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一百六十七章 漢堡里的肉  
   
第一百六十七章 漢堡里的肉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蘇琴悅一下子安靜了下來,無神的雙眼,把視線放到遠方,她咬住剛才被他火辣辣吻過的唇瓣,對于他的執著,她真的很不明白.

廉羽伸手去觸碰她的臉,略顯粗糙的手指為她拭去遺留在臉上的淚珠,輕輕掃過如被羽毛觸碰般溫柔.

"沒有了蘇琴秀,你以後都只會是一個人,既然如此,你為什麼不可以委身于本王?"

他承認,自己在這種時候出手絕非是君子所謂,但是,他就是想要她,方法極端一也無所謂,只要能將她留在身邊便好.

蘇琴悅算是聽明白他的話了,"所以,如果我願意當你的姬妾,你就願意幫我把姐姐帶回家,是嗎?"

廉羽懊惱地抿住了下唇.

該死的,什麼當他的姬妾?誰要她當他無名無份的姬妾!

"蘇琴悅!你就甯願當本王的姬妾也不願意當王妃?!"他對她真的是又愛又恨.

這個世界上的女人恐怕就沒有比她難搞的!

"你不就是想要我的身子嗎?我可以將一切你想要的都給你,但我絕對不會當你的王妃."蘇琴悅閉了閉眼,神情堅定.

家人是被皇家的人逼死的,現在就連姐姐都死在了皇宮里,她蘇琴悅這一輩子都不會成為皇家的一份子.她暗暗在心中發誓.

廉羽垂眸睨著她那張倔強的小臉,剛想要對她訓斥一番時,只聽身後傳來了一道冷怒的聲音.

"廉羽!你在做什麼?!"

聽到了聲音,廉羽連忙松開了蘇琴悅的纖腰,皺起俊眉轉身面對發聲者,他低聲喊:"皇兄."挪了挪步子,他用身子將蘇琴悅擋在自己的身後.

廉靖背著手向他走過來,老遠就看到他抱著一個身穿太監服,喬裝打扮過的女子了.

廉羽,這個家伙的膽子還真是越來越大了!

"廉羽,你應該知道私自帶人進宮是一件不被允許的事情吧?"廉靖的聲音極冷.

廉羽當然知道,但是,蘇琴秀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他怎麼能不帶琴悅進宮見她最後一面?

"皇兄,這一次是臣弟有錯,臣弟保證,只要帶她去見上皇後一眼,臣弟便帶她離開皇宮!"

廉靖冷哼一聲,聽著廉羽的話,他只覺得可笑.

"你還想帶她去見皇後?"漆黑冷厲的眼眸將視線投向廉羽身後的人,"如果朕說,朕不許呢?"

"皇兄……"

"實不相瞞,民女非但要見姐姐最後一面,還想將姐姐帶出宮帶回家去好生安葬,在這個像煉獄一般的皇宮里,豈是人住的地方?"蘇琴悅從廉羽的身後站出來,打斷廉羽的話,面對廉靖,她不卑不亢,毫不畏懼.

廉羽最不想看到的一幕最終還是發生了,蘇琴悅杠上廉靖,她根本就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皇兄,琴悅沒有要得罪你的意思,只是皇後出了那樣的事情,身為妹妹的她,心里悲痛欲絕,所以現在才會在你的面前胡言亂語."

"胡言亂語?"廉靖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頭,"朕看她倒是比你還要清醒理智."

"沒錯,民女此時的確清醒."蘇琴悅無視掉廉羽為自己求情的話,一心一意的只想要按自己心中的想法去做,"皇上,你根本就不在乎我的姐姐,既然如此,為何要強留一個死人在宮中?"

"無論朕在不在乎蘇琴秀,她已經是朕的皇後,朕不可能就這樣讓你帶她回去."這一次,廉靖倒是明明白白地扼住了蘇琴悅的念想.

蘇琴悅的雙手握拳,表情看不出的怒火,心中已經在燃燒.

她剛想開口頂撞廉靖,廉羽已經從她的身後扣住她的腰,捂住她的嘴.

"皇兄,琴悅已經明白你的話了,她現在只不過是想要見皇後最後一面而已,這樣一個小要求,就當臣弟求你了,你應該可以滿足的吧?"

從小到大,廉羽很少會這樣子逼于無奈地求人,他現在為了一個女人如此低聲下氣的求他?廉靖不禁又把視線放在蘇琴悅的身上,一再審視.

