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28章 代理驛丞  
   
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28章 代理驛丞


此時城中大軍云集,小小的雞鳴驛已滿城兵丁.大明軍隊有軍屬衛所和兵屬營兩種編制,邊軍是兵屬營,何參將下轄五位都司官,每位都司統領一千一百二十人,此時城中的總兵力達到五千六百人,無論是人力還是士氣都在韃靼軍之上.

方才若能趁韃靼軍驚慌失措,全無准備時以尖兵直插中樞,亂其陣腳,再以大軍兩翼夾擊,至少也能折損他們一半人馬,可惜卻錯失了良機,實是令人扼腕.

王主簿住在縣衙附近,本來抬了閔縣令會同鄉里士紳正要組織百姓逃跑,卻見大軍從北城沖了進來,原定策略自然不必再施行,他先將閔大人送回縣衙,正急匆匆往回趕,就迎上了楊凌和王班頭.

楊凌和王班頭是騎馬趕來的,楊凌不懂騎馬,為了抓緊時間,也硬著頭皮上了戰馬,馬雖非急奔,也顛簸得他兩條大腿酸疼,腰都象是快要折斷了.

一見到王主簿,楊凌匆匆向他告知暫去代理驛丞一事,又虛心請教了一番,討得了要領,便立即趕赴驛丞署.

驛丞署是磚木結構的五進連環院,建築群十分龐大,最外一進是驛館,第二進是驛倉,驛學,杠房在更里邊,至于驛丞辦公和寢居之處則在最後一進院落中.

得了王班頭傳達的軍令,驛丞署便臨時劃歸了趕鴨子上架的楊凌掌管.雞鳴驛太小,沒有專門的司庫官,因此是由驛丞兼代司庫職務,馬驛丞手下有六名小吏,四名負責驛丞事務,兩名管理庫房.

方才城上作戰,守軍死傷慘重,六名上城助防的小吏現在只剩四個活的,其中一個還負了重傷,楊凌能招至面前使喚的便只剩下三人,三個人都是一臉的煙熏火燎,都還沒來得及去洗呢,雖不象楊凌一般跟個灶王爺似的,可也夠瞧了.

楊凌吩咐他們收拾幾間最好的房子准備讓三位大人入住,又要他們清理倉房,分別盛載糧草器具,對接收的糧草給養當場清點無誤,登記造冊,組織驛使們分發各營.

一切吩咐完畢,四下看看,想起這里就是平時馬驛丞辦公的地方,不禁感慨良多.說起來兩人還真的很有緣份.他只比自已早一天到了雞鳴驛,而自已是因為他家的官司才結識了縣太爺,尋到一個謀生的職位.

然而馬驛丞上任不過一個多月,就慘死在這里,自已這個隨時做好死亡准備的人卻還活著,世事還真是難以預料.楊凌暗想:是不是該去看看馬昂兄妹,他們現在應該知道馬大人的死訊了,自已應該去看望他們一下才是.

可是現在軍方輜重營的車馬正源源不斷到來,與官員接洽,接收糧草入庫,計算各軍的給養所需,安排各營的軍需供應,他和幾名小吏忙得不可開交,這時根本沒有時間去吊唁.

再說馬驛丞剛死,他就取而代之成了驛丞,如果在馬家兄妹面前,一群驛使,小吏們時時跑來請示個不停,恐怕馬昂兄妹心里會更加難受,所以想了想只好作罷.

那些米糧進進出出實在夠繁瑣,楊凌就想不通不過十余日的軍糧,擱在軍營里有什麼關系呢,如此頻繁調動,勞民傷財,起撥調運又費時費力,就算是為了把軍隊的給養命脈把持在文官手中,可這也未免太過猶不及了.

他忙得陀螺一般,騎著馬押運著糧草逐個城門交接安排,路過家門時,他才匆匆跳下馬想回去換件袍子,身上那件實在是泥汙不堪了.

跳下馬來時,楊凌只覺得雙腿輕飄飄的好象剛從船上下來,由于不會騎馬,大腿內側都磨得起痧了,走起路來蟄得慌.他怕幼娘看見心疼,一進了門就放緩了步子,顯得自然些.

一進門,只見韓幼娘系著藍色碎花布的圍裙,正坐在灶前包著餃子,看見相公回來,她象只快樂的喜鵲,興高采烈地迎了上來,紅撲撲的臉蛋寫滿了歡喜.

空氣中有種菜餡的味道,楊凌嗅了嗅,嗯,那是家的感覺,溫馨的感覺.看到韓幼娘頰上沾著一些面粉,他的眼底悄悄躍上一抹溫柔與親和,他現在越來越喜歡看她既象孩子氣,又象個溫婉小女人的神情了.

他瞥見鍋蓋上已碼了整整齊齊四排半餃子,象一個個潔白的小元寶兒似的,不禁笑道:"你呀,叫你回家歇著,隨便弄口飯吃就得了,還費力包什麼餃子?"

韓幼娘幫他脫著身上的髒袍子,嫣然道:"相公,今天是大年呀,怎麼能馬虎了,這是......這是咱們一起過的頭一個新年呢".

楊凌一怔,這一天一宿的驚險,竟讓他連今天是大年初一也忘記了,來到明朝的的第一個大年夜,竟是和幼娘在刀光劍影中渡過的,看著韓幼娘滿臉幸福,毫無怨意的甜笑,他的心里一酸,第一個新年,我是否有福氣和你一起過第二個新年呢.

