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四百四十九章 您就甘心嗎  
   
第四百四十九章 您就甘心嗎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走!立馬把她帶走!"袁宇軒的表情已經變得十分難看,唐源不敢多話和怠慢,伸手拽過越香如就將她往外拉.

越香如目光狠厲的瞪了唐源一眼,"我有腿,我可以自己走!"

聞言,唐源立馬松了手,目光充滿歉意的看著她,"姑娘,請."

越香如深深的看了袁宇軒一眼,眼底的那抹深意太濃,有仇怨,有不滿,有憤懣,霎那間,她收回了視線,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從此兩人勢不兩立.

中庭的聲音大吵,正在臥房里午睡的廉靜曦被吵醒了,打開房門走出來,她揉著眼睛,看著正在發愣的袁宇軒.

"怎麼了嗎?"

聽到她的聲音,袁宇軒連忙轉身看過來,她迷迷糊糊的,一臉沒有睡醒的樣子,他心里狠狠的一揪,想著她剛剛有沒有聽到那些話.

大步走到她的面前,他伸手將她一把拉入懷里,緊緊的抱著,一點都不敢松手.

"宇軒?"他忽然來襲的舉動讓廉靜曦咋舌,抬手回抱著他,"剛剛怎麼這麼吵?"

"沒事,剛剛什麼事情都沒有!"袁宇軒急于否認,鐵臂用力的箍緊了她那纖細的腰肢.

廉靜曦太過了解袁宇軒了,他越是說沒事,那就表明他有事情瞞著自己,她微微勾了勾嘴,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結實的後背,"嗯,我相信你,既然你沒事,那我就相信你."

她不想讓他如此不安,剛剛的事情,她還是去問問別人好了.

袁宇軒呼了一口氣,緩緩松開她的身子,低頭看著她還迷迷糊糊的小臉,他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餓了嗎?"

"餓了!"廉靜曦點頭,沖他笑得甜美.

看到她的笑容,袁宇軒心情大好,伸手將她離地抱起,他笑得極為明朗,轉身往飯廳的方向走去,他心里忽然有一種感覺,抱著她,像得到了全世界一般.

事後,袁宇軒到書房里研究兵書,廉靜曦就趁著他不在意的時候去找季叔,季叔一臉為難的看著她,笑容有點假.

"公主,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剛剛有幾個下人在鬧,將軍被他們弄煩了就厲聲罵了他們幾句讓唐源將他們送走,老奴相信,他們應該不會再來鬧了."季叔含糊的開口道.

季叔不是一個會撒謊的人,他們有事情瞞著她,這一點,廉靜曦是很肯定的.

"那幾個下人是因為什麼事在鬧?將軍不是一個心狠的人,凡是跟過他的下人都知道這一點,所以,只奧他們不是做了太過分的事情,將軍都不至于生氣至此."

"呃……"一詳細的問起,季叔就不知道該怎麼樣回答了,說謊的人避免不了要圓謊,這一點,廉靜曦很清楚.

"對不起公主,老奴也不太清楚."

"不清楚?季叔,您可是這里的老管家啊."府里下人的事情,還有什麼比他更清楚的?

"公……公主……"

"季叔,我沒有要為難您的意思,我一直都很敬重您,您是知道的,我現在只不過是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而已."

"公主,有些事情,您還是不要知道的好,將軍不想您知道就是不想您擔心."季叔語重心長的開口,"老奴覺得,做女人還是笨一點的好,公主覺得呢?"

廉靜曦垂了垂眸,歎了一聲,"話是這樣說沒有錯,但是季叔,我是將軍的妻子,夫妻已經是同根的存在,有問題,我們應該互相扶持."

"公主,實在是很抱歉,老奴真的不能告訴您將軍的事情,如果您真的想知道,不如自己直接去問將軍,如何?"

聞言,廉靜曦不由皺起了秀眉,如果她直接去問袁宇軒,他會回答自己,她現在需要在這里旁敲側擊一個老人家嗎?

"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強季叔了."

"謝謝公主."

書房內一片靜逸,袁宇軒捧著兵書看得仔細,廉靜曦泡了茶水走進去,他也完全不知不覺.

她走到他的面前,把茶水放下,安安靜靜的坐在躺椅上,目光意味深遠的看著他英俊的側臉.

過了一會兒,不知道是因為她的眼眸太灼熱還是因為她的氣息太過濃重,他的心思已遠,根本就看不進去書.

放下了兵書,他側過臉去看躺椅上的那個慵懶人兒,他沖她微微一彎嘴角,伸出手,"過來."

廉靜曦走到他的面前,伸手去拉他的大手,袁宇軒勾唇,一握住她的手就將她抱到自己的大腿上坐好.

