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二百五十四章 借醉行凶  
   
第二百五十四章 借醉行凶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晚宴散席,大臣們紛紛擾擾的從金鑾殿內走出來,廉靖走在最後,抬頭看天,發現今晚的天空尤其的黑.

廉羽在金鑾殿外的梧桐樹下等著他,目光漆黑油亮,仿佛是夜空中的星.

廉靖走下樓梯,往他的方向走去,廉羽面容嚴峻,眼底溢出了憤怒.

"你別想像父皇逼迫廉梓晨那樣逼迫我,我就算不做這個王爺,我也絕對不會妥協!"他咬牙切齒的表明自己此刻的立場.

廉靖眸光深深的睨著他,就算是在黑夜,也難掩他對弟弟的縱容.

"朕知道,朕不會像父皇那樣的,而且,你也不是廉梓晨."

當時,廉梓晨沒有心愛的女人,所以對他而言,無論是娶誰都無所謂,他心里不憤的只是父皇的背叛,而如今的廉羽心里滿滿的都是蘇琴悅,他怎麼做得出拆散他們的事情?

"說得太好聽了,其實你跟廉梓晨是一樣的,自以為是的將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自從知道真相以後的廉羽一直都維持著這咄咄逼人的姿態,他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什麼事情都追著他這個皇兄跑,他有自己的想法,心里也載滿了恨意.

"廉羽,朕已經跟你解釋過了,麗妃的事情,是意外,母後她不是故意要殺她的!"

"就算如此,母妃還是死在太後的手上."廉羽目光冰冷的看著他,整個人都充滿了戾氣,"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們,不要再浪費力氣了!"話音落下,廉羽已經不想再跟他廢話,轉過身就毫不猶豫的就往宮門口的方向走去.

廉靖滿心疲憊的閉上了眼睛,他這一輩子最重要的三個人,母後,皇弟,孫曉曦,他一個都沒有保護好.

那天晚上,廉靖沒有回到寢宮,在禦花園的亭子里,他喝得酩酊大醉,小馬子和幾個侍衛一同將他搬回龍軒殿,費心費力的,最後還把睡夢中的孫曉曦弄醒了.

她披了外套就往外面走,廉靖醉得一塌糊塗,她面色緊張的走過去,詢問.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小馬子露出了為難之色,該怎麼說好呢?吱吱唔唔的,他只在孫曉曦的耳邊說了一句,"皇妃,皇上他今晚心情不好."

孫曉曦翻了翻白眼,心想:這不是說廢話嗎?誰心情好會醉成那副模樣?

"把他搬到床上去."她揮了揮手,下命令指揮道.

小馬子就是想要聽孫曉曦說出這句話,皇上的心情不好,他最希望的就是曉皇妃能陪在他的身邊.

好不容易將廉靖安頓好了,孫曉曦才深深的松了一口氣.

"那皇妃,奴才們就先行告退了."

孫曉曦點了點頭,目送小馬子他們離開.

側過臉看向床上醉得一塌糊塗的男人,她嫌棄的推了推他,嘴上還十分的不滿.

"廉靖,你是有病呢還是有病呢還是有病呢才會喝得這麼醉?!"

仿佛是聽到了她那不滿的抱怨聲,廉靖忽然睜開了眼睛,純黑色的眸子泛著漆亮的光,坐在一邊的孫曉曦渾然一驚,湊過臉去審視他的俊容.

"廉靖?"不會是酒醒了吧?醒酒藥才剛灌下去,藥力這麼快就見效了?

廉靖突然向她伸出了手,手下極為有力,大手一抬就將她整個人都攬到了床上,她心驚膽顫的護著肚子里的孩子,另一只手放在他的胸膛之上.

"曦兒……"他聲音沙啞的喊她的名字,她的心頭一動,思索著,他有多久沒有這樣溫柔的叫她的名字了?

"你……你怎麼了?"孫曉曦紅著臉,低著頭,心里一陣不好意思.

大手繞過她的頸後,大掌直直的將她的腦袋壓向自己的胸膛,孫曉曦清晰地聽到了那一陣陣狂跳的聲音,然後在這靜謐的環境里,她的心跳不知道什麼事情跟他的重疊了起來.

"朕好辛苦……"他低頭貼向她的耳朵,調整了姿勢,將她整個人都環在了懷里卻又不會傷到她腹中的孩子.

孫曉曦的心髒被狠狠的揪了一下,這兩個月以來,她看到的都是強勢冰冷的廉靖,他突然這麼一下子向自己示弱,她真的很不習慣.

"曦兒,你真的不要朕了嗎?"他低聲喃呢,聲音里充滿了悲傷和絕望,"對不起……對不起……你不要離開朕……也不要不理朕……"他無知無覺的重複著這些話,孫曉曦眼眶一濕,眼淚差一點就滑落下來.

廉靖迷迷糊糊的捧著她的臉,拇指觸上她的柔軟的唇瓣,他緩緩向她靠近.

"曦兒,朕真的很害怕……"他低頭吻住她的額頭,動作輕柔得像羽毛拂過身體一般.

喉嚨一片灼熱,她連咽口水都困難,仿佛脖子上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般.

事情到了今天的地步,他說這一些有什麼用呢?

"寶貝,我愛你."他的唇不斷的往下移,掠過她的眼里,鼻尖,最後落在她綿軟的唇瓣上.

一陣電流竄過,孫曉曦如遭雷劈,想要抬起手推開他,卻發現他用整個身體壓制著自己,面對一個一米八幾的大男人,她怎麼可能敵得過他的體重.

"廉靖!"她害怕他會傷到孩子,連忙用手隔開他的身體.

