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二 閉著眼睛闖京城 第48章 糊塗升官  
   
卷二 閉著眼睛闖京城 第48章 糊塗升官


楊凌聽說吳千戶來了,情知必有要事,當下不敢怠慢,匆匆和關受英道別一聲,便急急趕往前廳.驛丞的小辦公間外筆直地站了兩個瘦削,精神的年輕人,楊凌只當是吳傑的隨從,也沒往心里去,徑直跨進門去,只見吳傑仍是一襲青袍,端然坐在椅上,只是那副正襟危坐的模樣與上次悠然自得的神情大不相同.

楊凌心里咯噔一下,吳傑這副模樣,顯然必有緊要之事,莫非錦衣衛出了什麼岔子不成.吳傑見他進來,已立即立起身來,他見那傳話的小吏也隨在楊凌身後,忙道:"楊大人,請至內廳敘話!"

楊凌見了忙揮手讓小吏離開,他掩好房門,惴惴不安地隨著吳傑進了內室,剛想以下官之禮相見,不料吳傑一轉身,已刷地一下拜倒在地:"下官吳傑,拜見錦衣親軍指揮使司同知楊凌楊大人!"

楊凌嚇了一跳,手忙腳亂地把吳傑扶了起來,滿臉霧煞煞地道:"吳大人,你說什麼?什麼同知,這......這......".

吳傑努起一張笑臉,拱手道:"恭喜大人,提督錦衣衛張大人對楊大人的才學十分欣賞,已命大人進職錦衣衛同知,官升五品,下官進京辦差,特奉此諭前來通知大人".

說起來吳傑是從五品的千戶,只比他低了半階,用不著行這麼大的禮,但是楊凌現在可是京官,進了錦衣衛的中樞,他剛剛18歲啊,前途錦繡一片,吳傑怎敢不努力巴結.

"啊?"楊凌更加茫然,被這消息弄懵了,同知是啥官他心里沒概念,可是五品他卻懂得,愣了半晌,楊凌才吃吃地道:"吳大人,這個......怎麼會突然調我進京為官呢?"

吳傑一聽,眼淚差點兒沒下來:"你問我,我問誰去啊?我可是世襲的錦衣衛呀,苦熬了三十年才當上千戶,民間選拔逐級升遷的錦衣衛中倒也有做到這級別的,可那都是熬了一輩子立了不少功勞的,誰知道你小子哪座祖墳冒了青煙了,我還冤得慌呢!"

不過這話他哪敢說出來,連忙陪笑道:"下官奉了諭命,便連夜啟程從京中趕來,也不知其中詳情.想來塵不掩玉,玉出爍眼,大人才學出眾,佼佼不群,朝廷怎麼會湮沒人才呢?哈哈哈......"

吳傑笑著,從袖中摸出一張紙來,塞到楊凌手中,說道:"大人初上京城,買房置地,拜訪同僚,定要有些花銷的,下官奉贈程儀千兩,請大人笑納".

楊凌聽說是千兩紋銀哪里敢收,吳傑正色道:"大人不必介懷,下官常年在塞外奔波,苦是苦了點,不過為了掩護身份,常與外族做些藥材皮貨鹽茶的私販生意,有錦衣衛身份的庇佑,銀錢來得容易,這點薄資算不得什麼,只是下官的一點心意,羞刀難入鞘,大人要是不收,下官可為難了".

他說著不待楊凌拒絕,把銀票往他袖中一塞,做出一副依依不舍地模樣道:"下官與大人相識以來頗為投緣,大人這一進京,下官只有每年返京述職時才能去大人府上拜見了.

唉!下官年歲大了,常年在外奔波,腿腳已感不便,大人此番進京必受重用,屆時還望大人能替下官美言幾句,若是能把下官調回京去,下官願為大人鞍前馬後".

楊凌心想:這位吳千戶看來在京中並不得意,否則京中位高權重的人多的是,大可不必走我的門路,只是我這個小吏榮升百戶,還可說是錦衣衛為了在皇帝面前邀寵爭奪戰功,如今莫名其妙升為同知,可就未免太過詭異了".

