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二百六十七章 軟肋  
   
第二百六十七章 軟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廉靖受傷的那些天依舊要上朝處理朝政,白天孫曉曦會呆在思曉殿讀故事書給肚子里的孩子做好胎教,晚上則會回到龍軒殿陪廉靖,陪吃,陪聊和陪睡,做好那三陪工作.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廉靖肩膀上的傷不知在什麼時候就已經好了起來,而孫曉曦此時已經懷胎九個月.

臨盆在即,孫曉曦整個人都越發的緊張,不是因為她這是第一次生孩子,而是她覺得這陣子過得實在是太平靜了.

俗話說得好,暴風雨的前夕都是平靜的,所以她很害怕現在這樣的平靜.

"傻瓜,你怎麼會想這麼多?"廉靖一手抱住她的腦袋,將她的小腦袋瓜子貼向自己的俊臉,寵溺的在她的太陽穴上落下一吻,他笑道:"曦兒什麼都不用想,什麼都不用擔心,只需要把皇兒生下來,等著母憑子貴."

孫曉曦輕笑了一聲,聲音有點不屑,"怎麼會是母憑子貴?這根本是子憑母貴好嗎?"

"哦?"廉靖挑眉看她.

孫曉曦嘟起了小嘴,伸手去揪廉靖的衣領,"怎麼?!難道你覺得孩子比我重要?是不是以後孩子生下來以後,你要孩子不要我?!"

廉靖悠悠的看著她故作憤怒的小臉,大手握住衣領上的那只小手,他將她的手牽起來,放到自己的嘴邊輕吻,"你怎麼就愛跟孩子吃醋?"

"因為我記得某人可喜歡孩子了,跟我吵架還不忘關心孩子!"

那時候他們孩子冷戰呢,他每做一件事就拿孩子為借口,她當時真的又好氣又好笑.

"你知道的,"廉靖的大手穿過她的後腦,他扣住她的腦袋,低頭湊向她的臉,薄唇摩挲在她的粉唇上,輕輕的來回移動,曖昧與誘惑俱存,"朕只在乎你,嗯?"

孫曉曦眨了眨眼睛,笑容可掬,素玉般的小手挑起他的下巴,她抬頭親吻他的唇角.

"曦兒,別誘惑朕."他用鼻尖碰了碰她的,大手在她略大的肚腹上游移.

"太醫說皇兒的情況還好嗎?"他側過臉埋首在她的頸項之中.

"皇兒皇兒,廉靖,你果然只關心孩子!"孫曉曦一手就擋住了他那張還想要占便宜的嘴,廉靖笑眯眯的拿開她那只有點礙事的小手.

"母親不好,難道孩子會好?朕這是在變相的關心你."

"我才不信你呢!"孫曉曦哼了一聲,挺著肚子轉身就走.

廉靖低歎了一口氣,大步跨到她的身後,從她的身後將她抱緊在懷里.

"曦兒,不要生氣."他柔著聲音哄她,孫曉曦的心一陣酥麻軟,意思意思的掙紮了兩下又很沒有骨氣的轉身投入她的懷里.

"我沒有生氣."她靠在他的胸膛上,吸取著他身上好聞的龍涎香.

廉靖低頭吻了吻她的發頂,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看著她.

孫曉曦皺起娥眉看他,"怎麼了?你有話要對我說?"

廉靖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臉,"再過一個月吧,等你把孩子生出來以後,朕再告訴你."

孫曉曦擰起了眉頭,有點不高興了.

"反正都是要說的,為什麼不現在就告訴我?"

廉靖伸出手撫平她眉間的褶皺,"乖,朕是為了你好."

見廉靖一臉堅決的樣子,孫曉曦嘟了嘟嘴也不再問了.

幾天以後,意利國在毫無預言的情況下出兵攻打廉龍,邊境那邊的將士因措手不及和毫無防備而被打得落花流水.

這個消息傳到了廉都,廉靖立馬做了緊急的防備措施,調出禦林軍去幫忙,還派出了護國大將軍吳彥征戰.

"請皇上放心,臣定當不負皇上所托!"吳彥半跪在殿下,接過兵令,恭敬地領命道.

"那朕就在此恭迎吳將軍凱旋而歸!"

"謝皇上!"

早朝退下,廉靖讓廉梓晨往禦書房走一趟,廉梓晨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他還以為,意利國出兵之事,他是應該知道才對.

"皇叔,這里只有你和朕,今日我們叔侄倆把話說開,這件事情是否與你有關?"廉靖的表情是誠懇而謙遜的,打仗這種事情可大可小,大則殃及百姓,小則兵糧寸斷,但無論是那一個都不是他想見到的結果.

"本王為何要告訴你?"廉梓晨顯然是非常的不合作.

"廉梓晨,如果你只是想要皇位,那你盡管拿去,但是打仗,你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嗎?趁著意利國攻打廉龍,朕把禦林軍都派出去的時候來攻打朕,你是得到了皇位,但是百姓會如何看待你?曉曦又會怎麼樣想你?"

廉梓晨冷嗤了一聲,"皇上說這些話無非就是害怕本王會趁此機會出兵攻打你的皇宮,皇上,想不到你是如此貪生怕死之人."

"朕的確是."廉靖不否認,"在沒有認識孫曉曦之前,朕可以什麼都不怕,但是現在有了她,朕什麼都會怕."

廉梓晨蹙起了眉頭,目光帶著一絲狐疑.

"朕可以把皇位讓出來是真的,等我廉龍擊退了敵軍,曉曦順利的把孩子生出來,到時候,朕就會把皇位讓給你."

