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二百九十七章 遲來的教育  
   
第二百九十七章 遲來的教育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太陽完全升起,廉梓晨睜開眼睛從床上爬起,忍著頭痛欲裂的難受感,他環視了周圍一圈,如此濃烈的情欲味道,他不難分別出自己昨晚做了什麼好事.

後背一陣刺痛,他反手摸了摸背後那幾條深深的爪印,嘴角一勾,心想:昨晚那個女人還真敢做!

王爺,你不要再喝了……

王爺,你已經喝了很多了,你自己看看桌面上的酒瓶,你不能再喝了,我扶你回房間休息……

軟軟柔柔的聲音在腦海里盤旋而過,廉梓晨突然想起了薩拉那張豔麗嬌弱的臉,薄唇微啟,他喃喃道:"難道是她?"

叩叩--

"王爺,您醒了嗎?是時候上早朝了."管家的聲音從門外傳來,他盡職盡責的提醒道.

"本王知道了."廉梓晨隨口應了一聲,翻身下床.

廉靖回來了,從今天起,他又要過回站著上早朝的生活.

穿上官服,廉梓晨又是一身風姿卓越的英挺俊朗,開門走出去,管家還等在門外.

"王爺,馬已經准備好了."

廉梓晨嗯了一聲,然後徑直的往前走,走著走著,他突然頓住了腳步,管家有一些迷茫,"王爺,您還有什麼吩咐嗎?"

"昨晚,王妃去了那里?"

管家一怔,這麼多年來,王爺可從來沒有主動關心過王妃的的事情啊.

"回王爺,老奴沒有注意過王妃的情況……"

"為什麼不注意?!"管家還沒有把話說完,廉梓晨高聲就打斷了管家的話.

"這……"管家只覺得一陣莫名,王爺都不關心自己妻子的情況,他一個做下人的,怎麼有資格關心王妃的情況啊?

"回王爺的話,王妃平時行事低調,沒有什麼事情,她都會在房間里,很少出來的,所以老奴才一時沒有注意."

聞言,廉梓晨才發現自己剛才是有點過度緊張了,想起薩拉那張畏畏縮縮的臉,他不由心煩了起來.

別人當公主當得刁蠻任性行事高調,她當公主卻當成那個德性,到底她以前在意利國是怎麼混的?

廉梓晨抿了抿唇,沒有再說什麼,背著手就直直往大門的方向走去.

金鑾殿--

廉靖穿回龍袍,重新坐上龍椅,廉羽是昨晚才回到廉都的,此時打著哈欠,一副精神欠佳的樣子.

"你走的明明是小道,為何會比朕晚?"

"皇兄,你也不是不知道山路難走,遇到了大雨,我們還不能走,一路上拖拖拉拉的,所以就弄到現在才回來咯."廉羽聳了聳肩,做出了一副"我也不想"的表情.

廉靖沒好氣的瞥他,側過臉問小馬子為什麼還不開始早朝,小馬子吱吱唔唔的告訴他.

"皇上,廉親王還沒有到."

被小馬子這麼一說,廉靖倒是下意識的往朝堂上掃一眼,廉梓晨還真的沒有到.

以前上早朝,他就算不到也會提前讓人通知他,從來就沒有發生過遲到現象,他今天是怎麼了?

這邊剛猜想著廉梓晨怎麼了,廉梓晨此時倒是一臉悠然的走進來了,一副自己完全沒有遲到的樣子,廉靖若有所思的望著他,他也只是回看他一眼,冷冷的提醒道:"發什麼呆呢皇上?該上早朝了."

被廉梓晨這麼一挑釁,廉靖蹙著眉眼看他,一個烽煙四起的早朝,由此開始.

早朝結束,廉梓晨轉身就想要離開金鑾殿,廉羽連忙伸手將人拉了回來,目光犀利的打量著他,看得廉梓晨渾身不自在.

"廉羽,你又想做什麼?!"廉梓晨一把將廉羽的手揮開,滿臉的不悅,瞪著他問.

廉羽表情曖昧的揚起嘴角一笑,修長的食指點了點他的脖子,嘖嘖兩聲,他肆無忌憚的揶揄道:"皇叔,你昨晚是得多激烈才會在脖子上留下如此明顯的痕跡啊?"

聞言,廉梓晨下意識的抬起手捂住自己的脖子,退後了幾步,目光猶豫.

廉羽的打趣也讓廉靖來了興趣,黑眸淺淺的掃向廉梓晨,見到他脖子側邊那抹極其明顯的紫紅,他嘴角一勾,表示祝賀.

"恭喜皇叔找到了自己心儀的女子,那您以後就沒有借口來招惹曉曦了."

廉梓晨放下了手,握了握拳,一臉惱怒的看著他們.

