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二百七十六章 試衣間之吻  
   
第二百七十六章 試衣間之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喜歡的人?"凱不屑的嗤了一聲,"這三年來,我可從來沒有聽說公主有喜歡的人."

"的確,這三年我沒有喜歡的人,但是三年前……我有."孫曉曦的表情嚴肅,凱看著她的眼睛,發現她眼睛明亮澄澈,她的話一點都不像是因為要搪塞他而編造的謊言.

"三年前?我記得,你是三年前才被王後帶回來的……"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凱目光如炬的盯著她,"所以你喜歡的男人,是廉龍國的人?!"

孫曉曦抿著唇瓣,良久才緩緩點頭.

凱的臉色突然如結冰霜,大步走到她的面前,伸出手暴怒的拽住了她的手腕.

低頭瞪著她,她發現他那雙一向冰冷的藍眼突然冒起了火光.

"你知道嗎?!如果你喜歡的男人是意利國的人,又或者你壓根就不喜歡我,我都會尊重你對你紳士的,但是你居然喜歡那種懦弱的男人,我居然還比不上那種男人!"說著,凱低頭就攫住了孫曉曦的唇.

孫曉曦怕了,伸手不斷拍打他,但是凱是一個一米八幾的大男人,而且他還是一個軍人,論力量,她那里有他大?

蠻腰被他一握就握緊了,他還強硬的撬開她的唇齒掠奪得更深,孫曉曦閉上眼睛想咬他,卻不料凱突然掐住了她的蠻腰,她痛得的悶哼,那里還有意識反抗.

"嗯……"孫曉曦想要側過臉躲開,凱將手移到她的腦後扣緊讓她動彈不得.

他現在狂暴得連理智都沒有了,孫曉曦一不做二休,牙齒用力往下合,她將自己的下唇咬破,血腥味彌漫在兩人的口中,凱一陣恍然後將她推開,氣息紊亂的喘著粗氣.

孫曉曦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嘴,手心都是她咬破唇瓣的血漬.

兩人都遠離對方想要冷靜,良久,凱目光深邃的抬起眼看她,她一臉防備的後退.

"你還想怎麼樣?!"

"你放心,我不會再傷害你了."凱又往前邁了一步,目光觸及她破皮的下唇,濃眉不由擰起.

"我可不敢."孫曉曦依舊在他往前邁的時候往後退.

意利國的男人都是紳士?都會很尊重女人?!簡直就是屁話!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想要強上她,見面每幾次就直接強吻了!

依她所說,意利國的男人是最猴禽的男人!

"我那樣做不是故意的,希望你能相信我."

"我跟你不熟,談信任未免太嚴重了."孫曉曦只覺得這個狹小的空間壓抑得呼吸困難,轉身就想要離開這里.

凱忽然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臂,"無論你相不相信都好,我無心傷害你,我向你保證,這樣的事情不會再有下一次."

孫曉曦皺著娥眉看他,手毫不猶豫的掰開放在自己手臂上的那只大手.

"我也不會讓自己再一次被你強吻."落下這句話,她這一次真的是走得乾淨利落.

她穿著禮服出來,而佩斯已經將禮服試好了,看到她便揶揄道:"曉曦,你跟博納公爵在試衣間里面做什麼呢?現在才出來,而且你的衣服都還沒有換下來呢."

孫曉曦無視了佩斯的問題,直直走向孫夫人,她目光耿直的看著她,一字一句嚴肅的對她說:"我不會嫁給凱?博納的,要我嫁,你殺了我吧!"

佩斯一陣茫然,明明剛才還好好的,怎麼現在突然變成這個樣子?

孫曉曦的聲音很大,店里的人都紛紛看向她們,佩斯走到孫曉曦的身旁扯了扯她的衣服.

"你別鬧了,這里這麼多人呢."

孫曉曦一把甩開了佩斯的手,目光堅定的看著孫夫人,"我是認真的,你不要逼我."

孫夫人的視線從來沒有離開過她,嘴角抿出了一個優雅的弧度,她不說話也不表態.

氣氛一陣尷尬,凱換了禮服走出來,走到孫曉曦的身邊.

他深深的向孫夫人鞠了一個躬,禮貌的開口,"王後,我剛才不小心得罪了公主,請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重新俘獲公主的芳心."

孫夫人點了點頭,笑開了,看向孫曉曦的嘴唇,"曉曦啊,都快是一家人了?當著外人的面,不要鬧小孩子脾氣."

孫曉曦提起腳步走向前,小嘴微張剛想要說些什麼,凱卻突然伸手摟住了她的肩膀,她抬首看向他,卻發現他的藍眸隱忍仿佛透出了請求之色.

"我不要……"她看著他的眼睛,微微張嘴,終究是沒有心軟.

拿開他的手,孫曉曦轉身就回去將那身笨重的禮服換下,凱呆呆的站在原地,心里有一種恍然若失的感覺.

佩斯著急的掰著手指,跑到孫夫人的面前喊,"母後,現在怎麼辦?"

王後勾了勾嘴角,從古典沙發上站起,走到試衣間里面去.

孫夫人的腳步聲有點大,孫曉曦一下子就辨認出來,回頭看了她一眼,什麼也沒有說,徑直的將衣服換下來.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選擇凱做你未來夫君嗎?"

孫曉曦不想回答她,也沒有興趣知道答案.

見她一點興趣都沒有,孫夫人走過來,徑自開口道:"凱的父親是廉龍國的人,博納家族之所以會沒落就是因為那個男人欺騙了凱的母親,騙走了博納家族的所有錢財,只留下凱和他的母親相依為命,凱憎恨他的父親,同時也憎恨漢人,出其不意攻打廉龍國就是凱提出來的,而且他這陣子已經像國王提議了,要繼續攻打廉龍,這一次,不死不休."

