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三百五十一章 還真敢說  
   
第三百五十一章 還真敢說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聽到廉梓晨那麼理直氣壯的說出"不分手"三個字,孫曉曦根本就冷靜不下了,從床上坐起,探手就要拔了掛水的針頭,廉梓晨仿佛早就料到了她會這樣做,大手扣緊了她的手腕不讓她掙紮.

"你憑什麼?!你到底憑什麼?!"

他根本就不喜歡她,從頭到尾,他都只是在利用她而已,這樣的感情,她不想要,也不需要!

"孫曉曦!"廉梓晨實在是受不了她這種一不開心就自虐的性子,"你都已經多大的人了,遇到問題就知道折騰自己的身子,你覺得你現在這樣能回去嗎?!"

她紅著眼淚,眼淚啪嗒一下又順著臉蛋滑了下來.

廉梓晨閉上眼睛,心里正因為她的眼淚揪痛著呢,一手握著她打點滴的手,一手抬起觸碰她落淚的小臉,細細的幫她擦著眼淚.

他不斷告訴自己,她正在傷心著,本來就敏感的一個小丫頭,知道真相以後就肯定是要折騰的,他應該耐心一點,再耐心一點.

"好了好了,不要再哭了,我都已經答應你讓你回去了,你還想要怎麼樣呢?"

"我想要當作從來沒有認識過你……"

"孫曉曦!"廉梓晨臉色一沉,低低的吼了他一聲,語氣有點重了.

她現在根本就是在無理取鬧了,他做錯了事情,他可以用盡全力去彌補,可是她動不動就說分手或者從來沒有認識過他,他實在是接受不了!

他從床沿上站起,在床邊來回走動了幾次消氣,好不容易終于壓抑住了內心的憤怒,重新走到她的面前面對她.

"曉曦,除了分手,我什麼都答應你,我這一次真的向你坦白,好不好?"廉梓晨重新坐到她的身旁,伸手要摟她,她卻往床頭上縮.

"我說過的,我只有爸爸一個親人,在我的心目中,你連他的一根頭發都不如……"她咬了咬唇瓣,心里知道這樣說廉梓晨肯定是不高興的,但是她已經確定了要跟他分手,她也管不了這麼多.

"你現在利用我爸爸對我的關心分散他的注意力吞並他辛辛苦苦打下來的江山,就算這件事情不是你做的,你也有份策劃吧?你,還有你哥都是那麼利益為重的人,我實在是沒有辦法繼續跟你走下去."

她不是一個心機重的人,所以她也不會喜歡這樣心機重的廉梓晨.

"好,那我改,你不喜歡的東西,我都改!這樣可以了嗎?"廉梓晨伸手,硬是要拉住她的手,放在掌心里揉著.

如果是其他的女人,他也就算了,可是這些日子跟她相處下來,他的心是如此的溫暖舒服,這樣的感情是他以前那些女人沒有給予過他的,這一份得來不易的感情和溫暖,他實在是不想就這樣輕易的放手.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實在是不敢相信你."孫曉曦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卻被廉梓晨緊緊的握著,他目光銳利而冷冽,緊緊的睨著她,仿佛在盯著獵物一般.

"曉曦……"他軟著聲音,大手不顧她反抗的伸出來抱著她,將她的小臉壓向自己的胸口,他低顎蹭著她的發旋,"再相信我一次,不要這麼絕情,我知道的,你也是很喜歡我的,不是嗎?"

孫曉曦抬起手要掙紮,廉梓俊連忙將她壓制住,動作不輕不重的抱在懷里.

"明天,我親自給孫董事長打電話,你會安安全全回國,我不會再讓他擔心你."

聞言,孫曉曦似乎又明白了些什麼,原來這些她打不通父親的電話都是他搗的鬼.

廉梓晨,你真心,如果你是一個女人,你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心機婊!

她掙紮累了,現在也沒有力氣跟他周旋,乖乖的靠在他的胸口,不言不語,不答應和好,也沒有再堅持分手,抱著她的廉梓晨不由松了一口氣,再抱著她哄了一會兒才讓她躺下來休息.