"本王要如何相信你?"

廉靖眯起了黑眸,深深的望了他一眼,抬起手邊的筆,他立下字據.

"這是傳位的手諭,你拿著,等時機成熟了,朕會用玉璽蓋章."說著,他就把聖旨扔下去,廉梓晨伸手接過,打開那道聖旨細看.

"到了今時今日這個地步,皇位于朕而言已經什麼都不是了,朕只想要跟曉曦一生一世,就是這麼簡單而已."

"簡單?"廉梓晨收起了聖旨,"就算你願意退位,太後也未必能讓你這麼做,她費盡心機多年不過也就是為了能讓你登上皇位."

"朕已經如她所願登上過皇位了,至于以後怎麼樣,那就是以後的事情了."

廉梓晨握了握衣袖里的聖旨,眸光一斂,他突然想起了孫曉曦.

皇位與孫曉曦選誰?他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只是某人一點都不配合他.

"好,本王就姑且相信皇上一回."說完,他轉身就想要離開.

"慢著."廉靖忽然開口喊停了他,廉梓晨頓住了腳步,沒有回頭.

"皇叔,你還沒有回答我,這件事情是否與你有關?"

廉梓晨搖了搖頭,"本王也是這些天才收到消息,相信意利國攻打廉龍的事情,他們策劃已久."

聞言,廉靖的俊眉慢慢的蹙起,目光瞟向遠方,他若有所思.

"難道是因為她?"

意利國公道廉龍的事情很快就傳入了孫曉曦的耳中,她晚上等著廉靖回來,遠遠就看到廉靖扶著額頭一臉疲憊的走進來,她連忙沖過去.

"廉靖廉靖,你沒事吧?"孫曉曦那步子快得根本就忘記了自己是一個孕婦,而是把自己當成了一個運動健將.

廉靖見到她如此危險,眉目就更是舒展不開了,聲音不悅的教育道:"朕跟你說過多少次?挺著一個肚子就不要這麼跑."

萬一摔倒了,她該怎麼辦?

孫曉曦一時情急倒是忘記了這一些,"對不起."嘟起小嘴,樣子有點委屈.

廉靖那里舍得她委屈,伸手將她摟在懷里抱了抱,"朕沒事,小傻瓜不用擔心."

"我怎麼能不擔心?"孫曉曦抬手揪住他的衣服,"意利國現在出兵,那梓晨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扳倒你的機會,你背腹受敵,我怎麼還能安心坐等大結局?"

"朕已經與廉梓晨做了約定."廉靖扶著她的身子,將她帶到座椅上,"只要他在這段期間不出兵攻打朕,那待一切都回歸平靜以後,朕就會將皇位讓給他."

孫曉曦一怔,有點不明白,"你……要將皇位讓給梓晨?你想清楚了?"

"也沒有什麼不清楚的,反正現在在朕的心里,沒有什麼東西能比得上曦兒你."說著動情的話,他低頭在她的唇上輕啄.

"可你之前不是一直都想要當個好皇帝嗎?而且讓你當皇帝是先皇的意思."

"朕已經當過皇帝了,如果可以順利解決意利的問題,那朕也算是一個好皇帝了,先皇想要朕當一個冷血無情的皇帝,朕實在是做不到."他深深的凝視這孫曉曦那張傻乎乎的臉,情不自禁的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個,又眷戀不已的一直蹭著她那張白皙可愛的小臉.

"對不起……"孫曉曦嘟起了嘴,"都是因為我,你才不能當先皇心目中的好皇帝."

廉靖低笑了一聲,大手將她的腦袋貼向自己的,"傻曦兒,父皇當時早就預料到會有今天的局面所有臨終前,他對我又說了另外一番話."

"靖兒,如果你有一天遇到了自己喜歡的女人,非那個女人不可了,那就把皇位讓給梓晨吧,他雖然殘暴,但他卻不會婦人之仁."

孫曉曦思索了一下,"廉靖,難道你現在會婦人之仁嗎?"她睜著那雙大眼看他,水汪汪的煞是美麗.

"會."廉靖低頭吻住她那雙漂亮的眼睛,"現在只要是有關你的事情,朕都會變得很婦人之仁."

"若如今天你被意利國的人俘虜了,那朕肯定會毫不猶豫向他們投降."她是他唯一的軟肋,失去誰,他都不想要失去她.

孫曉曦聽著他那些話,心里大為感動,嘴角揚著一抹淺淺的笑,甜蜜了一會兒,她又很認真的對廉靖說.

"不要,你千萬不要這麼做."

廉靖抱著她的大手微微一僵,目光如舜的睨著她,"什麼?"

"如果我真的被意利國的人帶走了,你千萬不要投降,因為……"她側過臉看他,眼底澄澈明亮,"你是皇帝."

"你先是百姓的皇上,再是我孫曉曦的男人,所以記住了,不能妥協,不能為了我而後悔一輩子."

廉靖很不喜歡她現在這麼鄭重說話的樣子,大手用力的箍緊了她的身子,"朕不許你那樣說,在這牢若金庫的皇宮里,在朕的保護下,還有誰能夠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將你擄走?!"

他抱得很緊,仿佛真的是害怕一般,孫曉曦笑笑拍著他的肩膀安慰他.

"是是是,有皇上的保護,曉曦一定會安安全全的呆在皇上的身邊."

廉靖重重的應了一聲,"嗯,這是一定的."語氣有些孩子氣了.

上篇:第二百六十六章 用嘴喂     下篇:第二百六十八章 吃到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