"這是本王的私事,還輪不到你們兩個小輩來多話!"

"皇叔,此言差矣."廉靖一臉欣喜的看著廉梓晨,跟著廉羽一同調侃他,"在朝堂之上,朕是君,你是臣,君臣之間理應相互關心,下了朝,您是朕的皇叔,朕的親人,既然是親人,那麼就更需要相互關心了."

廉梓晨沒好氣的瞥了調侃自己的廉靖和看好戲的廉羽一眼,不想跟他們多說廢話,扭過身就想要離開.

廉靖與廉羽相視一笑,也不再攔住他,讓他早早回去會佳人.

綠林小道上,廉靖與廉羽並肩而走,欣賞著春天的百花爭豔,萬物重生,廉羽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好.

"廉梓晨找到對象,你就這麼高興嗎?"廉靖難得揶揄他.

廉羽走快了兩步,擋在廉靖的面前,硬生生的止住了廉靖的腳步.

廉靖若有所思的看著廉羽,眼神里透出了"你要干嘛"的意思.

"你就別再裝了,廉梓晨找到對象,你比誰都高興,不是嗎?"

廉靖輕笑了一聲,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

"的確,如果他真的找到了自己喜歡的女人,朕會祝福他."

畢竟他對曉曦是抱著怎麼樣的一種感情,他一直都知道.

孫曉曦不在皇宮的三年,他不好受,廉梓晨恐怕比自己更難受.

他是皇叔,他這個侄子做不了的,無法做的,他都得撐著頂著,廉梓晨這麼做,不僅是念在兩人的叔侄情分,更多的還是因為孫曉曦離開前的囑托.

"不過,廉梓晨喜歡的女人會是誰啊?"廉羽不禁好奇的問.

"他喜歡誰無所謂,只要不是孫曉曦,誰都好."廉靖繞過廉羽,直直的往前走.

廉羽蹙了蹙眉,轉身跟上去,還想著繼續跟廉靖探討廉梓晨的事情,誰知道廉靖話題一轉,說了一個廉羽很不喜歡的話題.

"都已經三年多了,你打算什麼時候原諒母後?"

廉羽的表情一變,眉眼間的笑意瞬間消失.

"好端端的,你干嘛要提起母後?"

"朕不提,你是不是就打算一輩子都不跟母後說話?"廉靖面無表情的看著廉羽,質問道.

"皇兄,有些事情,不是說原諒就能原諒的."他還需要時間,或許是更多的時間.

"那你也得給朕一個期限,母後的年紀不小了,她沒有很多時間等待你的原諒."廉靖抬起手,搭在廉羽的肩膀上,"以前的事情,無論是開心或是不開心都已經過去了,人是要向前看的,知道嗎?"

廉羽愣了一愣,他點了點頭.

廉靖拍了拍他的肩膀,決定再推他一把,"過幾天就是母後的壽辰,到時候,你帶著琴悅和逸兒進宮給母後賀壽."

"皇兄!"

"朕不逼你,你永遠不會走前一步."

見狀,廉羽實在是沒有辦法,只能硬著頭皮答應廉靖.

廉靖回到龍軒殿,只見小丫頭坐在凳子上吃點心吃得滿嘴都是狼狽不堪,走過去給小丫頭擦嘴,眼睛卻四處環視尋找孫曉曦的身影.

"靜曦,你母妃呢?"

"不知道."

"不知道?"廉靖挑眉看著眼前這個小小年紀說謊都面不改色的鬼丫頭,"今天早上你是跟母妃一起醒來的,她去了那里,你會不知道?"

小丫頭嘟起看小嘴,就是不肯告訴廉靖.

廉靖怒了,伸手將女兒的小臉捏過,像揉面團一樣,單手揉著她的臉.

"你盡管嘴硬吧,父皇本來還想,如果你表現得好,下個月十五再帶你出去放花燈的……"

"我跟母妃捉迷藏!不過,我沒有去找她……"廉靜曦多聰明啊,在父皇沒有把威脅的話說完之前,她立馬自首,只是說到最後,小丫頭的聲音越來越小就是了.

廉靖松開了揉著女兒肉臉的大手,冷冷的看著她,目光明顯的透出了不悅.

"為什麼要這樣對母妃?"

"因為……因為她拋棄過父皇,拋棄過靜曦!"

"不許你這麼記仇!"廉靖第一次用這麼高的音量與靜曦說話.

"朕說過了,她是你的親娘,現在是你的母妃,不久的將來是你的母後,無論她以前做過什麼都好,生你下來的人就是她,朕不許你欺負你的母妃,聽到了嗎?!"

小丫頭倔強得很,廉靖的話,她只聽也不答,小臉撇過一邊就用無聲來抵抗.

