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13章 首席師爺  
   
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13章 首席師爺


楊凌坐在簽押房里,望著面前堆集的一堆案卷發呆.他很想馬上投入工作,可是就象一個外行人乍對著堆得一人多高的爛魚網,千頭萬緒,根本不知從何處下手.

如果你想想縣太爺負責的工作就知道了,可不僅僅是電視上看到的沒事坐在七品正堂上拍拍驚堂木呀,一縣的財政呀,稅收呀,交通呀,律法呀......,所有的一切都要縣太爺來拍板,本來縣太爺除了縣丞,主簿,還有一堆刑名師爺,錢糧師爺,刀筆師爺,現在閔縣令這個半吊子縣太爺一股腦兒全丟給了楊凌,就算是一個富有經驗的紹興師爺,怕也一時要心忙腳亂.

簽押房是串糖葫蘆般的三間平房連起來組成的,通常縣太爺的師爺,幕僚們就在這里閱覽公文,處理政務.簽押房前邊就是縣太爺問案決事的七品正堂,而後邊則是縣太爺一家的住處.

自從幫助馬家解決了人命官司,閔縣令對他大為贊賞,當下便請他到府上擔任師爺.楊凌正愁自已無所事事,被一個小姑娘養活著忒也無恥,當下欣然應允.

不過由于韓幼娘那哀怨的眼神,他只得對閔縣令言明,做師爺也只是權宜之計,待來年大考,還是要去省城參加鄉試的,閔縣令也一口答應.

其實他自知命不久矣,平時向人打聽也知道那時就算考上狀元,最好的結果也就是留在京城做個翰林編修,能馬上外放個知縣就了不起了,根本沒有大官可做,現在也只是出于對韓幼娘的疼愛和男人的責任感,想盡量給她留下一份家產而已,根本不想去參加鄉試,只是架不住女人的柔情,韓幼娘年紀不大,可是一雙幽幽怨怨的眼神兒,足以讓他改變主意了,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閔縣令是大兵出身,帶過來的親信也都是當兵的,與這一縣治理實在一竅不通,縣里原來的黃縣丞對他不陰不陽,整天就象個泥塑木雕一般,要不是每月發餉銀的時候還能看到他背著個空口袋跑來領米領錢,簡直就看不到這個人的影子.

虧得雞鳴驛民風淳樸,兩年多來也沒有什麼大過,不過眼看每隔三年政績大考之期將至,朝廷要考核官員政績,閔縣令雖然心眼兒粗,也不免要打些自已的小算盤.

朝廷大考,政績由何而來?其實不外乎兩樣,一個治下清明,一個是稅賦及時.所謂治下清明,只要沒有農民騷亂,商人罷市,書生抗議,沒有大案要案,那便可以上報個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太平盛世景象了.

雞鳴驛駐紮著兩隊官兵,再加上驛丞署,縣衙門的差役們,管理之嚴尤勝一般的三等縣,兩年來倒沒有什麼大事發生.可是這稅賦及時則不然了,由于本地是諸多商客集散之地,這商賦稅銀收得倒還及時,可是附近居民以山中住戶為多,平時本就住處分散,不易管理,再加上山田貧脊,韃子又時不時來騷擾劫掠一番,這糧稅交納頗不理想,大考之時不免成為閔縣令的軟肋了.

閔縣令做官做得渾渾噩噩,也是前些日子去了趟府城,聽了上官嘮叼這樣事,才知道文官考核有諸多說道,正愁著不知該如何顯擺自已的政績,天上掉下個楊相公,他自然委以重任,企盼他能幫助自已弄出一點象樣的成績來.

可是這個時代的政府運作方法實在不是楊凌所能了解的,楊凌的前世雖然做到保險公司的處長,但那時的管理架構和制度,哪怕沒有這個處長,整個機構的運作也不會受到太多的影響,現在則不同,幾乎大事小情都要他來拿主意,楊凌鬧了個焦頭爛額,便連日常的公文都處理不明白,如何能有所建樹.

他直了直身子,捶著後腰愁眉苦臉地看著那一堆案卷,臨近年關,遞運處有一批大內采辦的西域特產要運往京城,大車和騾馬不敷使用,請求縣衙予以解決.

接承處接到兵部公函,近期有大軍調動,要在夜間經過雞鳴驛,這夜間開放城門,安排差役和官兵把守城門,嚴防有人夜間趁亂進城也需好好安排一番.

年關將近,宵禁已經取消,有關治安,緝盜等方面的事,他是刑名師爺,自然也要安排到他身上來處理.

烽火台的煙訊,火訊有關用料需要更換了,城郊竇家的耕牛失蹤了,城西劉家坳易家養了三年的大肥豬被盜了,李家集幾個地痞調戲小寡婦兒了,城北頭兒郝家的孩子玩炮仗點著了賀家的柴禾垛,賀家上門理論打傷了郝家的兒媳婦,郝家告賀家上門行凶傷人,賀家告郝家引燃大火.......

更要命的是,拖欠官府稅賦的農戶實在太多,有的只拖了一兩年,有的拖欠已達十年之久,陳芝麻爛谷子,簡直沒個頭緒.

一開始楊凌還拍著桌子要王班頭帶人去把拖欠最多,時間最長的刁民洪滿倉抓來,想來個殺一儆百,待聽王班頭告訴他上上任縣太爺曾經用過這個法兒,結果逼得洪滿倉的老婆上吊,洪滿倉也變得半瘋半顛,事情被一些文人舉子知道後憤憤不平,事情鬧上戶部,縣官罷官免職的事之後只得作罷.

