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二百三十八章 禦書房內的火熱  
   
第二百三十八章 禦書房內的火熱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廉靖將孫曉曦抱出浴池時,她已經昏昏欲睡,將她放在龍床之上,她的呼吸已經變得勻長.

看著她無比安靜的睡顏,廉靖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可悲,他這一輩子或許都要被這女人吃得死死的吧?看著,能摸能碰,但就是不能吃.

輕歎一口氣,他抬手去觸碰她那睡得粉撲撲的小臉,嘴角溫柔的勾起,眼底盡是溫情.

有什麼辦法,你喜歡人家不是嗎?既然喜歡,那你就必須得按照她的方式來.

一夜過去又是清早,孫曉曦迷迷糊糊的醒來,廉靖已經在穿衣上朝,每每與她共枕同眠廉靖都必須要自己穿衣,因為她連自己都衣服都不太會穿,就更別說要幫他穿衣服了,而如果讓小馬子進來伺候看到她甜美的睡臉,廉靖倒不如自己穿衣服呢.

然而今日的孫曉曦卻有點奇怪,一向怕冷的她不但早醒,醒來還不打算繼續睡,而是乖乖的起來為他更衣.

"曦兒?"

"在這皇宮里這麼久,如果我還學不到一些規矩,那我還有什麼資格當你的皇妃."說著,她便伸出手,動作笨拙的為他更衣.

她的話是說得響當當的美,可是為他更衣的手法,他實在是不敢苟同,扣子上下扣錯了不僅,就連腰帶都給他綁反了,廉靖一臉耐心的沖她笑,大手握住她還在忙活的小手,他一點一點的指導她.

"不是這樣子的,來,看著."

廉靖捉著她的手將扣子重新扣好,然後又捉著她的手重新綁腰間上的腰帶,這些事情如果是他自己來做,半刻鍾不用就全部弄好可以出門了,然而被她這麼一"幫忙",現在是半個時辰都不能出門,不過無所謂,他喜歡她現在賢妻良母的模樣.

怎麼這麼難啊?!孫曉曦在心里捉狂,最後實在是忍受不了了,干脆就撒手不管.

廉靖要她有始有終,低聲哄著她幫自己穿衣服,實在是沒有辦法,孫曉曦只能硬著頭皮上.

終于是穿戴整齊,廉靖一只手臂扣住她的蠻腰將她貼向自己,低頭在她耳邊輕語,聲音透出了前所未有的喜悅.

"謝謝娘子."

孫曉曦心下一怔,他居然叫她娘子?

抬起眼眸對上他那雙會笑的黑眸,她心里特別的不舒服.

"怎麼了?"他發現她的表情有些異常,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溫柔的詢問.

孫曉曦搖了搖頭,微笑著,"沒有,只是從來沒有聽你這麼叫過我,有些不習慣."

"以後只有你和我單獨相處的地方,我都叫你娘子,好嗎?"

以後嗎?多麼遙遠的事情啊,她不敢做保證,只是微微的點頭先安撫他那顆多疑的心.

廉靖高興至極,一把將她抱在懷里,皇宮的早晨清明涼爽,一對相擁的情侶又為這樣的早晨增添了粉紅之色.

廉靖松開她的身子,時候不早了,他也該去上早朝了.

他讓她在龍軒殿里等他,她搖頭說要回曉軒殿去看小寺的傷勢,他點頭同意,她拉著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廉靖又怎麼會不知道她的心思?伸手去捏捏她的小臉,見她表現得這麼好,他想都不想就許諾.

"曉軒殿的那些侍衛,朕等一下就下令讓他們離開."

她不喜歡被人監視,他怎麼會不知道?

孫曉曦終于笑了,笑得眉眼都彎彎的煞是可愛,廉靖忍不住再一次向她伸出了手,他低頭想要吻她,卻想起昨晚對她的承諾.

以後沒有你的允許,我都不抱你不吻你,這樣還不行……

該死的,他干嘛要說出那些,自己完全做不到的話?

孫曉曦看出了他的意圖,見他突然停下來也是為了尊重自己,心下一陣溫暖,鬼斧神差之際,她已經掂起腳主動吻上去了.

廉靖的心一下子被她的愛填滿,說不出口的甜與美充盈在胸腔之中.

他用力的回吻,甚至一陣失控又將她押回了龍床之上,大手在她的身體上游移,沉浸在情愛之中的他,早已忘記了自己還有正事要干.

