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二百四十七章 相互折磨  
   
第二百四十七章 相互折磨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廉靖目光複雜的深看著她,有沒有不是嘴上說說而已,就看兩人此刻的距離便知道了,她迫不及待的想要逃離自己,恨不得越遠越好.

黑眸把目光從她的臉上移開,專注到她弄得亂七八糟的桌面上,他步伐緩慢的走過去,不經主人同意,又徑直地坐了下來.

孫曉曦連忙跟上去,想要伸手去收拾那些被自己弄得亂七八糟的紙張筆墨,廉靖伸手握住她的手制止她的動作.

手被他緊緊的握住,孫曉曦如遭雷劈一樣抽回手.

廉靖蹙著眉頭看她,孫曉曦以為自己就算不挨打也一定會被他怒吼,連忙抬起手捂住耳朵,嚇到自己就算了,可不能嚇到孩子.

然而沒有,沒有孫曉曦預料的怒吼,廉靖甚至連一句重話都沒有對她說,只是語氣平淡的問她.

"喜歡這里嗎?"他抬起手握著毛筆,剛勁有力的字體一個個浮現在宣紙上.

孫曉曦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還好吧."在不喜歡的地方,無論宮殿有多華麗,日子依舊枯燥,無所謂喜不喜歡了,她只能習慣.

廉靖勾了勾嘴角,那笑容沒有任何的感情,仿佛嘲諷又仿佛悲涼.

"坐下來."廉靖突然開口命令.

孫曉曦皺著眉頭,是不想過去的,但是感覺小腿一抽一抽的發麻,應該是又抽筋了.

"需要朕過去抱你?"

孫曉曦大驚失色,連忙坡著腳走過去,在他的身旁坐下.

廉靖不是沒有發現她剛才的異樣,以為她是因為剛才那一跪所致,也沒有多問,畢竟他們兩人關系,現在不適合有過多的關心.

孫曉曦還以為廉靖要自己做些什麼,誰知道自從坐下來以後,他便沉默不語的在那里練字,她一片茫然的看著他的側臉,而他知道她在看自己,臉色也稍稍好轉了一點,沒有剛才那逼人的殺氣.

孕婦本來就嗜睡,傻乎乎的坐在那里什麼也不用做,她更是困意十足,好幾次暗示自己要集中精力不要倒下,誰知道越是精神集中就越是疲憊.

廉靖側眸看她,她睡著了,直直的就往他大腿上倒,毛筆還拿在手上,她這一倒,毛筆劃過她的側臉,原本白皙的小臉瞬間多了一撇一捺.

她突然往自己的身上倒,廉靖不可謂不驚喜,放下毛筆,修長的手指觸碰她的鼻息,一呼一吸特別勻長,不是暈倒,而是睡著.

薄潤的唇瓣揚著一抹溫柔的笑,手指摩挲著她臉上的交叉,他嘴上低聲喃喃,"孫曉曦,你居然這樣都能睡著?"

到底是因為在他的身邊太過安心,還是因為在他的身邊太過無聊呢?

深深的凝視著她的睡臉,廉靖輕歎一聲.

算了,他過來也只是為了見見她,原本以為她為了家人肯定一刻都呆不住要過來找他求情的,可是她沒有,三天安安靜靜的待在自己的寢宮里,一點動作都沒有,實在是讓他等得很是不耐.

孫曉曦不知道那時候自己是怎麼樣睡著的,醒來就已經在床上了,而且,接下來的日子,廉靖每天都會過來找她,不是下午,而是一下朝就抱著一堆奏折霸占她的桌子.

他沒有跟她多說話,一天最多就是命令她不許離開,過來,坐在朕旁邊諸如此類的話,而她則每天都很不爭氣的坐著坐著都睡著掉,醒來的時候就發現已經在床上了.

黃昏的時候,廉靖終于將奏折批閱完畢,垂眸掃向大腿上的人兒,正想如同往日一樣將她抱回臥室,卻不料他突然睜開了大眼迷迷糊糊的睨著自己.

廉靖心里大驚,不知道她什麼時候醒來的,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經發現自己這些天的心機.

沒錯,他就是故意讓她無聊,讓她睡著,然後他才可以在她完全睡著沒有任何戒心的時候將她抱入懷里,然而她今天醒了,醒得特別的早.

孫曉曦的意識算是恢複過來了,她正睡在廉靖的大腿上,天啊,她到底睡了多久?!

連忙從他的身上坐起來,卻因為心里慌張動作慌忙,沒有注意到旁邊的桌子,她猛地坐起來,腦袋卻不可幸免的撞上了那實木桌子.

嘭的一聲巨響,廉靖聽著都替她痛,剛才想要護著她已經來不及了,現在只能看著她弄得眼淚都溢出眼眶.

她捂著額頭皺著眉眼,廉靖伸手去觸碰她的額頭,卻被她躲開了,"我沒事我沒事……"

她現在真的恨不得挖個洞鑽進去了.

原來前些天,她就是睡著睡著睡到她的大腿上,臉蛋一直跟他某個部位親密接觸,然後他快要離開的時候又將自己挪到床上去的.

廉靖用力的拽住了她的手腕,硬生生的將她捂住額頭的手拿下來,他語氣冰冷.

"讓朕看!"

他如此強勢,孫曉曦也不能說不,放下手讓他看自己可能已經高樓疊起的額頭,她抬眼看著他的臉色,黑沉黑沉的,實在是有點可怕.

