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二百七十五章 眼看手勿動  
   
第二百七十五章 眼看手勿動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有野心的男人才能讓女人更幸福,一心只沉溺在愛情的男人,他最後只會敗得一塌糊塗,在廉靖的身上,你難道還沒有學到這些道理?"孫夫人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看著她.

"我不想聽你說這些歪理,你出去吧."吵了三年,孫曉曦的心情已經平淡如水,不想再理會她,她徑直的往自己的洗漱室里走去.

"我說的句句都是肺腑之言,在我的心里,佩斯都沒有你重要,所以我才會把最好的博納公爵賜給你!"

"你能不能別說了?!"孫曉曦捂住耳朵,根本就不想聽她的廢話.

"不要口口聲聲說什麼都是為了我好,你自己問心,你是真的為了我好嗎?!"孫曉曦的眼眶紅了,閉上眼睛壓抑住心里的那一團怒火,"帶我回意利國是因為國王說要見我,討好國王不是因為你愛他,只是因為你想要當王後!"

"所有的一切,你都是為了你自己!"抬起手捂住了額頭,她真的不想再跟她爭吵,"總之,這一次我不管你有什麼目的,我都聽你的,你讓我嫁,我嫁就是了,你可以走了嗎?"

孫夫人目光極深的看了她一會兒,見她臉上都是不耐煩,她挺起了胸膛就往外走.

孫曉曦走到床邊坐下,緩緩的將臉埋向枕頭,眼眶里的一滴清淚落下,她心里揪著痛.

"廉靖……廉靖……"

廉龍國皇宮--

"靜曦公主,靜曦公主你別跑啊……"

一抹粉紅色的小肉團搖搖晃晃的往前跑,任身後的宮女怎麼樣叫喚都不肯停下來.

肉團雖然小,走路也不穩,但是找路卻十分精准,這條路,她已經跑了不下百遍,每一次到門口,她都會……噗通一聲輕響,肉團以為腿短跨不過門檻而摔倒在地.

她扶著地面站起來,拍了拍手和膝蓋的髒東西,繼續勇往直前,然而……

又是噗通一聲,她又摔倒了.

"哎呀公主."宮女們連忙將她抱起,"公主啊,你有沒有摔倒那里了?都讓你等等奴婢."

"可是……"糯米一樣柔軟的聲音自肉團的嘴里發出,她用小小的手指指向禦書房內的那一抹明黃,"父皇在里面."

"皇上正在做正事呢,公主等一下再來找皇上好嗎?"

"不行,靜曦想父皇了."剛才摔跤都沒有哭,現在一聽宮女姐姐說不能找父皇,她的聲音就立馬充滿了哭腔,"靜曦想要見父皇……哇哇……"

靜曦公主的哭聲傳入了禦書房,廉靖把目光投向門口的那一抹小身影,他不由蹙起了眉頭.

在禦書房議事的有廉羽和廉梓晨,廉靖不想讓廉梓晨看笑話,故作冷漠,"還不快把她帶走?!"

"是,是……皇上."宮女抱緊了靜曦,轉身就想要離開,誰知廉梓晨卻在此時開口,"為什麼要走?"

他提步走向靜曦,一臉微笑的伸出手去抱她,靜曦見到廉梓晨,立馬就不哭了,笑容滿面,乖巧的喊:"叔爺爺."

廉梓晨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靜曦真乖,叔爺爺帶你去找父皇好不好?"

"好啊好啊."小家伙在廉梓晨的懷里手舞足蹈.

廉羽抱著雙臂看好戲,廉梓晨剛才親靜曦的那一幕落在了廉靖的眼里,廉靖此時的面色可以用黧黑來形容.

"廉梓晨!誰允許你親朕的女兒的!"

廉梓晨抱著靜曦走向廉靖,嘴上的笑意掩都掩不住,"我是靜曦的叔爺爺,靜曦不喜歡叔爺爺親你嗎?"

"喜歡."靜曦環著廉梓晨的脖子,點頭甜甜的答.

"真乖,叔爺爺下次進宮還會給你帶好吃的和好玩的."

靜曦的笑容燦爛得像朵花,她點頭再點頭,"好啊好啊,謝謝叔爺爺."話音一落,她非常上道的捧著廉梓晨的臉親下去.

這一幕更刺眼,廉靖已經等不及廉梓晨把人送上來了,從龍椅上站起就沖過去,一把將人搶到手里.

"廉靜曦!父皇是怎麼樣教你的?!"

小家伙不高興的嘟起了小嘴,"父皇教,靜曦是女孩子,不能隨便親男孩子……"這件事情起源于,她年紀小小就調戲了廉羽的兒子,然而那一晚上,月黑風高,廉靖訓了她整整一個時辰.

"叔爺爺不是男孩子?!"

小家伙思索了一下,對比了廉逸(廉羽的兒子)和叔爺爺的身高,"不是!"她答得很肯定,站在一旁的廉羽憋笑憋得不行,廉梓晨的面色也十分不善.

"叔爺爺是男人!"說著,她伸出自己的小胳膊比肌肉.

這件事情發生在廉靖教育完她後,她不明白跑去問廉梓晨,廉梓晨告訴了她,男孩子和男人的區別.

"哈哈哈……"廉羽忍得不行了,捧腹大笑起來.

小肉團見廉羽笑得這麼開心,自己也傻乎乎的跟著笑,"皇叔,你開心了是不是就可以帶廉逸進宮陪靜曦玩了?"

廉羽瞬間不敢再笑,自家兒子被這個鬼丫頭占便宜的事情他到現在都心有余悸,琴悅知道後更是下令不許他再把廉逸帶進宮去給廉靜曦欺負.

"咳咳."廉羽一臉嚴肅的看著小肉團,"這個還不行."

