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一百九十六章 期待已久  
   
第一百九十六章 期待已久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簡直就是荒唐,皇上和皇妃之間的感情,為何要讓你們隨意試探?"柏凌昱不能理解孫曉夕的行為,更不能在這種時候隨隨便便讓孫曉曦離開.

這樣說著,他已經快步往外面走去去追孫曉曦.

見柏凌昱如此冥頑不靈,孫曉夕也是一陣惱火,小步子跑起去追他,她兩手伸開攔住他的去路.

"我娘一直都不相信姐姐嫁到皇宮里會過得幸福,所以她一直都很後悔當初與太後的那個約定,這一次,她想要趁此機會去試驗姐姐跟皇上的感情是不是那麼的情比金堅,這是我娘多年來的心結,你不要那麼多事,可以嗎?!"

柏凌昱眉頭緊蹙的看向她,"那如果結果不能讓孫夫人滿意呢?"

難道她還想不讓曉皇妃回宮不成?

"如果我娘覺得姐姐不適合跟皇上在一起,那麼她無論如何都不會再讓姐姐回宮受罪的."孫曉夕垂眸.

其實,她也希望姐姐能夠和皇上白頭到老,但是娘這些年來對姐姐的擔心,她也是看在眼里.

"柏凌昱,這是我們家的家事,你不要插手了."

柏凌昱面無表情的看著她,覺得她們的做法實在是有夠幼稚.

"就算孫夫人不讓曉皇妃回宮,皇上也不會坐以待斃的,因為皇上沒有你們想象中的善良."

"那你也太小看我娘了,就算是死,我娘也不會讓我和姐姐受一點的苦,半分的罪,這就是母愛的偉大之處,這個世界上,沒有誰比娘更愛我們."

對上孫曉夕那雙靈動的大眼,柏凌昱難得的勾起了一抹嘲諷的笑.

"雖然你那麼尊重你的母親,但我是皇上的人,我絕不能任由事情這樣發展."說著,他一個手刀下去,孫曉夕眼冒金星的看了他一眼,整個身子一軟就倒在了他的懷里.

孫曉曦被孫曉夕那些話刺激到了,心里難受又不安,閉著眼睛就沖出了孫府,此時此刻,她孤身一人在大街上亂晃,不想回孫府面對便宜妹妹,卻不知道該往那里走.

原本以為多個妹妹,多個家人,誰知道自家妹妹不是常人,就連姐妹共侍一夫,她都能如此坦然接受,這要讓她說什麼好?

人來人往,為什麼就是沒有廉靖的身影?

她現在多麼想偎依在他的懷里,聽他低聲細語的安慰.

雖然心里清楚廉靖不可能會跟孫曉夕有什麼,但是孫曉夕說的話依舊在她腦海里盤旋,讓她困擾.

安頓好孫曉夕,柏凌昱便用輕功跑出來找人,從屋頂上搜尋,很快就找到了廉靖,廉靖此時正跟孫夫人走進米鋪,他在屋頂上跳躍,在廉靖走進米鋪之際,他躍身攔住了他的去路.

柏凌昱的突然出現,先是驚了米鋪老板,再來就是驚了孫夫人,廉靖倒是一臉冷靜的看他,俊眸微閉,他的聲音清冷.

"有事?"

柏凌昱一頷首,"曉皇妃跑出了孫府,卑職正在找她."

廉靖一挑眉,側眸看向孫夫人,"岳母,我今天就不奉陪了,我想,比起做生意,還是妻子比較重要."

聞言,孫夫人也不再說什麼,對他點了點頭,示意他快去找人.

柏凌昱跟在廉靖的身後,廉靖一轉身,快步往前走的同時,他問:"到底怎麼一回事?好端端的,曉曦怎麼會跑出了孫府?"

"孫夫人想要試驗您跟夫人的感情,接下來的一切,可能都是孫夫人為了設計你們所布置的陷阱."

