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一百七十章 撕咬  
   
第一百七十章 撕咬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兩人擦槍走火,如若現在不是在大牢,廉靖和孫曉曦恐怕得干柴烈火一番.

他捧住她的臉,喘著粗氣去蹭她,孫曉曦想躲,奈何被他箍得死緊.

他很少會在外面與她粘膩,更別說他們現在所處的環境是讓人極不舒適的牢房,她推開他與他拉開距離,閃耀的大眼泛著迷離的水光.

"廉靖,你是不是有心事?"

真是一個敏感的小丫頭,廉靖在心里輕笑.

"你在這里,朕能沒有心事嗎?"廉靖隨便說了一個理由忽悠過去.

雖然宗人府的大牢都是他的人,但如果來人是廉梓晨的話,他的確有能力在這里出入自如,看來,他要多派幾個侍衛駐守在這里才行.

孫曉曦嘻嘻的笑出聲,兩只小手扯住他的衣領,似乎對他的擔心很是滿足.

"所以,你現在是很不放心我在這里嗎?"

"說什麼廢話?"他探出手,懲罰似的捏住她的鼻子.

孫曉曦嘟了嘟嘴,小手拂上他的俊臉,感覺到她柔軟的手心,廉靖情不自禁的用臉去蹭,她笑了一聲,然後又動情的主動抱他.

"廉靖,我知道你在外面為了我的事情很辛苦,那些大臣不喜歡我,你夾在我和你的那些大臣中間,心里一定很不舒服吧?"

真是難得小丫頭那麼懂事,廉靖在心里想著,臉上已經因為心里的欣慰而露出了笑容.

他側過臉,低頭親親她的面頰,"嗯,的確很辛苦,曦兒要怎麼樣獎勵朕為了你的奔波勞累?"

"嗯……"孫曉曦思索了一下,大眼閃爍的看著他,"你想要什麼獎勵?"

黑眸劃過一抹笑意,他一口咬住她白玉一般的耳垂,用力的吮了吮,表情認真的看著她道:"答應朕,你一輩子都不會離開朕."

孫曉曦臉紅,小腦袋輕輕的點了點頭,她肯定道:"好!我一輩子都不離開你,就算你趕我走,我也要死死拽著你!"

"朕不可能會趕你走."廉靖的表情有點別扭,聲音冷冷的反駁她的猜測.

陰暗的牢房里,因為一對小情侶的溫情而讓牢里的氣氛變得無比的溫馨.

羽王府內,蘇琴悅從皇宮里回來到現在就一直沒有吃過東西,她這種放棄人生絕食的行為,實在是讓廉羽不得不擔心.

"李叔,今天琴悅姑娘也沒有吃東西嗎?"剛下朝回來的廉羽,迎面就碰上了帶著丫鬟從蘇琴悅房間里出來的李叔.

李叔歎了一口氣,表情有點惋惜,向他點了點頭,回道:"王爺,您有時間就去勸勸琴悅姑娘吧,她從昨天開始,到現在都還沒有吃過東西呢."

廉羽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眉頭緊蹙的應了一聲,示意李叔先退下.

廉羽抬手敲了敲蘇琴悅的房門,良久聽不到她的回應,他決定推門而入.

踏入她的閨房,只見她整個人像一只無助的小動物一般蜷縮在被窩里,他提步小心翼翼的向她走去,步子輕得連聲音都聽不見,仿佛就怕會嚇到她一般.

走到床沿,他沿著床沿坐下,伸手去觸碰她暴露在被子外的腦袋,他輕撫著她的秀發.

"琴悅."他輕聲喊她,她沒有回應,甚至連一個眼神都不想給予他.

"你要不吃不喝到什麼時候?"廉羽的眉頭緊蹙,緊得完全可以把蒼蠅夾死.

蘇琴悅不想理他,閉著眼睛翻了一個身,她繼續睡她的.

在廉羽的眼里,蘇琴悅一向都是溫婉大方,此時如小孩子般鬧脾氣不肯吃飯的她,他還是第一次見,此時此刻,他心里又無奈又不舍.

"你這個樣子,在天上的蘇琴秀看著也不會安心的."

提起蘇琴秀的名字,蘇琴悅總算是有點反應了,掀過被子就從床上坐起.

"你不要提起我姐姐的名字!"她突然沖他怒吼.

