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二百三十九章 就算傷了她  
   
第二百三十九章 就算傷了她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走了幾天幾夜的路,孫曉曦終于來到了廉梓晨安排的住處.

抬頭看向頭頂處的牌匾--日辰莊.

日辰,就是廉梓晨的晨,這是廉梓晨的山莊,孫曉曦勾了勾嘴角,真是沒有想到啊,廉梓晨不僅是一個王爺,還是一個山莊的莊主.

"曉皇妃,請."說話的人是廉梓晨的貼身護衛--黑,他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孫曉曦側眸看向黑,她勾了勾嘴角,眼底帶了一絲感謝之意,糾正道:"從我離開皇宮的那一刻,我就已經不是什麼皇妃了,所以,你以後不要再喊我'曉皇妃’了,你可以……"思索了一下,她又說:"你可以叫我曉曦."

"這可不行,孫小姐是王爺的貴客,直呼姓名,王爺會殺了我."

黑的表情有點嚴肅,這話,他不像是在說笑.

不過想想,以廉梓晨那陰晴不定的性子,他絕對會干出這種事情來.

"那你就喊我孫小姐吧."話音落下,她已經一只腳邁進了日辰莊.

日辰莊內,前前後後的仆人不知道有多少,孫曉曦每遇見一個,他們都會紛紛停下腳步,鞠躬點頭,喊:"曉曦姑娘."

孫曉曦有點受寵若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難道廉梓晨早就預料到她會來到他的山莊,所以他都將山莊內的小仆人紛紛訓練了一遍,每一個見到她都得鞠躬問好?

搖了搖頭,孫曉曦斂神,不能再胡思亂想了,當務之急,她是要先見到古代便宜爹.

孫繞威已經在正廳里等著,遠遠看到孫曉曦,他快步的走出來.

"曉曦."他一臉的驚喜.

"爹."孫曉曦大步跑上去跟孫繞威相擁,心里有十分晚飯的歉意,然而喉間哽咽,她什麼也說不出來.

孫繞威拍了拍她的肩膀,細細的安慰,"曉曦,沒事的,你娘絕對不會責怪你."

不對,都是因為她,娘才會死的,就算所有人都不責怪她,她也沒有辦法原諒自己.

撲通一聲,孫曉曦與孫繞威父女相見,孫曉曦卻完全忽略了有傷在身的鄴研,她一下子驚慌不已,轉身喊道:"小寺!"

聽到孫曉曦喊小寺,孫繞威立馬側過臉來看,見到鄴研的模樣,完全跟小寺不一樣啊,眉頭蹙起,他問:"曉曦,你說這個姑娘是小寺?"

孫曉曦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吩咐黑將鄴研帶入房間請大夫治療,然後再將宮里發生的一切全數告訴孫繞威.

孫繞威越聽,表情就越發的凝重,低低的歎了一口氣,手緊握成全,一下又一下的砸向自己的膝蓋.

"孽緣,這真的是孽緣啊."

孫曉曦知道孫繞威的意思,她握著孫繞威的手,一再的保證.

"爹,你放心,我是絕對不會再回到那個皇宮里去了."

"廉梓晨也什麼值得信賴的人,所以,我不打算相信他."孫繞威的表情嚴肅.

孫曉曦一怔,立馬環視著四周的環境,他怎麼可以在廉梓晨的地盤說出這樣的話來?他還想活不想活了?!

孫曉曦連忙抬手捂住他的嘴,"爹!不要說這些話."

這一次不是因為廉梓晨,她憑借一己之力根本就不可能離開皇宮,現在也是一樣,這整個廉龍國的天下都是廉靖的,沒有廉梓晨的庇佑,她根本就不可能自由自在的在這里生活.

"本來宮廷斗爭就是殘酷的,我不能說他們有錯,但也絕對不會原諒他們,可是爹,我們現在需要廉梓晨,我太了解廉靖了,他現在找不到我,肯定會發了瘋似的派人在全國內搜尋我,只有在這里,有廉梓晨的保護,我們才是安全的."

孫繞威歎息,一切都是悔不當初啊,如果當時堅定一點,沒有聽從太後的安排將曉曦送進宮去,一切的悲劇也就不會發生了.

孫曉曦左顧右盼,找了許久,一直都沒有找到.

"爹,曉夕呢?她怎麼沒有跟你在一起?"

孫繞威此刻才想起自己的小女兒,完了,他心里一直擔心著在宮里面的曉曦,居然忘記了曉夕還在廉都,

掌鑾儀衛府--

自從被柏凌昱帶回掌鑾儀衛府後,孫曉夕就被柏凌昱軟禁在了府邸之中.

"放我出去!柏凌昱!你有本事就放我出去!我們單挑!"

吱呀一聲,房門被人打開,柏凌昱面不改色的提步走進來,目光幽深明亮,直勾勾的看著剛才又吵又鬧的人兒,他鄭重的開口.

"我是不會放你出去的,也不會跟你打架."

孫曉夕心里的火亂竄,沖上去就又打又踢的,柏凌昱面不改色的受著,怎麼都絕不還手,她恨死他這麼從容不迫的樣子了,為什麼她會愛上他這種木頭人?!

"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實在是忍無可忍了,孫曉夕一把拽住他的衣領就用惡狠狠的眼神威脅他.

柏凌昱搖了搖頭,依舊是那副淡然的表情.

"我現在更不能放你出去."

先前關著她是害怕她會因為孫夫人的死再跑進宮去頂撞皇上,現在曉皇妃突然失蹤了,曉軒殿變成了廢墟,皇上整個人都像瘋了一樣,一言不合就將那些開口說胡話的大臣拖出去斬了,宮里的情況極不樂觀,現在如果貿貿然的放她出去,皇上萬一將曉皇妃失蹤的事情遷怒于她,她必死無疑.