孫曉曦被他吻得迷離茫然,小手將他微微推開,低聲道:"廉靖,夠了……"

廉靖的理智尚未恢複,低頭埋向她的頸項,吻的如狼似虎,

孫曉曦一陣無奈,低低的嬌嗔,"如果你再這樣,我下一次連吻都不讓你吻!"

聞言,廉靖立馬停住了自己的動作,垂眸對上她那雙水汪汪的眼眸,心下一軟,他撲倒在她的身上低歎.

"孫曉曦,你就是一個妖精!"他說得咬牙切齒.

孫曉曦撇了撇嘴,又關她什麼事情了?說她是妖精,為什麼他不說自己是一頭野獸?

"皇上,是時候該上早朝了."

小馬子在門口催促,孫曉曦借機將他推開.

"小馬子還在等你呢,你快點走!"再這樣厮磨下去,他肯定要做到最後了.

廉靖低頭在她的身體上吸取著她好聞的味道,帶著死死不舍,他從她身上翻身站起,伸手去將她拉坐起來.

俯身在她的光潔的額頭上印下一吻,他吩咐道:"好,如你所願,朕現在就去上早朝,你再睡一會兒,朕回來就陪你用早膳,嗯?"

孫曉曦乖乖的點頭,目送他離開.

然而廉靖的這一去,之後的好幾天都忙得焦頭爛額,他基本上都沒有時間管她,每天都只是派小馬子來視察她的情況.

孫曉曦問小馬子皇上怎麼了,小馬子吱吱唔唔的就是說不清楚.

見小馬子不想說,孫曉曦也就不問了,不過現在正是她離開皇宮的大好時機.

她悄悄的送走了曉軒殿里的那些宮女,然後又暗中聯系廉梓晨告訴他,自己打算離開的時間.

鄴研的身體慢慢的好了起來,行動也方便了許多.

臨走之前,她想要去看看廉靖,就當作是自己跟自己的愛情告別吧,就這樣一聲不響的離開,她實在是走不到.

夜漸漸深,廉靖在禦書房里依舊挑燈夜戰,她站在門口,聽到他跟人說話,大概是什麼意利國在廉龍邊境處蠢蠢欲動,還有什麼羽王爺現在如何如何叛逆,他現在在朝廷上的情況,可謂是四面楚歌.

柏凌昱從禦書房走出來,孫曉曦想,現在進去應該不會打擾他了吧?

一走進禦書房,她看到的就是滿身疲憊的廉靖.

廉靖睜開眼睛就看到溫暖的她站在自己的跟前,嘴角一勾,他向她伸出了手,薄唇微啟,他沒有說出聲音,只是做了一個口型--過來.

孫曉曦也沖他微笑,提起腳步走到他的跟前,乖乖的坐在他的大腿上,摟住他的脖子.

"這麼晚了,怎麼過來了?"廉靖低頭跟她臉貼著臉,那畫面溫情又溫馨.

"我……"她咽了咽口水,心里有說不出話,最後她把要說的話化作了一抹抹微笑,她說:"想你了,曦兒想你了."

廉靖突然將她擁緊,頭靠在她的肩窩上,他閉上了眼睛休憩,他也對她說.

"嗯,我也想曦兒了."

一想到自己明天天亮就要離開皇宮,孫曉曦的心便是滿滿的不舍,她的眼眶紅紅的,差一點就忍不住眼淚.

廉靖抬頭看她,見她的模樣有說不出的憂傷,蹙了蹙眉,他帶著笑意問她.

"有這麼想我嗎?看到我現在還想哭?"

孫曉曦不想說話,因為她知道,自己現在一說話就是濃濃的哭腔和滿滿的破綻.

她抬頭吻住他的薄唇,廉靖沒有想過她會突然主動,心里一陣受寵若驚.

孫曉曦的吻,由一開始的溫柔變成了前所未有的熱烈,她用自己那丁香小舌卻挑開他的唇齒,與他的舌頭相互糾纏,相濡以沫.

廉靖怎麼可能受得了她此刻的主動,大掌用內力將禦書房的大門關緊,他將她抱起放在書桌之上,寬大的書桌上絕對夠放下嬌小的她,鐵臂撐在她的腦袋兩旁,他隱忍著身下的灼熱.

"曦兒……"他吻著她的眉眼,仿佛字詢問她什麼.

孫曉曦沒有想過自己的心里會是如此的不舍,不甘心什麼都不帶走就這樣離開他的身邊,小手摟緊了他的脖子,她將他壓向自己,甚至引導著他的大手在自己的身上煽風點火.

