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三百七十二章瞎鬧騰  
   
第三百七十二章瞎鬧騰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如果你覺得我是在威脅你,那就是吧."孫曉曦深深的歎了一口氣,正要從沙發上站起身走人,只感覺手腕一陣重力,她回頭看向廉梓晨,只見他表情複雜的看著自己.

"曉曦,我們不要這樣好不好?難道你就不覺得辛苦嗎?我答應你,會好好的待你,這樣還不行嗎?"為什麼她就是非要知道以前那些事情不可?

"可是梓晨,我害怕,我害怕自己會步薩拉的後塵,你以前和她難道就不好嗎?可你有好好待她嗎?你沒有!"孫曉曦毫不猶豫的抽回自己的手,她滿眼的不相信.

她閉上了眼睛,深呼吸一下,"所以,如果你連坦白都做不到,那我對你還有什麼值得留念的?"

廉梓晨抿著薄唇,拉著她手腕的手忽然松開,他放開了她.

孫曉曦靜靜的看他,等了一會兒,她依舊沒有得到他的回應,冷笑了一聲,她毫不留情轉身就走了出去.

廉梓晨懊惱的靠在沙發的靠背上,抬起手扶住額頭,表情十分憂郁疲憊.

秘書室里所有人都在加班,人家在加班,孫曉曦可不敢離開,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上發呆,時間點點滴滴的過去,直到晚上九點的時候,廉梓晨才滿臉疲憊的開門走出來.

拍了拍手,廉梓晨聲音溫潤的開口,"大家過來一下,今晚辛苦了,你們都回去休息."

這話一落,大家都不禁松了一口氣,還以為今晚加班要加到十二點呢.

大家紛紛拎了包包就走人,孫曉曦的腦袋啪嗒在桌子上,廉梓晨遠遠看過去,還以為她是睡著了,提步走到她的坐位前,抬起手輕輕的敲了她的桌子一下,她好像被嚇了一跳,身子一震,然後才迷迷糊糊的抬起頭來看他.

她一抬頭,廉梓晨就感覺不對勁了,她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怎麼了?不舒服?"他伸出手想要觸碰她的額頭,孫曉曦不喜歡,臉一側就躲開了.

見她還在鬧別扭,廉梓晨也不想再管她,徑直的收回自己的手,冷聲冷氣的開口道:"起來,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讓管家來……"

"孫曉曦,今天是我帶你來這里的,就算你要鬧別扭,你能不能也站在我的立場想一想?"他真的很生氣,她有必要這麼絕情嗎?他都已經這麼低聲下氣的道歉了,她還是不願意原諒她,不願意原諒也就罷了,她現在連讓他送她回家的機會都不給他.

他們兩個吵架的事情若是傳到孫繞威的耳中,女兒在他這里受委屈了,孫繞威會怎麼想?恐怕他們以後的路就更艱難了!

廉梓晨的目光有點複雜,包含了憤怒,壓抑和不滿,孫曉曦知道自己這樣也是過分了,咄咄逼人的把一個溫潤如玉的男人弄成這個模樣.

"我們走吧."她的手下意識的捂了捂痛得火辣辣的肚子,果然那水煮魚是不能吃太多啊.

廉梓晨不是沒有見到她捂肚子的動作,心里騰起了一絲不舍,可是想想,那不是她自作自受嗎?抿了抿唇,他狠下心來,轉身背對她.

孫曉曦拿著包包跟在他身後,剛剛坐著還不覺得很痛,現在站起來走路了,她只感覺自己的胃被火灼燒一般難受,那個該死的廉梓晨居然還理都不理她,她心下更委屈了,眼眶紅紅的就是犟著不肯哭出來.

廉梓晨取車,自己開了門就坐在車上等她,目光又冷又冽,孫曉曦只感覺肚子痛得受不了,用手捂著,然後步履維艱的挪到他的車子旁.

廉梓晨也是夠耐心的,她走到車旁,上車,系安全帶可花費了差不多五分鍾的時間啊,他不言不語,沉著一張臉在那里看著,等她完全弄好了以後,又是一言不發的開車走人.

自從在一起以後,廉梓晨事事都照顧著她,可能是因為年齡比她大了八九年的緣故吧,他總是像待孩子一樣寵溺的待她,她被優待慣了,現在被他冷待,她還真是萬分不習慣.

車子開上高架橋的時候,天已經黑漆漆的,放眼看去一顆星星都沒有,不一會兒,孫曉曦聽到了嚇人的雷聲,轟隆隆的響著,嚇得她的胃又痛了幾分.

她慢慢的伏在車子上,腦袋朝下,臉皺成了一段,牙齒都快要把下唇給咬破了.

廉梓晨的余光一直都放在她的身上,忍了好一會兒,他終是沒有辦法無視她,下了高架橋,在一個藥店的門口,他把車子停在了路邊.



