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一百八十七章 眾叛親離  
   
第一百八十七章 眾叛親離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孫曉曦再一次回到蘇琴悅住所的時候,她已經不再撫琴,坐在窗邊發呆,因為看不到她的眼睛,所以孫曉曦也猜不出她現在在想些什麼.

她獨自一人走進去找她,蘇琴悅一下子辨別不出來人是誰,聲音清越帶著絲絲疑惑的問:"是誰?"

孫曉曦走到她的面前坐下,解答她的疑惑.

"琴悅,我是孫曉曦."

蘇琴悅愣了一小會兒,點了點頭,"曉皇妃."

多日不見,孫曉曦感覺蘇琴悅變了,例如她以前不會在意一個人的身份,她不會喊她"曉皇妃"但是現在,她已經不再當她是朋友,而是把她當成一個皇帝的妃子,她仿佛是在跟她劃清界限.

"琴悅,告訴我,你過得好嗎?"

"要我實話嗎?"蘇琴悅苦笑著搖頭,"不好,我過得很不好."

聞言,孫曉曦的心里極不好過.

"你姐姐的事情,我很抱歉."

"你為什麼要抱歉呢?真的如宮里傳言的那樣,我的姐姐是你殺的?"蘇琴悅玩笑般開口.

"我沒有!"孫曉曦立馬否認,"你是我的朋友,我不可能傷害我朋友的姐姐."

"我知道."蘇琴悅點頭,"所以我相信你."

孫曉曦還在感動她的信任,只聽她話鋒一轉,又說:"不過,就算你是無辜的,我也不想再跟你做朋友了,因為同時皇帝的女人,我姐姐的命運比慘太多,面對你,我就無法面對我死去的姐姐,所以你以後都不要再來找我了."

蘇琴悅的話語有點絕情了,但是孫曉曦也不能埋怨她,畢竟蘇琴秀的死擺在眼前,廉靖當時冷漠的態度也擺在眼前.

低下頭,她充滿了歉意,"對不起."

"不必."蘇琴悅搖頭,"說過了,你不是殺害我姐姐的凶手,所以你不必愧疚."

孫曉曦明白了,最後問她幾個問題.

"離開廉羽呆在廉親王府,真的是你的選擇而不是廉梓晨威脅你?"

蘇琴悅輕笑,給予了她肯定的回答,"是我自己的選擇,呆在廉羽的身邊,只會讓我壓抑和悲傷."

孫曉曦點頭,從凳子上站起,她祝福她.

"既然如此,我也不再勸你什麼了,因為你似乎有自己的打算."頓了頓,她又微笑著說:"希望有一天你的眼睛能再一次恢複光明."

"謝謝你."

孫曉曦提步想要走出去,剛走了幾步,就聽到身後的蘇琴悅開口.

"曉皇妃,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嗎?"

孫曉曦回頭看向她,"什麼事情?"

"我在廉親王府的事情,不要告訴廉羽."

她沉默了一會兒,最終還是答應了她.

孫曉曦走出客房,廉梓晨和小寺就等在門外,她抬眸看向他,他直直迎上她的目光.

"怎麼樣?問出結果了嗎?"廉梓晨信誓旦旦的開口問.

孫曉曦點了點頭,繞過他往外面走,廉梓晨一臉自信的微笑著,跟著她往外走.

她停住了腳步,他也跟著停住腳步,她沒有開口,他先說:"如果你還是覺得本王會對蘇琴悅不利,你大可以安排一個你信得過的人留在廉親王府監視本王,本王是無所謂的."

"廉梓晨,你的心思如此的細膩,每一步棋子下得如此的精心,就算我安排人監視你,你想要做的事情,我依舊無法阻止."

"本王就把你這話當作是在誇贊本王了."廉梓晨莞爾.

就算嘴上那樣說,但是孫曉曦的心里還是很放心不下的,蘇琴秀那樣死去,萬一蘇琴悅也步她的後塵,她死了也不好意思面對那兩姐妹.

她的心思,廉梓晨早就摸得通透,此時把目光投向一直沉默不語的假小寺身上,他說:"你不是一直都很信任你身邊的小丫頭嗎?那就讓她留在廉親王府照顧琴悅姑娘好了."

孫曉曦看了小寺一眼,立馬拒絕.

"不行!"她怎麼放心將小寺留在這危險重重的廉親王府里?

而且,小寺還要跟著她回娘家呢!

"既然不行,那你就安心將琴悅姑娘留在廉親王府吧."廉梓晨一臉無所謂的開口.

孫曉曦一臉的為難,抿著唇瓣,她正在想辦法.

就在此時,鄴研順勢站出來說:"皇妃,奴婢願意留在廉親王府照顧琴悅姑娘."

孫曉曦一愣,顯然是沒有想過小寺會願意留在這里.

她還沒有開口,只聽她已經說:"皇妃你是不會放心琴悅姑娘一個人留在這里的,有奴婢陪著,皇妃您就算回江南也能安心一點啊."

"可如果這樣,你就不能回去了."她還特地為她古代的便宜爹娘買禮物的說.

