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四百四十四章 第一名伶  
   
第四百四十四章 第一名伶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袁宇軒不是一個冷漠疏離的人,因為他是一個領導者,是一個軍隊里的將領,這個角色就決定了他要賦予一定的人性化才能體諒下級的疾苦,士兵們的需求,正是因為他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將領,所以士兵們才甘心在他的麾下為他披靡.

雖然袁宇軒平時不是一個冷漠的人,但一旦有人惹毛了他,他立馬就會渾身是冰刺的武裝起來,直到所有人都不得安甯位置,就譬如現在.

廉靜曦是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來向他道歉的,他一句冷冰冰的"你有事情嗎?"將兩人的距離又大大的拉開了.

"我是來道歉的."廉靜曦就是有這一點好,是什麼就做什麼,從來不會有形式主義,哪怕是被他打擊得心靈創傷,有些事情她不退就是不退.

袁宇軒蹙了蹙眉,還是沒有把目光移向她,只是靜靜的聽著,什麼話也不說.

"我知道自己昨晚做錯了,我不該跑出去,不該跟藺無凡獨處,更不應該在跟藺無凡獨處的時候喝酒."一通罪狀數下來,廉靜曦才意識到自己是錯得有多麼的離譜.

"對不起……"她提步繞開地上那些寶貴的書籍,緩緩的走到他的面前,"你想要怎麼樣懲罰我都可以的,就是不要再生氣了."

聽到她這樣真心誠意的道歉,袁宇軒的心情是微微好轉了一點,慢慢的移過俊臉去看她,她腦袋低低的看著地面,衣服不知所措的表情.

"算了!"袁宇軒咬牙切齒的應了一聲.

揉了揉太陽穴,他倏地從座椅上站起,很不矜持的往她的身邊走去,鐵臂伸出,他將她摟在懷里,低頭咬住她的耳垂,是甜蜜是懲罰的開口,"以後都不許你再跟藺無凡在一起!不!以後都不許你再走出將軍府半步!"

廉靜曦一怔,她忽然一把推開了他,目光有點不滿和狐疑,"你不可以這麼霸道的啊."

她這一次就算錯了,他也不能軟禁她啊.

其實袁宇軒說她不能走出將軍府也只不過是嘴上說說而已,他知道她不是一個能在同一個地方待很長時間的人,他很了解,但是她不是來道歉的嗎?在這樣的情況下,配合著道歉哄他,她都做不到嗎?!

"就算是為了我,你也不不願意,是嗎?"他的面色陰沉沉的,故意為難她問道.

廉靜曦咬住下唇,過了良久,她才搖頭,"宇軒,你講點道理好不好?"

"我就是這麼不講道理的了,你第一天認識我嗎?!"袁宇軒的語氣變得很不善,眼底一片寒意,目光如冰刀子一樣嗖嗖的發射出來.

"宇軒……"

"你說你是來道歉的,那我怎麼完全不覺得你有那個意思呢?!"廉靜曦想要解釋的話被他硬生生的打斷.

廉靜曦閉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下,又睜開了眼睛,她目光誠懇的看著他,"就算我昨天做錯了,可你也不能關著我啊,我是一個人,不是一只寵物……"

嘭的一聲巨響,袁宇軒握拳就狠狠的砸在了書桌上,聲音震天響,他聲音陰冷的開口,"出去!"他現在不想見到她,因為她根本就不能理解他.

昨天晚上那種心髒抽離出身體,或者忽上忽下懸在半空中的感覺,到底是多麼讓人心驚.

"所以,你還是不肯原諒我,是嗎?"廉靜曦垂了垂眸,這已經可以算是結果了吧?

袁宇軒倏地伸手扣住了她的肩膀,他瞪大了眼睛看她,她心驚的往後退去,他又加重了力道捉她.

"廉靜曦,你永遠都不會懂我現在的感受,你永遠都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小公主,永遠都不會用心去感受我對你的感情!"

他氣的不是她不聽他的話,也不是氣她昨晚跟藺無凡出去一起喝酒,而是她不能體會他的用心,甚至不明白他對她的感情!

如果她有用心,哪怕是那麼一點點,她都會意識她是自己的妻子,然後跟別的男人拉開距離!

廉靜曦瞠圓的兩眼,表情驚恐的看著他,她整顆心都在顫抖,她在害怕,恐懼他.

如此相近的距離,袁宇軒又怎麼會看不出她在害怕自己?他忽然一聲無奈的嗤笑,松開了她的肩膀,背對著她.

"你出去吧,我現在很生氣,說不定忍不住就會出手打死你了."當然,這只是他嚇唬她而已,對她,他又怎麼下得下去手?

廉靜曦咬住了下唇,看著他那道冷硬的背影,她忽然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站了一會兒,她選擇了離開.

