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二百一十二章 誰欠了誰  
   
第二百一十二章 誰欠了誰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金鑾殿上,從江南回來,廉靖這還是第一次上早朝.

整個朝堂的氣氛都不一樣了,從小馬子高喊皇上駕到,大臣們愣了好半天開始,直到廉梓晨先開口,他們才大呼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廉靖此時便知道,這些大臣的心都已經向著廉梓晨.

放在龍椅的扶手上,廉靖的手指一上一下的輕敲著俯首,表情淡然的掃向殿下神態自若的廉梓晨,他勾了勾嘴,聲音冷然的開口.

"眾愛卿,有事便啟奏吧."

大臣們都紛紛用余光跟自己身旁的人做了眼色,只見一個官位最低的國子監祭酒站出來,開始若有所指的說著他廉靖不在宮里的這段日子里,羽王爺是怎麼樣的不成體統,指桑罵槐的指責廉靖終日沉迷酒色,不務正事,然後又說廉親王代理皇上處理政事有功,希望皇上放權讓廉親王處理朝政.

廉靖聽著這些廢話冷笑,就連眼眸都變得深邃陰冷,他會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又很虛心的問.

"除了國子監,愛卿還有什麼要說的?"

丞相此時提步走出來,一拱手,又說:"老臣認為廉親王處理朝中大事的手法與羽王爺相比實在是略勝一籌,如果皇上願意,老臣希望廉親王日後還能為皇上您多分擔一些."

廉靖嗤笑了一聲,兩手離開扶手,他拍了拍掌,"好,實在是很好."

"朕只不過是離開了兩個月,你們就通通都覺得廉親王比朕適合當這個皇帝,是嗎?"

聽到廉靖的話,眾大臣都面面相覷,沒有人站出來否認,那就等于默認.

廉靖倏地一下從龍椅上站起,怒吼了一聲,嚇得殿下眾人驚慌不已.

"來人!"大內侍衛迅速的將整個金鑾殿包繞起來.

大臣們看著那些來勢洶洶的侍衛,紛紛都噤住了聲音,只聽廉靖表情陰森,聲音如履薄冰,又說:"將國子監祭酒拖下去,斬了."

國子監祭酒噗通一下跪下,還沒有了解清楚狀況呢,就被那些侍衛帶了下去.

丞相不明所以的阻止,"皇上,您這是何故?!"

"丞相,自古以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朕是皇帝,朕要殺一個對朕心存異心的人,難道還需要你丞相的同意?"

廉靖面如羅刹,此時是完全將整個局面控制住了,那些大臣又開始樹起了對他的敬畏之心.

"朕不管你們是怎麼樣想朕的,但只要朕還是皇帝,還穩當的坐在這龍椅上,你們就得對朕忠心耿耿,若因為他人的三言兩語就對朕存有異心……"頓了頓,廉靖把目光投向此時一臉悠然的廉梓晨身上,薄唇微啟,話語狠絕,"國子監祭酒現在的下場,就是你們日後的下場,誰不想要命了,朕隨時歡迎他來與朕作對!"

大臣們霎時屏住了呼吸,四目相對了幾下,他們紛紛跪下,高呼皇上萬歲.

今日的早朝,廉靖雖然安全過關,但是他知道,那些大臣雖然現在對他心存畏懼,但這樣的畏懼不會維持多久,如若廉梓晨真的對他發動攻擊,他沒有強大的兵力作後盾,大臣紛紛倒戈,他必定會兵敗如山倒.

廉羽不在,他此時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就是他的親生母親--太後.

他去找太後商量廉梓晨的事情,太後同意他的觀點,嘴角揚起了一抹詭異的笑容,讓廉靖感覺不寒而栗.

"哀家就知道局勢總有一天會發展成這樣,所以一早就為你鋪好了後路."

廉靖不明白她說什麼,眉頭蹙起,疑惑的問:"後路?母後你何時為朕鋪過後路?"

"廉梓晨手上有黑白兩路騎兵,而皇兒你的手上就只有大內侍衛和禦林軍,他手上都是些能人異士,他現在只等一個能將你拉下皇位的借口."

"朕知道,所以朕想要擴充兵力,但是……"

"但是擴充兵力,你不可以動用國庫里的分文,因為國庫里的錢都是皇兒要用來收買民心的."太後打斷廉靖的話,"所以曉曦此時就派上用場了."

"曉曦?"廉靖只希望母後說的不是自己心里所想的那樣,"母後,三年前,你硬是逼著朕娶曉曦,難道是有原因的?"

"當然."太後從座椅上站起,走過廉靖的身邊,抬眸對上他漆黑的眼眸,"你見過孫家夫婦了吧?"

廉靖俊眉一蹙,點了點頭.

"他們的財力別說是江南了,就是整個廉龍,他們都是只數一不數二的."

"你是看中了孫家的財富,所以才讓朕娶曉曦的,你想要借他們的財力為朕擴充兵力?"

這件事情,孫夫人也知道?所以她才會這麼反感他和曉曦在一起?廉靖心里已經有了事情的一個大概.

"靖兒,母後知道你的性子,能夠自己做的事情,你絕對不願意去勞煩別人,但是你這樣做,怎麼可能斗得過廉梓晨?"太後低歎了一聲.

然而廉靖此時心里想的卻不是與廉梓晨相斗的事情,而是孫曉曦,這件事情,她知道嗎?

如果她知道這件事情,她為什麼還會留在他的身邊?

如果她不知道這件事情,他以後該如何去面對她,才能不讓她發現自己的所作所為都只是在利用她,利用她娘家的財力,利用孫夫人對女兒的疼愛.

