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三百二十七章 認真你就輸  
   
第三百二十七章 認真你就輸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曉曦,朕這樣的決定都是為了你啊,你為什麼要如此抗拒?"廉靖顯然是低估了她的反抗程度,他以為她應該是高興才對.

"廉靖,你知道你現在是在做什麼嗎?"孫曉曦的臉上布滿了失望,她伸手捧著他依舊俊逸卻沒有了自信的臉,她心里痛得難受,"以前的你,無論遇到什麼困難,就算是用卑劣的手段也好,你也不會低頭,但是現在呢?你連皇位都不要了,你對先皇的承諾,對太後的承諾,你要用什麼來兌現?"

她的廉靖是皇帝,是自信的,是非凡的,是霸道的,是高傲的,在她的心目中,他就是神,無所不能,她到底是把他逼到了什麼地步才讓他變得如此驚慌無措?

"朕已經不想管,也不想理會這些事情了,朕只想和你好好的在一起!一輩子都和你在一起,你懂嗎?!"廉靖扣住了她的雙臂,用力的搖晃著她的身子,眼底布滿了驚茫,這樣的他,讓孫曉曦打心底感覺害怕.

"廉靖!"她反手握住他的鐵臂,大喊一聲讓他冷靜下來,隨後廉靖真的漸漸的冷靜了下來,閉上眼睛,他一臉疲憊的靠在孫曉曦的肩頭上.

他是如此無能,現在這種時候,他居然唯一能想到的方法就是逃,心里想著逃得越遠越好.

"對不起,曦兒,朕讓你失望了."

孫曉曦的心被狠狠的揪了一下,她抬起手撫摸著他的烏黑的頭發,輕輕的搖了搖頭,"廉靖,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會對你失望的."

廉靖沉默不語,大手緩緩抬起,小心翼翼的摟著她,仿佛她是世界上最寶貴的珍物一般.

"廉靖,不要逃避,有什麼事情,我們一起去面對吧,在人生當中,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遇到些挫折的,你記住一句話,別跟那些煩心事過不去,認真你就輸了."孫曉曦一邊安撫著廉靖的後背,一邊如哄孩子一般的哄著他.

廉靖一開始不知道怎麼樣回答她,幸好他悟性極高,不一會兒又恢複如常了,低低的歎了一口氣,在她的臉頰上親了親,然後又笑了.

"曦兒,朕真的不明白,你明明這麼討厭皇宮,為什麼你會想讓朕繼續當皇帝呢?你要的自由就在眼前了,只要你點頭,朕可以為了你什麼都不要的."

"你可以為了我犧牲,可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犧牲."孫曉曦靠在廉靖的懷里,抬頭看著他,伸手摸了摸他的俊臉,笑嘻嘻的又說:"比起自由,我更喜歡看你那一統江山指手劃腳的樣子."

廉靖沉了臉,一統江山就算了,指手劃腳?那是貶義詞吧?

"廉靖,我想過了,我不當皇後了,與其讓那袁老頭威脅你,我們還不如就維持現狀,反正現在這個樣子,我一樣幸福."皇後是皇帝的妻子,那只是一個名義上的稱呼而已,就現在這樣,她就覺得夠了.

"傻丫頭,朕不滿足啊."他低頭親昵地蹭著她的鼻子,皇後之位懸空已久,怕是不能再拖了.

"那我就再等等,相信再過一年的時間,你能將那袁老頭給壓下去的."

廉靖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手摸著她的小臉,意猶未盡的順著脖子往下.

"你對朕就這麼有信心?"

"嗯."孫曉曦重重的點頭.

廉靖嘴角的弧度拉大,低頭吻住她的額頭,他向她承諾,"好,就一年的時間,朕要你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皇後."

經過孫曉曦的鼓勵,廉靖再一次恢複了信心,雖然早朝的時候依然要與丞相周旋,但是他態度強硬,丞相拿他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禦書房內,廉梓晨廉羽正和廉靖商量對策.

"朝中就沒有不貪的官,與其這樣慢條斯理的跟袁丞相耗時間,本王覺得,還是手拿證據逼他下台來得快."廉梓晨面無表情的提議道.

"可是……"廉羽似乎不同意廉梓晨的說法,"袁丞相畢竟是開國功臣,如果以這樣的方式逼他下台,會不會不太仁道?"

"廉羽,你應該是知道那袁丞相就是依仗著自己是開國功臣這一點才將皇上逼成這副模樣的吧?本王認為,對付倚老賣老的人,不必跟他客氣!"狠與絕,這一向是廉梓晨的做事風格,這一點廉靖有時候同意,有時候又不敢苟同.

"連對開國功臣都如此絕情絕義,皇叔您讓其他大臣怎麼想?"廉羽蹙著眉頭,繼續反駁.

"廉羽,你到底是幫皇上還是幫那袁老頭."廉梓晨的面色不善,所以他就討厭廉羽婆婆媽媽這一點.

"好了."廉靖用手指輕敲了桌面一下,制止他們的爭論.

"皇叔."廉靖看向廉梓晨.

"臣在."廉梓晨拱手回答.

