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四百三十二章 誰害了誰  
   
第四百三十二章 誰害了誰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廉靜曦目睹了人生當中最可怕的一幕,她看著那些大男人一起欺負一個女人,完事以後,他們甚至還將那個女人殘忍的殺害,她害怕得整個人都在發抖,眼淚也不自覺的流了出來.

越香凝一直都在男人堆里打滾,對這些北蠻人更是了解得十分透徹,他們嗜血成性,殘忍暴戾,這些,她都是知道的,然而小公主今天還是第一次見識到,她顯然是被嚇得不輕.

五六個北蠻人快樂完便扔下女人的尸體離開了,然而越香凝不敢放松,皺著眉頭看著山洞口那邊.

現在還在下雨,他們絕對有可能去而複返,于是她把臉轉向廉靜曦,低聲道:"靜曦,你絕對不能讓他們知道你是公主,絕對不能!"

若是那些北蠻人知道了廉靜曦就是廉龍國的公主,他們絕對會將她捉走去威脅我們的廉龍皇帝,到時候袁宇軒會崩潰,仗也不用打了,他們半年來的努力全都白費了.

廉靜曦雖然害怕,但是頭腦也是清醒的,她緩緩的點頭,不敢發出一絲的聲音.

越香凝慢慢的松開了捂住她嘴巴的手,側過身子坐到她的身旁去,時刻警惕著洞口.

不知道過了多久,那些北蠻人似乎沒有回來了,廉靜曦才弱弱的開口.

"那些,就是宇軒的敵人嗎?"

越香凝側過臉,微微的看了她一眼,然後點頭,給予她肯定的回答,"是,很殘暴,很沒有人性,他們的掠奪不是為了生存,而是為了快樂,這樣的民族,我們絕對不能留下它!"

"對不起……"直到現在,廉靜曦才意識自己有多麼的任性和愚蠢.

宇軒和越香凝是這麼努力的在保家衛國,而她呢?居然只會跟宇軒耍性子,讓他擔心自己,甚至還口不擇言說要滅了越香凝的全家,如果剛剛不是有她在,她的下場不會比洞口的尸體好多少.

"你是在跟將軍道歉,還是跟我道歉?"

"當然是你啊,還有……"她垂了垂眸,又說:"謝謝你,救了我."

越香凝挑了挑眉,眸光深深的看著她那張哭得狼狽的小臉,其實眼前這個公主,也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討厭.

"不用了,道歉和感謝都不用,只要公主快點回到皇宮去,這就已經幫了我和將軍的大忙了."

聞言,廉靜曦心里就難受了,她和宇軒的感情似乎真的是很好,就連說話的語氣,兩人都是如此的相像.

"我會回去的,給你們帶來了這麼多的麻煩,我也沒有顏面留下來了,不過……"廉靜曦一頓,大眼水汪汪的看著越香凝,又問:"我想要知道,你喜歡宇軒嗎?"

越香凝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撇開了臉,她回答道:"對,我喜歡將軍."可惜,那個男人他心里面只有你.

廉靜曦整張臉都是失落的,他們兩個人是相互喜歡,是兩情相悅,而她只是一個破壞別人感情的壞公主.

兩人過了很久都沒有說話的聲音,越香凝估計了一下,覺得那些北蠻人都已經離開了才對,她伸手拉起廉靜曦.

"我們走."

廉靜曦被她拉著站直了身子,剛邁出了幾步,只聽洞口又傳來了男人的聲音,兩人連忙躲回剛剛的角落里去.

"可惡,雨越來越大,我們根本就上不了山!"

一個男人把洞口擋路的尸體踢到了一邊去,直接坐到了地面上.

其余的幾人也紛紛坐下,無聊之際,他們甚至回味剛剛的事情,說著那個女人的身體還有他們得到的快感.

"剛剛那女的讓老子很爽!下一次,我們捉一雙!"

"哈哈,你還沒有玩夠?"

"你就玩夠了?"那人嗤了一聲,反問.

廉靜曦只希望他們快點離開,閉著眼睛躲在越香凝的身後,整顆心都被提了上來.

隨著時間的流逝,外面的雨勢沒有減小反而增大,廉靜曦的情緒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情不自禁之下,"呃……"她打了一個嗝.

越香凝連忙捂住她的嘴巴,然而那道聲音還是引起了北蠻人的注意,他們全部人都站了起來,大聲沖里面喊:"誰?!是誰在里面?!"

廉靜曦抬眸,一臉驚慌的看著越香凝,越香凝凝神聽著那些人越來越近的腳步聲.

不行,再這樣下去,公主肯定會被他們發現的.

她拉起廉靜曦的手,讓她自己堵住自己的嘴巴,一臉認真的看著她,壓低聲音對她說:"聽著,在這里等著將軍來,你不能離開這里."

