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三百二十五章 朕很自責  
   
第三百二十五章 朕很自責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一場轟轟烈烈的歡愛持續了將近兩個時辰,即將日落黃昏,孫曉曦才迷迷糊糊的從廉靖的懷里爬起.

廉靖意猶未盡,饞不知足,鐵臂緊緊的箍住她的蠻腰,重新將她壓回床上,大腿抬起,她將她抱得緊緊的,兩個赤條條的人相擁在一起,就算是孫曉曦這樣大而化之的人都不免臉紅.

她推搪著他結實的胸膛,他紋絲不動的抱著她低笑,她沒好氣的翻白眼,他心情極好的咬她的鼻子和唇瓣.

"不要鬧了,快點起來,再等下去,女兒要生氣了."

廉靖才不管這麼多,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也不知道剛剛是誰脫了朕的衣服."

如果不是因為她脫著脫著衣服吻了上來,會變成現在的一發不可收嗎?

"今天不要去了,我們繼續吧."說著,他翻過身子將她壓在身下,又是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

孫曉曦一口就拒絕了他,"不行,小孩子是不能欺騙的,我好不容易才爭取到了她一點點的信任,我不能因為淫欲而事情女兒的信任!"她說得有條有理,廉靖一下子被她堵住了,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他不能發駁她的話,但是身體卻很誠實的摟緊了她去蹭自己,一點都沒有要松開的意思.

"曦兒,曦兒,曦兒……"他一聲又一聲的喊著她的名字,雖然沒有其他的語句,但是她卻能感受得到他對自己那濃濃的喜愛.

"好了,我知道了,快去吧."孫曉曦微微俯下身子,在他的太陽穴上落下一吻,她如哄小孩一般的哄著眼前這個大男人.

廉靖微微勾起嘴角,笑得尤其滿足,大手壓住她的後腦,自己抬起下巴去觸上她的唇,才淺淺的一吻怎麼能夠滿足他呢?

等兩人收拾妥當走出來,廉靜曦已經氣鼓鼓的跑到思曉殿來堵人了,廉靖和孫曉曦怎麼哄都哄不住這小寶貝,一張小小的臉因為生氣而變得紅通通的,孫曉曦想笑又不敢笑.

一家三口走出了皇宮,趕集夜市尤為熱鬧,廉靖原本是抱著靜曦的,奈何小丫頭一出宮就不想當公主了,撐手撐腳的要自己走,廉靖歎了一口氣,實在是拿她沒有辦法,只能放她下來走,小公主走在孫曉曦和廉靖的中間,肉嘟嘟的小手,左手牽著爹,右手牽著娘,那畫面真的是溫馨至極.

"糖葫蘆,靜曦想要."走在中間的靜曦一下子就甩開了廉靖的手,肉嘟嘟又短兮兮的手指指著那紅嘟嘟的冰糖葫蘆.

孫曉曦低低一笑,心里想著女兒真是像她啊,然後自己也沖廉靖開口.

"廉靖,我也要."

廉靖歎了一口氣,拿這兩個大小寶貝一點辦法都沒有,讓她們找個地方等著,他穿過人群就為他們把那糖葫蘆給買下來.

夜市里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廉靖人擠人的還有還一陣子,孫曉曦抱著靜曦站在人尚且少一點的路上.

靜曦眼尖,看到了對面那賣面具的小攤,她就喜歡這種奇奇怪怪的東西,這性子也不知道像誰.

"母妃母妃,靜曦想要拿個."她吵著鬧著.

孫曉曦把視線投向廉靖,見他已經拿著冰糖葫蘆回來了,心想:還是等等廉靖吧.

奈何小孩子說風就是雨,用力的掙紮出了孫曉曦的懷抱,噌噌的就往對面那面具鋪跑.

孫曉曦心下一驚,還沒有提步追出去,前方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男人喊著:"讓開讓開!"

那男人騎著一匹棕黑色的馬,那匹馬的速度極快,孫曉曦想到了什麼,心跳都來不及了,連忙沖出去抱起還在路上慢悠悠跑著的靜曦,駿馬馬蹄剛好提到了孫曉曦的腰,孫曉曦護著靜曦悶哼出聲,滾到了賣面具的小攤,攤子發出了一聲巨響,轟隆隆的東西全都掉下來了.

騎著駿馬的男子揚長而過,廉靖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的發生,當下扔了糖葫蘆就往孫曉曦這邊沖去.

孫曉曦從廢墟中爬起,扶著自己被那馬蹄提過的蠻腰,她痛得直抽氣.

"母妃……"靜曦害怕極了,瞬間啞了聲音.

孫曉曦忍著痛,目光打量著靜曦全身上下,一臉擔心的看著她,"靜曦,你有沒有傷到那里?"

"嗚嗚……"靜曦哭了,倒不是自己傷到了那里,而是母妃她流血了.

廉靖喘著粗氣跑過來,大手扣住了孫曉曦的手臂,將她轉了過來,他怒目瞪著她,孫曉曦還沒有弄清楚廉靖為什麼生氣呢,只感覺自己的頭暈乎乎的,然後一股血腥味洋溢在鼻間.

