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不准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不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公主的愛狗慘死在將軍府的花園里,廉靜曦一早起來便聽到了這個噩耗.

她滿目震驚的從床上起身,跌跌撞撞的走到花園里,只見她平常活潑可愛的萌萌已經側臥在那里,一動不動的,眼睛緊緊的閉起.

眼淚瞬間溢滿了眼眶,她抬手舞觸碰它依舊毛茸茸的身體,可是卻渾身僵硬.

她顫抖著身子,不敢置信的捂住了嘴巴,不斷的搖頭,眼淚嘩嘩落下,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到底是誰?是誰做了這麼殘忍的事情?

"公主……"馨兒這個人都是顫抖的,走到廉靜曦的面前,她甚至不敢看萌萌的尸體.

她跟她一樣都是抱著萌萌長大的,它之前才有兩個巴掌這麼大,現在已經長了許多,然而仍然活不過兩歲.

"奴婢看到了……"馨兒跪在廉靜曦的身旁,一邊哭泣,一邊開口.

廉靜曦緩緩的側過頭去看馨兒,眼淚比珍珠還要大一顆,滾燙的落下來,她問:"看到了什麼?"

"是將軍……將軍昨天晚上掐著萌萌的脖子……"

廉靜曦閉上眼睛,手不斷的揪緊胸口的衣服,哭泣的聲音聽著斷斷續續的,有點緩不過氣來的感覺.

她見到萌萌的尸體就猜測著會不會是宇軒了,聽到馨兒的話,她現在面對真相,無處可逃.

宇軒,為什麼會是你呢?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呢?!你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殘忍了?

袁宇軒昨晚喝醉了,他醉成那個樣子回房間,靜曦肯定是要照顧她的,照顧也就罷了,他那時候心情這麼不好,萬一他發起酒瘋來傷了她,他真的是要後悔一輩子,于是迷迷糊糊的找了一客房就跑進去躺了一晚.

早上頭痛欲裂的醒過來,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已經不記得了,從床上起來,開門走出去,只見外面的下人亂成了一團的尋找自己.

他撫了撫太陽穴,腳步不穩的走過去,隨手捉了一個下人就詢問,"發生什麼事情了,著急什麼?!"

"將……將軍!"下人甲見袁宇軒,先是驚了一下,很快,他又恢複正常,稟報道:"回將軍,公主的愛狗死在了花園里,季管家吩咐奴才們來找您."

"什麼?!"袁宇軒一下子清醒過來,靜曦的狗死了?!

"是……是的將軍,公主現在還在花園那邊哭呢,怎麼樣都不肯起來."

聞言,袁宇軒那里還敢再站在這里發呆呢?提起腳步就迅速的往花園的方向走去.

花園里,廉靜曦還是跪在萌萌的身旁,手一下又一下的撫著它冷冰冰不會再發燙的毛,眼淚一滴滴滑下,嘴巴一張一合,道著歉,"對不對……對不起……"

如果不是因為她,你就不會死,都是她的錯.

她應該早早將萌萌送走的,而不是讓它留在這里,繼續礙著他的眼,如果她早將它送走,那麼它現在也不會慘死在這里.

"靜曦!"袁宇軒急急忙忙的趕過來,見她跪在萌萌的面前哭得傷心欲絕的模樣,簡直是跟自己死了親人一樣悲慘.

他喘著粗氣,一步一步的走到她的身旁,緩緩的半跪在她的身邊,剛想要伸出手去抱她,啪的一聲清脆的響聲響起,驚呆了站在一邊的下人們.

公主居然打了將軍,嗯,狠狠的打了將軍,一巴掌耍了過去!

袁宇軒還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抬手摸了摸自己被打得火辣辣的俊臉,目光愕然的看著她.

"靜曦……"

打了他還遠遠不夠解恨,廉靜曦伸手拽住他的衣領,"你為什麼要殺了萌萌?!你為什麼要殺了它?!"

她不是已經答應過他了嗎?她會將萌萌送走的,他就算再不喜歡它,他也只不過再忍耐兩天而已,為什麼他連兩天都不能忍?!

"殺了萌萌?你說是我,殺了它?"袁宇軒蹙緊了眉頭,頭痛欲裂,他昨晚真的是喝得太多了,以至于自己做了什麼都不記得了.

"你還想否認嗎?!"廉靜曦把目光移向他手背上的抓痕和細微的咬痕.

跟她手上的傷口一樣,都是萌萌留下的,在他要殺它的時候,萌萌甚至沒有劇烈的反抗,因為它知道,他是她心愛的人!