孫曉夕松開了他的衣領,眼睛泛著水光,看著她那樣子,仿佛等一下就會哭出來一樣.

"柏凌昱,在你的心里,那個昏君永遠比我重要就是了!"

"曉夕,不要說胡話."現在關著門都怕隔牆有耳,她怎麼能夠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話來?

"怎麼?我有說錯嗎?!不分青紅皂白就將我娘殺死的狗皇帝,不是昏君又是什麼?!"孫曉夕恨死了柏凌昱這樣的愚忠.

"曉夕,你什麼都不知道."

"什麼都不知道的人是你!"孫曉夕一把推開他,怒聲沖他大吼大叫道.

柏凌昱低下頭,不再說話,一如往日那樣,她生氣了,想要發泄,他就站在那里像個木頭人一樣一動不動的任由她又打又罵.

"總之,你不能出去."

"柏凌昱,你現在是打算囚禁我一輩子嗎?!"他憑什麼這樣做?他們可還沒有成親呢!什麼關系都沒有!

"等你氣消了,等你放下這件事,我自然就會放你出去."他說得理所當然.

"不可能!"孫曉夕語氣堅定的回答他,"要我放下對那個昏君的仇恨,你想都不用想!"

"那我就關你一輩子."

"柏凌昱!"她聲音極其憤怒.

"我在這里."他聲音輕淡如羽.

柏凌昱剛才推門而進,根本就沒有把門關上,孫曉夕看准了時機,一瞬間化身小母豹迅速的沖向門外.

奈何她孫曉夕無論怎麼樣快,在柏凌昱的面前,她的速度也約等于零,大手一把扣住她的手臂,他將她一把扛到身上來,轉身就往那張大床上走去.

他用內力把門關上,將她扔到床上去,就差將人綁住了,居高臨下地睨著她那張忿忿不平的小臉,他說:"你就乖乖地呆著這里,外面很危險."

孫曉夕怒不可遏,她為什麼非要聽他的?!

"柏凌昱,如果你不肯放我出去,那你現在就殺了我吧,反正現在這樣,我也是生不如死!"

柏凌昱的眸光一變,一絲驚慌從眼底劃過,"你甯願死,都不想留在這里?"

孫曉夕點頭,目光堅定,"是."

如果她能夠預料到今日的這種局面,她就算死,也不會愛上他.

她甯願自己沒有跟皇宮里的人有任何的牽扯.

"你這是遷怒."柏凌昱面無表情的指責她的錯誤.

"我就是遷怒你怎麼了?!"孫曉夕變得蠻不講理,"柏凌昱我現在就告訴你,狗皇帝的殺母之仇,我是一定要報的,你要麼現在就殺了我,要麼就放了我不要再管我的事!"

"為什麼?"柏凌昱不明白,"就算有我在,你心里面的恨意也不能減少一點?"

孫曉夕抿住了唇瓣,小臉上布滿了為難之色,"我已經後悔了,我後悔說喜歡上你."

如果她不喜歡上他,那麼她也不會一直堅持讓爹娘帶她來廉都,那娘也不會……

她搖了搖頭,堅強的隱忍著眼淚,死都不讓自己留下一滴委屈的淚水.

"你……"柏凌昱的腳步有點不穩,胸口也是痛得難受,她居然說她已經後悔了.

"就算是這樣,我也不能夠放你出去."柏凌昱輕輕的搖了搖頭,就算被她的話傷到了,心里難受,他也不能放她出去送死.

不想再看到她那雙幽怨的眼睛,柏凌昱逃難似的轉身就離開此地.

見他又離開了,孫曉夕不憤的捶著床板,仿佛將心中的委屈和怒火都發泄在床板之上,她的心情就會好過一點一般,然而,除了手會痛以外,她並沒有好過多少.

孫曉曦的突然離開,讓廉靖失去了世界.

明明那一晚,她還溫溫暖暖,嬌嬌弱弱的躺在他的懷里,可是天一亮,所有的事情都變了,他的懷里空蕩蕩的,他的心冷冰冰的,曉軒殿失火變成了廢墟,她也從此在他的眼前消失.

沒有找到她的尸體,那她定不是死了,如果她是離開了,那她真的做得狠絕,不留一絲余地,殘忍的便將他們美好的回憶全數抹滅掉.

這麼的心狠,她是怎麼樣做到的?

她就這麼的狠他嗎?因為他殺了她的娘親,她有恨可以發泄在他的身上,他甚至可以讓她在自己的身上開一個窟窿發泄,只求她不要這麼心狠的離開她,甚至連他們之間美好的回憶都摧毀掉.

"皇上,奴才已經派人在廉龍國境內大范圍的搜尋,如果禦林軍找到曉皇妃,他們一定會立馬將人帶回來的."此時此刻,小馬子說話都得小心翼翼的.

廉靖從龍椅上站起,緩緩走下來,走到窗邊,抬頭看著那無邊無盡的夜空,沒有了孫曉曦,他的心從此變成了空洞的黑,沒有溫暖,沒有陽光.

"如果她反抗,就算是傷了她,也得將她帶到朕的面前!"

廉靖面冷如霜,聲音透出了冷意,聽著讓人覺得不寒而栗.

小馬子已經很久沒有看過皇上這副冷硬的模樣了,曉皇妃這一次,是徹底的激怒了皇上.

拱手彎腰,小馬子恭恭敬敬,"是的皇上,奴才立即吩咐下去."

上篇:第二百三十八章 禦書房內的火熱     下篇:第二百四十章 廉梓晨的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