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二百零八章 打道回宮  
   
第二百零八章 打道回宮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孫曉夕要跟柏凌昱成親,原本女家是應該嫁入男家的,然而孫曉夕實在是太舍不得孫家二老的,無論如何都要留在江南成親,這讓柏凌昱一陣苦惱.

"孫曉夕,你不要鬧了,那有在娘家成親的道理?"孫夫人板著一張臉反問.

"有什麼關系呢?我在這里成一次親,回到廉都再成一次親不就行了嗎?"孫曉夕嘟著小嘴,不依不撓的開口.

"夕夕,別任性,你硬是要在這里成親,那豈不是要讓凌昱入贅到我們家來?"老孫搖頭擺手,"不行,這絕對是不行."

一直都沒有開口說話的柏凌昱此時也只是淡淡的掃了孫曉夕一眼,孫曉夕剛好抬起頭看他,對上他幽深烏亮的眼眸,此時,她才發現他藏在眼底的那一抹不悅.

唇瓣囁嚅了一下,孫曉夕張嘴,試探性的發問:"你……你不想在這里跟我成親嗎?"

柏凌昱伸手拽住她的手腕,禮貌地一頷首,道:"我想跟夕夕單獨談一會兒,失禮了."話音落下,他拉著她就往外面走去.

孫曉夕一路上都沉默,乖乖的讓他牽著,一聲不吭的樣子,實在是乖得有點不像小霸王孫曉夕了.

走到涼亭里,柏凌昱松開了她的手,轉身將她推到柱子上困著,他低頭睨著她那張清秀的臉.

"你很不想跟我回廉都?"

孫曉夕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腳尖,先是抿著唇瓣不開口,扭捏了一會兒,她才說:"我不是不想跟你回廉都……只是……"

她舍不得爹和娘啊,姐姐走的時候,娘是多不舍啊,現在連她也要去那麼遠的地方,她實在是無法想象到時候孫夫人得哭多久.

"只是什麼?"柏凌昱咄咄逼人.

"凌昱,我舍不得我娘和我爹."她伸出手,揪住他的衣服,可憐兮兮的求,"你不可以遷就一下我嗎?我真的很舍不得他們……"

柏凌昱蹙著眉頭,看著她現在一副小女孩的樣子,他心頭也是布滿了不舍.

"夕夕,我也想要遷就你,但是,你有爹娘,我難道就沒有嗎?我也得尊重他們."

聞言,孫曉夕心下一陣憂郁.

她想要和柏凌昱在一起,但又不想跟爹娘分開,難道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什麼兩全齊美的方法嗎?

聽不到她的回答,柏凌昱歎了一口氣,松開鉗制住她的手臂,他往後退一步.

"我以為你跟我在一起了就應該清楚嫁人的意思,但是現在看你這樣,你似乎還沒有完全領悟過來."

女孩嫁人了就是離開家里跟另一個人一起組織一個家庭,但是,她現在完全沒有這個意識.

見他突然松開自己的手,孫曉夕一下子慌了手腳,伸手去拉他,她緊張道:"凌昱,你給我一點時間,我只不過是一下子接受不了,我要離開從小到大都生活的家,這個事實而已."

"那要多久?一年還是兩年?"

柏凌昱是如此的沒有耐心,聽到他問出這個問題,孫曉夕就了解了.

心里一陣不滿,她有點賭氣的開口,"我不知道,反正不會是一天兩天就能決定的!"

柏凌昱沒有想過她會如此賭氣的回答,目露怒光的瞪了她一眼,一揮袖,他轉身就離開了涼亭.

孫曉夕氣得直跺腳,才好了多久,這麼快就想要讓她脫離父母打包帶走了?

孫曉夕實在是氣不過,說不過父母,她干脆去找孫曉曦哭訴.

孫曉曦聽了她的哭訴,抬起手就給了她腦袋一記拳頭,孫曉夕捂住腦袋瞪她,她回瞪過去.