"小馬子!"

在門口等候的小馬子聞聲而進,"皇上."

"去把雪膚露拿過來."

小馬子審視著孫曉曦,見到她額頭紅了一片,立馬不敢怠慢,應了一聲,轉身就跑了出去.

"我真的沒事的."不用這麼慌張.孫曉曦嘟著小嘴,心里面就是不想讓他怎麼在乎自己.

廉靖也不回她話,目光緊緊睨著她額頭那高樓,她實在是被他看得不自在了,想要站起身離開卻被他拽得緊緊的,一動也動不了.

不一會兒,小馬子拿著藥走進來,廉靖接過藥就為她上藥,額頭冰冰涼涼的很快就不痛了.

她緊張得連目光都不知道應該投放到那里才是正確的.

原本以為他上完藥就會離開了,誰知道自己的肚子很不爭氣的發出了一連串尷尬的聲音,她瞬間紅了臉,而廉靖雖然沒有笑出聲,但是她能從他的眼睛里看出了星星點點的笑意.

"小馬子,去准備晚膳."

小馬子微笑著應,"奴才這就去准備."

這麼多天了,皇上和皇妃總算是有點進展了!小馬子欣慰的想.

晚膳的菜色都是她喜歡的菜,紅燒雞,糖醋魚,咕嚕肉,又甜又酸又油膩,換作是以前,她的確是喜歡沒有錯,但是現在……

"看著就能飽了嗎?還不快點起筷."廉靖很不滿意她現在慢吞吞的舉動,他還是比較喜歡她肚子一餓就狼吞虎咽的樣子.

孫曉曦拿起筷子,剛想動筷那惡心的感覺便又下到上的往上湧,連忙將筷子扔開,她說:"我不餓."

廉靖面帶不悅,不餓?!剛才是誰的肚子叫得那麼響亮的?!

就這麼不想跟他同台吃飯嗎?

"不餓也得吃!"廉靖的聲音不容置喙,主動伸出筷子替夾菜放到她碗里,"吃!"

"你不要逼我."她是真的覺得惡心.

"如果朕非要逼你呢?一頓晚飯,如果你不願意吃,那朕便殺一個人."廉靖的臉色鐵黑冰冷,孫曉曦怕得心里發麻.

抿了抿唇,她賭氣一般的提起筷子,夾起了那坨雞肉,放在嘴里,沒有燒雞的香味,滿嘴都是一陣惡心.

剛咽下去,她便側過臉將它全數嘔出.

她的一舉一動將廉靖完全惹怒,就這麼不喜歡與他同台吃飯是嗎?!

"來人,將孫家的一個……"

"不要!"孫曉曦連忙打斷他的命令,"你為什麼要這樣逼我?!"

他變了,他真的變了,他以前不會這樣的,動不動就用殺人來脅迫她,他們之間,那里還有什麼愛,全部都已經變成了恨!

"孫曉曦,現在到底是誰在逼誰?!"

他也想要好好待她,可是她完全不領情,急于從他的身邊逃開都算了,現在他給她夾菜,她居然都可以當著他的面全部吐出來!

孫曉曦閉上了眼睛,臉色蒼白得可怕,"你走."她現在不想見到他,更不想跟他吵.

"這里是朕的皇宮,朕憑什麼走?!"他走到她的身旁,伸手捏起她的下巴,"睜開眼睛看著朕!"

從她回來以後,他就不打算再讓她離開自己的視線,更不會讓她想辦法逃離自己的身邊.

"好,既然你這麼想讓孫府的人死,那朕就成全你……"

"你能不能不要再殺人了?!"孫曉曦睜開了眼睛,滿目的憤怒,"廉靖,如果你這麼想殺人,你何不先殺了我?!"

殺了她,總比留下她與他相互折磨來得痛快,不是嗎?

廉靖的胸口大痛,心髒仿佛被人撕碎了一般,一抽一抽的,他完全說不出那是一種怎麼樣的感覺.

"朕怎麼舍得殺你呢?就是把你留下與朕相互折磨,朕也不會傷你半分!"說完,他已經松開了鉗制她下巴的大手.

"不想與朕一起吃飯是嗎?朕就偏要與你一同吃飯!"說完,他又重新坐回了原位,看都不再看她一眼,端起飯碗就吃著眼前這些看著精美,吃著卻無味的菜.

一頓飯下來,廉靖吃得倒是痛快,孫曉曦餓著肚子再也沒有動過筷子,鄴研在一旁看著,好幾次都想沖上去跟廉靖解釋,奈何都被孫曉曦的眼神死死的壓住.

吃完飯廉靖離開了,孫曉曦也總算是能放松下來,鄴研不明白她為什麼要這樣,明明只要告訴皇上真相,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

"皇妃,皇上他還是愛著你的,只要你把孩子的事情告訴他,說不定他就會……"

"他已經不是我認識的廉靖了."孫曉曦失望至極,"以前的廉靖,又怎麼會看不出我的不對勁?"

他的心已經變了,變得冷酷無情,所以在他的眼里,她只是一個背叛者.

廉靖對她又愛又恨,她已經分不清,他對她是愛多一點還是恨多一點,她只能靜觀其變,貿貿然跟他求情,孫家的人只怕會死得更慘.

上篇:第二百四十六章 誰為誰瘋     下篇:第二百四十八章 掐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