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二百一十七章 後悔了嗎  
   
第二百一十七章 後悔了嗎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將孫曉曦和蘇琴悅安頓好了,廉靖與廉羽便一同前往安和殿拜見太後.

回到安和殿的太後,少了剛才在曉軒殿的戾氣,多了幾分祥和,廉靖與廉羽紛紛請安.

"兒臣,拜見母後."兩人異口同聲,拱手行禮.

太後沒有在看他們,而是在照顧著那一盤稀有的蘭花,幫幫它修修剪剪,弄好了以後,她才側過頭看向他們.

"都過來坐下吧."太後放下手上的剪刀,坐正了身子看向他們.

廉羽又怎麼敢坐呢?自知自己闖了大禍,他緩緩的跪下來,抬頭看向坐在高堂上的太後,他先請罪.

"母後,兒臣自知這一次對不起皇兄,要罰要罵,請母後都沖著兒臣來."

"喲,你言下之意就是說哀家不應該去動你的寶貝蘇琴悅,是嗎?"太後話中有話的為難他.

"琴悅她只是一個弱女子,母後何必去為難她?"說不埋怨又怎麼可能?他看到琴悅那張被打得紅腫的臉,心都揪起來了.

"哀家倒不覺得她是一個弱女子,脾氣倔得跟一個男人似的,哀家很不喜歡她."太後一句話挑明,把廉羽想封妃的話都堵住了.

"無論母後喜不喜歡,兒臣這一輩子就只要她!"

"你……"太後的怒火騰升,拍響了桌子,她質問他.

"廉羽,你不是哀家所出,但是這麼多年來,哀家有哪一次不是把你當成了親生兒子一般看待?從小到大,廉靖有的,你一定有,哀家自問對得起先帝對得起你母妃!"

"兒臣知道……"廉羽面無表情的回答她.

但是養育之情又怎麼可以跟愛情相比較呢?他的心已經被蘇琴悅填滿,無論她怎麼樣說,他都不可能放棄她的.

"哀家不動她."太後先退一步,廉羽還沒有來得及喜悅呢,只聽太後說:"但是,你必須要把她送走!"

這是她最後的底線!

"兒臣做不到!"廉羽想都不想就拒絕了她.

"琴悅與兒臣已經有了夫妻之實,兒臣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拋下她,母後,就當是兒臣求您,您可不可以成全兒臣這一次?"

"不行!"太後的立場也無比的堅定,無論他怎麼求,不行就是不行.

"那兒臣不要當王爺了,你廢了兒臣吧."廉羽一臉認真的看著太後,語氣也是無比的懇切嚴肅.

太後氣得面容猙獰,大步從高堂走下來,她站在他的面前抬手就給了他一巴掌.

"廉羽!"太後指著他呵責,"你就是這樣對你過世的母妃的?你就是這樣來對待哀家這麼多年來對你的養育之恩的?為了一個女人,你連自己的根都不要了?!"

"哀家這就養了你這個無用的東西!"太後怒得反手就又給了她一巴掌.

坐在一邊看著的廉靖蹙起了眉頭,站起身走到太後的面前,攔住太後的巴掌.

"好了母後,廉羽他只是一時鬼迷心竅而已,過兩天他就……"

"皇兄,我是認真的."不想再拖延此事讓蘇琴悅受累,廉羽這一次態度堅決.

黑眸射出了冰冷的光,廉靖示意他閉嘴,不想他再繼續多話刺激太後,他命令他.

"先回羽王府去,看看你現在是一副什麼樣子?!"

廉羽不願意走,廉靖惡狠狠的又瞪了他一眼,在他開口之前先打斷他.

"還不快走?!"

實在是沒有辦法,廉羽只能先離開此地.

等廉羽一走,太後便怒氣騰騰的將剛才還心肝寶貝似的蘭花給砸碎了.

廉靖知道自己母親是一個什麼性子,她生氣要砸東西,他也不攔,等她發泄完畢了,他才開口勸.

"母後,廉羽都已經這麼大的人了,做事情自有他自己的想法,你何必與他較真?"

"不較真?!"太後轉身看向此刻一臉平靜的廉靖,"你看看他為了那個女人都做了些什麼混賬事?你把皇位交到他的手上,他為了那個女人說也不說一聲就扔下你交給他的重任跑了!他還是哀家心疼的羽兒嗎?!"

"你讓哀家死後怎麼對得起姚妃!"

"母後,這件事情你不要再操心了,蘇琴悅,朕自會安排,不會讓她當羽王妃,也不會讓她礙你的眼,這樣可以嗎?"

聞言,太後的心才放下來,廉靖說沒什麼事情他要先走,她想起了什麼,又問他.

"哀家剛才到曉軒殿那麼一鬧,是不是嚇到曉曦了?"

廉靖點頭,"她嚇得不輕,不過沒有起疑."他指的是利用孫家財力擴充兵力的事情.

"沒有起疑便好,哀家已經傳信給孫夫人了,相信過不久,孫夫人就會回信了."太後想得樂觀.

廉靖見過孫夫人,他了解孫夫人的性子,母後雖然覺得她自己這樣的要求很合理,但是在孫夫人的眼里,孫曉曦就好比一個質子,母後現在這樣做就是在威脅孫夫人給錢.

