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四百二十八章 他喜歡  
   
第四百二十八章 他喜歡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見到她閉上眼睛,一臉期待的模樣,袁宇軒的嘴角不由彎起了一抹弧度.

她從小就心思單純,現在嫁為人婦也依舊如此.

他的拇指微微拂過她的嘴唇,下唇上的傷口已經結疤了,看著很深,也不知道她還疼不疼了?

"疼嗎?"心里怎麼樣想,他就怎麼樣問.

廉靜曦倏地睜開了眼睛,見他沒有低頭下來吻自己,只是在觀察她唇瓣上的傷口,她的臉蛋一紅,覺得非常的丟人!

"我,我……不疼!"她連忙揮開他的手,抬起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她怎麼能這樣不矜持那麼的羞人呢?居然還妄想他會吻自己!

她心里的想法都寫在了臉上,袁宇軒臉上的笑意更大,其實很久以前,他就覺得她很可愛了.

長臂一伸,他又把她輕輕扣入懷里,只是暖暖的抱著她,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情.

"以後,不要再做傷害自己的事情了."他俊朗的下巴抵在她的發旋上,輕輕的蹭著,說道.

這樣溫柔的袁宇軒,讓廉靜曦想要哭泣,因為被他那樣的善待,她會想起自己第一次見他時的情景.

那時候的她雖然只有四歲,可是被袁湘湘帶到一個陌生又漆黑的環境里,她的內心也是極度恐慌的,因為害怕到了極點,以至于直到現在,她都沒有忘記當年的那件事.

而在她最害怕最無助的時候,一個小哥哥拿著糖蓮子走進了那個漆黑的房間內,沒有假惺惺的哄她讓她不害怕,而是一句.

"害怕就哭出來,不過不能發出聲音,糖蓮子給你,你就留在這里幾天,當作陪我玩吧."

只是當作去小哥哥家里作客幾天,這樣的想法讓她忘卻了害怕,沒有過多的哭鬧,在那段日子里,袁湘湘也就善待了她.

小時候還不懂事,不明白他這樣做是保護自己,現在想明白了,對他,她又多了好幾分依賴.

眨了眨眼,她伸手環住了他精實的腰,她深深吸取著他身上好聞的檀香味,然後又說:"只要有你在我的身邊,我什麼都不害怕."

袁宇軒聽到她的話,身子一陣僵硬,微微松開她的身子,他垂眸看她,看到了她眼眸里的執著,他胸口上的某處仿佛被人牢牢捉住.

"你到底喜歡我些什麼呢?"明明比自己小了這麼多,卻對感情執著得可怕.

他不是第一次問她這個問題,一年多前,他跟越香凝感情最好的時候,他用很嚴厲的語氣這樣質問她,她紅著眼眶跟他吵,各種威脅說要滅了越香凝也要他娶自己,他氣得扔下她就騎著馬離開,然後她躲在山洞里哭得昏天暗地,最後悲劇就這樣發生了.

"我就是喜歡你,這輩子,我最喜歡的人就是你!"她當初是這樣回答他的,現在,答案也不會變.

袁宇軒的腦海里閃過了一年前的畫面,大手扣住她的腦袋,他低頭堵住她的唇瓣.

如果他當時是用這樣的方式回應她的感情,那麼香凝也不會慘死,而她也不會被自己逼成這副模樣.

他氣她,把身為男人的自責都扔給了她,所以這一年多來,他從來沒有給她好臉色看.

其實說到底,他只是接受不了自己害死了一個好女人,他把越香凝當成了知己,她了解自己,懂自己,這樣的一個女人,他把她當成了終身的伴侶,然而卻因為自己一時的脾氣而害死了她.

廉靜曦睡著了,袁宇軒才從她的房間里退出來,他們的關系才漸漸好轉,他不能太過心急了,她今晚就因為自己的態度變化太大而渾身都不自在.

漫步在花園里,他抬頭看著天上的繁星,其中有一顆星星特別的閃亮,他看得出神,嘴角不禁喃喃:"香凝,是你嗎?"

一年前的軍營--

越香凝女扮男裝混入軍營當兵的事情被他當場揭穿,她沒有求饒,甚至連目光都沒有一絲的改變,淡淡的一句話,他改變了對女人的看法.

"要我死可以,我要死在戰場上,而如果我沒有死在戰場上,那你就應該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告訴你,女人不會不如男人."

她的武功和豪情都不比錚錚男兒差,有時候還比男兒強,他欣賞這個女人,所以到最後,他都沒有揭穿她,讓她留在自己的身邊.