廉羽無辜至極,他什麼時候又惹怒她了嗎?

理解她剛剛失去親人的痛苦,廉羽忍下了她的脾氣,垂了垂眸,他又耐著性子問她.

"琴悅,我不記得我有做過什麼讓你不高興的事情."

蘇琴悅輕笑了一聲,表情有點陰森,讓廉羽覺得詭異.

"廉羽,我一直都把你當成我的好朋友,我相信你,但是,你對我,真的做到了真誠嗎?"她失望的搖了搖頭,"你欺騙了我!"

廉羽無辜極了,"我什麼時候欺騙你了?"

對她,他真的可以說是掏心掏肺,真誠得比珍珠還要真.

"你說我姐姐死的時候樣子很安詳,是嗎?"蘇琴悅面無表情的,語聲清冷的問.

廉羽噤了一下,沒有立馬回答,只聽她又說:"事實上,我的姐姐,死得很慘,是嗎?"

"不是的,琴悅,你聽我說……"

"你只需要回答我是還是不是?!"她只想聽他親口承認.

廉羽閉了閉眼,掙紮了一會兒,最後還是老實承認了.

"是,我那晚的確是騙了你,但我那不是為了你好嗎?你知道了真相又能怎麼樣,只會徒增傷心罷了!"他伸手扣住她的肩膀,低頭看著她那張此時顯得有點絕情的臉蛋,"我希望你能盡快從這件事情里走出,就算不是為了我,為了你的姐姐,你也應該重新的快樂生活."

"快樂生活?"蘇琴悅覺得他的話可笑至極,"你不是我,你怎麼能理解我現在的心情?!這麼多年來,我和我姐姐相依為命,這是誰也替代不了的!"

她不知道蘇琴秀是怎麼死的還好,現在讓她知道了,她絕對不會放過那個殺害她姐姐的人!

廉羽此時還不知道蘇琴悅心里已經種下了複仇的根,他以為她只是為蘇琴秀不平,這樣的負面情緒很快就能恢複,他將此時憤怒的蘇琴悅抱緊在懷里,她怎麼掙紮推打自己,他都不管不顧,一心只想安撫好她.

"琴悅,我是不能理解你現在的傷心,但我也說過了,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陪著你,我會跟你一起度過這一個坎,只要你願意讓我照顧你!"

眼淚情不自禁的從眼眶里溢出,她的心像腐爛掉一樣疼痛不已,她的力氣沒有身為男人的他大,無法掙脫他的懷抱,她只能低頜咬他的肩膀.

廉羽痛得皺緊了眉頭,心里感覺到了那種喜歡上一個人但卻無法為她分擔傷痛的苦惱,心塞的同時又感到無比的無奈.

大手扣住她的後腦,她要咬就順著她的意,只要她咬過以後,心能舒服一點.

廉羽的安撫沒有辦法平息蘇琴悅的憤怒,她松開他的肩膀,開始咬自己的下唇.

疼痛感不再,廉羽此時也沒有注意到她自虐的行為,直到有一滴鮮血順著她的嘴角滴落到他的手背上,他才意識到她自殘的行為.

"琴悅!"廉羽心慌不已,伸手抵住她的唇齒,不讓她再咬自己的下唇.

該死的,如果她剛才咬的不是唇瓣而是舌頭,他等一下抱著的就是一具尸體!

"你瘋了嗎?!"她就這麼想死嗎?!

"我也想自己瘋了!"蘇琴悅一邊哭一邊狂怒,"廉羽!我現在很辛苦很辛苦……"

"為什麼老天爺要對我們兩姐妹如此不公平,我已經失去了家園,失去了父母,為什麼……為什麼現在連我唯一的親人都要奪走?"她抓住他的衣領,靠在他的胸口上痛哭.

她的問題,廉羽一個都沒有辦法回答,因為他是有私心的,在蘇琴秀活著的時候,他就在想盡辦法的留下蘇琴悅,現在他的願望算是實現了,然而結果卻是她如此的傷心.

兩條結實的手臂,用盡力氣的將她抱緊,他低頭吻住她的發旋,她哭,他就默默的陪著.

他已經不想再說那些好聽而沒有用的話去安慰她了,他只想行動證明給她看,他會陪著她,一輩子都不離不棄.

上篇:第一百六十九章 巧妙化解     下篇:第一百七十一章 逃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