廉靖突然停住了腳步,回頭看向柏凌昱.

孫夫人會布置陷阱設計他,他一早就有了心理准備,然而曉曦,她連曉曦都想要設計?

"所以呢?孫二小姐都做了些什麼好事?"

柏凌昱突然一滯,看著廉靖那張危險而又俊逸的臉,不知道為什麼,他下意識想要護住孫曉夕.

孫曉曦走了一條街,穿過了幾條巷,一個轉角,她又走進了一條街,然而在這條街上,她看到了自己的信仰.

廉靖站在大街的中央,向她微笑,向她展開雙手.

心里一陣洶湧,她紅著眼眶,提起裙擺就抬起步子沖向他的懷抱.

廉靖一把就接住了寶貝人兒,低頭看著她紅通通的眼睛,心下一陣揪緊.

拇指輕輕掃過她的眼簾,他稍稍用力的抱住她,柔聲問:"怎麼了?突然跑出來,是不是受欺負了?"

聽到"受欺負"三個字,孫曉曦又想起了孫曉夕的話,她用力的搖頭否認,一來是因為她並沒有受欺負,二來是她不想讓廉靖覺得自己不信任他.

孫曉夕的想法都是她一廂情願而已,她不想讓廉靖有太多的誤會.

見她否認,廉靖也沒有生氣,她的態度,他一早就預料到了,畢竟是親妹妹,她護住她也是無可厚非.

然而她怎麼能委屈自己呢?

她委屈自己,跟委屈他有什麼不同?

在他的心里,他們兩個早已成為一體,她受傷不安,他絕不比她好過.

牽起她的手,廉靖將她帶到一個涼亭內休息.

孫曉曦側眸看他,見他不言不語,也不追問她發生什麼事情,這樣的他,讓她更感覺不舒服.

"廉靖,你都再追問我發生什麼事嗎?"

廉靖側過臉跟她對視,"我問了,你會回答我嗎?"

孫曉曦思索了一會兒,她搖了搖頭,不會.

"那不就得了?"廉靖拉起她的手放在嘴邊問了問,他理解著她,道:"每個人都有一些事情是不想要告訴別人的,你是這樣,我也是這樣."

"曦兒,我希望你在江南的這段日子是開心的,所以不要有太多的煩惱,跟母親和妹妹好好相處,留下一段開心的回憶,那些不好的事情,你盡管交給我好了,好嗎?"

聽著他的話,孫曉曦舒心透了,發惱瞬間少了不少.

打從心底揚起一抹微笑,她沖他點了點頭,"好,我都聽相公的."

這麼會說話,廉靖的唇瓣也不由自主地揚起了舒心的笑意,捏了捏她的鼻子,他說:"剛才走了那麼久的路累嗎?不累的話,我們就去騎馬."

孫曉曦想了想,大眸一下子泛起了希冀的光,她笑得像只可愛的小動物,不斷的沖他點頭.

看來,她真的很想跟他去騎馬.廉靖好笑的想.

孫曉夕醒來的時候,柏凌昱就在她的身旁,意識到自己昏睡前就是被這個男人打暈的,她迅速的從床上爬起擺出一副極其防備的姿態.

"該死的臭男人,你居然敢對我動手?!"

她可是孫家的二小姐,從小到大誰見到她不是避著讓著的?然而眼前這個臭男人,居然敢打暈她?!

柏凌昱走到她的面前,站在床邊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表情微變,一閃即逝.

"孫二小姐,剛才是在下多有得罪了."他向她一頷首,表示歉意.

見他如此直接的承認錯誤,孫曉夕倒不知道該怎麼樣去對付他了,先撇去他冷冰冰不愛說話的性子不說,就因為他是皇帝的人,她也要對他忌諱三分.

孫曉夕高冷的撇過臉不去看他,皺著好看的遠山眉,她說:"算了算了!跟你計較,我也未免太小氣了."