果然是一個絕色美女,與蘇琴秀比,還真的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就是那雙眼睛……可惜了.

廉靖背對他們,往禦書房走去,一邊走,他一邊說:"拿著令牌你就可以進去了,見到人以後,立馬到禦書房見朕."

聽到廉靖松口,廉羽的心里不禁也松了一口氣.

直到廉靖走遠,廉羽才松開了捂住蘇琴悅的手,低頭看她一臉淡漠疏離的小臉,他的心再一次被難受折騰.

"琴悅,你不要這樣子跟皇上說話,吃虧的只會是你."

"我現在連死都不怕了,還怕吃虧嗎?"蘇琴悅微笑,笑容充滿了冷意.

沒有了姐姐,沒有了家人,她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動力和希望都消滅殆盡,她還有什麼是不能失去的?

聽到她如此絕望的話語,廉羽的心還真是涼透,"原來在你的心里,本王什麼都不是,別說是你心靈上的支柱,就是你一個可以暫時依賴的人,本王都夠不上."

為了她,他在她和皇兄之間左右為難,她居然還是一點情都不願意領.

對于廉羽,蘇琴悅總是有一點愧疚的,但是比起他,她現在更關心的是她的姐姐.

"所以,我可以去見我姐姐了嗎?"

廉羽目光幽深的看了她幾眼,仿佛是想知道她的心到底有多硬,然而在面相上看,他還真是看不出她是如此心狠的人.

歎了一口氣,他也不再說什麼,牽起她的手就將她往琴秀宮那邊帶去.

與廉羽蘇琴悅兩人見面以後,廉靖沒有立馬回到禦書房,他最終還是放不下他心上的人兒的,他轉過方向,往大牢的那邊走去.

孫曉曦正坐在小板凳上看那從窗外稀稀疏疏照射進來的月光,托著小下巴的樣子,背影極其落寞.

廉靖一走進來,便看到她那個托著下巴看窗外可憐巴巴的小樣子了,歎了一口氣,他示意獄卒開門.

聽到開門的聲音,孫曉曦下意識的往後面看,看到廉靖穿著一身紫黑色的龍紋袍子站在牢房門口,心里委屈一陣湧上,從小板凳上站起,她整個人撲入他的懷里.

廉靖穩穩的將她接住,揮揮手示意獄卒退下,他抱著她走進大牢,一邊幫她擦眼淚,一邊抱著她細語安慰.

"好了好了,不要再哭了."他捏住她的鼻子,輕聲地哄,"現在知道害怕了吧?以後還敢那麼多事嗎?"

孫曉曦搖頭再搖頭,靠在他的懷里低泣,直到現在,她才明白到廉靖無論如何都不讓她離開龍軒殿一步的用意.

廉靖輕歎一聲,幫她擦眼淚,低頭吻住她不斷溢出眼淚的眼眸.

"不用怕,有朕在呢,朕很快就救你出來了."

孫曉曦扁了扁嘴,聲音因為哭泣而變得沙啞難聽,"你讓人把我關進來的那一瞬間,我害怕死了,我以為你不要我了."

廉靖輕笑,俯首輕啄著她的唇,他說:"朕怎麼可能會不要你?"全世界,他最放不下的人就是她了.

孫曉曦對他無比依戀,玉臂環上他的脖子,她也極用力極深情的回吻他.

兩人難舍難分了好一會兒,孫曉曦想起了什麼,搖晃著他的身體,問:"太後她知道我鋃鐺入獄的事情嗎?"

他低頭咬了咬她的鼻子,"成語真差,出來得給你找個太傅教教你成語."

孫曉曦不依,一拳頭就砸在他的胸口上.

廉靖拉住她的小手放在嘴邊又吻又咬,一邊把玩一邊回答,"太後在封後儀式完成以後就離開皇宮去祭祀了,她什麼都不知道."

聞言,孫曉曦松了一口氣.

不要讓太後她老人家擔心就好.

看出了她心里面的想法,廉靖身後寵溺地揉了揉她的腦袋,"放心吧,那些老東西不能為難你多久的."黑亮的眼眸看向遠處,離開她的眼神一下子變得冷厲煞人,"朕絕對不會放過要傷害你的人!"

上篇:第一百六十六章 一文不值     下篇: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平靜的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