傾盆大雨,廉梓晨開了門就跑向藥店,孫曉曦感覺身旁的動靜,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投向他奔跑的背影.

心里正疑惑,正幻想,不一會兒,廉梓晨就拿著一杯牛奶和一盒藥回來了.

他把牛奶放到她的手上,然後拆了藥盒,把藥給她的時候,他還細細的看了說明書,確認完全沒有問題後,他這才把兩顆白色的藥丸放在她的手心上.

"伴著牛奶吃下去,胃等一下就不痛了."這樣說似乎還不能夠安撫到她,廉梓晨歎了一聲,伸手去揉她的腦袋,就如同他們沒吵架之前那邊,他向哄小孩一樣哄著她.

孫曉曦一陣揪心,眼淚沒忍住,啪嗒一下就落下來了,廉梓晨一看,連忙伸手去擦,"好了好了,哭什麼呢?"

原以為這樣安撫她,她就能省心一點了,誰知道她的眼睛就像擰不緊的水龍頭一樣,眼淚嘩啦啦的落下,怎麼止都止不住.

見到她哭得這麼慘,廉梓晨心里就後悔了,她就是一個小丫頭,從認識她那天起,他就應該知道的,何必什麼事情都跟她較真呢?

他先哄著她把手上的藥吃了,看著她吃完後才拿開她手上的牛奶放到一邊,伸手將她抱入懷里.

"都是我的錯,都是我不好,寶貝不要哭了,心里有什麼不舒服就盡管沖我發火,好不好?"他低頭親著她眼睛,順著眼睛親著臉上的淚,又咸又苦的,她這一次還真是傷心透了.

廉梓晨這樣哄著,孫曉曦倒也一點都不客氣,抬起手就毫不留情的捶向他的胸口.

一下又一下的,她一開始是用力的,隨後心里委屈了,力道也漸漸變小了,最後她哇哇大哭起來,腦袋埋向他的胸膛上,完全就是一個受了傷的孩子.

見到她這副模樣,廉梓晨心疼不已,摟著她的小蠻腰將她帶入懷里,細細安慰.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好不好?不要哭了,當我求你了……"

他在她耳邊輕輕的哄著,過了良久,她先是抽抽噎噎的吸鼻子,隨後才漸漸的止住眼淚.

廉梓晨捧著她的臉細細的吻,含著她的唇瓣像吃著糖一樣淺舔慢吮,他親得投入,過了許久,她終于冷靜下來了,他才依依不舍的松開她的唇.

孫曉曦抬眸看著他那雙亮晶晶的烏眸,扁了扁小嘴,她這才伸出手環上他的脖子.

"廉梓晨,你怎麼就這麼可惡?"

聽到她的責怨,廉梓晨瞬間笑開了眉眼,大手揉了揉她的長發,他什麼都承認,"好,我最可惡了,我們家曉曦很乖的,我知道."

他誘哄的話語,孫曉曦是很受用的,其實在他冒著大雨都沖出去給自己買胃藥的時候她就什麼氣都消了,他明明還生著她氣呢,卻見不得她受苦,這樣的男人,你還想要怎麼樣呢?

廉梓晨卻並不知道孫曉曦已經原諒了自己,挑起她的下巴,他用拇指摩挲著她的面頰,輕聲問道:"曉曦,不要再鬧了好不好?你讓我不好受就算了,這麼一鬧,你自己也難受不是嗎?"

"薩拉的事情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可不會是現在."

"那要什麼時候?"孫曉曦的眼眶紅紅的,用那雙紅眼睛看著他,顯得尤其的可憐.

"過些天吧."廉梓晨歎了一口氣,想起當年的事情,他直到現在都很後悔,"我和她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的,我今天生氣也不是因為我有什麼事情隱瞞你,而是因為,你不相信我."

"可我不相信你,都是因為你什麼都不願意告訴我啊."孫曉曦咬住下唇,聲音低低的,帶著一點不滿.

廉梓晨一看見她咬自己的唇,大手立馬就伸出去了,撫上她的下唇不讓她隨便亂咬自己,他俯首咬了她的鼻子一口,然後又問:"你可以不相信我,我日後有很長的時間去跟你證明我有多喜歡你,可是最讓我受不了的是你居然相信薩拉都不相信我."

"我覺得薩拉姐她……"

"不要隨便相信人!"孫曉曦剛想要為薩拉辯解,廉梓晨就冷聲打斷她的話.

"你認識她才多久?"廉梓晨忽然一頓,又歎氣說:"曉曦,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無論你認識她多久,你都不可能比我更了解她的,她是一個怎麼樣的女人,我才最清楚."他說得斬釘截鐵,孫曉曦皺著秀眉看他,一下子居然也不知道該怎麼樣回他的話.

難道薩拉今天只是在她的面前做戲而已?其實她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可憐,這一切都是她為了讓她和梓晨吵架而說給她聽的假話?

上篇:第三百七十一章兩個選擇     下篇:第三百七十三章 他喜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