"你還是包著尿褲小屁孩?還是你現在還需要娘給你喂奶?都這麼大的人,做事情和說話怎麼這麼不知道輕重?"

"我怎麼就做錯了?我跟娘生活了十多年了,一下子要離開她,我多多少少都是會舍不得的嘛!"

"所以你就可以將凌昱的面子踩在腳底?"孫曉曦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心里默默為柏凌昱祈禱,"他怎麼就會看上你這貨?"

孫曉夕嘟著嘴,還不想承認自己的任性與嬌蠻.

孫曉曦很想再多說她幾句讓她知道自己有多錯,但一看到她那張與自己神似的臉露出那些倔強的神情,她一下子就心軟了.

歎了一聲,她語重心長說:"夕夕,你已經長大了,是時候該離開父母了,凌昱他想要帶你回廉都,只是希望你能早一點意識到,你總有一天該離開的這個事實."

"可是,如果我離開了,娘得多傷心啊?"孫曉夕一臉擔心的開口.

"你不用擔心老娘,沒有你在,不是還有老孫在嗎?"

聽到孫夫人的聲音,孫曉曦兩姐妹紛紛往門口望去.

孫繞威跟孫夫人一起踏入孫曉曦的房間,孫夫人走到孫曉夕的面前抬起手,孫曉夕以為她要敲她的腦袋了,連忙捂住自己的腦袋,誰知道她將手撫上她的頭發,輕輕揉著,一副慈母的樣子看著她.

孫曉夕簡直就是要受寵若驚了,誰知道孫夫人還說.

"你不用擔心娘,你姐姐嫁進宮的這些年,我也已經看開了,女兒大了總得要嫁人的,我不希望你嫁得有多好,只希望你嫁得開心幸福,這麼多年來,娘看著你像個小瘋子一樣為了不嫁人而女扮男裝,真的很心疼."

她摸了摸孫曉夕的臉,眼底作為母親的那一抹寵溺的眼神,現在是怎麼樣也遮掩不掉了.

孫曉夕有點傷感,說話的聲音都變得哽咽.

"娘,爹,夕夕真的很舍不得你們."說著,她便像一個愛撒嬌的小孩一樣投入了她的懷里.

孫夫人見她這樣,下意識的看向了孫繞威,兩人對視了一眼,孫夫人又笑著說.

"傻孩子,爹娘答應你,你跟凌昱回廉都成親,然後我們也去廉都看你,好嗎?"

孫曉曦驚了一下,抬頭看向兩老.

他們也要去廉都?

孫繞威看到孫曉曦那雙詫異的眼眸,笑了笑,說:"當然,我們也想要關心曉曦在宮里的生活."

孫曉夕興奮無比,拍手叫好的同時,又在揶揄孫曉曦,"爹是為了看我,怕姐姐你吃醋,所以才說要去宮里看你的."

孫曉曦輕笑,她怎麼就覺得像是去監獄看犯人一樣呢?說什麼去宮里看我,這實在是無厘頭.

明明她嫁進宮里三年,他們都沒有進宮關心過她.

這一次,他們到底是為了什麼去廉都?

孫繞威四處觀望了一下,眼底劃過一抹疑慮,看向孫曉曦時,那抹疑慮又已經全然消失,他笑得和藹,問:"廉靖呢?怎麼沒有看見他?"

孫曉曦嘟了嘟嘴,答:"他剛才見到有白鴿飛進來,去捉鴿子去了."

應該是宮里飛鴿傳書過來了吧?孫曉曦在心里暗暗猜想.

然而孫家兩老聽到孫曉曦的話時,表情都不自覺的變了一下,兩人對視了一眼,立馬收斂住讓孫曉曦懷疑的表情.

孫曉夕原本以為沒有這麼快要離開家的,但是傍晚的時候,廉靖與柏凌昱一同走進飯廳,廉靖走向孫曉曦,而柏凌昱走向孫曉夕,他們分別在兩人身邊坐下.

