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四百七十八章 命途多舛  
   
第四百七十八章 命途多舛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找到了嗎?"

袁宇軒的聲音充滿了疲憊,一天一夜過去了,他為了尋找廉靜曦,連一眼都不敢閉上,看到唐源,他仿佛看到了一絲希望一般.

袁宇軒眼底的那一抹期盼,唐源看在眼里,可是卻無奈在心里,"對不起……"

"屬下不敢驚動皇上,所以只能在廉都城內小范圍的搜尋,可是……"他搖了搖頭,"依舊沒有公主的消息."

"那就擴大范圍找!"嘭的一聲巨響,袁宇軒用力的拍響了桌面.

現在沒有任何的事情是比靜曦和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更重要了!

"將軍,如果這樣做,皇上肯定會將此事歸罪于您的,到時候公主回來了,皇上也不會再讓公主回到您的身邊……"

"只要靜曦平安無事的回來,我就不怕沒有贖罪的機會!"

可如果靜曦和孩子出了什麼意外,別說是皇上,就連他自己也沒有辦法原諒自己!

"將軍……"

"傳令下去,廉都城里大大小小的房子都給我搜,不惜一切代價,也給我把靜曦找回來!"

唐源愣了一下,蹙起了眉頭,他知道,將軍這一次是認真的.

他拱手領命,"是!將軍."

唐源轉身正要離開將軍府,只見廉逸牽著越香如從外面走進來,他驚了一下,轉身看向袁宇軒.

袁宇軒也看到了越香如,提步運功迅速的走到她的面前,剛想要對她做什麼,廉逸一個側身就擋在了她的面前.

"你走開!"

"你不可以傷她!"

兩個男人各持己見,冷冰冰的跟對方對峙.

袁宇軒的眸子透著凜冽的冷,死死的盯著廉逸身後的越香如,他咬牙切齒的開口,"因為這個女人,靜曦有可能處在險地之中,你卻要護著她?!"

"如果沒有她,你也別想知道公主現在的下落!"廉逸對上袁宇軒的眼眸,他把人帶到他這里,是顧及兄弟之情,如果他連這點面子都不給他,那他也沒有幫他的必要了.

"你知道她在那里?"袁宇軒目露凶光,瞪著越香如,他開口問道.

越香如提步從廉逸的身後走出來,她抬眸看向袁宇軒,她輕輕的點了點頭.

袁宇軒握了握拳,壓抑著內心的憤怒,只吐出了一個字,"說!"

"她現在在那里?"

"我告訴你可以,不過我有一個條件."越香如面無表情的看著袁宇軒.

說實在話,她對眼前這個冷傲的男人實在是沒有什麼好感.

"你沒有資格跟我談條件!"袁宇軒覺得越香如實在是可笑至極.

如果不是因為她,靜曦也不會不見,他已經留她一條命了,她居然還敢跟自己談條件?

她不就是依仗著有廉逸撐腰,他不敢動她嗎?!

"我的條件很簡單,你會答應的."越香如明白袁宇軒有多恨自己,可是這件事情,她一定要做.

"哼."袁宇軒冷哼了一聲,"你想要我的命?"替她的姐姐報仇?

"不."越香如搖了搖頭,"我不要你的命,我只要你把姐姐還給我,她的骨灰,她所有的遺物!"

"你心里愛的人是靜曦公主,我姐姐留在這里,只會讓她覺得痛苦,我想要把帶回家鄉,安葬在我爹爹的身旁."

聞言,袁宇軒蹙起俊眉,目光透著絲絲狐疑,他實在是不敢相信這個女人,她的要求,真的只有這麼簡單?

廉逸了解袁宇軒,所以看出了他此時的疑惑,伸手搭放在他的肩膀上,他說:"宇軒哥,我知道你現在很懷疑香如的話,不過我可以以王爺之位向你保證,她絕對沒有任何的企圖,她不會向你或者靜曦報複,我只希望你現在能放下你心中的成見,答應她這個小小的心願."

袁宇軒目光極深的審視著越香如,越香如心中坦蕩蕩,目光也無懼的迎上他的視線.

過了良久,他點了點頭,"我答應你們."

廉逸松了一口氣,越香如的臉上也勾起了一抹放心的微笑.

"靜曦公主現在在藺無凡的手上."

"不可能!"袁宇軒想都沒有想就否決了越香如的話,"我第一個就懷疑他了,所以拍了唐源潛入他的府中查探了一遍,靜曦不在里面!"

"他當然不會蠢到把靜曦公主藏到自己的府上讓你去找."越香如抿著唇瓣,"他把靜曦藏到了城西的一個小別院里,那個小別院還是用別人的名義買的."

袁宇軒一怔,目光透出了懷疑,"你說的話,都是真的?!"

"我去過那里,藺無凡還為此想要殺我的滅口."

"這是真的."廉逸可以作證,"我就是在藺無凡雇傭的馬夫手上,救下了她."

