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二百零三章 莫名火大  
   
第二百零三章 莫名火大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自從那一天的不歡而散,孫曉夕就再也沒有見過柏凌昱,然而她的憔悴與變化孫夫人和孫曉曦都看在眼淚,不放心肯定是有的,但是感情這種事情,又那里是外人可以多嘴的?

孫夫人要出去打點生意,廉靖就算知道孫夫人不喜歡自己,這種時候,他也依舊跟著,而孫曉曦則陪在妹妹的身邊照顧,她要什麼,她都盡可能的滿足.

"夕夕,你的身體也好得差不多了,要不姐姐陪你出去走走?"孫曉曦坐到她的身旁,聲音溫柔的詢問.

孫曉夕側過臉看向孫曉曦,她撅了撅嘴,好奇的問:"姐,你跟姐夫到底因為什麼而走在一起的?明明幾年前,你很不願意嫁給他的,而娘從廉都那邊聽來的消息也說,姐夫一開始是很不喜歡你的."

孫曉曦清咳一聲,表情透露出了無盡的心虛,她非要說不可嗎?

"其實,也不因為什麼,兩個人看對眼了,那自然而然就在一起了啊."孫曉曦不想暴露太多不該暴露的信息,于是胡謅道.

"是嗎?"孫曉夕一臉失神,將目光移向遠方,空洞的眼睛里,也不知道她正在看什麼.

"那柏凌昱為什麼就看不上我呢?"明明說過我漂亮來著,原來他那時說出那樣的話都只不過是哄她而已.

聽她提起柏凌昱,孫曉曦倒是松了一口氣,前幾天一提起這個人她就哭得不得了,現在她願意主動提起,是不是就說明她終于肯面對問題了?

"夕夕."她拉過她的手,語重心長的對她說:"其實每個人面對感情都有他獨特的方式,凌昱他一向不善表達,或許他心里不是那樣想的,可是嘴里表達出來的,卻傷了你."

不是她要為柏凌昱說好話,只是覺得,感情這種事情,男女雙方總得有一個人先跨出來,不然到最後肯定有一方後悔收場,她不希望孫曉夕將來後悔.

"所以我就活該被他這樣對待嗎?"孫曉夕不服氣.

"我不是那樣的意思,只是覺得……"頓了頓,孫曉曦歎了一口氣,說:"你應該勇敢的面對自己的感情一次,跟凌昱好好談一談."

"我去跟他談?"孫曉夕覺得這簡直就是笑話,"以他那性子,你覺得他會跟我談?"

聞言,孫曉曦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他們現在都在猜疑,夕夕不知道凌昱在想什麼,而凌昱卻不敢面對夕夕,這樣下去,他們該如何是好?

該說的話,她都說了,孫曉夕聽不進去,孫曉曦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因為柏凌昱的事情,孫夫人的臉色就黑了好幾天.

原本以為柏凌昱這個人不愛說話是不愛說話了一點,但冷硬的性情里,他時不時都會透著一份真誠,將女兒托付給這樣一個男人,也不失為一個好選擇.

誰想到,那個男人的腦子盡裝一些頑固的東西,娶妻生子什麼時候礙著他忠君報國了?說得她家閨女是他的絆腳石似的!她當初還真是瞎狗眼了才相信他!

跟在孫夫人身旁的廉靖似乎看出了她的心事,削薄的唇瓣揚起一抹笑意,他說:"如果岳母真的這麼喜歡凌昱,我倒是有方法撮合他們."

孫夫人頓住腳步,回頭掃視他,"喲,你現在是想告訴我,身為一國之君你還可以逼婚,是嗎?"

廉靖的臉色一沉,壓抑住心里的不悅,暫時不跟她計較.

"如果你非要將撮合說成逼婚,那朕也沒有辦法,只不過,你真的希望看著你的二女兒相思成疾?"

孫夫人冷哼一聲,擺出一副生意人的嘴臉,"用我大女兒的幸福去換我二女兒的幸福,你倒是想得周全."

大家都是聰明人,廉靖也不想跟聰明人說門面話,他直接承認她的想法,"就如你說的,朕要曉曦,為了她,朕可以將朕的掌鑾儀衛事大臣讓出來當你二女兒歸宿."

"不需要!"孫夫人一口拒絕,"我孫家的女兒沒有這麼下作!"

"岳母還是先問問小姨子的意見比較好,畢竟她是第一次情竇初開."說著,廉靖的嘴角揚起了一抹邪肆的笑,樣子很是得瑟.

孫夫人目光狠厲的瞪著廉靖,沒有再說什麼,她轉身就往孫府的方向走.

晚上回到孫府,孫曉曦明顯感覺到了孫夫人和廉靖之間的氣場不對.

他們又吵架了?她不禁在心里猜想.

