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一百七十九章 共犯  
   
第一百七十九章 共犯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孫曉曦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下午的事情,朦朦朧朧的睜開眼睛,一睜開眼睛就能看到廉靖眉頭緊鎖的批閱奏折的樣子,她抬起手,嘴唇囁嚅想要喊他過來,卻發現自己的聲音沙啞得緊.

廉靖雖然是在批閱奏折,然而余光卻時不時的就瞟向她那里,撲捉到她已清醒過來的,他連忙扔下奏折往她身邊走來.

"曦兒."他輕輕的喊她,聲音也是疲憊至極,讓孫曉曦不由猜測著,他到底坐在那里照顧她坐了多久?

廉靖探出手將她抱起,拉過被子將她的小身子裹緊,她則安安分分的靠在他結實的胸膛上,讓他伺候著.

"有沒有那里不舒服?朕為你去喊太醫."

孫曉曦搖了搖頭,她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流產,權當是這一次的生理期反應比較劇烈,她雖然是這樣想,但心里還總有些地方想不通.

"你一直都呆在我的身邊嗎?"就因為一個小小的生理期,他就無時無刻守在她的身邊?

廉靖的黑眸泛著幽深的光,他緊緊地盯著她的小臉她,過了半晌,他才揚起嘴角.

"你不舒服,朕當然要在你的身邊照顧你."大手撫上她的蒼白的臉.

孫曉曦點了點頭,心里湧起了一股名叫"感動"的湧流.

"廉靖,我最愛你了."小臉貼近他的胸口,她向他撒嬌.

她愛他?廉靖的心里劃過一抹諷刺,若是有一天她知道了真相,她還能像現在那樣,如此簡單的就說出愛他的字眼嗎?

"嗯."他不敢再想以後的事情,他只想享受當下,她對他的依賴.

"曦兒,我也愛你."幾乎極少的,他沒有用"朕"來稱呼自己,而是用跟她平等的身份"我"來自稱.

細心的孫曉曦察覺到了這一點,心里不禁更為喜悅.

叩叩,敲門聲響起,廉靖稍稍松開她的身子,聲音清冷的開口:"進來."

小馬子推門而進,手上還捧著一個裝滿瓶瓶罐罐的托盤.

"皇上,太醫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將湯藥制成藥丸."小馬子將托盤遞給廉靖.

廉靖拿過托盤上的一瓶藥,命令宮女端過水,他將藥丸喂到她的嘴邊.

"朕知道你不喜歡喝藥,所以讓太醫將湯藥制成藥丸,這樣你每天都吃調理身子也不會覺得難受."他體貼的開口.

他對她如此用心,孫曉曦就算再不喜歡吃藥也在心里暗暗發誓要將要通通吃掉,張開嘴,她連同他的手指也一起含住.

碰到她柔軟的舌頭,廉靖的身體如被一道迅雷打過,心里一陣慌張,他連忙抽回自己的手.

孫曉曦狡黠一笑,覺得他現在慌張的樣子很可愛,明明平時都是泰然自若的樣子,今天卻慌張起來了?

見到她笑,廉靖才意識到自己被她耍了,俊眉一緊,他開口若有似無的警告道:"曦兒,不許你這麼頑皮."

她的身子都還沒有恢複,他怎麼舍得碰她?

不明真相的孫曉曦那里管他的感受,端起水杯將藥送下去,歎了一口氣.

怎麼將湯藥制成藥碗,那藥還是這麼難吃啊?一陣反胃感湧了上來.

見她吃藥吃得這麼痛苦的樣子,廉靖的心里也不舒服,大手撫著她的額頭,他細細的安慰,"沒關系,吃了藥,身子就會好起來了,等你好了,朕帶你去你想去的地方,好不好?"

孫曉曦疑惑,實在不能怪她多心,廉靖現在的樣子實在是奇怪.

"廉靖."她沒有立馬回答他的問題,反而先是喊他的名字.

廉靖極其耐心的應著她,牽起她的手放在嘴邊親吻,說:"嗯?怎麼了?"

"你是不是做了什麼讓我會不開心的事情?"所以現在才會那麼努力的想要補償她.

因為平時她也生病,但像現在這樣,他連工作都不要的陪在她身邊,卻是第一次.

女人的第六感都是靈敏的,廉靖多希望她能別這麼靈敏,他壓制著內心的暗流,用盡方法將她護得周全.

"為什麼要這樣問?"他不答反問,手卻極沒有安全感的將她箍緊在懷里.

小馬子和那些在一旁伺候著的宮女們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全部退下,孫曉曦眨巴著眼睛,精神怎麼樣看都還是不太好.

"因為你現在對我太好了,好得就好像有愧于我一樣,然而,你並沒有愧對于我,不是嗎?"

廉靖再一次沉默,孩子的事情,他該怎麼告訴她?他能告訴她嗎?

思緒了良久,廉靖還是決定隱瞞,別說是她了,就他自己直到現在都還是無法接受這件事情,他要如何告訴她?

"你覺得朕愧對于你?因為什麼事情?你說說看."要隱瞞她但又不能讓她起疑,廉靖決定跟她耍太極.

孫曉曦似乎早就預料到他會跟自己耍太極一般,輕笑一聲,她語氣輕松的猜測著.