廉靖搖了搖頭,不想想太多了,只希望這一切都能夠順利,期間不要驚動曉曦便好.

廉羽回曉軒殿去接蘇琴悅,蘇琴悅恨不得能趕快離開,孫曉曦跟她道別,她微微一笑,說:"我希望下一次不是在這個牢籠里見到你."

孫曉曦一陣無奈,有點牽強的揚著嘴角目送她,心想:難道在琴悅的心目中,我也只不過是一個被關在宮里的可憐女人而已?

自由這個東西,如果她能夠跟廉靖一起擁有那該多好?

她正在唉聲歎氣的,廉靖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她的身後,在她胡思亂想之際,鐵臂向她伸出,下一秒,他將她抱個滿懷.

孫曉曦嚇了一跳,回頭看他,他正對著她微笑.

"朕的寶貝兒,你在想些什麼?小臉蛋還疼不疼?"一邊關心的問著,他一邊側臉去偷香.

孫曉曦笑嘻嘻的回答他的問題,他吻她一下,她也跟著吻他一下,兩人吻來吻去的不亦樂乎,忽然她想到了什麼,在他的耳邊低語,"你等一下."她從他的懷里跳出來,便往衣箱那邊走去.

平時她可愛粘他了,這下子突然被她推開,廉靖的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不滿,蹙著眉頭看著她忙忙碌碌的背影,他問她.

"你在找些什麼?"

"我剛才收拾包袱的時候看到了一封信,應該是娘她偷偷塞給我的,我還沒有來及看呢,想跟你一起看."她嘴上喃喃,手上忙活.

聽到是孫夫人偷偷塞給她的信,廉靖一下子提高了警惕,他提步走向她,從她的身後將她抱得緊,阻止她翻箱倒櫃的舉動.

孫曉曦一臉狐疑,扭過頭去看他,滿目疑問,"怎麼了嗎?"

"不要找了,過來陪朕說說話."他隨便找了一個借口阻止她找信,牽著她的小手往躺椅那邊走去.

他在躺椅上舒舒服服的躺下,大手用力一拉,他輕輕松松的就將她抱過了陪睡.

"你要跟我說什麼啊?"大眼睛水靈靈的帶著星星點點的好奇,她眨巴著眼睛看他,問.

"曦兒,朕想問……"黑眸透著柔光,他伸手將她發鬢上是碎發撩到耳後,手指順著她的白玉般的耳垂緩緩向下,捏了捏她的下巴,他接著問:"你有沒有後悔過愛上朕?"

孫曉曦沒有想過廉靖會問出這種這麼不自信的問題.

他不是一向都覺得,她愛上他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聽不到孫曉曦的回答,廉靖有點失落,"怎麼了?後悔了?"

孫曉曦立馬搖頭,"我沒有後悔,只是好奇你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

她的小手極不安分的揪住他的衣領,又是扯又是拉的,讓廉靖很無語.

"你還記得你剛剛喜歡上我的時候,性子又多別扭嗎?明明就在乎我在乎得要死,但是在我的面前你就是不肯承認."這樣回憶著過去想想,孫曉曦越想越覺得悶騷的他很可愛.

"因為你是我第一次喜歡的女人,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你,所以……"他扣住她的後腦,然後低頜吻住她的額頭,"我那時候想要跟你在一起,又不想要跟你在一起,很矛盾."

"我也是啊,因為我喜歡你,但是,我也喜歡自由,自由和你矛盾了,我只能選擇一個."

"所以你後悔了嗎?"後悔當時毫不猶豫的跟他在一起,而不是離開他追逐她想要的自由.

"就算我後悔了,你要放我走嗎?"她淺淺的一笑,她的笑容如一朵出水的芙蓉.

"不可能."廉靖冷聲回答她,打斷她的念想.

"那還有什麼好說的呢?"她就知道,以他那霸道獨斷的性子,是絕對不會輕易放她離開的.

廉靖的表情有點憂郁,大手緊緊的握住她的小手,他無比認真的看著她.

"曦兒,答應朕,以後無論發生什麼不高興的事情都好,你可以打我罵我,就是不能一聲不響的離開我."

"你還會做讓我不高興的事情哦?"她嘟著小嘴,一臉無辜的問.

廉靖被她問住了,但是一時之間,他又不可能老實的回答.

"朕是說如果,如果朕做了什麼讓你不高興的事情,一輩子這麼長,這些事情又怎麼保證得了?"

孫曉曦想想,她覺得他說得也對.

"好吧,我答應你."

廉靖將她擁緊了,兩人睡在一張小小的躺椅上,要多貼近就又多貼近.

今天一早就被廉羽弄醒了,此時孫曉曦靠在他的懷里就犯困,,廉靖哄著她入睡,過了一會兒,她還真的睡得小鼾聲四起.

廉靖將她抱上床讓她睡得舒坦,安頓好她以後,便去尋找那封孫夫人塞給她的密信.

廉靖沒有亂翻她的衣物,因為那封信就擺放在梳妝台上,某人眼大看過界,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那封信.

他把信拆了,只見位置寬闊的信上只寫了四個字--小心太後.

廉靖迅速把信捏成一團,然後連帶著信封藏在自己的袖口里.

上篇:第二百一十六章 太後要發飆     下篇:第二百一十八章 掩不住的心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