將軍和公主的戰爭又由此拉開,而每每兩人吵架,最難受的人都不是廉靜曦,而是袁宇軒.

她就是一個被人過度保護的小公主,一跟他吵架了,不知道該怎麼樣面對他了,就干脆躲起來,就連三餐都不出來吃了,派一個馨兒出來端進房間就隨隨便便的打發一頓飯.

而袁宇軒呢?哪怕是跟她吵架了,他也還是想要每天每天的見到她.

一想到她居然可以這麼無情,袁宇軒的心都冷了幾分,她怎麼能夠這樣狠?!偷偷搬回西廂的房間住,三餐又不出來吃,這擺明了不想面對他啊!

很好!廉靜曦,你非要這樣是嗎?那這一次我也不會再輕易低頭!袁宇軒也是下了狠心.

這一次的冷戰持續了七天,看那趨勢,似乎還會持續下去,袁宇軒的心情是越來越煩躁,上朝經常會把氣撒到藺無凡的身上,朝臣和皇上都看在眼里,廉靖若真的是看不下去了會斥責他幾句,然後廉睿就會出來救場.

今天下朝,袁宇軒很沒有回府的心情,她在躲著自己呢,而他又拉不下臉去見她,他都已經有多少天沒有見到她了?簡直鬧心!

廉睿與廉逸看了對方一眼,然後就大大咧咧的走上去,廉睿拍了袁宇軒的肩膀一下,袁宇軒不耐煩的蹙起了眉頭,"本將軍今天沒有心情陪太子殿下和逸王殿下耍鬧."

"皇姐夫,我知道你心情不好肯定是被我家皇姐給氣的,所以身為皇姐的好皇弟,當然要為她向你賠罪道歉才是."廉睿一口一句皇姐夫,叫得袁宇軒的心情舒暢了不少.

他勾起了嘴角,問:"說吧,又有什麼事情了?"

廉逸此時站了出來,笑道:"袁大哥,本王和太子在廉都城里找到了一個好玩的地方,正打算陪您去解解悶氣."

袁宇軒蹙起了眉頭,當下就拒絕,"不去!"

"為什麼?那地方可有意思了!"廉睿也一起起哄,"去吧去吧皇姐夫,你去那里放松放松,解解心里面的悶氣,說不定回去以後跟我皇姐的事情就迎刃而解了."

袁宇軒實在是被兩個兔崽子煩得頭都疼了,歎了一聲,"好吧."

對于男人而言,所謂好玩的地方,可以放松的地方原來就是青樓,等走到門口的時候,袁宇軒轉身就想要走了,奈何那兩個小兔崽子死死的拽住他.

"放手!"他對煙花之地一點興趣都沒有!

"皇姐夫,這地方可好玩了!里面的姑娘有才又有意,特別是如姐姐,她簡直就是天仙下凡."

"廉睿,你是什麼身份啊?!這種地方也適合你來?!"袁宇軒簡直就不敢相信.

"為什麼不適合啊?這家青樓的女子都是賣藝不賣身的,而且,正所謂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啊,皇姐夫你怎麼能歧視別人的職業?"當然,這些鬼話都是孫曉曦教的,而她教他的時候,廉靖的面色都黑了,不過他最崇拜母後了,最後的最後當然是聽母後的話,多出來增長見識!

袁宇軒一臉頭痛的看著他,深深的歎了一口氣,最後還是被兩個小兔崽子給拉進了一家名為,月如江的青樓.

三人被帶到了頂樓雅閣最好的位置,高台上,位置正好對著舞台,所有的表演一覽無余.

廉睿和廉逸兩個兔崽子肯定不是第一次來了,看他們興奮的模樣,到底這里的女子是有多漂亮?

袁宇軒坐在一旁興致缺缺的看著悶酒,解悶解悶,沒有悶酒如何解悶?

廉睿看了袁宇軒一眼,見他一直在那里喝酒不看人,實在是掃興啊,道:"皇姐夫,你先不要喝酒了,你快去看看啊,這里的姑娘可都是一等一的才女,詩詞歌賦舞蹈樣樣精通!"

"廉睿,你這樣說話,你覺得你對得住你的皇姐嗎?"現在倒是輪到一個小兔崽子教他出來找女人了?!

廉睿忽然恍然,笑道:"我這不是試探你嗎?行!你不喜歡的話咱們就不要找姑娘了,等一下有香如姑娘的表演,看完那表演,保證你心情舒暢."

"我沒有興趣."袁宇軒一杯酒灌下去,直截了當的開口.

"沒有興趣?"廉逸笑得開懷,"她可是江南出來的第一名伶越香如,這世間有多少男子一擲千金就是為了一睹芳容."

袁宇軒拿著酒杯的手忽然一抖,眉間緊蹙的看向廉逸,"你說什麼?越香如?!"

上篇:第四百四十三章 你有事情嗎     下篇:第四百四十五章 越家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