"你呢?"廉靜曦張嘴,沒有說出聲音,只是用嘴型問.

越香凝拉住她的手,"我必須要去引開他們,所以,你一定不能離開這里,知道嗎?"

廉靜曦不明白,如果她現在出去了,她就等于自投羅網啊,那些人如此的凶殘,她會死的!

"你不能去!"

"如果我不去,我們兩個就都會死在這里,如果他們發現你是公主,情況就只會更糟糕."說完,越香凝已經不再給廉靜曦思考的機會,將她往里面一推,她就往外面走去.

六個北蠻人見越香凝都紛紛吃了一驚,因為越香凝還穿著廉龍的兵服,她藐視了他們一圈,然後道:"你們北蠻人以為穿上漢服就變漢人了?天真!"

她成功的引起了他們的注意,迅速的往洞口沖出,那些北蠻人露出了狠厲的目光,舉起了武器,高聲喊道:"追!"

廉靜曦雙手捂住自己的嘴,她現在真的是咬斷自己的舌頭也不敢再出半句聲了,恐懼的眼淚仿佛不受控制般的落下,她貼著石壁往下滑,心里只祈禱越香凝能夠平平安安的回來,否則她一定會自責一輩子的.

然後天快要亮了,洞口傳來了袁宇軒的聲音,"靜曦?!靜曦?!"

廉靜曦站直身子,想要回應袁宇軒卻發現嗓子啞得已經不能講話了,只能發出細碎的嗚嗚聲.

袁宇軒聽到了聲音連忙沖進來,發現洞口處有一個裸身的女尸,身體明顯的遭到了殘虐,他胸口一窒,連忙走進去.

廉靜曦走出來,見到他,連忙沖上去抱著他.

"靜曦!"見她整個人都好好的,他心里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他把她抱得很緊.

"你有沒有受傷?!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松開她的身子,從頭到腳的將她打量了一遍.

廉靜曦的雙腿一軟,直直的摔了下來,袁宇軒連忙蹲下將她抱住,見她滿臉都是淚水,他心里更著急了,問:"怎麼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廉靜曦張嘴,很艱難的才發出了幾個字,"香凝……香凝她被那些北蠻人帶走了……"

都是她的錯,她害死了她,都是她的錯!

袁宇軒蹙緊了眉頭,看著她靠在自己的懷里哭得傷心欲絕,他抬手壓住了她的後腦,將她緊緊的壓入自己的胸膛.

最後靜曦哭暈了在他的懷里的,袁宇軒抱著她回到軍營後就下令尋找越香凝.

而他找到越香凝的時候,已經是半個月後,他們戰勝了北蠻,然後在北蠻軍的軍營里,香凝正拔劍自殺.

她一身白衣,渾身上下都無比的狼狽,見到袁宇軒時,她笑容如靨.

"宇軒,我終于還是等到你來了."

"香凝,我來接你了,我現在就救你出去."

"不……"她笑著搖頭,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我已經不需要你救我出去了,我現在就可以解脫了,我隱忍了這麼久,等的,就是你打勝這場仗."

袁宇軒走上前一步,想要拉她,而她卻拿著劍放到脖子上後退.

"香凝,有什麼事情比活著更重要?!"

"你知道我是怎麼活下去的嗎?"越香凝的目光一斂,笑容變得可怕,"我答應當他們的軍妓,整整半個月……"

袁宇軒的呼吸一滯,一下子,他不知道該對她說些什麼,軍妓,這是一個怎麼樣悲慘的存在,他又怎麼會不知道?

而且她一向都看不起北蠻人,當北蠻人的軍妓,這比她死還要讓她難受!

越香凝微笑,眼角落下了一滴清冷,她深呼吸了一口氣,說:"宇軒,走吧,不要再管我了,你是乾淨的,而我已經沒有資格呆在你的身邊."

"香凝,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你過來,我娶你,以後,你就是我的妻."他朝她伸出了手,目光真誠.

越香凝的眼淚越來越多,她不斷搖頭,手上的劍握得更緊,"你應該了解我的,我討厭被人同情,我不後悔當初救了公主,因為,他是你愛的女人."

聽到她這樣說,袁宇軒更是自責無比,想要救她,可是她卻死意已決.

她垂了垂眸,眼淚滾滾流下,一邊哭一邊笑,她說:"宇軒,再見了,還有,我愛你."

話音落下,她順著劍旋轉了一圈,血花四溢,她就這樣倒在了他的面前.

"香凝!"他沖上去抱著她捂住她脖子處的傷口,她一臉滿足的沖著自己笑,而他卻心如死灰.

"宇……軒……"她閉上了眼睛走得安詳,而他也閉上了眼睛,一滴清冷從眼角落下.

對不起,香凝,是我害死了你,都是我……

上篇:第四百三十一章 畜牲     下篇:第四百三十三章 威逼利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