"我明天就要回國."他幫她蓋被子的時候,她聲音冷冷的開口要求.

"不行."廉梓晨毫不猶豫的拒絕,"你的胸口還疼,我不能讓你冒險上飛機,我只能答應你明天讓你跟孫董事長通電話,其余會傷害到你身體的事情,我是絕對不會答應你."

孫曉曦思索了一會兒,也不想再跟他爭論,閉上眼睛不再看他,那模樣就一副眼不見為淨.

廉梓晨一晚上都坐在她身旁陪著她,而她閉著眼睛也完全沒有睡意,兩人就這樣僵持在那里,直到天完全亮了,她才睜開眼睛看著他.

"我要打電話."

廉梓晨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低頭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吻,"好."他溫柔的笑,回答她.

他打通了孫繞威的電話,在陽台那里說了一些話,她聽不到,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不一會兒,他拿著手機走進來,遞給孫曉曦,她接過電話.

"老爸……"她虛虛弱弱的喊,聲音含著哭腔和無盡的委屈,廉梓晨就站在邊上聽著,那心情是難以言喻.

"沒事就好."電話那邊是孫繞威老邁的聲音,孫曉曦眼眶一熱,低著聲音說話,臨掛電話前,她還拍著胸口保證.

"我答應你,以後你說什麼我都聽,你要我嫁給誰,我就嫁給誰!"

孫繞威笑開了聲音,"你的話,我只能聽不能信."

孫曉曦有點受傷了,連忙又說道:"我來拉斯維加斯前你不是想要我跟那誰誰誰相親嗎?一回國我就去見那誰!"

"好……"

孫曉曦掛了電話,身旁的男人散發著幽怨的氣息,夾雜著難以形容的寒意.

她才不管他怎麼想呢,把電話扔到床頭櫃上,她拉過被子就蓋起了自己的腦袋.

廉梓晨一屁股做到她的床上,大手輕輕揉著她的毛發,聲音帶著冷笑和一絲玩味,他說:"孫曉曦,你還真敢說,當著我的面呢,你要跟別的男人相親?"

孫曉曦不說話,反正她都要跟他分手,她愛相親就相親,愛嫁給誰就嫁給誰!

"看來我對你還是太客氣了."廉梓晨掀了她的被子,將她從被窩里撈出來,孫曉曦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她就是不想看到他那一臉狡詐的樣子.

他淺淺一笑,一只手摟住她的腰,一只手拉開她的手,大大的眼睛因為昨晚眼淚留太多而變得紅腫,他有點心痛,拇指細細的撫了上去.

"孫曉曦,你這輩子注定是我的女人."

"嗯,還是白天呢,怎麼就做起夢來了."她諷刺的開口道.

"的確是夢,還是很美的夢."他俯下身,想要親她的嘴,她笑著躲開,兩只小手撐在他的胸膛上.

"廉梓晨,我不喜歡你了,是男人就干脆一點,不要糾糾纏纏的."

"女人就是心狠,看你說分手說得眼睛都不眨就知道了."廉梓晨把手覆上她撐在自己胸口上的小手,輕輕一揉,曖昧盡顯.

孫曉曦板起了小臉,連忙將手抽出來,屁股往後一挪,與他拉開距離.

"廉梓晨,不要再跟我耍曖昧,我已經決定了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我們不適合."

"適不適合要做過才知道,你要試嗎?"廉梓晨笑得蠱惑,微微扯開襯衫上的幾顆紐扣,露出了結實的胸膛,他就是在誘惑她.

孫曉曦皺起了眉眼,一臉防備的看著他,微微一勾嘴,她就是要氣死他.

"原來弄了這麼久,你就是想要上我啊?早說嘛,現在就來,做完了我們就橋歸橋路歸路,老死不相往來."

她話音一落,廉梓晨的臉色都變了,伸出手放在她纖細的脖子上,仿佛下一秒他就可以將她掐死.

上篇:第三百五十章 太過天真太過傻     下篇:第三百五十二章 乖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