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四百一十四章 被脫褲子  
   
第四百一十四章 被脫褲子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靜曦,你告訴母後,你嫁給宇軒,到底是真的是愛他,還是只是為了補償他心里失去的愛而已."孫曉曦一臉認真的看著自己的女兒,感情的事情沒有對和錯,所以剛剛廉靖想要責怪袁宇軒,她當場攔下來了.

這是為了不讓靜曦為難,也是為了給他們一些空間.

"母後,我從小就愛慕著宇軒哥哥,你是知道的,就是因為這份感情我害死了香凝姐姐,我實在是不忍宇軒就這樣孤孤獨獨的過一輩子,我只是希望,能夠在他最傷心最難過的時候陪在他的身邊."無論他怎麼樣對自己都好.

聽到廉靜曦提起越香凝,孫曉曦的面色不禁難看了幾分,那個孩子死得無辜死得慘烈,還是為了自己的女兒而死的,她想起也是痛心.

"母後知道了,你和宇軒的事情,母後看著,不會插手,也不會讓你的父皇插手,不過……"孫曉曦很認真的看著廉靜曦,"如果你不幸福,母後就不能坐視不管了."

廉靜曦反手握著孫曉曦的手,很認真的開口,"你放心吧,我一定會讓自己和宇軒幸福起來的."

"好,母後看著這一天."

回門以後,廉靜曦就馬不停蹄的趕回將軍府了,雖然袁宇軒很不待見自己,但是她堅持要給他做飯,每天的早午晚三餐都是經過她的手為他准備的.

早上進宮,晚上才回到府里,廉靜曦急匆匆的往廚房走去,廚房里的廚師們見到廉靜曦,紛紛恭敬的喊:"公主."

"今天有什麼菜?讓我來准備吧."她拿起圍裙就開始穿上,目光瞄到了廚師的臉,他們閃閃縮縮的,仿佛有什麼事情要對她說.

廉靜曦一臉好奇,問:"怎麼了嗎?"

"公主,其實……"

"從今天起,廚房就是你的禁地,你不可以再到這里來."

袁宇軒的聲音冷冽清俊,語氣逼人,廉靜曦回頭看向他,見他身體挺直的站在廚房的門口,她皺了皺眉.

"我只是想要為你做些什麼."

"不用了,我三天前就跟你說得很清楚了,你只需要做你的公主,這些無謂的事情,你不要去做."然而她完全把他的話當成了耳旁風.

袁宇軒的語氣過于冰冷,廚房里的下人們都有點驚異,袁將軍雖然不是一個熱情的人,但他從來不會用這樣冰冷的語氣跟人說話,更何況他眼前的這個人是他的妻子.

"好,我知道了."廉靜曦沒有堅持,他不想,她當場就把圍裙給脫了,面帶微笑的看著他,她問:"還有什麼不滿意,你盡管告訴我,只要是你不喜歡的,我都會去改."

此時此刻,廉靜曦把袁宇軒當成了一個需要被包容的孩子.

不知道為什麼,她如此的配合自己的態度讓他有點莫名的惱火,明明這就是自己想要的,她做到了,為什麼他對她這麼的不滿?!

"跟我走!"袁宇軒伸出手,拉著她的手就走出了廚房.

靜曦低頭看著他捉著自己手腕的大手,他這樣主動的觸碰自己,這已經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兩人走到前庭,天已經全黑,月亮高高掛在天際普照著大地,此時此刻,靜曦多希望他能夠這樣拉著自己,永遠都不要放手.

袁宇軒停了下來,轉身看向傻乎乎在發呆的她,見她一臉失神的看著自己的手,他忽然想起了什麼,連忙甩開她的手.

被他狠狠的甩開,靜曦的心里忽然苦苦澀澀的,眼底劃過明顯的失落,她抿了抿唇,然後又抬頭看向袁宇軒.

"我到底應該怎麼做,你才會正眼看我?"只要她能做到的,她都會全力的去做.

袁宇軒目光極深的看著她,"你不用再把時間精力都浪費在我的身上了,做你自己,像以前一樣,不用為了我特地去改變你的性子."

"如果我不聽呢?"廉靜曦的眼眶紅紅的,"我不會放棄的,在你沒有正眼看我之前."

見她如此固執,袁宇軒立馬擰起俊眉,握了握拳,他開口說:"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但是,不要再來打擾我的生活,一年前我對你說我們從此就是陌路人,我這句話說的是真的."

話音一落,他轉身就往自己的廂房里走去,廉靜曦看著她的背影,心里一緊,她開口叫住了他.

"宇軒!"

袁宇軒頓住了腳步,他蹙起了眉頭,卻沒有回頭看她的意思.