"為什麼?是因為靜曦那時候脫了廉逸的褲子,他哭了不想跟靜曦玩了嗎?"

"呃……"

提起那件糗事,三個男人都很是尷尬,果然,教育得從娃娃抓起.

廉梓晨目光深邃的看了廉靖一眼,"果然啊,是時候該將她娘帶回來了,不然這丫頭長大了可了不得."

聽到廉梓晨提起孫曉曦,廉靖的眸光一沉,嘴角劃過一抹陰冷的笑.

"帶回來?朕可沒有想過要將那女人帶回來!"

聞言,廉羽和廉梓晨都相互看了對方一眼,廉梓晨不說話,廉羽卻問:"不對啊,如果不是為了將皇嫂帶回來,那你為什麼要出兵攻打意利國?"

"三年前朕受到的羞辱,今天,朕一並討回來!"廉靖的臉色極其冰冷,被他抱在手上的靜曦都開始害怕了,嗚咽著哭了出來.

孩子的感覺很靈敏,那些人是善良的,那些人有惡意,他們一考進就會有感覺.

廉梓晨伸手抱過廉靜曦,他低聲哄著孩子,使了一個眼神給廉羽,他帶著孩子就走出去了.

見靜曦走遠了,廉羽才走到廉靖的身旁,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皇兄,你何必欺騙自己呢?如果你對皇嫂一點情都沒有,那計劃三年,練兵三年就只等今天?"

"朕說了,朕是為了報仇!"廉靖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說話的語氣聽著像真的一樣.

"靜曦呢?"廉羽就不相信他能夠這麼輕易放下,"如果靜曦不是孫曉曦的孩子,你會像這樣對她百般寵愛?聽著她的名字,我們就知道你有多想念……"

"廉羽!"廉靖硬生生的截斷他的話,"你不要再說了,朕說了已經放下她,那便是已經徹底放下她!"

孫曉曦當時有多麼狠心,他每天夜里做惡夢醒來都好像親臨其境,他已經不想再做她會回來的幻想,更不想再提心吊膽一次!

與其愛得這麼痛苦,他甯願就此放手.

"如果你真的是放下她了,那好,不要攻打意利國了,我們的軍隊在進步,他們的也一樣,不知道敵軍情況就冒然攻打,這對我們十分不利."

"朕的十萬騎兵加上皇叔的軍隊,足以踏平他意利國,朕何足為懼?!"黑眸犀利如鷹準,廉羽只感覺自己被他的眼眸吸附進去一般.

兩人對視了一會兒,廉羽見他如此堅持也不再多話,"好,做兄弟的,赴湯蹈火在所不惜!"他抬起了手.

廉靖垂眸看了他的手一眼,伸出手與他相握.

古代意利國的婚禮沒有婚紗,但也不穿旗袍,繁瑣的貴族服飾,基本上每一件禮服都十分笨重.

佩斯只用幾天的時間就跟南納男爵打得火熱,而反觀孫曉曦呢?對于婚禮的事情興趣缺缺,試禮服,畫畫像,她每一樣事情都像是人偶一樣,凱拉著她去做,她就去做.

今天試禮服,長至腳踝的緊身長衣,兩袖長而窄,外面穿一件寬松長袍,袖短于長衣,領口是一字領,香肩外露十分性感迷人.

凱就站在試衣間外面看著她,嘴上嘖嘖了兩聲,走到她身後,伸手環住了她的蠻腰.

"你很美."

在意利國,漢人女子嬌嬌弱弱的容貌在他們看來都十分的美麗,容易引起男人的保護欲.

他的誇贊,孫曉曦聽過就算,小手搭在他的大手上,她回頭看著他笑,手卻用力的將他的手掰開.

"漂亮的事物,眼看,手勿動."

凱愉悅的笑了一聲,這幾天相處下來,他發現這個女人真的是越來越有趣.

她有時候會看著他的臉看得失神,但當她回過神來以後,又會用那種極高冷的態度對待他,他有時候覺得她對他有意思,但是有時候又能從她的眼里看出了她對自己的厭惡.

漢人女子大多矯情,看來是真的.

"我們的婚姻是假的,我知道,但是王後來了,做戲要做全套."凱故意貼向她的耳朵低語,猶如誘惑.

"就算是這樣,你也抱得太緊了!"孫曉曦依舊抗議.

"快要結婚的兩個人,如果還不抱緊一點不是很假嗎?"凱把目光投向隔壁你儂我儂的佩斯兩人,"你看看他們兩個,我們這樣很含蓄不是嗎?"

孫曉曦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心里就算不願也讓他抱著,因為她不想再多生枝節.

她的配合讓凱大悅,低頭看到她的香肩露骨,嘴角揚起,俯首就吻住了她的後頸.

感覺頸後一片溫熱,孫曉曦驚了一下連忙轉過身躲開.

"凱!"她捂住自己溫熱的後頸,目光不悅的瞪著他.

抱就算了,親下來是什麼意思?!吃豆腐也吃得太明目張膽了一點!

看到她那張羞紅的臉,凱一步一步的逼近她,試衣間的空間本來就笑,凱伸手撐住她後面的牆壁,低頭湊向她.

"其實,我們可以假戲真做."說著,他緩緩的低下頭,似乎是想要吻她.

孫曉曦眼睜睜的看著那張俊臉不斷放大,在他的唇距離自己只剩下一公分之際,她側開了臉,他的吻落在她的面頰上,他驚異她臉蛋的滑膩卻不料被她一把推開.

孫曉曦轉過一邊跟他拉開距離,看著他開口認真道:"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我不會跟你假戲真做的."

上篇:第二百七十四章 契約婚姻     下篇:第二百七十六章 試衣間之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