自從吻上她的那一刻,廉靖如著魔了一邊,不斷的吮她的舌頭,含在自己的嘴中,眷戀不已.

孫曉曦被他的熱情澆得無所適從,一個吻讓她癱軟在他的懷里,得以喘息之際,她聽到他一直在說話.

"曦兒,我現在只剩下你了……"他將她緊抱在懷里,他的心髒被寂寞折騰成碎片,他已經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當這個皇帝.

被他緊緊的擁著,孫曉曦明顯的感覺到了他渾身都在顫抖,廉靖很不對勁,至于那里不對勁,孫曉曦說不出來,就是不習慣他現在如此脆弱的樣子.

對他還有愛,見到他這樣,她的心就更軟了,抬起臉吻上他的額頭,廉靖渾身一震,摟住她將她的身子一把翻轉過來,她在上面,而他在下面.

孫曉曦沒有在這樣的位置俯視過他,心里一陣狂跳之後,只見他抬起手撫上了她的臉.

"曦兒……"他啞著聲音一聲聲的喊著她的名字,仿佛在渴求些什麼,一陣迷亂之後,她率先俯身吻住了他的唇.

廉靖的嘴角滿足的揚起了一抹笑,大手壓住她的後腦,他吻得她更深.

一夜纏綿,孫曉曦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無緣無故淪陷,一開始她害怕得緊,因為肚子超級大,而他又是醉得一塌糊塗,然而讓她驚異感動的卻是,就算他再怎麼失去理智,他整個掠奪的過程中都護她母子安好.

宿醉清醒,廉靖倒是恢複了理智,他記得自己昨晚做了什麼,但卻對自己說了什麼沒了印象,側著俊臉看向身旁的人兒,她也睜著大眼看自己,沒有所謂的尷尬或者羞澀,小臉上都寫滿了擔憂.

廉靖心下一陣狂亂,大手摟著她的肩膀將她帶入懷里,低頭細細的磨蹭著她臉,他溫柔的問:"有沒有那里不舒服?"

孫曉曦在他懷里搖了搖頭,心里有說不出的滋味.

他們現在到底算是什麼情況?和好了嗎?她怎麼覺得心里堵得慌?沒有和好嗎?那她昨晚干嘛要去親他,還主動的脫他的衣服?

她魂游天外的表情,廉靖盡收眼底,大手撫弄著她的頭發,薄唇痛惜的親上去.

他沒有像以前那樣,趁著她迷亂之際求她原諒,有些事情已經與原諒沒有關系了,就如同愛和恨有時候很難分清楚是一樣的.

摸索著她滑嫩的肌膚,廉靖意猶未盡地一點點往她身上親,她瞬間敏感得臉蛋通紅,身上泛起了粉紅的光.

"廉……廉靖……"她粗重的喘息,置于他胸膛上的小手微微推搪,"已經是早上了,你要上朝了."

"朕今天想要休息."說著,拉開她的小手又肆無忌憚的親上去.

孫曉曦捂住他的嘴,神色驚慌的看著他,粉唇張開又閉緊,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讓他看著心里癢.

"你……你還愛我?"咬了咬牙,她把心里的所想問出了口.

廉靖真的很想劈開她的腦袋看看立馬裝的是不是都是漿糊,難道他做的還不夠明顯嗎?

如果不愛,他為什麼要用盡手段的將她留在身邊?

他沉默不語,只是眸光極利的看著她,孫曉曦被他看得渾身不適,又抬起另一只手撫上他的眼睛.

廉靖輕笑一聲,輕而易舉的就將她那兩只不安分的小手給擒在手里,柔若無骨的小手被他肆意揉捏,她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他低頭就咬住了她的手指.

"啊!"他在干嘛?!

"你那只眼睛看見朕不愛你了?"他很想用更重的語氣責問她,可是她現在懷孕了,動不動就會哭,他不想看見她的眼淚,所以隱忍心里的不悅,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弄哭她.

"我只看見你很愛孩子."對于愛不愛她,她真的是捉摸不透.

"如果孩子不是你的,朕還會在意嗎?"廉靖反問,手臂繞過她的腰間觸上她已經脹鼓鼓的肚子,"比起孩子,朕更在意的人是你."

說得這麼明白,她應該懂了吧?

孫曉曦垂了垂眸,雖然知道了他的心意,但是內心又充斥著矛盾.

偌大的房間里一下子沉寂無言,廉靖也不知道該對她說些什麼好了,歎了一口氣,他咬住她的耳朵哄道:"不要想那麼多,朕沒有要求你原諒朕,只要這樣子就好了,在朕需要你的時候,你在朕的身邊,想要抱你的時候,你會向朕展開雙手."

孫曉曦想了想,覺得他說的話就如同他們以前要好時的樣子.

"我們已經回不去了……"

"朕也不想要回去,朕只要你的未來."廉靖的話語堅定,臉上是看不出他多余的情緒,但是孫曉曦卻感覺到了,他將她抱得很緊很緊.

"我死後,一定會下地獄的."那麼多條人命為代價,她都要與他相愛,她死後一定是要下地獄了.

"地獄?"廉靖無所謂的笑出了聲,"沒有你的世界才是地獄."

孫曉曦抬起眼眸,直勾勾的看著她,眼底浸滿了淚水.

廉靖看到她眼眶里的淚,心髒仿佛被銳利物刺了一下,低頭吻住她的眼睛,將她的眼淚全數吸入嘴中,又苦又澀彷如她此刻的心情.

"曦兒,你不在我身邊的那兩個月,我想你都快要想瘋了!"此時此刻,他才敢將自己的心情展露在她的眼前.

上篇:第二百五十三章 不會放過你     下篇:第二百五十五章 寵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