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二百八十三章 回不到從前  
   
第二百八十三章 回不到從前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廉靖傍晚回到軍營,原本以為她已經走了,卻不料她霸占了他帳篷里的小榻睡得很是香甜,然而榻上沒有被子,她覺得冷時便不自覺的縮成了一團.

他提步走到小榻前,居高臨下的,目光幽深的看了她一眼,眉間蹙起,他又往回走讓門外的士兵去拿被子過來.

他伸出手去觸碰她白皙的小臉,冰冰涼涼的一點溫度都沒有,心下一緊,他又用手握住她的手,依舊是冰冷一片.

"皇上,被子送來了."士兵被交待過不許進去,他只能抱著被子在外面候著.

廉靖想要抽回手去幫她拿被子,卻不料溫熱的大手被她拽緊了.

"廉靖,不要走……"她喃喃低語,小臉睡得迷迷糊糊時還不斷的往他的手上蹭.

這一幕簡直就熟悉得刺眼,她以前在皇宮里的時候,也是這樣撒嬌耍賴不肯起床,更甚者,她不起床,也不許他起床,他每一次都會被她弄得哭笑不得,然後一而再再而三的對她妥協.

廉靖還沉溺在回憶當中,外面的士兵卻有點抱不住那被子了,"皇上?您在嗎?"

廉靖蹙眉瞥了她一眼,無情的抽出了她依賴的大手,然後轉身走出去.

撩開營簾,他伸手抱過被子,然後面無表情的走回去,那個士兵甚至還沒有來得及說一句話.

迅速的為她蓋好被子,廉靖此時無事可做,但又不想離開她的身旁,一下子,他的處境變得有點尷尬.

明明告訴過自己,眼前這個女人是一種毒,他見到她一定不可以在沉迷下去了,可是,他現在連視線都離不開她.

"廉靖,對不起……"孫曉曦翻了一個身,無知無覺的說著夢話.

他不知道她到底做了一個什麼夢,但是他知道,她現在的夢里一定有她,她皺著眉頭不斷撲騰,那個夢,肯定不是什麼好夢.

廉靖坐到床邊,下意識的去握住她的手,"你也會做噩夢嗎?朕以為,你一定不會做噩夢的……"她當時走得這麼瀟灑,才剛生下女兒就迫不及待的離開,甚至連一句解釋都沒有就用最強硬,最狠心的方式拋夫棄女.

孫曉曦深深的陷入了噩夢之中,嘴上一直喊著對不起,額上漸漸的布滿了冷汗.

他看著她,最終還是不舍得她被夢魔折磨,他兩手扶住她的肩膀,輕輕的將她晃醒.

"孫曉曦!你快點醒過來."

孫曉曦突然睜開了眼睛,雙眼通紅,瞳孔放空的看著他,冷靜了一會兒,她哭了出來,倏地伸手抱著他.

廉靖的身子一下子變得僵硬,這是他們三年以後見面的第一個擁抱,她做的主動.

"廉靖,我已經你不在了,你還在這里,還在我身邊,真好."眼淚嘩啦落下,滴在廉靖的衣服上,刺痛了廉靖的心.

事到如今,她還說這些有什麼用?既然還愛著他,既然還舍不得他,那她為什麼要一次又一次的對自己這麼狠心.

他握住了她的肩膀,無情的將她推開.

"朕想你也清醒了,該離開了!"

廉靖轉身想要走,孫曉曦卻撲上去從他身後抱住他.

廉靖低頭看著腰間那兩條纖細的手臂,俊眉一蹙,他有點不耐.

"孫曉曦,朕現在對你沒有那樣的興趣."

"你到底要怎麼樣才不再生我的氣,你到底要我怎麼樣做,才肯原諒我?"孫曉曦將頭貼向他厚實的背,語氣充滿了哀求的問他.

大手緩緩的抬起,放在自己腰間的那雙小手上,他面無表情的將她的手拿開,轉身面對她.

"孫曉曦,我們怎麼樣都不可能回到從前,你不要以為再像以前那樣隨便向朕示一下弱,朕就會什麼都答應你,三年了,我們之間,什麼都變了."

"所以,你現在已經不愛我了嗎?"既然不愛了,那他為什麼還會這麼在乎她?這麼緊張她的死活?

"朕想,我們現在似乎談不上愛不愛這個問題."廉靖的表情很冷,她完全看不出他此時的情緒.

孫曉曦的眼淚像水龍頭壞掉不斷溢出水來一般,哭得傷心欲絕,不知所措.

"滾吧,朕現在不想見到你."

孫曉曦不想再留下來丟人現眼,點了點頭,她同意離開,然後就往帳篷外面走去.

她剛走到門口,廉羽就直直的走進來了,手上拿了一只鴿子,目光充滿了狐疑的審視眼前哭得像淚人兒一樣的孫曉曦,還有那邊用背對著他,故作冷硬的廉靖.

"曉曦,你這是要去那里啊?等一下就要用飯了,用完再走吧."

孫曉曦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瞪向廉羽,他有沒有一點眼力啊?她都已經哭成這樣,狼狽成這樣了,怎麼可能還跟廉靖同桌吃飯啊?!

"我不……"

廉羽把鴿子遞到孫曉曦的面前,"知道這是什麼嗎?廉靜曦給她父皇的家書,你不想看嗎?"

孫曉曦一愣,不為什麼,只為廉羽剛才喊出了一個名字,廉靜曦?他把女兒的名字改成廉靜曦?

廉靖聽到廉羽說了一些多余的話,大步跨到他的面前,奪過他的手上的鴿子,面色不善的瞪著他.