"將軍,你昨晚喝醉了,奴婢是親眼看著你掐住萌萌的脖子的……"馨兒哭得傷心,她真的很後悔當時沒有沖出去.

只因為見到他想要把公主的萌萌給殺了,她便害怕得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了!

袁宇軒閉上眼睛,腦海里仿佛真的掠過了這樣的一幕,他真的動手殺了那只狗.

"靜曦,我……"他伸手想要觸碰她,然而她十分抗拒他,他一伸手,她便用力的推打他.

"我什麼也不要聽……"她哭得梨花帶雨,傷心欲絕,抬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她一點都不想聽他的解釋.

"我昨晚喝醉了,我變得一點意識都沒有,我沒有想過我真的會動手!"這是真的,如果在清醒的情況下,他怎麼會做這樣的事情?她喜歡的東西,他護著都來不及,又怎麼舍得出手毀了它?

過了不知道多久,廉靜曦還在那里抽抽噎噎的哭,他一直半跪在她的身邊陪著,但是她跪在這里多久了?她的身子本來就不好,這樣子下去,肯定要病的.

于是,袁宇軒也顧不上她的反抗了,伸手將她抱在懷里就將她扶起來.

廉靜曦還沒有悼念夠呢,死也不肯隨他站起身,他一觸碰她,她便發了瘋似的推打他.

"好了靜曦,這件事情是我的錯,你想要怎麼樣懲罰我都可以,只是不要再跪下去了,好嗎?"

廉靜曦一站直身子便覺得下肢一陣麻木,差點就要摔倒,幸好袁宇軒用力的托住了她的身子,讓她靠在他的身上,他用盡全力的摟住她,無論她怎麼樣打自己都不放手.

低頭親吻著她柔軟的發絲,他貼著她的耳邊,一口一句對不起的說.

"你為什麼要這麼殘忍?!你為什麼?!"他殺了萌萌!他殺了萌萌!她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快要崩潰了!

"對不起……"他緊緊的抱著她,動都不敢動,只希望她能快點冷靜下來,不要傷到自己.

袁宇軒一邊抱著她,一邊把目光投向站在一旁一動也不敢動的季叔,示意他把那只狗的尸體收拾好,季叔收到袁宇軒的吩咐後,立馬就著手辦了.

他吻著她的額頭,彎下腰將她抱起來往房間里送去,她不肯走,一直在他的懷里掙紮,沒有辦法之際,他只能點了她睡穴讓她睡一覺.

兩個時辰以後,花園恢複了平靜,而臥房里,袁宇軒一直陪在廉靜曦的身旁,握著她的手,等著她醒過來.

這一次的事情的確是他的錯,可是他發誓,就算他心里再不喜歡那只藺無凡送給她的狗,他也沒有真的想過要殺了它,他昨晚是真的喝醉了,失去了理智才做錯了事情.

她哭得這麼傷心,他真的很後悔自己昨晚這麼的沖動.

床上人兒的手動了動,袁宇軒感覺到了她快要轉醒,伸手想要觸碰她的臉,她忽然睜開眼睛,雙眼沒有神采的盯著天花板看.

"靜曦."他低低的喚著她的名字,她沒有應答他.

眼淚一下子又從她的眼角溢出,他看著實在是心如刀割.

他伸出手,輕輕的拂去她臉上的眼淚,低著聲音問她,"我該怎麼樣做,你才能不這麼傷心."

廉靜曦不肯回答,更不願意面對他,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她抱著被子,翻了一個身,背對著他.

袁宇軒蹙起了劍眉,緩緩的在她的身旁躺下,他伸手從她的後面將她納入懷里,俯首含住她的耳垂,他低柔著聲音道歉,"對不起,靜曦對不起……"

廉靜曦咬住下唇,低低的哭著,她不想原諒他,也不知道該怎麼樣原諒他,她發現他真的是越來越讓她覺得陌生了,不顧她的感受做出如此殘忍的事情,她不知道以後該怎麼樣跟他相處下去.

"靜兒,不要不理我,嗯?"他將她整個人反轉過來面對自己,低頭親著她哭得紅起來的眼睛,細細的幫她吸著眼淚.

"我要回家……"她的聲音沙啞到了極點,袁宇軒的胸口被她狠狠的打了一拳.

"回家?"他看著她,"這里就是你的家,你現在就在家."

"我想要回宮里去……"她不知道該怎麼樣面對他,她現在覺得好辛苦好辛苦.

扣在她腰間的大手忽然用力扣緊,他的面色一下子陰沉到了極點,"我不准!"

上篇:第四百六十章 連狗都不如     下篇:第四百六十二章 淚人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