"憐兒的事情,你隱瞞了我,所以你覺得愧疚于我?"

聽到她提起憐兒的事情,廉靖立馬松了一口氣.

"沒錯."

大手撫著她的黑而烏亮的發,一下又一下的撫順,讓孫曉曦覺得舒服至極.

"就如你聽到憐兒所說的話那樣,她或許是無辜的,但朕沒有仔細查明就定她的死罪."

孫曉曦的心里咔嚓一聲,有那麼一瞬間被愧疚感鋪滿.

"但後來朕就已經將她的死刑攔下來了,可惜……"他頓了頓,低眸看向她那張期待的小臉.

"她最後還是忍受不了牢獄之苦還有輿論之痛,她選擇了自縊."

孫曉曦驚了一下,臉色更為蒼白,見到她那張蒼白如死人的臉色,廉靖不由蹙起眉頭,該死的,他就不應該告訴她這樣的事情.

"她……她自殺了?"

廉靖抿起薄唇,良久,他點頭,答:"朕最後還是沒有能夠救她."

孫曉曦的胸口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般,窒得難受.

從小到大生活得安逸的她,根本就沒有辦法相信現在有一個人因為她而死.

見到她眼底泛起了一抹淚光,廉靖連忙將她抱緊,"曦兒,那不是你的錯,不要因為此事而責怪自己."

"怎麼會不是我的錯?"孫曉曦搖了搖頭,"如果不是我,你就不會隨便捉到一個人就把她當成代罪羔羊,那麼她也就不會死."

"不,那是朕的問題,是朕的處事方式有問題!"廉靖捧起她的臉,拇指掃過她的眼眶,拭去她溢出眼眶的淚水."曦兒,不要哭了,朕答應你,朕會厚葬憐兒的,至少,朕會保證她的親人會富足幸福的過一輩子,好嗎?"

看著廉靖如此局促的表情,孫曉曦也是百般的不舍,在這個世界上,她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那難受的表情.

然而憐兒的話一直在她的腦海里盤旋,她的心里一直無法釋懷.

她只能躲在他寬闊的懷里,只有躲在那里,她才覺得自己沒有這麼錯.

她跟廉靖都是共犯,逼死憐兒的共犯,這一輩子,他們都不會好過.

哭累了,孫曉曦就睡著了.

廉靖看著她的睡臉,眉頭卻緊蹙得可以夾死蒼蠅,什麼叫身心疲憊,他現在完全可以體會得大.

二十多年來,他從來沒有活得這麼窩囊過,什麼事情都不得順心而為,只為了小心翼翼的保護她不受傷.

死一個人可以護他們的幸福,他覺得完全是值得的,然而代價卻是他們的孩子.

他現在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求事情的真相能在她身體好一點的時候再被揭破.

廉靖將孫曉曦流產的消息封鎖,除了幾個照顧她的宮女和太醫知道以外,就只有廉羽和小馬子知道.

某人下朝後,廉梓晨擋住了廉羽的去路,廉羽當時還有些莫名,表情冷淡而防備.

"皇叔,你有什麼事情嗎?"

廉梓晨的臉色也不太好看,他沒有跟以前那樣跟廉羽或者廉靖繞圈子,這一次是單刀直入的問:"孫曉曦,她現在怎麼樣?"

孫曉曦的事情極少人知道,就連她自己本人都不知道,而廉梓晨仿佛知道得很多的樣子,這一點,不由讓廉羽感到疑惑.

廉羽微笑,"皇叔,我實在是不知道你問的是什麼問題,曉皇妃現在怎麼樣,你不是應該問皇兄嗎?怎麼倒堵起我來了?"

"廉羽,你也是一個聰明人,既然本王來找你,那就說明了,本王知道一切."廉梓晨也笑,只是笑容涼薄而無情.

"實在是抱歉,皇叔知道的事情,侄兒還真的不知道."廉羽斂起了笑容,一臉嚴肅的回答.

"是嗎?"廉梓晨點頭.

廉羽不想再跟他糾纏,繞過他就想要離開,卻聽他又說:"本王已經找到了一個可以醫治琴悅姑娘眼疾的神醫,若如你願意跟本王合作,那麼本王很樂意為琴悅姑娘提供幫助."

果然,廉羽頓住了腳步.

他回頭看向廉梓晨,目光帶著懷疑,"合作?你想我怎麼樣跟你合作?跟你聯手打垮我的皇兄?"

"你想都不要想!"

"看來,你也不是那麼在意琴悅姑娘."廉梓晨嘲諷一笑,故意刺激他.

廉羽臉色一沉,幾步就走到他的面前,"廉梓晨,我警告你,你別想利用琴悅來控制我,琴悅是琴悅,皇兄是皇兄,這一點,我分得清清楚楚!"

"女人和手足真的能分得清楚?"廉梓晨嘴角的笑意更大,"依本王看,這倒未必."

廉羽在憤怒邊緣游走,避免做出什麼錯事,他轉身就走得極快.

"廉羽,你現在決定不跟本王合作,那麼總有一天,你會為自己今天的選擇而後悔!"看著廉羽越走越快的身影,廉梓晨擱下狠話.

上篇:第一百七十八章 失去     下篇:第一百八十章 藏不住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