"如果奴婢留下來能讓皇妃安心,那麼老爺和夫人會理解小寺的."鄴研笑得善良.

聞言,孫曉曦還是有點不放心,唇瓣囁嚅了一下,只聽廉梓晨又說:"你放心吧,本王還不屑對你身邊的丫鬟動手."

確實,她知道小寺在這里,廉梓晨顧忌著她也不會對小寺怎麼樣.

孫曉曦拉起小寺的手,有點不舍,"你真的打算留在這里嗎?如果你不願意,趁現在說還來得及."

小寺搖了搖頭,"皇妃就放心去江南,替小寺跟老爺和夫人問好."

見小寺心意已決,孫曉曦也不再勸了,而且有小寺留在廉親王府也好,可以跟琴悅有個照應,她也安心許多.

要走的時候,廉梓晨說要送她,她也不拒絕他,兩人徒步走向皇宮,一路上基本上都是沉默的.

快要走到皇宮,廉梓晨才開口問她,"孩子的事情,你還傷心嗎?"

聽到問題,孫曉曦確定了自己的想法,孩子的事情,他果然是知道的.

"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在皇宮是布下了多少的眼線?"

"你應該是知道的,本王對你沒有任何的惡意."廉梓晨聲音淡雅的開口.

聞言,孫曉曦頓住了腳步,她回頭看他,目光帶著濃濃的審視.

"廉梓晨,難道你都不覺得累嗎?"

"為什麼這麼問?"

"你對不屬于自己的東西執迷,越是得不到,你越是想要得到,然而,你最後什麼都沒有得到,這樣循環反複的跟廉靖斗,你真的不覺得累?"

"怎麼?廉靖害怕跟本王斗,派你來當說客?"廉梓晨輕視的揚起了嘴角,笑得就是廉靖.

"廉靖不會做那樣的事情,只是看著你這個樣子,我替你感覺到累."

孫曉曦說話的語氣充滿了對他的同情,廉梓晨聽出來了,而他此時非常的不悅.

鐵臂伸出,他一把扣住她的手臂,強健的體魄逼近她,他低頭睨著她,棕黑的眼眸閃過幽冷的光.

"孫曉曦,不要依仗著本王喜愛你,你就可以如此的肆無忌憚.同情本王?你還不夠資格!"

廉梓晨如神仙一樣面容底下是一顆黑透的心這件事情孫曉曦是知道的,但當她面對黑化的他時,她有時候也慌張不已.

"我說的只是實話而已,你繼續這樣下去,遲早有一天會眾叛親離!"

孫曉曦不是那種被人嚇一嚇就會退縮的人,所以此時此刻,她迎上他的視線就反駁回去.

廉梓晨沉默不悅,犀利的眸子盯著她良久良久,他挑起了一抹冷笑,說:"眾叛親離的人是誰,你就睜大你的眼睛看清楚好了!"

孫曉曦用力掙脫開他的手,目光如炬的看著他,"好啊,我一定會好好看著!"

廉梓晨深深的睨了她一眼,長袖一揮,他冷著一張臉,轉身就走回了廉親王府.

回到宮里,廉靖已經忙完了,在曉軒殿等她回來,見只有她一個人,他問:"不是跟小寺一起去買禮物嗎?怎麼只有你一個人?"

孫曉曦隨便找了一個借口搪塞廉靖,幸好廉靖對除了她以外的事情都不太上心,所以就沒有多問什麼.

晚上睡覺的時候,孫曉曦因為不放心小寺和蘇琴悅怎麼樣都睡不著,廉靖抱著翻來覆去不得安分的她扣緊在懷里.

"都已經這麼晚了,快點睡."他靠近她的耳邊,在她耳邊低聲哄.

孫曉曦回頭看他,依賴地躲向他的胸膛上,她問:"廉靖,你……"為什麼不可以跟廉梓晨和平共處?

她原本是想問的,後來想了想,為了避免他起疑,她終究還是沒有敢問出口.

廉靖見她吞吞吐吐的,想要問什麼又沒敢問出口,于是捏了捏她的鼻子,逼迫她.

"有什麼想說的就說,不要說得一半又停下."

孫曉曦抬手拉開他的手,掩飾一般的笑了笑,隨便問了另一個問題.

"去到江南,你見到我娘,你會對她說什麼?"

廉靖蹙眉,裝出一副極其糾結的樣子,看得孫曉曦一陣不悅,有那麼難回答嗎?

見到小丫頭快要生氣了,廉靖才連忙抱著她哄,在她頸項上吹氣,大手更是不斷在她的腰間撓她,她癢得受不了的躲,最後只聽廉靖說:"我要感謝她把你帶到了這個世界上,讓我跟你可以相遇,相知,相愛."

孫曉曦一陣感動,她用力而且主動的抱緊他,廉靖輕笑著揉她的腦袋,說盡好話的哄著像小孩子一般的她.

當時孫曉曦心里是這樣想的:無論廉梓晨做出什麼事情破壞他們的感情,她一輩子都不會離開他的.

上篇:第一百八十六章 不相信     下篇:第一百八十八章 強搶民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