兩人很快就成為了知己好友,在贏了一場漂亮的仗後,他們那晚甚至會舉杯暢飲.

"將軍,像你這麼棒的男人,怎麼二十有三都還不娶妻啊?"

越香凝再怎麼像男人也始終還是一個女人,女人心底里的那點追求,她還是有的,所以在那一晚,他告訴了她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

"不是不娶,而是不能娶."他拿著酒壺就往嘴里灌酒,動作豪爽,表情性感.

"你有喜歡的女人啊?"越香凝那時候已經微醉了,都說人酒後容易吐真言,在感覺到他有喜歡的人時,她說話的語氣都有點變了.

"喜歡啊,我看著她長大,從一個小女孩變成一個大女人,無時無刻不為她心動."那時候的他,想起廉靜曦,臉上都是喜悅的,那個小丫頭現在在皇宮里,應該是很想念他吧?

"既然喜歡,你為什麼不娶她啊?"越香凝有點不開心,捧著酒壺就開始借酒消愁了,"你一個護國大將軍,要娶一個女人,還有什麼難?"

"如果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當然是不難……"他忽然一頓,側臉見她喝得這麼著急,他伸過酒瓶想要跟她碰壺,越香凝幽幽的瞥了他一眼,也抬起酒壺.

"她是公主."袁宇軒笑了,笑容邪肆魅惑,"想要娶皇上的寶貝女兒,談何容易,更何況,我整個袁家都是帶罪之身."

他十歲那年對她舉起了刀,他是想要殺她的,但是她那時候還太小了,所以什麼都不記得了,而現在,她只記得他對她的好,而他的壞,她視而不見.

"她值得更好的男人,而我,永遠都會守護著她."斂起了嘴角的笑意,他又喝起來了.

越香凝先是沉默,然後又靜靜的看了他幾眼,最後沖他舉杯,笑道:"明白,漢子."

然後幾天之後,廉靜曦出現在他的面前,他心里是又喜又悲.

她知道戰場是什麼地方嗎?腥風血雨,殘酷無情,在戰場上,所有人的眼里就只有敵人,沒有感情,來到這種危險又殘酷的地方,她一個小公主,不是在找罪受嗎?

"回去!"袁宇軒的語氣很冷冽,這也是這麼多年來,他對她最嚴厲的一次.

"我不要!"廉靜曦很任性,在軍營的帳篷里,她插著纖腰,抬頭挺胸的迎上他的視線,她很堅持.

"袁宇軒!本公主就是來這里見你的,好不容易見到你了,飯都還沒有吃上一頓你就讓我走?!做夢!"

"廉靜曦!你以為這里是皇宮嗎?可以隨便讓你鬧著玩嗎?!一不小心可是會死人的!你知道嗎?!"她很任性,有時候又很自我,她就是一個被人寵壞了的小公主,所以有時候,她的堅持是所有人都勸不動的,包括他.

"你會保護我的!不是嗎?!"一直以來都是他在保護她,難道現在換了一個地方,他就不能保護她了嗎?!

"我是將軍!是主帥!我沒有那麼多時間一天到晚看著你這個嬌蠻公主!"一怒之下,他說話的語氣有點激烈了.

廉靜曦從來就是受軟不受硬的一個人,此時此刻,被他這樣的教訓,心里是怎麼樣都不舒服了!

她抱著手臂走到一邊的椅子上坐下,"反正我來了就是不會走的!"

"廉靜曦!"袁宇軒怒不可遏,走到她多麼面前站直了腰,他蹙緊了眉間問她,"你來這里到底是做什麼?!"

廉靜曦低頭,嘟著小嘴,一臉的委屈.

"我想你了……"她的眼眶一下子就紅了,抬頭看向他,"你已經有半年沒有回廉都了,我很想你!"

所以她就偷偷瞞著父皇和母後,以旅游為名,見他為實,溜出來了!

"你……"袁宇軒被她的話堵得胸口一臉悶氣.

她知道他喜歡自己,可是她喜歡他喜歡到是非不分的地步,或許他真的得制止一下了!

"這不是一個理由!"他不賣她撒嬌的帳,"總之,在我真的生氣之前,你最好帶著你的人快點離開,否則就算你是公主,我都不會對你客氣!"

話音一落,他轉身就走出了營帳.

廉靜曦看著他走得毫不猶豫的背影,小臉一鼓,氣得直跺腳.

上篇:第四百二十七章 改變了的小公主     下篇:第四百二十九章 打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