"朕命你去收集袁丞相的貪汙證據,但不得打草驚蛇."

"臣領命!"

"廉羽."廉靖又看向廉羽.

"臣弟在."

"安撫朝廷大臣的事情,朕就委任于你了,能做到嗎?"

"皇兄?你難道真的想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逼袁丞相退位?"廉羽簡直不敢相信,皇兄居然也有聽從廉梓晨建議的一天.

"廉羽,你說誰下三濫?"廉梓晨就是聽不得豬一樣的隊友說自己的壞話.

廉羽撇過頭,在皇兄的面前,他才不跟他吵!

"羽,朕做事情自有定奪,你只要做好朕讓你做的事情就好,明白了嗎?"

廉羽拱起手,"臣弟領命."

丞相府--

"小小姐,你還是吃點東西吧,你已經好幾天沒有吃過東西了,再這樣下去,身體怎麼吃得消啊?"袁湘湘的奶娘站在一邊干著急,袁湘湘的腦袋靠在柱子上,臉上是一點生氣都沒有.

"湘湘!"袁丞相大步跨入袁湘湘的閨房,見到桌面上的食物她一動不動,老眉蹙起,滿臉的恨鐵不成鋼.

"相爺."奶娘行了一個禮,搖了搖頭就退出房間了.

小小姐誰的話都不聽,只聽相爺的,這事情,還是等相爺來勸比較好.

"湘湘,你到底要為了那個昏君頹廢到什麼程度才甘願?!"

"爺爺!請你不要那樣說皇帝哥哥!"皇帝哥哥在她的心中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他才不會是什麼昏君!

"他為了那個女人,現在連我這個開國功臣都想要除掉,你說他不是昏君又是什麼?!"說起來,袁丞相心里就是一把火.

"如果不是因為爺爺你當初執意不讓湘湘進宮,皇帝哥哥的心也不會落到別的女人手上!"袁湘湘的語氣有點責難,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六年,但是她依舊心有不甘.

袁湘湘不甘心,袁丞相又何嘗甘心,六年前的廉靖是那麼的冷酷無情,對待女人像對待貨物一樣,那時候的湘湘還這麼小,他怎麼舍得將她送進宮里受苦?

誰知道,廉靖他不是沒有心,只是還沒有遇上合適的人,看他現在對那孫曉曦用情至深,他就後悔到了極點.

如果當初送湘湘進宮,皇上現在愛的人就不會是孫曉曦,而是我們家溫婉可人的湘湘!

袁湘湘從小榻上爬起,沖到袁丞相的面前,伸手拉住他的衣袖,"爺爺,你想想辦法啊,為了能夠在皇帝哥哥的身邊,湘湘受多大的委屈都願意的!"

袁湘湘哭著求著,袁丞相看到孫女這樣,心里也是痛得難受.

"湘湘,你這又是何苦呢?天下的好男人多得數不勝數,你何必要留在一個心都在別的女人身上的男人?"為了廉靖,湘湘真的是不值啊.

"不行的不行的……"袁湘湘抬起手捂住自己的臉,"湘湘只喜歡皇帝哥哥,如果不是他,湘湘一輩子都不會嫁!"

"湘湘!"

"爺爺,湘湘求求你,再試一次好不好,我們軟硬兼施,我不貪心的,我不當皇後也可以,只要當皇妃留在皇帝哥哥的身邊就夠了!"

從小到大,他都疼極了這個小孫女,眼見她哭得這麼辛苦,愛得這麼痛苦,他想要拒絕都不行.

伸手將她從地上拉起,幫她擦掉臉上的眼淚,他說:"好了,爺爺會想辦法幫你的,不過你現在必須要先吃飯,沒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你那里有資本跟那曉皇妃一較高下?"

聞言,袁湘湘不斷的點頭,快速的走到桌子那邊,拿起容易消化的食物就吃了起來.

對,她不能輸給孫曉曦的,她還要陪在皇帝哥哥的身邊,她一定要好好的.

"哈啾--"

大大一個噴嚏打出來,廉靖立馬就把一旁的袍子拿過披到孫曉曦的身上,將正在涼亭乘涼的人兒摟在懷里,他不滿的低聲責怨.

"明知道自己的身子不好,為什麼不乖乖留在屋里跑出來?誠心想要朕擔心是不是?!"說著,他低頭就懲罰似的咬住了她的鼻子.

孫曉曦不耐煩的揮開他,嘟著小嘴,她聲音軟軟的辯解道:"我都已經在龍軒殿躺了這麼多天了,再不出來見見太陽,遲早要變成僵尸!"說著,她還故意抬起手裝成僵尸樣來嚇唬廉靖.

廉靖低笑一聲,"不安分就是不安分,哪里來的這麼多借口?"

"是啊,我就是不安分,嫌棄我?"孫曉曦高傲的抬起頭.

廉靖扳過她的小臉,黑眸眸光閃爍,嘴角勾著淺淺的笑意,他低頭吻住她的粉唇,磨磨蹭蹭的說:"不敢."

上篇:第三百二十六章 不愛江山愛美人     下篇:第三百二十八章 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