他怕韓幼娘看到他的表情,忙背過身拿起件袍子,一邊穿著一邊對韓幼娘道:"嗯,我倒真的忘了,回頭再去買點酒菜,等我回來咱們一塊兒過年,把大年夜補上".

韓幼娘脆生生地答應一聲,說道:"給相公做的新袍子我放在炕頭上捂著呢,等你回來再換".

楊凌"唔"了一聲,匆匆走到外邊,翻身上馬與兩名驛使又奔回南城.南城外駐紮了兩營兵馬,此時正在埋鍋造飯,臨時從山上砍伐下來的樹木潮濕難燃,一時濃煙四起.

到了城頭一打聽,黃縣丞,江把總陪著幾位大人去鴻雁樓吃飯了,城門口搶修城門的工匠也已歇下了.楊凌看看沒什麼事了,便帶著幾名小吏返身向回走.

他自從早上吃過一頓飯,一直奔波到現在,已餓得前胸貼後背,而且雖然他已漸漸摸到一些騎馬的要領,現在仍覺得騎馬比起走路來還要辛苦得多,騎在馬上渾身都得使勁,累得精疲力盡,口干舌燥.

他看見路邊有一口水井,便跳下馬過去用木轱轆吊上一桶井水,井水清澈,水中還沉浮著透明的片狀冰塊,楊凌拘起一捧冰涼甘甜的井水咕痛痛快快地飲了幾大口,冰涼的井水吞下肚去,甘甜中又激得胃里隱隱有些疼痛,他喘了幾口大氣,干脆就著井水好好洗了把臉,立起身來他抻了抻腰,呵著騰騰白霧,沾水的發絲瞬間變得硬梆梆的.

這時城外軍營中十多騎快馬急奔而來,由于馬速太快,看到井口邊站著的幾人身著驛丞署服裝時帶頭的將領急急勒馬,仍然沖出去十余丈才勒住戰馬折返了回來.

楊凌詫然看著那些士兵中間簇擁著的一位將領,這人年約四旬,身材瘦削,膚色黝黑,頜下一縷微髯,只是細看上去顴骨過高,一雙白多黑少的三角眼多少破壞了他儒雅的氣質.

他面色冷峻,顯然正隱忍著恚怒,戰馬到了面前,他傲慢地提著馬缰,一手執著馬鞭,居高臨下地問道:"你們是驛丞署的人?"

楊凌呵著凍得通紅的雙手,問道:"將軍是哪位?有何貴干?"

那人身旁的親兵大聲喝道:"放肆!這是我們畢都司,還不快快回話"

楊凌聽說是正四品的將軍,倒是真不敢放肆,忙站直了身子拱手道:"卑職便是本縣代理驛丞,不知將軍有何差遣?"

那將軍聽了馬鞭一揮,鞭梢"啪"地一聲銳嘯,自楊凌耳邊掠過,嚇得楊凌一激靈,引得那幾個親兵轟堂大笑.楊凌勃然大怒,他霍地抬頭怒視著那位都司,只見那位畢都司咬著牙,笑得冷冷的道:"你一個小小的驛丞,真是好大的膽子,本將率軍星夜馳援,救了雞鳴驛近萬黎民,如今卻要本將的士兵餓著肚子,真是豈有此理".

楊凌見這位將軍飛揚跋扈,本來勃然大怒,聽了這話卻不由一怔,怒氣立時便消了,他皺起眉疑道:"這怎麼可能?"他扭頭望了望還大敞四開的南城門,指著嫋嫋炊煙:"我已著驛署人員分發糧草,城外分明已燃起炊煙,怎麼卻說要餓肚子?"

畢都司鐵青著臉冷笑道:"那是孫大忠的軍營,我畢春手下的人也是大明的官兵,到現在為止,全軍官佐只有半數分到了米糧,常言道皇帝還不差餓兵呢,難道你雞鳴驛竟要我們餓著肚子上陣殺敵不成?"

楊凌心中飛快地閃過一個念頭:"貪汙截留?",他離開驛丞署時曾經親自去看過倉庫,押運來的糧草至少堆滿了兩座倉房,足以供這五千官兵十天之用,什麼人這麼大膽子,居然敢克扣得如此囂張,而且又逢戰事之時,真是膽大包天.

這時候他心中連殺人的心都有了,一時間他的臉色也變得鐵青,楊凌強壓怒火向畢都司拱手一禮,一字字如截鐵石地道:"大人,這是卑職的疏忽,還請大人多多擔待.請大人立即派軍中廚戶前來驛丞署,卑職這便趕回驛署,親自分發軍糧".

他旁邊一個小吏一直悄悄在拉他的袖子,似乎有話要說,楊凌理也不理,只是雙目直視著那位都司.

那位畢都司聽了楊凌的話神情臉上酷厲的線條慢慢緩和下來,他欠起身子,一雙三角眼盯著楊凌瞬也不瞬地看了半晌,忽然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楊凌說道:"卑職雞鳴縣代理驛丞楊凌".

畢都司點了點頭,坐直了身子呵呵笑道:"好,好一個代理驛丞楊凌,本將記住了.邱大鵬,你快馬追上關受英,叫他們規規矩矩的不許搶糧,就說楊驛丞馬上就去開倉,本將回大營等你們的消息,呵呵呵呵......".

上篇: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27章 監軍奸軍     下篇: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29章 開倉放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