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一百五十八章 口不對心  
   
第一百五十八章 口不對心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所以,你已經愛上蘇琴悅了?"廉靖的表情淡漠,讓廉羽完全猜不出他此時的態度.

"皇兄,我……我已經沒有資格愛她了."廉羽抿著唇瓣,表情有點失落,心里更是壓抑得不得了.

"那樣就對了,朕已經打算為你賜婚,就娶丞相的二女兒劉若盈,如何?"

廉靖抬眸看向廉羽聚變的臉色,聲音自若淡然.

"皇兄!"廉羽從來就沒有想過自己也會面臨當年廉梓晨面臨過的情況,"你要我娶一個不愛的女人?"

特別是在知道他愛的女人是誰之後,他居然還想讓他娶丞相的女兒?

"有什麼問題?"廉靖面無表情的反問.

"你把我當成了第二個廉梓晨嗎?當年父皇利用廉梓晨拉攏番國,而你現在則想利用我拉攏劉丞相?"廉羽根本不敢想象.

"你已經過了弱冠之年,也是時候該成親了,而你的羽王府也是時候該添一個得體的王妃了."廉靖從龍椅上站起,走到廉羽的面前,他變成了一個為弟弟著想的兄長,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朕可以不追究蘇琴悅的事情,甚至可以原諒你聯合孫曉曦欺騙朕的事情,但是……"他故意一頓,表情嚴峻無比,"你必須要娶劉若盈."

廉羽的面色由白轉綠,一把揮開廉靖的手,目光凶狠憤怒.

"你想都不要想!"

"你敢違背朕?"廉靖冷聲問.

"皇兄,我從小到大都把你示為自己的典范,我崇拜你,尊重你,你現在卻把我當成了你的傀儡!"廉羽後退一步,眼裂增大,眼底載滿了濃濃的失落.

"蘇琴悅配不上你."

"那不是你說了算的!"廉羽的手袖一揮,表情猙獰.

廉靖目光清冷,"所以呢?你現在是想要反抗朕了嗎?不要忘了,朕是你的兄弟,而蘇琴悅只是一個女人!"

廉羽伸手拽住他的衣領,"如果現在是我逼你放棄孫曉曦娶另一個女人當皇後,你也可以一點心里障礙都沒有?!"

"所以朕選擇了蘇琴秀,不是嗎?"廉靖的聲音依舊冷漠,卻一把甩開了廉羽那無禮的手.

廉羽不明所以地盯著他那張面不改色的臉,他……

"你跟孫曉曦……"

"不要跟朕提起那個女人!"廉靖那張冷靜的臉終是掩飾不住內心的怒意.

廉羽明白了,他今天如此反常又是因為孫曉曦.

"皇兄,你不能因為一個女人就將心里的怒氣都發泄在我的身上!"這樣對他根本就不公平.

"下一次,如果你下一次再敢聯合她瞞著朕什麼,朕絕對不會放過你們!"冷峻的黑眸布滿了怒意.

他不管她是為了誰才如此欺瞞他,但是那樣的感覺真的極其不好,仿佛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隨時都被她的一舉一動而影響.

廉羽看著他那張冷峻而嚴肅的表情,薄唇一抿,兩兄弟相對無言.

不被廉靖信任,孫曉曦這一次哭得天崩地裂,眼淚從禦書房流到曉軒殿就沒有停過,一邊哭得委屈,一邊還說著廉靖的壞話.

小寺歎了一口氣,伸手幫她拍拍後背,免得她哭得喘不過氣來,勸道:"皇妃,你不要再哭了,再哭下去,你的眼睛明天肯定會腫得見不了人的."

孫曉曦還在那里嗚咽吸鼻子,"我那麼委屈,能不哭嗎?"

她明明就是想要幫人,為什麼到了他那里就變成了她仿佛做了見不得人的壞事一樣?

不就是瞞了他一兩件事情嗎?他有必要嗎?!

"皇妃,奴婢覺得,皇上他只是嘴上說說而已,他不會真的舍得不管你的."

"誰知道他的心是怎麼樣的?"孫曉曦揉著眼睛擦眼淚,"你不知道,他剛才說話的語氣可難聽了,而且他還推開了我,嗚……"

小寺還是第一次見她因為跟皇上吵架而哭得如此傷心,她已經都是隱忍著心里的不舒服默默流眼淚的,今天倒是一反常態地發泄了出來.

然後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廉靖這一次真的心狠,就是封後儀式的前一天也不打算來看看她,安慰安慰她那顆弱小受傷的心靈.

每天起來跟太後打招呼是孫曉曦來到古代的唯一一個好習慣,今天她同樣是那個時間去請安,然而天有不測風云,就在孫曉曦最不想見到廉靖的時候,廉靖卻安然自若地坐在了祥甯殿的正殿內.

孫曉曦撇了撇嘴角,將廉靖當成了空氣,直直走向太後的面前請安,開口就有點賭氣.

"曉曦見過太後,太後早安."

太後一聽便聽出了端倪,這丫頭一向都是喊她母後的,現在當著靖兒的面,她居然就生疏地喊她做太後了.

太後把目光投向廉靖,只見廉靖那俊朗的眉目已經擰成一團,那樣子說不悅就有多不悅.

"曉曦,你這丫頭,平時一開口就是誇哀家今天又漂亮了,怎麼今天就中規中矩的了?"她開著玩笑說.

孫曉曦微微一笑,余光瞥向廉靖,心里有點壓抑.

太後吩咐丫鬟上茶水和點心,孫曉曦一點心情都沒有,她的心情不好,廉靖的表情更差.

太後感覺兩人的氣氛很不對勁,于是就開口說出兩人此時最不想面對的事情.

"靖兒,封後儀式就是明天了,你都准備好了嗎?"

孫曉曦的手一抖,茶水不小心潑了出來,剛剛端上來的茶水要多燙啊?廉靖的心一緊,手上不自覺的抬了抬.

腦海突然閃過她的所作所為,薄潤的唇瓣緊抿,他又冷冷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孫曉曦的手被燙紅了一片,太後有點心疼的皺起了眉,"來人,把膏藥拿過來."

小婢女匆匆的跑開,又匆忙的將膏藥拿來,原本是想親自去為孫曉曦塗藥的,然而藥膏卻被某人搶走了,"皇上?"

"退下!"廉靖目光冷厲地掃了無辜的小婢女一眼.

孫曉曦嘟著小嘴,表情極不自在,茶杯還握在手上把玩,仿佛不知道傷口疼一樣.

廉靖探出手,一把就將她手心上的茶杯給拿開了,砰的一聲扔在桌面上,一點都不愛惜那價值連城的陶瓷杯.

"手."他向她伸出手.

孫曉曦咬了咬下唇,仿佛在鬧脾氣似的理都不理他一下.

廉靖有點慍怒,拽起她的手捏緊,她被捏得痛了嘶嘶作響.

聽到她吸氣的聲音,廉靖不由自主地放輕了手上的力道,黑眸泛起了幽深的光,掃了她一眼,也沒有說什麼,徑直地為她塗藥.

心里在乎某人已經在乎得要死了,但是面子總是不能放下,到底他和她之間,誰是那個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

上篇:第一百五十七章 朕累了     下篇:第一百五十九章 考慮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