今晚的夜色特別美,孫曉曦一吃完飯就拉著廉靖嚷著要去花園看星星,廉靖心里覺得好笑.

她孫曉曦是什麼人,他廉靖還不知道?

看什麼星星?明明就是有話要對他說,在飯廳里人多不方便才拉著他出來的.

兩人一走到花園,孫曉曦轉身想對他說話,廉靖頭一低就堵住了她的嘴巴,她一驚,抬起手捶他的胸口,嬌嬌的吟,他意猶未盡的深吻,直到心滿意足時,他才落落大方的松手放開她.

孫曉曦抬手捂住自己的唇瓣,皺著好看的娥眉,問他.

"你干嘛偷襲我?!"

廉靖輕笑,拇指摩挲著她的粉唇,他愉悅的開口,"大半夜的約我出來看星星,難道不是為了讓你我獨處嗎?"他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果不其然,她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說:"我是有話要對你說!"

廉靖聳了聳肩,以一副慵懶邪魅的樣子睨著她,糾正她的說法.

"不是有話要對我說,是有事情要拜托我."

修長的指觸上她耳邊的發絲,把玩在手中,她還沒有說話,又聽他說出了她想要拜托的內容.

"你想要撮合孫曉夕和凌昱,是嗎?"

孫曉曦看他的眼神像看到神一樣,他怎麼會知道?!

看著她那副驚訝的表情,廉靖就更為開心了,摸了摸她的臉,回答她心里面的疑惑.

"孫曉曦,難道我還不了解你嗎?多管閑事,這是你的興趣."

這個說法孫曉曦就不同意了,"什麼多管閑事?那是我的妹妹!"

長臂一伸,他將她帶入懷里安撫,大手在她的腰間游移,他低頭含住她白玉般的耳垂.

"我幫你,你怎麼報答我,嗯?"

孫曉曦低低的嗔,大眼壞意十足的瞪他,踮起腳尖,她環上他的脖子,抬頭吻上他喉間的突起,所謂的報答,點到即止.

廉靖大為滿意,決定不再看什麼星星了,攬腰將她抱起,他決定跟她回房間干柴烈火一番.

孫曉夕在房間里悶壞了,終于還是忍不住走出房門來透氣.

在花園里亂繞,原本不想看到的人,此時卻撞個正著.

柏凌昱也沒有想過自己在這個時刻會見到她,因為他也是為了躲她,白天都不敢跨出房門.

孫曉夕轉身就想走,一提起腳步就想起今天孫曉曦說的話,好看的遠山眉蹙起,她又重新轉身面對他.

她回頭走向自己,完全是出乎了柏凌昱的意料,他還以為她一定會躲的,誰知道她卻光明正大的面對.

在他的面前站好,孫曉夕抬眸對上他的黑亮的眸.

"柏凌昱,我喜歡你,你討厭我嗎?"

一句話,一個問題,她對他就是如此的直接坦蕩.

姐姐說得對,男女之間的感情,總得有一個人跨出第一步的,否則兩人都躲在自尊之後,總有一天會為今日的躲避而後悔莫及.

柏凌昱愣在了原地,順著月光的照耀,他凝住她那張清秀而布滿認真的臉.

"我……"

孫曉夕抬手打斷他的話,"停一下!"

她有點不敢面對答案的退縮,先發制人,"我喜歡你,可這並不代表我要逼你娶我,我只不過是想要表達一下自己的情感,不想掖著藏著自己難受,所以你不必很認真的告訴我答案,你可以先想清楚再回答我!"

她這麼說,柏凌昱倒是不懂了,她喜歡他,卻不需要他回應她這一份感情,甚至就算他回應了她的感情也不必如一般的愛侶一樣私定終身,她的意思,是這樣沒有錯吧?

"言下之意是,如果我喜歡你,也不必對你負責任,是嗎?"柏凌昱的語氣變得冷厲,仿佛是她剛才的話得罪了他一般.

孫曉夕捕捉到了重點字眼,他……他剛才喜歡她?

"你……你喜歡我嗎?"她情不自禁的往前邁步,一臉期待的看著他.

柏凌昱蹙著劍眉看她,淡薄的唇瓣一抿,他擠出一個字,"不."

不?孫曉夕心里一陣火大,他現在是耍著她玩嗎?!

一下說喜歡,一下又說不喜歡!

"不喜歡就算了!"她氣呼呼的轉過身,踩著小步子就快步的離開了花園.

烏亮的眼眸凝住她的背影,柏凌昱緩緩的抬手捂上自己的胸口,那里怦怦直跳,但又隱隱作痛.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為什麼他會因為孫曉夕的那些話而感覺到火大?

上篇:第二百零二章 玩弄     下篇:第二百零四章 姑娘請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