還是主簿王養正看這位年輕的同僚待人和氣,辦事認真,于是偷偷告訴他,黃縣丞在本縣呆得年頭最長,他已經侍候了兩任縣太爺了,這位老縣丞是個很有辦法的人,算得上官場上的老油條了,不妨求助于他.

楊凌聽了這話咬了咬牙,買了十斤肥豬肉,一包好茶上門求教,誰料那黃縣丞只是手把手地教小孫子練字,聽了楊凌的來意只是淡淡一笑,盡扯些有的沒的就是不肯幫他支支招兒,不過那豬肉和茶葉倒是老實不客氣地笑納了,弄得楊凌哭笑不得.

"唉!"想起這事兒,楊凌重重地歎了口氣,有點兒心疼自已花的那二十四文錢,家里那個小丫頭偶爾買點肉,都扒拉到他碗里,自已不舍得吃一口,早知如此還不如把肉拿回家給那可憐又可愛的小女孩兒打打牙祭呢.

他提起筆來,將算好的結果寫在上呈戶部的公文上申報明年所需的錢糧:"雞鳴驛一眾官員衙差共計79人,驛卒158人,城內守軍260人,長夫45人,驛馬82匹,年支餉銀7647兩,馬料52石.另:西城門戰台出現裂痕,需予修補,計需銀兩116兩".

將公文貼子拿起來吹了吹上面的墨跡,小心地擱在處理好的一疊公文上,門簾兒一掀開,一個青袍人舉步走了進來.屋里另外幾個負責抄錄整理文書的小吏忙站起來道:"閔大人".

楊凌抬頭一看,連忙也起身施禮.那人正是閔縣令,穿了身尋常衣裳,他隨意地擺了擺手,大聲嚷嚷道:"行了行了,見天兒常見,還行個啥禮,眼瞅著時辰不早了,今天都散了吧".

那幾個小吏忙唯唯喏喏地開始各自收拾東西,閔大人走到楊凌面前,見他已處理好了近一半的公文,不禁翹起大指贊道:"先生好本事,本縣一看這些東西就頭疼,想不到你這麼快就處理了一半,哈哈哈......".

楊凌苦笑不已,他處理得的確很快,不過大多都是上承下接的東西,真正棘手的想要處理起來哪有這麼快的,且不提那些陳年拖欠賦稅的人要門別類,惡意拖欠的,確實家境貧寒的,這些統計調查工作就要做上許久.

單是那些這家走失了耕牛,那家被偷了肥豬的案子哪一件要處理時不需要派幾個人去,調查起來最快也得三天五天,這些散碎事情都不大,可是哪一件都要人要時間,要處理起來想快也快不了.

以前看電視那些做官的動不動就微服私訪,把案子查個水落石出,看來是純屬扯淡了,一天有這麼多事情要做,哪里由得他動不動就離開官衙親自去查什麼案子.

不過這些事他自然不便向縣太爺訴苦,只得連聲道:"哪里哪里,大人過獎了".

看看那些小吏都走光了,閔縣令笑嘻嘻地拍拍他的肩膀道:"我是個粗人,不用跟我來讀書人那一套,不在公堂上時用不著這麼著氣.對了,收拾收拾趕快跟我走,馬驛丞為了答謝你我,請我們去鴻雁樓喝酒看戲呢".

楊凌聽了不禁躊躇道:"啊?這個......大人是否先行一步,我得先回家一趟告訴內人一聲,免得她在家牽掛".

閔縣令放聲大笑,一擼胡子在他肩上狠狠捶了一拳,笑罵道:"哪來這許多啰嗦,男人嘛,想回家時自然就回家了,不想回去時女人就好好在家呆著,告訴她作甚?走走走,年輕輕的倒生了個懼內的毛病".

閔縣令也不由他分說,拉著他出門便走,楊凌無奈,只得隨他而去.閔縣令既穿了便服,便也不坐官轎,加上這雞鳴驛城也不大,南北城門間只有四里地,鴻雁樓就在金光寺旁,和縣衙只隔著一條街,更不耐煩坐轎去了.

兩個人步行到了鴻雁樓,馬驛丞和馬昂,馬憐兒早已在一樓雅座相候,這里本來是個戲院子,說是雅間,也不過是在正中的好位置處用屏風間隔出一些獨立的空間罷了.

令楊凌意外的是黃縣丞居然也在,見了面不免彼此客套一番.馬昂在大牢里關了十多天,那暴躁的性子收斂了不少,見了救命恩人楊凌,神情間大是親熱,上前便把住他的手臂,道謝不已.

楊凌和馬昂同為年輕人,不過一個文質彬彬,俊雅秀氣,一個矯健魁梧,濃眉大眼,竟也頗為投緣,倒是一樁異數.馬憐兒今天只是淡施脂粉,靚妝可人,一副宜喜宜嗔的嬌媚面孔對著楊凌時神情可矜持了不少.

楊凌儀表不凡,初次見面,馬憐兒芳心之中就對他有了幾分喜愛,只是隨即便知道他已經娶了妻子,對他,馬憐兒便已當作恩人與喜歡的異性朋友罷了.

妾的身份比奴婢高不了幾分,莫說他只是個秀才,就算他是一省巡撫,馬憐兒雖只是個低級官吏家的女兒,也斷然沒有作妾的可能,所以情愫已被扼殺在萌芽之中.

上篇: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12章 拖得拖得     下篇: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14章 貞操之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