孫曉曦頓住了手頭上的動作,皺著眉頭看向孫夫人,"所以,你想我怎麼做?阻止他?"

"可不可以阻止他,就要看你能不能俘獲他的心."孫夫人走到她的面前,伸手挑起她的下巴,看著她下唇的那一抹傷口,輕笑道:"男人啊,其實是可以很簡單的,只要他開心了,幸福了,他的野心也就減少了,就算不是為了廉靖,為了你的女兒,你也應該阻止凱,不是嗎?"

孫曉曦沉默了一會兒,垂了垂眸,"我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

孫夫人幽幽一笑,緩緩轉身,優雅踱步出去.

五人離開了禮服店,孫曉曦不想回宮說要到外面去走走,孫夫人讓凱跟著她,凱心里想自己剛才惹怒了她,也該跟去哄哄,于是就答應了下來.

沿著石子路上走,孫曉曦步履緩慢.

經過剛才的事情,凱此時少了霸氣,多了幾分憂慮,不敢與她並肩同行,只敢在她身後緩慢踱步跟著.

她突然停下了腳步,看向身後的人,凱愣了一下,隨即露出了一個友好的微笑.

"在結婚之前,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情."

凱蹙了蹙眉,心里已經開始猜測她所說的事情會不會有關她廉龍國的情郎.

"在廉龍,我已經跟別的男人成婚了,在這里的說法就是,我已經結了婚."

聞言,凱的臉色變得十分不好,眼里溢出了一種叫做怨氣的東西.

"沒有關系,在意利國,就算是結過婚的女人也一樣可以有重新選擇的權利."思及此,凱突然發現原來自己也可以做到這麼大度?

"那如果我說,我不僅結過了婚,還生了一個女兒,你還是不介意?"相比凱臉上的糾結,孫曉曦的臉色倒是十分自然.

凱蹙著眉頭看她,提步走近她一步,站到她的面前,"如果我說不介意,那肯定是騙你的,但是介意,好像又沒有必要,因為那些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只要你現在是一個人,心沒有那個男人的身上,我可以……慢慢的接受你過去的一切."

孫曉曦會心一笑,突然覺得眼前這個男人很好笑.

"為了博得國王和王後的喜歡,你還真是什麼都不介意."落下這句話,她不再看他,轉身往前走.

凱若有所思的看著她的背影,迅速的跟上她的腳步,與她並肩而行,他說:"你似乎誤會了什麼."

"嗯?"她看向他.

"我想要娶你,一方面確實是因為國王,但是另一方面……"他突然一頓,目光極深的看著她,"從兩年前開始,我每一次去賭場都可以見到你."

孫曉曦笑了笑,想起了什麼,提醒他道:"對了,我忘記告訴你了,佩斯的愛好是男人,我的愛好是賭博,我們兩姐妹的愛好都不怎麼樣呢,以後就請你多擔待了."

凱愣了一下,良久才反應過來她說這話的意思,伸手去牽住她的手拉停她,他的笑容像一個孩子.

"好."你愛賭,那我就陪你賭.

兩個月以後,孫曉曦大婚前夕--

經過兩個月的相處,孫曉曦和凱之間的氣氛融洽了許多,凱變得很尊重孫曉曦的感受,而孫曉曦就是那種,你尊重她,她就會尊重你的人,在外人看來,她和凱之間是相敬如賓的.

然而凱經過這兩個月,對孫曉曦的感情卻越來越深,每天夜里做夢起來,他都想著能夠她做真實的夫妻.

孫曉曦在皇宮散步,凱來找國王有事商議,遠遠見到她,他立馬就走過去.

"還有心情散步不是坐立不安,看來你對于結婚是一點都不緊張."

孫曉曦笑笑,"也沒有什麼好緊張的,跟你結婚就是從一個房間搬到另一個房間而已."

凱顯然是不滿意這個答案,他以為他這一個月里為她做的她都理解,但是,她似乎沒有,又或許她下意識根本就不想理解他的心情.

她一直往前走,而凱卻緊緊盯著她的背影看.

大手往前伸出,他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孫曉曦回頭看他,還一臉無知無覺的樣子.

"怎麼了嗎?"

他用力將她拉入自己的懷里,孫曉曦整個身子都被他抱得結結實實,皺了皺眉,她下意識的推拒他.

"你放手!"

"我為什麼放手?你是我的未婚妻,我抱自己的未婚妻有什麼問題?"

"我們的婚姻是假的."孫曉曦一邊推搪他一邊告訴他事實.

"為什麼不可以是真的?!"凱將她抱得更緊,"既然都已經要結婚了,在一起不是很正常嗎?"

孫曉曦心里一驚,想到他有可能是假戲真做了,她推他的力氣就更大了.

"凱!你先放手,你弄疼我了!"

聞言,凱果然是聽話松開了對她的鉗制,低頭看著她那張潮紅的臉.

"對不起……"他的面色很難看,兩人此時的氣氛也很尷尬.

孫曉曦轉身想要走,卻被他拉住了手,聽低沉性感嗓音開口說道:"我從很久以前就看著你了,無論是你愛賭的傻樣子,還是你故作高冷的樣子,我都看在眼里."

"一開始我是不喜歡你,但是後來,我總是情不自禁的看著你."他緊緊地睨著她那張被嚇得花容失色的臉,勾了勾嘴角,他突然覺得自己很可悲.

"你就這麼討厭我嗎?"

上篇:第二百七十五章 眼看手勿動     下篇:第二百七十七章 幸運之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