看見廉靖一副失神的樣子,太後當然明白他在想什麼.

"你也不用太過在意曉曦,哀家知道,你是真的愛她,但是這件事情其實並不影響你們之間的感情,不是嗎?"

"怎麼可能不影響?"廉靖看著太後,眉目憂愁,"如果曉曦知道朕娶她是為了她的財力,她到時候得多傷心?孫夫人知道你的陰謀,她很不喜歡朕,曉曦夾在朕與孫夫人之間,她得多為難?"

"所以哀家一直以來,都盡所能的對她好,補償她."太後伸手拍了拍廉靖的肩膀,以示安慰,"靖兒,你不要想那麼多,按照自己的心去好好待曉曦,她會明白你身為皇帝的難處,也會知道,你是有多愛她的."

抱著無奈又虧欠的心,廉靖不知不覺的已經走到了孫曉曦的寢殿,他抬頭看著門口"曉軒殿"三個字,為她宮殿起名的時候,他甚至沒有用過一點心,母後說什麼,他只回答隨便.

三年了,他冷落了她三年,如果能夠早一點知道事情的真相,他肯定會選擇將她遣返回去,要不然也應該像對待普通嬪妃一樣,不對她太好,但也不應該待薄她.

如果他沒有愛上她,那麼他此時這一份愧疚的心是不是就可以少了一點?

無論是孩子的事情還是母後的事情,他總是在虧欠她.

孫曉曦正要提步走進去,卻見她裹成種子跑出來,迎面與他碰上,孫曉曦一下子笑開了懷.

"廉靖廉靖."她蹦蹦跳跳的跑到他的身邊,吃了藥睡了覺,她的精神看起來好了不少.

廉靖伸出手將她納入懷里,眼神晃蕩的看了她幾眼,問:"怎麼跑出來了?就算感覺身體好一點了,也應該好好休息才對."

"我去找你啊."孫曉曦說得理所當然,"你昨天沒有來找我,我在想你是不是又熬夜看奏折了?"

的確,他去了江南一個多月,如果想要應對大臣的斥責,那他必須把這幾天的奏折全部批閱完堵住那些大臣的嘴才行.

"只是一兩晚需要這樣而已."他揉揉她的腦袋,聽到她說她要來找自己,又壞心的揶揄她說:"怎麼?見不到朕,想朕了?"

孫曉曦的臉一陣羞紅,抬眸瞥他,她沒好氣的說.

"就算是事實也不要這麼直接的說出來啊!"她會害羞的!

廉靖昂首大笑,摟著她的肩膀往屋子里面走,一邊走,他一邊說,"好了,不要站在門口吹涼風,我們進去睡覺."

"哈?能不能不要睡?我剛剛才起來."她小聲抱怨.

"那就過來陪朕睡,你不想朕,朕倒是想你……的身體了."他在她的臉上香了一個,壞心的取笑她.

孫曉曦恨得牙癢癢,伸手去拍他,他大手捆住她的手腕,一下子就將她制服在懷里.

廉靖怕是累了,身子一碰到床,開始倒是還有精神占她便宜,但之後吻著吻著,他就抱著她的身子,俊臉靠在她的酥胸上便睡過去了,孫曉曦瞬間無語.

他太重了,她一把將他推開,剛想要翻身下床,廉靖卻彷如有意識一般捉住她的手腕死活不放.

"哪有人睡著了也這麼霸道的?"孫曉曦嘟著小嘴不滿的喃喃.

低眸看著他安靜的睡臉像極了聽話的孩子,心里一陣綿軟,她歎了一口氣,最後還是在他旁邊乖乖的睡了下去.

其實沒有他在身邊,她也睡得很不好,一晚上翻來覆去的,一閉上眼睛就是他的事情,現在他終于又睡在自己的身邊,用極其霸道的姿勢抱著她入睡了,心里一陣安定,閉上眼睛回憶兩人之間的點滴,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她也甜美的睡了過去.

與孫曉曦相比,廉靖的夢倒是不甚美好,他在夢中看到了一抹纖細的背影,他伸手想要去捉她,她回頭看他.

是他的寶貝人兒,他心下舒暢,伸手去觸碰她,卻被她無情的揮開了手.

"曉曦,你怎麼了?"他心里一陣慌張.

夢里的曉曦沒有回答他,只是雙眼無神看著他,透過他不知道在看些什麼.

這個眼神他記得,她上一次滑胎的時候,也是用這樣冷漠無情的眼神看他.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在心里吶喊,還沒來及問清楚事情的始末,她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走.

他想要去追她,身後卻被無數雙手拉扯,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越走越遠.

"不要!曉曦……不要離開朕!"他突然驚醒,從床上坐起.

手邊一陣柔軟,低頭側眸去看她,她正睡得甜美,小臉蛋壓在他的手背上,觸感如棉花一樣輕柔.

他伸手將她從床上拉起,也不管會不會驚嚇到她,他只知道自己現在是有多麼惶恐,他要聽到她的聲音,感受到她的體溫,他要確定她無時無刻都會在自己的身邊.

孫曉曦睡得一臉迷糊,揉著眼睛去看他,發現他額頭布滿了冷汗,頓時清醒的睜開了眼.

"廉靖,你怎麼了?"她伸手想去擦他的汗,卻被他拉下了手,腰間被他箍緊,痛得咬牙切齒.

"廉靖,你弄疼我了,先放手啊."她掙紮著哀求他.

"我不放手!對你,我絕對不放手!"

上篇:第二百一十一章 夫妻之實     下篇:第二百一十三章 你不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