"來找我玩?"他低頭親著她的側臉,聲音輕柔的問.

"不是."廉靜曦抬手去推開他的臉,"我有些話想要問你啊."

"什麼事情?"他極不安分,親不了她的臉,他就低頭埋向她的頸項,馨香的味道傳入鼻間,煞是好聞.

"你今天發了下人的脾氣?"廉靜曦不笨,知道不能直接問,所以就從另一個方向出發去詢問.

"沒有……"他從來不會隨便發下屬的脾氣.

他意亂情迷,根本就沒有意會到廉靜曦在套自己的話,整張臉埋向她的頸窩處,他只想偷香偷香再偷香.

"你沒有?"廉靜曦皺起了秀眉轉身抬起他還在吻自己的臉,她對上他的眼睛,很認真的問:"那為什麼季叔說你中午的時候罵了幾個下人,所以才弄出了那麼大的動靜?"

袁宇軒一怔,一下子表情都變了,俊朗的眉目緩緩蹙成一團,就連放在她腰間的大手都不由收緊.

"你去問了季叔什麼?"

"我只是想知道中午在我熟睡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廉靜曦不放棄,揪住他手臂上的衣服,"你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嗎?"

袁宇軒目光幽深的看著她,表情陰沉沉的,仿佛她問了什麼不該問的話一樣.

他松開了她的腰,轉過臉不去看她,"你沒有必要知道."

"宇軒……"

"夠了!反正不是什麼大事情,我不想你知道,你不要問,可以嗎?!"他硬生生的掐斷了她的話,語氣也變得十分的不悅.

廉靜曦拿他沒有辦法,只能倔著脾氣坐在他的大腿上等他搭理自己.

過了良久,袁宇軒歎了一口氣,重新扳過臉去看她,見她沉默著看著自己,一句話都不肯說,他抱了抱她,一臉疲憊的將腦袋抵在她的嬌嬌小小的肩膀上.

"靜曦,真的不是什麼大事,你不要再問了好嗎?也不要去為難季叔他們,在沒有我的命令,他們是什麼都不會說的."

所以他現在的意思就是讓她趁早死了那條心.

"如果不是什麼大事,那你為什麼不願意告訴我?"廉靜曦覺得有點失望,"宇軒你知道嗎?就是因為你什麼都不肯告訴我,我才會感覺如此的不安."

"你不用不安."他輕輕的撫摸著她的後背,緩緩的安撫,"難道我還會傷害你嗎?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

"好,你不想讓我知道,那我就什麼也不問了,不過……"她把腦袋靠在他的胸膛上,"你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了,我不想你不開心."

袁宇軒把目光投向遠處,眉間蹙起,良久,他才答,"好……"

月如江--

"不知道越姑娘這一次找在下來所謂何是?"藺無凡慢悠悠的喝著茶水,西湖龍井,果然是別有風味.

"你說過的,只要我有需要,你都會幫我."這里是廉都,僅憑她越香如一個人的能力,她想要扳倒護國將軍袁宇軒根本就不可能.

"所以越姑娘現在有需要了?"藺無凡笑得溫雅.

"我要見廉靜曦!"袁宇軒的軟肋是廉靜曦,所以她一定要見到廉靜曦.

"不可以."藺無凡想都不想就拒絕了她.

"為什麼?!"

"你現在的怨氣很大,我怕你會傷到我的小公主."女人的妒忌心和仇恨心都是一個讓人敬而遠之的東西,他怎麼能把小公主推入地獄里.

聞言,越香如倒是笑開了,她走到藺無凡的對面坐下,端起茶壺給他倒茶,"你放心,我是不會傷害你的小公主的."

"女人的話,我可不敢輕易相信."

"我只是利用她打擊袁宇軒,沒有了她,試問我還要怎麼樣打擊袁宇軒?"他和袁宇軒是情敵,他應該很清楚,廉靜曦于袁宇軒而言,到底是一個怎麼樣重要的存在.

藺無凡沉默,默默的喝著茶,似乎沒有要表明態度的意思.

他不拒絕就已經是一種默然,只聽越香如又說:"藺相您千里迢迢找我來這廉都,無廢就是想讓我破壞公主和袁宇軒的關系,正所謂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你舍不得把公主當棋子,那你只能一輩子躲在一邊看著他們默默的幸福下去."

"藺相,您就甘心?"

藺無凡抬眸看了越香如一眼,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敲打在桌面上,嘴角忽然揚起一抹邪氣十足的笑容,少了平日里溫潤儒雅的氣質,仿佛由一根綠竹變成了一束曼陀羅花.

"一個條件,你絕對不許傷害她半分!"

"成交!"

上篇:第四百四十八章 名分     下篇:第四百五十章 跟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