柏凌昱抬起頭看她,眉毛一挑,倒是沒有想過她會如此輕易的就放過自己.

氣氛陷入沉默,孫曉夕在思索著什麼,想起她暈倒是跟他談論的話題,她一個眼眸掃向他,問:"你還是去通風報信了?將娘的計劃都告訴給皇上姐夫知道了?"

柏凌昱不同意她的說法,什麼叫做通風報信?他做事向來光明磊落,他是皇上的人,站在皇上那一邊本就是應該.

久久聽不到他的回答,孫曉夕便知道答案了,真是一個多嘴的家伙,她在心里暗罵.

掀開被子,孫曉夕穿上鞋子走下床,繞過柏凌昱的身體,她直直的往外面走.

見她不發一言的就走出去,柏凌昱轉身就跟上去了.

孫曉夕的一只腳正要跨出孫府,回頭見身後多了一個跟屁蟲,眉頭一皺,她插著柳腰問:"喂!你干嘛跟著我?"

"這是命令."牛頭不對馬嘴的,柏凌昱只吐出了幾個字.

"從現在開始,朕要你跟著孫曉夕,一見到她有什麼詭異的舉動,你要立馬出面阻止,朕不希望曉曦在這里因為誰而傷心,所以,有些事情,能避免則避免."

皇上的命令言猶在耳,他現在只是奉命行事.

垂眸看向孫曉夕那張布滿疑惑的臉,柏凌昱難得耐心的又說一遍.

"為了避免昨晚的慘劇再一次發生,這幾天在下會保護二小姐的安全."

一開始還聽不懂他的話的孫曉夕,此時恍然,原來是奉了皇上的命令來監視她啊,說得還真是好聽.

"隨便,你想要跟就跟,反正以你的智慧,你也不可能打亂本小姐的計劃."說完,她高傲的一抬頭,扭過身子快步就往外面走去了.

見她走得快,柏凌昱長腿一伸,也大步的跟上去.

孫曉夕出府是為了找孫夫人,孫夫人談完生意正往家里走,見到小女兒快步的往前走,身後還跟了一個眉目俊朗的男子,這道光景,她倒是期待已久了.

"夕夕."孫夫人喊住前方的人,前方的人見到她,也微笑著抬起了手跟她打招呼.

孫曉夕走到孫夫人面前時,已經是氣喘籲籲,一副很累的樣子.

孫夫人看了一眼她身後氣定神閑的男子,淡淡的掃了面前的人兒一眼,明知故問道:"你走這麼急做什麼?"

聽到孫夫人問起,孫曉夕才開始擠眉弄眼,示意她,自己現在已經被人跟蹤了,無法完成任務什麼的.

然而孫夫人還在裝糊塗,"哎喲,你這是怎麼了?面癱了?"

孫曉夕差點被她氣死,瞪了她一眼,她才咬牙切齒的開口:"娘!皇上姐夫他派人保護我!"話中有話,她應該是能聽出來的吧?

"哦."孫夫人淡淡的應了一聲,然後又說出了一句讓孫曉夕想要去撞牆的話,"你姐夫派了一個這麼俊的人來保護你,待你也真是不薄."

孫曉夕倒吸了一口氣,"娘!"

她到底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啊?!

孫夫人抬手將擋在自己面前礙手礙腳的撥開,抬頭看著柏凌昱,她笑得燦爛.

"柏大人,你娶妻了嗎?"

柏凌昱和孫曉夕同時一愣,心里同時冒出了一個疑問:她問這個做什麼?

"在下還未娶妻……"他有點尷尬的回答.

"還沒娶妻啊."孫夫人惋惜的歎了一聲,隨後將身旁的人兒一把拉過,她笑得算計.

"沒有關系,我家夕夕也沒有嫁人,要不你們就組個對唄?"

上篇:第一百九十五章 惡意的試探     下篇:第一百九十七章 你不怕我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