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36章 奪路而逃  
   
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36章 奪路而逃


韃子居高臨下,一輪箭雨下來,明軍頓時死傷一片.好在何參將的軍隊也是久經戰陣,一陣慌亂後立即按照將令布下車陣,將戰車停于兩側,折板翻起,構成一道道人工堡壘.

舉著一人高巨盾的盾牌手也組成了一道道盾牆,環衛兩翼.待到防禦陣形匆忙結成,明軍十成中已去了一成.葉禦使匆匆跳下馬來鑽進劉公公車內,顫聲道:"四下一目了然,韃子從何而來?"

這車子車頂及兩側廂板都是用厚木制成,不怕箭射,但聽得車板上篤篤箭響,葉禦使還是不禁為之心寒.劉公公是個閹人,膽子卻比葉禦使大得多,他頰上肌肉雖也難以自制地抽搐著,主要是頭一次經曆這種千軍萬馬的戰爭場面心情緊張.

兩側平緩的山坡上沒有樹木,緩緩延伸到山頂都是皚皚白雪,根本無處藏人,可是這時山坡上各式服裝的韃靼人來回奔走發箭,一些隱蔽處已遭到破壞,這才被人瞧出奧秒.

原來兩側山坡上蜿蜒築起半人多高的一道牆,牆身向上傾斜,上邊覆了一層白雪,從下邊望上去,由于角度的關系,看起來就是一道平坦延伸到山巔的斜坡.

蒙人居于草原大漠之中,逐水而徙,,居無定所,很久以前就發明了一些簡易築城的辦法,在寒風肆虐的冬季他們以雜草枯枝摻以冷水在帳蓬周圍凍結成防風牆禦寒.他們趁夜掏洞燒水,就地取材築成這兩道山牆也不過費了半夜的功夫.

伯顏猛可得知愛子慘死後立即撤兵,自領一軍晝夜兼程,趕到榆木屯,與博達爾模合兵一處後兵力已超明軍,所以他才大膽舍棄戰馬與明軍步戰.

現在涿鹿,赤縣明軍已呈兩翼包抄之勢,他設下此計,只想畢全功于一役,盡殲懷來明軍,替愛子複仇,然後率軍遠遁.

何參將稍稍穩住陣腳,立即喝道:"打旗語,命賀士傑固守前沿,王承憲帶人沖擊兩側敵軍,務必打開一個缺口.命孫大忠,畢春後隊變前隊,迅速後撤.鄭一鄂彈壓中軍!"

王承憲命弓箭手向兩翼敵軍發箭壓制,自率刀盾手,長槍手強攻兩側山坡為大軍後撤爭取時間.山坡上是韃靼大將博達爾模指揮,眼見明軍迅速穩住陣腳開始反攻,博達爾模立即下令:"射殺明軍中揮動令旗者,射殺戰馬,阻止明軍結陣!"

令下箭嘯如雨,令旗手被攢射的刺猥一般當場斃命,同時不少馬匹中箭,戰馬負痛咆哮著在山谷中奔走,明軍被戰馬踐踏頓時陣形大亂,攻勢也為之受阻.

王都司指揮本部人馬冒著箭雨強攻右側山坡,這段丘陵不算高,控制了這個制高點,再組織弓箭手對韃子進行反壓制,便可穩住陣腳.否則大軍龜縮在山谷中只有束手待斃的份了.

他親自持刀督戰,困獸一般的明軍漫山遍野,以血肉之軀向山坡上發起一次又一次進攻.死尸一片片倒下,沒有人為死者歎息,甚至沒有人去注意倒在腳下的是誰,在這血與火的戰場上,死亡變得那麼平凡,就是一個再感性的人也會變得麻木不仁.

在什長,哨長的帶領下,明軍蜂擁而上,踏著同伴的尸體謀求著一線生機.山坡上韃子仗著地利以及卓絕的箭術,每一箭下去都必有斬獲.

葉禦使躲在車中戰戰兢兢地喊:"何大人,何大人,韃子早有埋伏,當速速後撤才是!"

何參將提著雁翎刀,鐵青著臉色道:"我已派人通知畢春,這山谷狹窄,不利我軍集結,後軍不退,我們也無法沖出去!"

葉禦使怒道:"眼見大軍中伏,畢春迄今不見動靜,我們就要全軍覆沒啦!我要參他個貽誤戰機之罪!何大人,我要去後陣督戰!"

何參將正忙著指揮大軍,實在不耐聽他啰嗦,一聽他要去畢春營中,倒省得他在這里指手劃腳的礙事,立即便安排二十個盾牌手護送他和劉公公離開.一個書生,一個太監,兩個最高指揮者馬上跌跌撞撞奔向後營.

臥虎山下這個山谷呈葫蘆形,壺嘴兒沖著雞鳴驛方向.畢春的大軍剛剛進入山谷,楊凌和馬憐兒就急馳入軍中,聽了楊凌緊張的陳述,畢春也知事態嚴重,正要帶著他趕去面見何參將,兩側韃子已以動了攻勢.