"廉羽,你現在可以滾了!"

"可是皇兄,我還沒有吃飯."廉羽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看著廉靖,廉靖沒好氣的哼了一聲,卻沒有用很強硬的態度趕他走.

孫曉曦的內心在聽到廉靜曦這個名字以後一片動容,難得剛剛受了挫折還百折不撓的開口.

"我……我也想留下來."

廉靖一怔,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了孫曉曦一眼,孫曉曦無懼的對上他的視線,他薄唇微啟似乎是想要將她趕走,卻見廉羽十分配合的攬住廉靖.

"皇兄,走吧走吧,我都沒有跟曉曦吃過一頓飯呢,剛才去廚房那邊看了,今晚的菜色也是很豐富的."說著,就把廉靖往飯桌上推.

廉羽幫她幫得這麼出面,孫曉曦再傻都知道要跟上他們的步伐.

三人坐在一張不大不小的桌子上,廉羽坐在廉靖的隔壁,孫曉曦坐在廉靖的對面,全程低著頭,她看都看向對面那張冷臉一眼.

禦廚慢慢上菜,廉羽拆了信鴿腳上的信就打開來看,"皇兄,小丫頭說很想你,問你什麼時候回去?"

廉靖的黑眸射出了一記冷刀,似乎是警告廉羽不要再多說話,然而廉羽雖然收到了警告,但卻繼續有恃無恐的說:"哎呀,小丫頭說她前幾天又摔倒了,在禦書房前的門檻那里,她說很痛,卻沒有父皇呼呼很傷心."

孫曉曦連忙伸手奪過廉羽手中的字條看,看到上面那些想念父皇的話,卻沒有任何一句是關于自己的的時候,她心里有些不舒服.

"廉靖,你現在出來了,女兒誰來照顧?"

"你似乎沒有什麼資格,在朕的面前提起女兒吧?"廉靖用極冰冷的口吻提醒她.

孫曉曦的臉色在聽他的話之後,瞬間煞白,她知道自己沒有資格,但是她也是有權利關心女兒的啊.

孫曉曦那副失落的樣子,廉羽都看在眼里,他覺得廉靖有點過了,于是就替孫曉曦說話道:"皇兄,曉曦怎麼說都是小丫頭的親娘,你這樣子,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朕不近人情?"廉靖嗤笑了一聲,"也不知道當初是誰說不要女兒了,如果朕也不要,那就將她丟掉!"

廉靖的話說得咬牙切齒,語聲中的憤怒,孫曉曦能聽得出,他現在有多恨自己.

對于廉靖的話,她沒有辦法反駁,當初為了離開他,她根本就沒有給自己留過一絲後路,他現在會恨自己也是理所當然.

"皇兄……"

"廉羽."孫曉曦開口打斷廉羽的話,極其感激的沖他微笑,說:"沒有關系的,這是我欠廉靖的,欠女兒的,無論他現在說話有多難聽都無所謂,我可以忍受的."

廉羽覺得孫曉曦現在有點可憐,廉靖卻怒得砸了飯碗.

"孫曉曦,你現在是覺得自己很委屈嗎?!"

這種憋屈的心情,他整整忍受了三年!她卻連他幾句話都受不了!

孫曉曦不明白廉靖為什麼又莫名其妙的發怒,她握了握拳,心里告訴自己不要跟廉靖計較,然後緩緩的搖頭.

"我沒有覺得委屈,我知道,我欠了你,所以無論你說話有多麼難聽,我都會接受."她耐著性子向他解釋.

"你只是一個俘虜!朕不需要你用一副包容的姿態來看著朕!"

"無論你相不相信都好,我沒有!"孫曉曦有點生氣,提高了聲音回答他,廉靖目光陰冷的瞪著他.

孫曉曦一下子就沒有了食欲,就連廉羽都因為氣氛的尷尬而無法起筷吃飯.

"滾出去!"廉靖提高了聲音,再一次下逐客令,"朕不覺得一個俘虜有資格與朕同台用膳!"

孫曉曦咬住了下唇,這是已經是他今天第三次趕他走了.

她不言不語的從凳子上站起,然後轉身緩緩的走出去.

她完全離開以後,廉靖才又生氣的拍響了桌子,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不想見到她,他趕她走,但她真的走了,他卻又更加生氣.

身為一個旁觀者,廉羽把事情看得通透,搖了搖頭,他語重心長的對自家皇兄說:"皇兄,你這樣子,到底是在折騰她還是折騰你自己?心里還愛著,你怎麼可能真的對她狠得下心?"

"朕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你愛著她,但是你卻放不下三年前的事情,她拋棄你是有原因的,只要你放下這件事情,你們一家三口大可以重頭再來."

"你覺得朕還會相信一個一而再再而三背叛自己的女人?!"

在孫曉曦的心里,她永遠都沒有外人來得重要,她願意為別人赴湯蹈火,屈辱求饒,但是對他,她可一再狠心,他拿一顆真心待她,而她卻狼心狗肺!

這樣的女人他不稀罕,也稀罕不起!

"那靜曦呢?你有為她想過嗎?她有多少次哭鬧要找娘親,既然你覺得孫曉曦不再是你想要的女人,那你為什麼不給靜曦找一個母後?還是說,你覺得靜曦的母後,一定得是孫曉曦?"廉羽一語道破廉靖的心事,廉靖不知道該怎麼掩飾自己此刻的情緒.

廉羽說了那一席話也不管廉靖怎麼樣想就離開了,留下廉靖一個人在慢慢思索.

上篇:第二百八十二章 誰折磨誰     下篇:第二百八十四章 凱的親吻被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