只聽廉靖表情平淡的開口說:"岳父,岳母,我跟曦兒原本還想在這里多留幾天的,但國事要緊,所以我們不得不告辭了."

聞言,孫曉曦立馬詫異的看向廉靖,他明明答應過她會陪她多留幾天的,為什麼突然又改變主意?

比起孫曉曦的吃驚,孫繞威和孫夫人仿佛早就料到了一般,表情黯然了一下,隨後只見孫繞威體恤的開口:"不要緊,身為一國君主,當然要以國事為重."

一頓飯在鴉雀無聲中完成,期間孫繞威問廉靖什麼時候啟程,廉靖毫不猶豫便開口,"我們明天就走."

走得如此匆忙,孫曉曦和孫曉夕都很不願意.

晚飯之後,廉靖和柏凌昱各抱一個回房安慰,而兩老卻只能心事重重的互相安慰.

孫曉夕原本就舍不得離開孫府,現在聽到他說明天立馬就要走,現在心里是怎麼樣都不好受的.

"夕夕,我知道你現在還接受不了明天就要離開的事實,所以,我不逼你,如果你明天不想走,我是絕對不會逼你跟我走的."柏凌昱一臉君子的開口要她做出選擇.

父母和愛人,她要怎麼選,他都尊重她.

孫曉夕現在恨不得按下他來狠揍一頓,尊重她的意見?隨便讓她怎麼選都可以?

簡直就是放屁,如果她可以立即馬上就抉擇出來,那麼他們今天也不會鬧得不歡而散了!

"姐夫是皇帝不得不走,但你又不是皇帝,你可以陪我多留幾天啊."她軟著聲音求他,小手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攀上了他的腰際.

柏凌昱也想要事事遷就她,但是女人和國家,他永遠都不會將女人放在第一位.

所以就算對不起她也只能這樣了,他伸手將腰間的小手掰開,低頭看著她,他一字一句的開口.

"夕夕,我說過了,我的理想是忠君報國,現在我的君主說要走,我是絕對不可能會留."

孫曉夕倒吸了一口涼氣,心里也是一陣透心涼.

大眼眨了眨,她咬住下唇,"我不走."

被廉靖強行帶回房間的孫曉曦脾氣也不太好,門一關上,她抬起腳就踩上他的腳背,廉靖痛得眉頭蹙起,聲音嘶嘶作響.

孫曉曦瞪了他一眼,松開了腳,轉身就往里間走.

廉靖痛歸痛,但暴劣的性子此時也不好發作,追上去從身後將她摟入懷里,他低聲輕哄.

"好了,我知道你還不想走,但宮里面發生了一些事情,我們真的要立馬回去."

這些廢話,孫曉曦聽都不想聽,拽開腰間的那只大手,她硬是要離開,廉靖無可奈何,連不想說的都告訴她了.

"廉羽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在宮里替朕處理朝政不夠半月就失蹤了,現在宮里是廉梓晨掌權,朕能不擔心嗎?"

聞言,孫曉曦倒是乖了下來,回頭看向廉靖,見他眉間蹙起一副很擔心的樣子,她才發現自己原來跟孫曉夕一樣任性.

想起他下午的時候拆了鴿子腳上的信便走出孫府,應該就是安排明天回宮的事情吧?

低低的歎了一聲,她轉身回抱他,在他懷里乖乖點了點頭.

"我明白了,我們明天就回去吧."

誰讓他是皇帝呢?他的身上總是有那麼多的身不由己.

廉靖的大手撫上她的發,他俯首在她的發旋上落下一吻,聲音低而沉穩.

"我答應你,我們下一次來江南就多留幾天,好嗎?"

孫曉曦笑笑,還有沒有下一次都成迷了,她可不敢再輕易相信.

不過思索了一會兒,爹娘說過要去廉都的,他們應該很快就又能見面了.

她先走,應該也沒有關系,就是不知道夕夕那邊能不能接受?

上篇:第二百零七章 老孫登場     下篇:第二百零九章 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