在一輪箭雨的覆蓋性射擊掩護下,大批的韃子從半山掩體中撲到谷口截住了明軍退路,谷口狹窄,只消數十人勁弓在手,箭雨不斷,縱是千軍萬馬也休想沖得出去.

谷口韃子目的只是為了阻住退路,所以只是扼守要害,並不攻擊.這些韃子每人身上至少背了四只箭壺,畢春的南軍以短兵相接的刀盾手和火銃手為主,根本無法同這些驍勇善戰,以一當十,又據守險要的韃子對抗.

片刻功夫,谷口已留下了上百具措手不及的明軍尸體,近在咫尺的血腥讓初次見到這種陣仗的馬憐兒臉色蒼白如雪,還是楊凌經過守城一戰心理上具備了一定的承受能力,拉著她避到兩輛廂車中間,才免遭流矢所傷.

明軍的反沖擊很快被韃子的利箭所阻,一具具尸體仆倒在狹窄的谷口,明軍一面要同谷口的韃子搶奪唯一的出口,還要應付頭頂不斷攢射的利箭,傷亡不斷增加.

楊凌注意到明軍的反擊混亂不堪,根本無法發揮什麼有威脅的進攻.他們的軍官不可謂不勇,身先士卒悍不畏死,但是他們卻只知道賣弄個人勇武,根本不會有效地組織士兵們作戰.

不客氣地說,如果讓他們在平原上在將領的指揮下按部就班地結陣,布陣還能似模似樣,一旦發生這樣的混戰,上級軍官不能有效地貫徹命令,那些連字都認不全的低級軍官們就知道要麼身先士卒,要麼揮刀督戰,根本不會利用好刀盾手,火銃手,長槍手和弓箭手的合理搭配.

楊凌看了這樣的軍隊素質,緊張得汗流浹背,馬憐兒卻在掛念哥哥安危,見他站在前方不遠處畢都司的身邊,這才放心.

就在這時,葉禦使和劉公公狼狽地奔了過來,葉禦使正要責問畢都司突圍不利,忽地一眼掃見有個穿著綠衫的女子,還道是畢都司攜家眷行軍,不禁心中更怒.

畢都司眼見谷中韃子憑借險要地勢一夫當關,難以盡快攻破,正欲令部曲轉攻山坡上的敵軍,居高臨下以火槍威力壓制股口的韃子,但是在葉禦使和劉公公想來,打開谷口才有生路,若是等他先攻山坡再迂回拿下谷口,恐怕那時已全軍覆沒了.

是以兩人眾口一辭,以監軍的身分命令他立即不惜一切代價強行打開谷口.畢都司悻悻然地下令停止攻山,只好集結部隊強行攻打谷口.他鐵青著臉色命令道:"祁把總,盧把總,集中火銃,火箭攻打谷口,只許進,不許退,務必要殺開一條血路!"

他又對親兵隊長大喝道:"關受英陣前督戰,一人退則斬一人,全隊退則斬隊長,隊長殉職而全隊退者,全部格殺勿論!"

令下如山,兩位把總也知這是生死懸于一線的時候,當下勒令本隊冒著箭雨強行攻向谷口,前方箭矢如雨,兩翼山坡上雖在明軍的火力壓制下仍是冷箭不斷,許多士兵剛剛沖出不遠,就被利箭射穿了革制的盔甲,血染大地.

沖到有效射程內的火銃手們一通排射,雖也射殺了許多韃子,但是後邊的刀盾手根本來不及跟上沖鋒,韃子就亂箭齊發,重新封鎖了谷口.

楊凌見了重重地一捶車廂,他瞥見倒斃在地的一匹馬尸,忽地想起一個辦法,立即高叫道:"畢大人,驅使戰馬為肉盾,大軍隨在馬後,必可打開缺口!"

劉公公,葉禦使聞言大喜,立即命畢參將照辦.要知那時戰馬價值近四百貫,而明軍中素來戰馬奇缺,所以軍中將士從來也不曾想過以戰馬為武器,這時大軍生死攸關,哪里還顧得了馬匹,當下將剩余的戰馬集中到陣前,大約四十多匹,火銃手取了火藥塗灑在馬尾上,火一點燃,戰馬負疼,立即嘶鳴著向前狂奔.

率軍守在谷口的迄林達達忽見幾十匹尾巴著火的戰馬瘋狂地奔騰而來,地面隆隆直響,駭然命部眾發箭,排箭射出,馬的生命終究不象人那麼脆弱,雖有幾匹馬悲鳴著倒下,大多數戰馬仍帶箭狂奔,沖散了韃子的隊形,狂奔出山谷去了.有些來不及退開的士卒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被亂馬踏成了肉泥.

藉此良機,畢都司指揮大軍冒著頭頂的箭矢向外猛沖,迄林達達立即率領著剩下的四百多名韃子迎了上來.谷口狹隘,只需兩百人便足以封得嚴嚴實實,兩軍頓時擠作一團,在谷口展開肉搏.

上篇: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35章 伏兵四起     下篇:卷一 烽火連三月 第37章 生死一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