袁宇軒抿了抿薄唇,轉身看向唐源,他開口道:"你派人去城西的小別院里找,不要驚動里面的人,找到了就來報."

唐源拱起手,領命道:"是,將軍!"

唐源迅速的走了出去,越香如與廉逸對視了一眼,廉逸愛憐的把人摟在懷里.

袁宇軒面色沉重的看著遠方,只希望廉靜曦能平平安安的,直到他去接她回來.

越香如從廉逸的懷里退了出來,走到袁宇軒的面前,她大膽的提出要求,"袁宇軒,我想要見我姐姐……"

"在靜曦平安回來之前,我不會輕易答應你的要求!"袁宇軒面色冰冷的看向她,聲音冰冷的打斷了她所有的念想.

袁宇軒的話語實在是涼薄,廉逸都有點看不過眼了,伸手過來把愛妻護著.

"宇軒,你不能把所有的一切都歸咎在香如的身上."

"不然呢?"袁宇軒冷嗤了一聲,垂眸倨傲的看向越香如,"如果不是因為她,靜曦又怎麼會被藺無凡帶走!"

"可是……"

廉逸還想要跟袁宇軒反駁,越香如連忙伸手阻止了他,抬眸看向廉逸,她無聲的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再因為自己而跟袁宇軒吵.

"的確,這是我的錯,所以為了彌補我自己的過錯,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了你."越香如抿住了唇瓣,目光透著星星點點的委屈,"我不求能夠跟你和平共處,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因為我,而跟廉逸置氣."

黑眸淡淡的掃了越香如的臉一眼,袁宇軒冷哼了一聲,轉身就往書房那邊去了.

廉逸因為越香如剛剛的那一番話,心里無比的感動,伸手抱了抱她,嘴角揚著笑容.

"香如,謝謝你."

越香如抬起小臉看他,輕輕的搖了搖頭,"是我讓你為難了."

廉逸伸手摸了摸她的臉,"宇軒就是這樣的人,嘴硬心軟,其實他心里對你愧疚得不得了,只是因為靜曦,所以他才這樣……"

"我明白,就如同你,也一樣很緊張我啊,不是嗎?"

廉逸又將她抱得更緊一些,垂了垂眸,心里十分欣慰.

"對."

傍晚的時候,唐源回來了,只是臉上一片沉色.

"找到了嗎?"

唐源蹙起了眉頭,"將軍,沒有……"

袁宇軒的黑眸忽然瞠大,帶著責備和怒火,目光直直的射向越香如.

"怎麼會?"越香如一臉的莫名,"我真的親眼看到了藺無凡將公主鎖在了房間里!"

她提步走到唐源的面前,"就在東邊閣樓的房間里,你真的沒有任何的發現嗎?!"

唐源很肯定,"我已經在搜過一遍了,那個別院就只有一個普通的商人住在那里,別說是公主,連藺無凡身邊的一個仆人都沒有!"

越香如一陣無措,她不斷的搖著腦袋,"不會的,我真的親眼看到……"

"夠了!"袁宇軒一身怒吼,打斷了越香如的話.

他大步走到她的面前,伸手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袁宇軒的動作極快,等廉逸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得手了,他連忙伸手制住他的手臂.

"宇軒!放手!"

"我果然不能相信你說的任何一句話!"

越香如對上了袁宇軒那雙如同修羅一般的黑眸,充滿了黑色的光,看著他的眼睛,她有一種隨時都掉入深淵的錯覺.

她的脖子很痛,呼吸都開始變得困難,手下意識的拽住他的手臂,她很害怕這樣的感覺,仿佛一下子就會掉入地獄里一般.

看到越香如越來越難受,廉逸心里著急,運功狠狠的朝袁宇軒的肩膀上拍了一掌,袁宇軒被那一掌震了出去,連連後退了幾步.

廉逸扣著越香如的肩膀,低頭審視著她,"傷到了那里?!"

越香如連忙搖頭,在這種時候,她那里還顧得上自己,連忙回想著到底那里出了錯.

腦海忽然閃過了什麼,她伸手捉住廉逸的手臂,"我知道了!"

"什麼?"

"藺無凡肯定是發現了藏匿公主的地方不安全,所以他才把人給帶到了別的地方."越香如看向袁宇軒,"藺無凡這一次是下了決心要得到公主的,所以他才會派人把知道太多事情的我殺掉……"

聞言,廉逸也一下子恍然大悟,"我把那個想要殺害你的車夫給殺了,他沒有能夠回去給藺無凡複命,所以藺無凡知道了你沒死,藏匿的地方,不安全."

袁宇軒抬手扶著肩膀,眉間蹙得死緊,"所以呢?她現在到底在那里?!"

嘭的一聲巨響,袁宇軒運功震碎了一旁的椅子.

越香如被他的舉動嚇到了,下意識的往廉逸的身上躲去.

廉逸目光一斂,開口道:"或許,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上篇:第四百七十七章 本王要囚禁你一輩子     下篇:第四百七十九章 天大的恩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