏村絕對不會像當年的十里村一樣."

聞言,村長半懷疑的看著廉梓晨,"您是?"

"本王是廉親王,本王說的話,絕對作數."

村長跪下來感恩戴德,"有王爺這句話,小人就放心了,小人現在就告訴村民這個好消息."

廉梓晨微笑著點了點頭,"去吧."

看著村長那麼興高采烈的樣子,孫曉曦覺得疑惑.

為什麼廉梓晨會突然改變態度,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你這麼信誓旦旦的答應村長,萬一這條村子的疫病控制不住,你要怎麼辦?"

廉梓晨側目看向孫曉曦,嘴角一勾,他沒有說出口,只是做了一個口型"殺".

回答了她的問題,他背著手往前邁去,也不管孫曉曦此時有多麼的吃驚.

如果治得好,那麼整個紫杏村的子民都會對他這個廉親王感恩戴德,如果治不好,那他便效仿廉靖五年前的做法,屠村杜絕疫病流出.

走了幾步發現身後那傻丫頭還沒有跟上來,廉梓晨頓住腳步回頭,"你還在發什麼呆?"

孫曉曦回過神來,有點不情不願的跟上去.

她聲音弱弱的問:"我們現在要去那里?"

"先找到廉羽吧,看看他那里有什麼發現了."

此時的廉羽沒有任何的發現,陪伴在蘇琴悅的身邊,他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看著人家專注摸字.

"公子?你還在嗎?"蘇琴悅看不見,只能靠耳朵聽人的呼吸聲或者腳步聲來判斷人在與不在.

廉羽聽美人呼喚,連忙走到她的跟前,"琴悅姑娘,我在這里."

蘇琴悅低聲笑出來,"聽你喊我琴悅姑娘,我現在才想起,不知道公子的名字是?"

"我……"不能說真名吧?廉羽靈機一動,說:"羽,你就叫我羽吧."

"可是,直呼公子的名字,會不會不太好?"蘇琴悅有點羞澀.

"沒有關系的,如果可以,我想要喊你琴悅,可以嗎?"話音一落,廉羽才發現自己這話說得有多直接.

蘇琴悅已經習慣了別人直接喊自己的名字,所以對于廉羽的直接,她倒是無所謂,"可以啊."

蘇琴悅看不到廉羽此時的表情真是可惜了,他此時的俊臉通紅,心髒怦怦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這到底是怎麼了.

叩叩--木門被敲響,蘇琴悅下意識的想站起來去開門,廉羽此時自告奮勇,"讓我去就可以了."

他走過去開門,門一打開,只見兩個根本就不可能出現在紫杏村的廉梓晨和孫曉曦站在自己的跟前.

"你們怎麼會……"

孫曉曦抬手拍了廉羽的胸口一掌,斥責道:"你皇兄還在宮里躺著呢,你居然這麼悠閑的在這里泡妞?!"

幸好她來了,否則等他查清病源是要猴年馬月的事情?!

廉羽倍感委屈,"皇嫂,我那有什麼泡……泡妞?"雖然泡妞是什麼他不知道,但是直覺告訴他,她誤會了他和琴悅了.

"還說沒有?"孫曉曦一把推開廉羽走進木屋,指著蘇琴悅,她質問:"這個女人是誰啊?你剛才難道不是在跟她調情嗎?"

廉羽此時真想把孫曉曦那張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嘴巴撕掉,她這樣說話會嚇到別人的!

"皇嫂,我跟你發誓,我真的沒有!"

聽出了廉羽話語的為難,蘇琴悅扶著桌子起來,"這位夫人……"

孫曉曦尋著聲音看向蘇琴悅.

"你誤會了,羽公子他並沒有跟我調情."說到最後那兩個字,蘇琴悅不僅臉紅.

廉梓晨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走進了木屋,看到蘇琴悅那張熟悉的臉,他嘴角一勾.

果然是蘇琴秀的胞妹,不看氣質只看臉,兩姐妹就很相像.

上篇:第一百二十八章 屠村燒人     下篇:第一百三十章 人和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