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二百一十六章 太後要發飆  
   
第二百一十六章 太後要發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好一個伶牙俐齒的丫頭."太後的目光銳利得如針尖,"來人,給好好教訓教訓這個不知好歹的丫頭,讓她明白,嘴里應該吐出什麼來才能保住性命."

"是,太後."那些老宮女接收了命令以後就緩緩往蘇琴悅的方向移步.

孫曉曦心里都已經著急死了,蘇琴悅倒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樣子.

"母後,曉曦覺得,有話就應該好好說,動不動就上刑很難服眾啊."

"曉曦,你也是看到的,並不是母後不想要好好說,而是這個丫頭她,不想與母後好好說,既然如此,哀家也不想再多說廢話了."太後的表情極為陰冷.

那兩名老宮女在蘇琴悅的面前停下,剛向抬手去扇她巴掌,蘇琴悅就側臉躲開了,見她躲,那兩名業務熟練的老宮女就開始分工合作了,一人負責壓制蘇琴悅,另一人則負責扇巴掌.

情況實在是不妙,孫曉曦連忙跪下來求太後.

"母後,你讓她們住手好不好?我答應過廉羽要好好保護琴悅的,你不能對她動手啊."

太後看都不看孫曉曦一眼,忽視她的請求,直接下命令.

"給哀家打!"她就不信她可以一直都這麼嘴硬!

啪的一聲,那個老宮女狠狠的甩了琴悅一巴掌,琴悅那張白皙的臉印上了五個指印,清晰得讓孫曉曦覺得觸目驚心.

"說!你為何要處心積慮接近廉羽?!"太後厲聲問.

蘇琴悅冷冷的笑,就算是被打了,依然不願意妥協.

"對啊,他為什麼要一直纏著我不放呢?明明是一個王爺,卻要如此的犯賤."

"放肆!"太後怒得鬢角上的青筋突起,她抬起手指指著蘇琴悅,怒聲大吼,"給哀家打!狠狠的打!"

此時此刻,孫曉曦連去撞牆的心都有了,蘇琴悅你是想要被打死是不是?!

管不了那麼多了,孫曉曦閉著眼睛,橫沖直撞的就沖上去把那些老宮女拉開.

那些老宮女正打得起勁呢,那里顧得著突然沖進來的孫曉曦,流彈亂飛,孫曉曦無辜中槍.

啪的一聲巨響,她的右臉頰被那個老宮女狠狠的甩上了一巴掌.

"都給朕住手!"

恰好趕到的廉靖怒得眼睛都紅了,大步走上前將那個老宮女推開,把孫曉曦撈出來,他低頭看著她右邊紅腫的面頰,黑眸透出了徹骨的冷光.

孫曉曦感覺到了他那恐怖的視線,抬眸看他,眼睛水汪汪的,有點可憐.

廉靖轉身想要找人算賬,孫曉曦連忙拉住他.

"我沒事……"她不希望他因為自己而跟太後起沖突.

跟在廉靖身後趕來的廉羽更是心痛得不知所措,連忙將蘇琴悅扶起,他伸手想要去觸碰她的臉,她往後躲開,面無表情的把目光投向別處,看也不願意看他一眼.

強硬的把她帶進宮里來,難道真的是他做錯了嗎?

"母後,您今天是不是有點過了?!"廉靖的聲音冷冰冰的,他長這麼大都沒有用這樣的語氣跟太後說話.

太後握了握拳,英雄救美的人來了,她現在想要解決蘇琴悅也沒有機會了.

歎了一口氣,她看向廉羽,見到他如此護住蘇琴悅的樣子,她心頭的火被酒一澆,燒得更旺了.

"一個皇帝,一個王爺,為了一個女人,看看你們都成什麼樣?!"她拍響了桌子,沖他們大怒道.

孫曉曦的心一下子抽離出來身體,她沒有看錯,也沒有聽錯,一向慈祥和藹的太後,她也有猙獰恐怖的一面,她害怕,身子往廉靖的身後躲,小手揪緊了他的龍袍.

廉靖明顯的感覺到了孫曉曦的緊張,俊眉蹙起,不想再繼續嚇到她,他放輕語氣對太後說.

"母後,您先回安和殿吧,朕等一下再過去與你解釋清楚."

太後閉了閉眼,冷靜了一下,把目光投向此刻還算冷靜的廉靖身上,她下命令.

"等一下,你帶廉羽一同過來."

話音落下,她帶著那兩個老宮女,便又浩浩蕩蕩的離開了曉軒殿了.

孫曉曦嚇得腳都軟了,太後一走,她是連站都站不住了,廉靖反手扣住她的腰讓她靠著自己,他面無表情的盯著她紅腫的右臉,眼底劃過一抹冷意.

孫曉曦抬起手摸了摸自己還麻辣麻辣的臉,故作無事的沖他笑.

"廉靖,不要生氣,我沒事,真的真的."

廉靖怎麼可能相信她?剛才那一巴掌,聲音大得他在正殿門口都聽見了!

"小馬子,去把雪花膏拿過來."他聲音冰冷如霜,小馬子聽著的覺得刺骨,不敢有所怠慢,他屁顛屁顛的跑去拿藥去了.

孫曉曦只是替蘇琴悅挨了一巴掌就這麼傷,別說是硬生生吃了好幾個巴掌的蘇琴悅了,明明清麗的小臉都被打腫了,她既不哭也不鬧,沉默無語的放空視線,讓廉羽一陣心急.

