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四百七十四章 陰謀  
   
第四百七十四章 陰謀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丞相府,夜里晚風徐徐,越香如坐在院子里的小涼亭內,抬頭眼巴巴的看著圓圓的月盤.

藺無凡在她身後悄無聲息的出現,她轉身回頭一看,心髒一離,嚇了一大跳.

"藺相,你怎麼會在這里?"

藺無凡聳了聳肩,繞過她的身子,在她的對面坐下,"這里是本相的府邸,本相會在這里,有什麼好奇怪的地方嗎?"

"的確不奇怪,只是藺相您自從帶我回來以後就沒有再出現過,現在忽然出現,小女子倍感驚奇."越香如緩緩的移步,表情鎮定自若的坐到他的對面.

藺無凡但笑不語,伸手提起茶壺為自己到上一杯熱茶,悠閑自得的樣子,實在是讓越香如有點討厭.

"藺相,我也不想在你的府里叨擾太久,不知道我拜托您辦的事情,您辦得怎麼樣了?"城西有廉逸守著,城北那里也布了他的眼線,她想要離開廉都,根本就無從下手.

"你是說想要城東和城南的出入令牌是吧?"藺無凡放下茶杯,目光幽幽的看著她,"本相真是很不明白,既然廉逸這麼看得起你,你為何還要走?"

"說起這個,小女子倒是好奇了,如果藺相真的有意撮合我和廉逸,那我想在城北出城的那一天,你只要不攔著我,廉逸自然能發現我的蹤跡,可是你卻把我給藏起來了."時隔多日,她到現在都還是不知道他的意圖是什麼.

"本相的事情,無須你來過問,你要走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幫我辦妥了一件事情,本相自然就會把令牌給你,助你出城."藺無凡一副心機頗深的樣子,讓越香如看著十分懷疑.

"讓我來猜猜,這件事情,跟靜曦公主有關,是嗎?"

藺無凡的嘴角揚起了一抹陰沉的笑,"香如姑娘,你真的很聰明."

越香如歎了一口氣,心里實在是不明白,"藺相,公主的身邊已經有了一個如禽獸一般的袁宇軒了,她的心在袁宇軒那里,就算你做得再多也只不過是徒增自己的難堪罷了,為什麼你就不能放手,再找一個好女子呢?"

"閉嘴!"藺無凡的臉色一變,眼神也變得如狼一邊恐怖,"本相不需要你一個青樓女子向本相說教!"

而且靜曦對他的意義,他們是不會明白的!

越香如皺了皺眉,心里劃過一抹不安,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藺無凡對靜曦的執著非同一般,他的心思太過深沉了,她實在是猜不透他.

"你想要我幫你做什麼?"現在,她只能見機行事了.

藺無凡揚起了嘴角,眼神變得犀利,就連平日里縈繞在身上的儒雅之氣也逐漸消散,變得陰沉森冷.

將軍府--

溫暖的陽光底下,廉靜曦靠在袁宇軒的懷里吃著一堆小零食,酸酸甜甜的實在是可口,她對這些小零食一下子變得愛不釋手.

"好了."袁宇軒拿掉她手中的小零食,這丫頭,在他的懷里多久就吃了多久,呆會兒午飯都吃不下了.

零食被奪,廉靜曦是萬般的不願意,伸手想要去搶回來,卻不了袁宇軒揚手喊了下人過來,"把這桌子給撤了."

放滿小零食的桌子被撤走,那她的小零食也被撤走了,廉靜曦瞠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最愛的零食被越搬越遠.

袁宇軒實在是拿她沒有辦法,都已經快要成為娘親的人了,有時候孩子氣來實在是讓他頭痛.

大手扳過她的小臉,他低頭去親她的小嘴,她的嘴里滿滿都是酸酸甜甜的果脯味,他細細的品,猜著她剛剛都吃了些什麼東西.