"在你喜歡香凝姐之前,你真的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嗎?"哪怕是憐惜之情,他都沒有嗎?

"沒有."袁宇軒說得決絕,"以前沒有,現在沒有,以後也不會有."說完,他這一次走得徹底.

廉靜曦這一次被袁宇軒傷得極重,他以前說話再狠再傷人都不比一句不愛來得殤,她全心全意投進去的感覺,而她和他也不是那種只是認識了一天的陌生人,他們之間,可是說是認識了將近十五年的青梅竹馬.

她永遠都不會忘記,小時候有一個小哥哥時常抱著她去看花燈,陪她一起蕩秋千,他對她的好,點點滴滴在心頭,她想要忘記除非剜心割肉.

廚房變成了廉靜曦的禁地,她不能隨意出入,她忽然之間沒有了能補償他的方式,抓破了頭也想不到什麼能為他分擔悲傷的方法.

然而從那天開始,她發現袁宇軒也不再回府,偌大的將軍府內只剩下她和一眾下人,這里好比一個華麗的冷宮,門面冠冕,內里空洞.

她不是一個安靜的人,但經過一年前那件事情卻讓她整個人都靜了不少,然而有些人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她始終都不是悶得住的人,此時內心寂寞了,她忽然就想要出去走走,出去看看世界.

"公主,你要出去走走嗎?正好啊,今晚是每個月一度的集市."見多日來郁郁寡歡的廉靜曦終于想要出去走動,馨兒無比的欣慰.

廉靜曦見馨兒這麼高興,她忽然覺得自己這個公主真的是做得有點失職了,想想她們以前一起吃喝玩樂的日子,馨兒也不是一個靜得住的主兒,這些日子以來陪著自己一起裝深沉,真是委屈了她.

人生嘛,無論遇到多大的挫折也得笑著過,這是母後教她的,而她也不想用這副要死不活的臉去面對宇軒,這樣的話只會更倒他的胃口.

換了一身樸素的著裝,廉靜曦整個人像是回到了少女時代,少女跟少婦有什麼區別?可能就在于心態吧.

兩人走出了將軍府,步履輕快的往江邊走去,夜晚的集市最為熱鬧,在江邊還能看到煙火,絢麗多彩,只可惜稍縱即逝.

"公主公主,奴婢去給您買糖葫蘆吧,你最喜歡吃糖葫蘆了!"馨兒自告奮勇的討她開心.

廉靜曦點了點頭,指了指江邊涼亭的方向,"我在那里等你."

夜晚的江水是黑色的,彎彎的月牙倒映在江面,波光粼粼,月牙一下子又被分開了好幾份.

"今晚的月亮跟人一樣,都不能團團圓圓."她不由感歎.

"不,人比月亮好,人還有選擇的機會."一道儒雅的聲音傳入耳邊,廉靜曦回頭尋找聲音的源頭,只見一個身穿月牙色錦服的翩翩公子站在自己的身後.

男子墨黑的絲絲發縷在晚風中飛揚,那雙細長劍眉下的眼睛散發著溫暖的笑意,忽閃著明亮的光芒,窄窄的鼻梁,拔卓挺立,薄潤的雙唇,溫潤如玉.

廉靜曦身邊的男人都是一等一的美男子,廉梓晨妖孽,廉靖冷峻,袁宇軒冷傲,廉睿俊朗陽光,眼前這個男子給人的感覺如一股暖泉,不知道為什麼,她居然微微揚起了嘴角.

"你是……"

"公主,你難道真的忘記我了嗎?"男子是笑著問她的,語氣有點小委屈.

是自己認識的人?廉靜曦努力的回憶,這麼溫潤如玉的男子,她真的認識人家嗎?

"對不起……我還真的不知道自己認識像你這麼俊的男人."一下子本性暴露,廉靜曦都有點驚異了.

男子目光炯炯,嘴角抽了抽,沒有忍住,最後還是撲哧一聲笑出來了,搖頭歎息,說:"公主,你還真的是一點都沒有變."

她怎麼會沒有變呢?她現在變得可憂郁可沉悶了.

"你還真的是認識我啊?"廉靜曦挑眉打量著他,她剛剛還以為他是不是要來搭訕自己的,搭訕泡妞之類的詞語,還是她那個無所不知的母後教他的.

"公主,你難道忘記了你十歲那年,在翰林書院里被你脫了褲子的小男孩嗎?"男子微笑著,那雙狹長漂亮的桃花眼就這樣直勾勾的盯著廉靜曦,廉靜曦大大圓圓的眼睛忽然一轉,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你……是那個小男孩?"廉靜曦先是驚訝,隨後就是臉紅,最後干脆伸手捂住自己的臉.

上篇:第四百一十三章 回門     下篇:第四百一十五章 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