"琴悅,你那里不舒服,告訴我."廉羽牽著她的手,緊緊的裹在手心里,面容緊張的詢問她的傷勢.

蘇琴悅不言不語,只是一臉心累的搖頭什麼也不想說.

見到廉羽這麼緊張,孫曉曦有點過意不去,明明已經拍胸口保證要護蘇琴悅周全的,但是她卻連這點小事都沒有做到.

她想走過去幫忙,卻被廉靖攬腰抱起往臥房里走.

"唉?你干嘛啊?廉羽他們……"

"不用管他們!"廉靖冷聲冷氣的打斷了她的話,自己都因為他們挨了一巴掌了,現在還跑去關心他們?

他沒有將外面那兩人直接扔出去就已經算是對他們仁慈了.

小馬子將雪花膏呈上,廉靖面色鐵青的為她敷衍,冰冷的指尖一觸上她刺痛的小臉,她覺得煞是舒服.

然而他的臉色實在是難看得嚇人,孫曉曦嘟著小嘴去扯他的衣服,他一邊塗藥,她一邊說好話哄他.

"廉靖,你不要生氣."

廉靖不回答她,顯然是很生氣很生氣.

孫曉曦可憐巴巴的歎氣,想起剛才太後那恐怖的表情,她嘟著小嘴委委屈屈的說.

"我以前還覺得那麼慈祥的太後不會生出像你這麼冷冰冰的孩子,現在看來我是錯了,就是因為太後夠黑化,所以才能夠生出你這麼一個冰山兒子."

廉靖的手指一頓,為她敷藥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黑眸掃向她那張心事重重的小臉,他有點不舍的揉了揉她的頭發.

"怎麼?害怕了嗎?"

"剛剛是挺害怕的,不過現在想想,太後就應該是剛才那樣才叫太後."

"哦?"廉靖想要聽聽她獨特的見解.

"在皇宮這種爾虞我詐的地方,太後能夠從一個秀女到皇後然後再攀登到太後這一寶座,那她的心計肯定是比那些妃子要略勝一籌的."頓了頓,她覺得有點心寒,"所以她是慈愛的,同樣也可以是狠毒的."

"只要自己的孩子因為什麼而受到了阻礙,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扮演起壞人的角色,將那個阻礙剔除無疑."

她的心依舊是如此通透清明,廉靖微微勾了勾嘴角,低頭去吻她的眉間.

"母後她不會傷害你的,所以你不要怕她."

"這個不好說."孫曉曦擺了擺手,不同意他說法,"人和人之間的相處,是絕對沒有誰不傷害誰這一說法的,只有他們有共同的利益,才會結為盟友."

廉靖的心下一窒,凝住了呼吸.

她……難道是發現了什麼?

"不要胡說八道!"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廉靖沖她大吼出聲.

孫曉曦不明所以的看著他,她剛才說錯了什麼話惹他生氣了嗎?似乎沒有吧?

廉靖意識到自己的失控,斂住了心神,搖了搖頭,他向她道歉.

"對不起,曦兒,朕……"頓了頓,他正在組織語言,"朕不希望你那樣去猜度母後,他是朕的母親,也是你的母親,她只會對我們好,所以,你不要這麼敏感."

聞言,孫曉曦算是明白他為什麼那麼生氣了,也對,她怎麼能這樣說太後呢?如果她真的要圖她些什麼,應該就是她那樂觀無害的性格了吧?

"對不起."她伸手去抱他,一臉愧疚的道歉.

廉靖抬手回抱她,跟她說沒關系,然後又問她痛不痛.

"我沒事,就是琴悅比較慘,我們不去管他們真的可以嗎?他們看起來很無助很可憐."

廉靖冷哼,一點都不想管廉羽和蘇琴悅的破事.

"朕早就警告過廉羽不要攤上蘇琴悅那個女人的,她比蘇琴秀還要難搞,而且那個女人根本就不怕死!"

"你就幫幫他們吧,怎麼說,蘇琴秀都是因為你而死的,所以,你就當還她一條命,放過她的妹妹,好不好?"孫曉曦揉著聲音求他,廉靖受不了了,模棱兩可的回她,然後低頭堵住她的嘴.

廉羽要為蘇琴悅擦藥,蘇琴悅不願意,她如此不配合治療的樣子都快要把廉羽給逼瘋了,他用力將人鉗制住,硬是幫她上藥.

蘇琴悅一手將他手上的藥膏摔出去,廉羽瞪著她,她也不怕,抬眸回瞪他.

"我這張臉長著就是勾引你用的,現在毀了,你也該對我死心了."她話里帶刺,刺得廉羽遍體鱗傷.

"如果我只是因為臉才看上你,那我就不必在這里忍受你那爛脾氣了!"這個世界上比她長得好看的女子還有很多,他不是非要她不可.

"那你說說看,你為什麼非我不可,你說出來,我馬上改."

"你……"廉羽只覺得自己快要被眼前這個女人給氣死了!

"琴悅,算我求求你了,先擦藥好不好?打在你的臉上,你不覺得疼,我還覺得心疼!"

聞言,蘇琴悅沒有辦法了,只是微微撇開臉不再說話氣他,見她不說話了,廉羽便為她上藥,這一次,她倒也不掙紮了,乖乖的讓他擦藥.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他一定要給她一個身份保她平安才行.

上篇:第二百一十五章 偽裝惡毒     下篇:第二百一十七章 後悔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