不一會兒,廉靜曦被他吻得小臉通紅,狼狽兮兮的,微微喘著氣,她想要推他,卻被他扣住了手腕,壓在躺椅上,另一只大手掌住她的後腦一臉急切的吻住了她.

"嗯……宇軒……"換氣之際,她急急忙忙的喊他,腦袋不斷往後仰,他卻堅持著要追逐.

放開她被吻得紅腫誘人的小嘴,他順著她的嘴角往下落吻,光天化日之下,他們實在是太過放肆了,他袁宇軒不要臉,她廉靜曦還想要呢,心一狠,她重重的揪住了他腰間的肌肉,然而因為他身上的肌肉太硬了,她就算掐他,他也不痛不癢的.

笑容邪肆的看著她那張窘迫的小臉,扳起她的小臉,他又低頭含住了她的唇.

見他如此狼吞虎咽,急切需求的模樣,廉靜曦在心里歎了一聲,也不想再掙紮了,捧起他的臉就開始回吻,丁香小舌學著他游覽自己的唇一樣去掃蕩他的唇舌,兩人玩得不亦樂乎,等停下來的時候,袁宇軒的額間已經布滿了細碎的汗,著實是忍得有點難受.

廉靜曦已經變成了一汪水,攤在他的懷里,一動不動的微微緩氣.

袁宇軒愛她愛得不得了,吻著她的太陽穴,又順著她的耳際邊吻邊對她甜言蜜語.

廉靜曦細細的聽著他的話,嘴角蕩起了一抹愉悅的笑容,她拉扯著他的衣服,湊向他的耳邊,輕輕的開口,"我也愛你,宇軒."

兩人如膠似漆,回到了從前感情最好最幸福的時候.

還想再溫存一下,馨兒便紅著小臉走過來,一臉不知所措的開口,"將軍,公主,季叔讓奴婢請你們去飯廳用午膳."

見到馨兒,廉靜曦立馬從袁宇軒的身上爬起來,一臉責備的瞪著袁宇軒,袁宇軒的表情愉悅而悠然.

袁宇軒先站直身子,伸手將她從躺椅上牽起,然後摟著她往飯廳里走去.

"對了宇軒,都好些時日了,還是沒有能找到香如嗎?"聽到他說香如有可能還在廉都,她真的是又驚又喜,廉都是他們的地盤,要找人還不比在江南簡單嗎?

"沒有."關于這一點,袁宇軒也覺得很奇怪,按理說要在廉都找一個人應該不難,可就是沒有越香如的行蹤.

"靜曦,我懷疑,越香如或許是被誰給藏起來了,這個的勢力與我和廉逸他們相當,所以我們才會這麼難找到她."如果是這樣想的話,那麼一切都容易想通了.

"有人將香如藏起來了?"廉靜曦皺眉,"到底是誰,會這樣做啊?"

袁宇軒低頭看向她那張皺成一團的小臉,他伸手去撫平她的眉間,輕聲的哄,"好了,這是廉逸該操心的事情,你就不要瞎操心了,而且廉睿也派出了一部分禦林軍幫他找了,我相信就算有心人想要把越香如藏起來,也藏不了多久的."

"那對于這個有心人,你心里是不是已經猜到了什麼?"廉靜曦抬頭看向他,有點不放心.

袁宇軒微微揚起嘴角,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發,安撫著她那顆不安的心,"我大概是能猜到是誰,不過沒有證據."

廉靜曦垂了垂眸,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袁宇軒低頭親了親她的發頂,壓低聲音對她說:"好了,你現在最主要的任務不是擔心這一些,而是好好的養好身子,給我生一個像你這麼漂亮的女兒."

廉靜曦紅著小臉笑,"為什麼是女兒啊?我像要一個長得像你一樣俊朗的兒子."

"好,那就兒子女兒都要一個."

上篇:第四百七十三章 尋找     下篇:第四百七十五章 瘋狂的藺無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