她的腰好痛啊,那馬蹄子還真是夠厲害的.

一閉上眼睛,她就倒在了廉靖的懷里,完全失去意識的時候,她聽到了廉靖喊她的聲音,還有靜曦不斷哭泣的聲音.

如蝶翼一樣的睫毛微微煽動,孫曉曦再一次恢複意識的時候,眼前所有的東西都是明黃色的,整只手都是暖乎乎的,想要掙脫卻掙脫不開,哦,原來是廉靖一直在緊緊握著她的手,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廉靖居然倒在床邊睡著了.

她抬起另一只自由的手,想要去拍醒廉靖,想到自己這樣做有點殘忍了,她歎了一口氣,收回了那只想要惡作劇的手.

睜著眼睛看天花板,這里應該是廉靖的寢宮,他傻嗎?就算她昏迷不醒,他也可以跟她同睡一張床啊?又不是沒睡過,干嘛在這種時候拘謹?

口干舌燥的,她實在是等不及廉靖醒過來給自己倒水了,眨了眨眼睛,她緩緩的抽出自己的手,剛想要從床上爬起,腰間那股疼痛感讓她重重的睡了下來,龍床發出了巨大的響聲,廉靖醒過來了,見她痛得整張臉都皺成了一團,心里一急便沖她大喊大叫:"孫曉曦,你想死是不是!"

當然不是,她已經沒有力氣回答他了.

她睜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看他,見他一臉憔悴的樣子,俊朗的下巴都冒出了胡渣,心里一緊,開始猜想自己這已經躺了多久.

廉靖努力的將自己心中的怒氣和心痛壓下,坐到床邊將她扶好,讓她側著身子睡,以免壓到腰上的傷口.

他回身走到桌子給她倒水,滿滿的一杯水送到她的唇邊,他冷冷的聲音從她頭頂響起,"慢點喝."

孫曉曦知道他現在生氣,那里還敢多話,乖乖的聽話,他讓她慢點喝,她就真的是慢慢的將水喝完.

廉靖端著空水杯走開,孫曉曦連忙扯住他的龍袍,他回身看她,她聲音低低有點心虛.

"我還要."

或許是失血過多的緣故,孫曉曦足足喝了五六杯水才感覺自己沒有那麼口渴.

她依舊側躺著,廉靖忙忙碌碌的放了杯子走回到她的身邊,手上拿了紗布和藥,似乎是想要為她換藥,但是他面無表情一聲不哼的樣子,孫曉曦實在是害怕了,她甯願他罵罵自己,說她魯莽也好,說她笨也罷,怎麼樣都比一聲不哼要強得多.

廉靖伸手,微微用力就將她變成了趴臥的姿勢,掀開被子要為她上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動到她的傷口她痛了,低低的嗚咽聲傳出來,她哭得抽抽噎噎的,一發不可收拾.

廉靖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拉過被子將她蓋好,他就坐在她的身旁,整個人都疲憊至極,聲音聽起來也是有氣無力的,"你哭什麼?"

"對不起……"她一定讓他擔心了.

"朕不怪你,真的."她當時那樣做是為了救女兒,任何一個母親,出于自己的本能都會先救孩子的,他怎麼能自私的想著,如果她當時不沖去就好了,那是他們的女兒啊,他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想法.

"騙人,你只要一生氣就不愛說話."孫曉曦啞著聲音控訴.

廉靖側眸看著她,她已經將臉埋向了軟軟的枕頭上,那枕頭現在大概都是她的眼淚鼻涕了吧?

他伸手撫上她的後腦勺,輕輕的捋順她的毛,低低的哄:"朕又怎麼會怪你呢?你明明是為了救女兒才會那樣奮不顧身,我連感謝都來不及,怎麼還舍得怪罪你."

廉靖的聲音有點啞,孫曉曦聽出來了,扭過頭想要去看他的臉,卻被他的大掌壓住,她動彈不得,然後他又說:"朕這是在自責啊,身為一個皇帝,朕居然無法護自己的妻兒周全,你說可笑不可笑?"

"你睡了五天五夜,錯過了封後的日子,袁丞相不知道有多開心,朕很生氣,氣得真的恨不得掀了他的皮,可是朕不可以這樣做,只因為他是開國老臣,先帝都要給他面子,朕又有什麼資格?"

"朕這個皇帝做得綁手綁腳的,無法讓你成為皇後,也沒有辦法保護你和靜曦,到底,朕有什麼用?"

這樣的他,能不自責嗎?

"廉靖……"孫曉曦再也顧不得自己身後的傷勢,硬撐著要坐起來,廉靖見她這樣連忙將她壓住,一口一句讓她不許動,可是廉靖的聲音越來越沙啞,她聽得揪心也很不放心,硬是要扭過頭去看他,他的眼睛紅紅的,黑眸里還蘊藏著眼淚,只要眨一眨眼,那眼淚毫無疑問是會落下的.

她連忙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廉靖,我沒事的,你不要哭,我很好,真的."

上篇:第三百二十四章 誰先耍流氓     下篇:第三百二十六章 不愛江山愛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