廉靖簡直就要瘋魔,不想再顧什麼場合,就在這神聖的禦書房內要了她.

兩具身體抵死糾纏在一起,打得火熱,她的低吟聲被廉靖堵住,她雙眼迷離的看著他,眼眶一熱,眼淚便溢出了眼眶.

太陽漸漸升起,兩人躺在鋪滿衣服的地板上,孫曉曦睜開眼睛,看著廉靖那睡得安穩的俊臉,白皙纖細的小手觸上他俊逸的臉,濃濃的不舍再一次填滿了她的心髒.

緩緩的將臉湊向他的俊臉,她在他的臉上印下一吻,然後便無聲的用嘴型跟他說--廉靖,再見.

從他的懷里坐起,她簡單的穿戴了一下,頭發也是隨隨便便的捆起,走出禦書房,她尋著昏暗的天色跑向曉軒殿.

只見曉軒殿內已經站了兩道身影,廉梓晨和鄴研已經等了她一段時間.

廉梓晨的臉色帶著絲絲不悅,她不在曉軒殿等著,他不難猜出她去了那里,此刻見到她衣衫不整的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她昨晚做了些什麼,廉梓晨不難臆想.

"可以走了嗎?還是說,你現在不想走了?"他的目光灼灼,徑直地瞪著她脖子上那刺眼的暗紅,語氣也變得極為不耐.

"我什麼時候說不走了?"孫曉曦不理會廉梓晨那不滿的臉色,拿過放在院子里的火把,緊握在手上.

"皇妃,天就快亮了,我們還是快走吧."未免夜長夢多,鄴研開口催促.

"我知道,我不想廉靖再找到我,所以……"孫曉曦環視著曉軒殿內的一切.

這里是她穿越以後,一直住的地方,這里有她和廉靖相愛的點點滴滴,她想要將那些珍貴的回憶帶走,只可惜,她不可以.

將火把扔進正殿里,她的舉動讓廉梓晨和鄴研都吃了一驚,鄴研問她為什麼要這樣做.

孫曉曦的嘴角揚起了一抹苦澀的笑容,"我以後都不會再回來了,就讓這些回憶都埋葬在這里吧."

她做得夠狠夠絕,廉梓晨現在倒是很想見到天一亮,廉靖看到這里被燒成灰燼時的模樣.

他伸手牽住她的手,拉著她,低聲命令,"走!"

自從自己親手燒了曉軒殿,孫曉曦整個人便變得渾渾噩噩,就連自己是怎麼樣離開這皇宮的都不知道,當她有意識的時候,她已經坐在馬車上,出了城門,廉梓晨便躍下了馬車.

他囑咐了前面架馬的黑幾句,然後又走到窗邊,對孫曉曦說:"坐著這輛馬車,你很快就能看到你爹了."

孫曉曦愣愣的看著他,聲音聽著也是有氣無力的.

"你呢?不跟我們一起離開嗎?"

"本王還不能離開,否則廉靖肯定就會知道是本王將你帶走的."

孫曉曦點了點頭,也沒有再說話.

廉梓晨眯起了眼睛,伸手扣住她腦袋,將她直直的壓下來,他的唇觸碰上她的,輕輕一觸就放開了她.

孫曉曦不可置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睛充滿了防備之色.

見到她驚慌的神色,廉梓晨的心情大悅,這樣的表情總比她呆呆傻傻的好.

"孫曉曦,恭喜你,你現在自由了."

孫曉曦回過神來,點了點頭,嘴角不禁揚起了一抹苦澀的笑.

她是自由了,但是心也已經死了.

目送著馬車出城,廉梓晨又立馬又輕功趕回皇宮.

廉靖醒來時,懷里空空如也,以為孫曉曦是去洗漱去了,直到小馬子慌張失措的撞開禦書房的門進來.

"皇上……"他氣息急亂的跪在廉靖的面前.

廉靖的心莫名的提起,他蹙著眉頭看他,"怎麼回事?"

"皇上,曉軒殿……曉軒殿失火了……曉皇妃她……她不知道去了那里?"

廉靖的表情完全怔住了,他一下子還不明白小馬子的話,待他意識到些什麼沖出去時,他看到的便是曉軒殿燒成灰燼的模樣.

"不!"他昂天大吼,表情淒厲而恐怖.

他瘋了似的沖進這廢墟之中,眼眶急得通紅,雙手不停的往廢墟之中挖掘,然而,沒有,什麼都沒有了.

上篇:第二百三十七章 菊花和黃瓜     下篇:第二百三十九章 就算傷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