廉靖一陣惱火,抬起手就想要給她一頓打,孫曉曦正一邊拍打身上的樹葉一邊走進來,見到廉靖向女兒抬起手,她驚了一下,連忙沖過去抱著廉靖.

"廉靖,不要!"

身後一片溫軟,廉靖回頭看向來人,見她一身狼狽,衣服被樹枝刮破了好幾道口子,臉上也是髒兮兮的,頭發還有樹葉,想想都能知道她剛剛跟女兒的捉迷藏有多用心,可是女兒呢?她壓根就沒有去找她,坐在寢宮里該吃吃,該喝喝,樣子逍遙快活極了!

"廉靖,你不要生氣,我……"

"朕能不生氣嗎?!"廉靖氣得想要宰人的心都有了,回頭瞪向嚇得不敢吱聲,連動都不敢動的靜曦,他把人拉過來就想要教訓她.

孫曉曦能猜到廉靖想要做什麼,連忙俯下身抱著女兒,嘴里還念叨著,"你要打就打我吧!不要打我的女兒……"

聽到她這樣說,廉靖懸著半空中的手硬生生的收了回去,"孫曉曦!你是豬腦子嗎!"

孫曉曦咬了咬牙,沒有回答,只是用力的抱著靜曦,用身子護著她.

靜曦第一次見到廉靖這麼凶狠的一面,一下子哭了出來,一把推開孫曉曦,小拳頭不斷打在孫曉曦的身上.

"都是因為你都是因為你!父皇以前從來不會這樣凶我的!你回來以後,父皇他已經不愛靜曦了……嗚嗚……"

見到女兒哭,孫曉曦一陣心痛和愧疚,廉靖一把將孫曉曦從地上拉起來,護在身後,目光狠厲的盯著地上哭得傷心的丫頭.

"靜曦,父皇不是不愛你,是平時太寵你將你寵壞了!讓你連最基本的孝道都不會了!"

靜曦再聰明伶俐也只不過是一個三歲多的小女孩,聽到一向疼愛自己的父皇如此凶自己,她實在是接受不了,哭得撼天動地,孫曉曦想要走上前安慰她,卻被廉靖死死拉住.

"我討厭母妃,更討厭父皇!我要去找皇奶奶……靜曦要找皇奶奶……"

"來人!帶她下去!"廉靖吩咐一名宮女,讓她將靜曦帶走.

宮女也是一臉的害怕,抱起小公主就快步跑了出去.

孫曉曦見到女兒哭著被人抱走,一陣揪心,她皺著眉眼看向廉靖,很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樣對女兒.

"廉靖,你至于嗎?她才幾歲啊,你就用這麼嚴厲的語氣跟她說話,她哭得這麼傷心,你難道就一點都不心疼嗎?"

"心疼,朕當然心疼!"廉靖的面色鐵青,直到現在,他的怒氣都還在胸口處亂竄,"但是朕更不想她小小年紀就學壞."

他伸手拉過孫曉曦,低頭打量著她,抬起手將她頭上的樹葉一片片拿開.

"她才三歲多就知道騙你出去,耍著你玩,現在不教育,她長大了還得了?"

聞言,孫曉曦突然覺得廉靖的話忒有道理,想起剛剛小丫頭喊她母妃,讓她陪她到禦花園去捉迷藏那張單純善良的臉,她怎麼樣也沒有想到她會扔下自己轉身就走的.

才三歲而已,就把心機婊的特質展露無疑,這丫頭,真的是她親生的嗎?

見孫曉曦一臉沉重的樣子,他將她的臉掰回來,細細打量,"你也是傻,她的話你也相信,嗯?"

孫曉曦嘟了嘟嘴,歎了一口氣,"我以為現在的孩子都是很單純的,她想要玩嘛,我就陪她咯,誰知道……"她是想要玩我啊.

她抬起眼簾瞪廉靖,聲音有些埋怨,"都是你,把女兒教得太聰明了!"

廉靖突然笑出了聲音,剛才的陰霾一掃而過,探出手寵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他低頭貼向她的耳朵,輕聲細語說:"不是女兒太聰明了,是孫曉曦,變笨了!"說完,他側過臉在她粉嘟嘟的面頰上落下了一吻.

孫曉曦整張臉漲紅,抬手就想要襲擊他,廉靖一手拉過她想要襲擊自己的手,另一只手扣住她的腰就將人摟入懷里安慰.

"女兒被我寵壞了,我們再生一個兒子,讓她吃吃醋?"

孫曉曦抿著嘴偷笑,靠在他肩頭上,點頭再點頭.

廉靖的臉上也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笑容.

上篇:第二百九十六章 一夜替身     下篇:第二百九十八章 昨晚是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