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一百六十二章 就愛她吃醋的小樣  
   
第一百六十二章 就愛她吃醋的小樣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累成狗的心情,莫過于就是孫曉曦此時這個樣子,從發梢開始到腳底板都是濕濕的感覺,讓人極不舒服,偏偏身後的死男人還不覺得汗水有多髒,壓著她的小身板,在她光滑白皙的美背上不斷的親吻肆意.

她抬手揮了揮他,"你不要親了……我難受."

廉靖輕笑,一把撈起她的小身子,女上男下的視覺角度,他仔仔細細的觀賞著前方的美景.

孫曉曦累得只想趴在他的胸膛睡覺,但他卻幸福得像只獵豹.

"不要再弄了,我累……"她柔著聲音向他撒嬌.

廉靖意猶未盡,還想要聽她說更多更多的好話,能讓女人累,這是身為男人的榮幸,廉靖此時驕傲無比.

"再陪朕一次,朕就帶你去沐浴,嗯?"她從剛才開始就說難受了,廉靖心情極好,想給她甜頭嘗嘗.

沐浴?孫曉曦的眼前一亮,聽說皇帝寢宮里的浴池可以當泳池使,她從來沒有見過,好好奇哦.

看到她那充滿好奇的小眼神,廉靖知道,魚兒快要上鉤了.

小手捧起他的俊臉,她低頭吻住她的薄唇,開始談條件,"真真只是一次?"

"你喜歡的話,多來兩次也可以."廉靖得了便宜還賣乖.

孫曉曦低頭咬住他的肩膀,廉靖笑得開懷,痛也值得.

半個時辰以後,廉靖抱著孫曉曦走進皇帝專用的大浴池里.

果然跟電視上看的一樣,皇帝的東西,無論是吃的用的還是玩的都是特大號的.

看著孫曉曦那閃亮亮的眼睛和那張布滿好奇的小臉讓他心動又開心.

早知道就應該早一點帶她進來的.

孫曉曦原本是舒舒服服的靠在廉靖的懷里沐浴的,可興奮能讓讓精神,精神一來,她就開始各種惡作劇了,偶爾使壞的潑水,偶爾又活力十足的在浴池里游泳.

廉靖一開始是不管她,欣賞著她那狗刨式的泳技的,後來她抽筋了,清麗的小臉痛得皺成了一團,他連忙將人拽回自己的身邊來,扣住她的腰將她抱起,拿起架子的衣服為她披上,而他也穿上自己的衣服,才臉色不悅的抱著她走出去.

"我沒事我沒事,不要這麼急著抱我出來,我還沒有玩夠呢!"在他的懷里胡亂掙紮,孫曉曦又吵又鬧的.

黑眸一個犀利的眼神掃向她,孫曉曦嘟起了小嘴,但卻不敢再多話.

將她抱回龍床上,廉靖坐在她的身旁,提起她的腳踝就清清淺淺的揉,孫曉曦撐著下巴欣賞著他認真服侍自己的樣子,表情甜滋滋的.

誰說男人認真工作的時候才最帥,以我說啊,男人應該是認真伺候自己心愛的女人的時候才是最帥最吸引人的.

廉靖一邊幫她揉著抽筋的腳,一邊關心的問:"怎麼樣?好一點沒有?"

孫曉曦笑嘻嘻的一臉陶醉,廉靖沒好氣地瞥了她一眼,抬起手就在她的腦袋上敲了一記,嘴上還警告著她以後不許做那麼危險的事情.

孫曉曦憨憨的點頭答應,廉靖幫她揉了一會兒,然後就將她擺放在龍床上.

他睡在她的身旁,鐵臂將她緊緊收納在懷里,她笑嘻嘻的看他,手指指了指自己的沐浴過後粉紅粉紅的臉頰,示意讓他親.

廉靖恭敬不如從命,低頭在她的臉頰上吧唧一下就親了一口.

"明天冊封蘇琴秀為後,你還介意嗎?"廉靖頷首親了親她的額頭,骨節分明的手還在撩撥著她耳邊的發.

"你要我說真話還是假話?"孫曉曦調皮的在他胸前亂蹭,他想去捉她,她卻一直在避著他.

"說假話就是欺君,你自己選吧."廉靖一邊揪她,一邊開玩笑道.

兩人打鬧了一會兒,廉靖手上一使力,捉她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黑眸對上她靈動的桃花眼,他低頭蹭了蹭她的鼻子,一直哄她說實話.

他無非就是想要聽到她吃醋的話語,孫曉曦也不吝嗇,伸手揪住他的內衫,學著他咬她那樣,她也咬住他的鎖骨,廉靖吃痛,她抬頭理所當然地瞪他.

"我當然介意!一直介意!介意到現在!"

廉靖滿意了,被她咬了也無所謂,依舊笑容滿面.

孫曉曦拉住他的內衫,嘟著小嘴,委委屈屈地問:"如果蘇琴秀當了皇後就不肯走了,那我豈不是一輩子都要當妃子?"

廉靖笑了,就愛看她吃醋的樣子.

大手撫上她的後背,輕輕安撫,"放心,她不肯走,朕就殺了她."

皇後的位置可不能讓蘇琴秀霸占著.

聞言,孫曉曦噤住了,原本就大的桃花眼瞪得老大老大.

"殺……殺了她?"

見她這麼吃驚的樣子,廉靖就覺得她更好笑了,"有什麼問題嗎?"

當然有問題,而且問題可大了!孫曉曦在心里吶喊.

"你不能殺她!"

薄潤唇瓣上的笑容斂起,廉靖若有所意地睨著孫曉曦看,仿佛在審視著什麼.

"為什麼朕不能殺她?她跟你是什麼關系?"

因為是同伴的關系,所以他不能殺蘇琴秀,是嗎?

孫曉曦那里知道廉靖想得那麼多,只知道今天早上自己跟蘇琴秀達成協議,成為隊友,至少她應該要保住隊友的性命,而且,根據人道主義,她也不能隨隨便便的就讓廉靖殺人.

"我……我不是說過了嗎?"她抬手拍了拍現在躺著的龍床,"剛才在這里就已經跟你坦白了呀."一邊做運動一邊坦白的.

"你是因為蘇琴悅的關系,所以就連蘇琴秀的命也要管?"廉靖提起她的小臉,一邊端詳她的表情,一邊問她.

孫曉曦伸手,拿開他用刑一邊的大手,"也不完全是因為琴悅."

"哦?"廉靖一臉狐疑的盯著她.

孫曉曦沒好氣的瞄他,翻了一個身,背對著他,拉過他的手環住自己的蠻腰,她則舒舒服服的靠著他的胸膛閉目休息.

"靖,在我的世界里是沒有殺戮的,我是不明白為什麼你可以隨隨便便將一個人置于死地,但是,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一個人國家的君王不應該是這樣子的."

她的聲音酥酥軟軟的,廉靖聽著,心底里也是一片酥軟.

大手撫著她柔柔的發,他問:"那一個國家的君王,應該是什麼樣子?"

"你難道沒有聽說過嗎?一個國家的統治者是怎麼樣,這個國家就是怎麼樣,仁君統治的國家,百姓都是友愛和樂的,然而暴君統治的國家,百姓也會沾染著君主的戾氣."

聞言,廉靖輕笑了一聲,她總是這個樣子,明明是一個沒心沒肺的小丫頭,但有時候說出來的話總是能讓人驚訝.

低下頭,他撥開她的秀發,在她的頸項上親吻.

上篇:第一百六十一章 和好的方法     下篇:第一百六十三章 刺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