吳傑這次返京就是上下活動想要調回京去,走的倒不只他一條門路,只是這些人為官多年,拉黨結派,最是注意朝中人事更迭的動向.楊凌年未及弱冠,竟由錦衣衛最高首腦親自下令晉職進京,前程當然不可限量,如今不打好關系,將來再錦上添花還有誰在意呢?

楊凌想了一想,又問道:"吳大人,我現在還掛著驛丞的身份,不需吏部調令麼?我何時才可入京呢?"

吳傑怔了怔,說道:"大人,京中命我火速趕來頒發令諭印信,但對于大人進京的日程倒不曾提及,哦,對了,與我同來的有兩位錦衣校尉,是京里派來護送大人的,大人可以問問他們".

楊凌收下令諭印信,兩人來到外廳.吳傑打開房門把那兩個年輕人喚了進來,兩個人身高相仿,眸正眼清,顯得十分精明干練.二人早知京城的任命,一進房就雙手抱拳,單膝下跪,向楊凌施禮道:"卑職柳彪,楊一清拜見同知大人".

楊凌還不習慣被人這樣大禮參拜,連忙上前將二人扶起,細細一問,結果二人得到的命令是一路便裝保護大人返京,再面見張大人.至于返京時辰,張大人曾特意囑咐說近日京中將另有人馬前來相迎,要他們靜待便是,同時晉升同知一事暫勿通知地方官府.

楊凌與吳傑聽了面面相覷,相顧詫然.要知道錦衣衛的身份分為三種,一種是在衙門里辦差的,身份公開,是錦衣衛的核心成員;一種就象驛丞這種半公開的,人人都知道他有這層身份,但不會有人點破,是錦衣衛的外圍人員;第三種就是吳傑這種以民間身份活動,外人絕不可知其真實身份的,實為錦衣衛的秘探.

楊凌官至同知,入京師為官,乃是公開的身份了,現在卻又不許他通知地方,內中必然大有文章.京中還有專人前來迎接?這一來吳傑更料定楊凌在京中必是尋了大靠山,態度愈發的恭敬.至于那兩個校尉,已劃歸楊凌的親兵,二人見了這位大人這般年輕也是喜悅非常.

錦衣衛中曆代功臣勳卿的後人極多,都是世襲的官職,這兩人卻是從民間選調來的錦衣衛.這就好比人家是大學本科學曆,你是中專畢業,哪怕你的工作能力比人強,升遷也要遇到重重阻隔.如今侍奉的這位大人如此年輕,前途遠大,同時又和自已一樣是平民系的,跟了他自然升遷的機會大增.

楊凌送走了吳傑,又安排柳彪,楊一清先在驛館住下,想想自已如今竟已是五品大官,而且是位高權重的錦衣衛,茫然之後頓生一種喜悅,他忍不住喜滋滋地直奔後院,想把這消息告訴幼娘.

戀愛中的男人都象個小孩子,有了光彩的事當然巴不得馬上讓自已最親近的人早點知道,楊凌興沖沖地走到第四進院落,恰看見馬憐兒拐出院門端了一盆水,嘩地一聲潑了出來.她系著圍裙,一頭青絲用白帕包住,衣袖半挽,赤著兩截藕也似的玉臂,天氣尚寒,因為沾水久了凍得通紅,難得見她布衣釵裙的模樣,倒是別具韻味.

她眼圈兒紅紅的,好象哭過不久.一見楊凌走來,馬憐兒吃了一驚,不願被他看見現在狼狽的模樣,她攸地一下轉過頭去閃進了院子.楊凌見了她,想起剛剛聽說畢都司納妾的事,連忙追了上去.馬憐兒閃身進了院子,見楊凌緊隨著進來了,這下真的著急了,連忙抱起地上另一個木盆慌慌張張地進了屋.

馬憐兒什麼時候這麼怕見人了?楊凌愈加好奇,想也不想便跟進了屋,馬憐兒又氣又羞,將木盆往桌上一墩,轉過身來遮在前邊,慌張地嗔道:"你追我做什麼?"

楊凌攤了攤手,無奈地道:"你沒事跑什麼?盆里有啥見不得人的東西咋的?"

馬憐兒臉蛋兒一紅,沒好氣地白了楊凌一眼,啐道:"要你管?你是我什麼......狗拿耗子!"

她臉紅紅地扯過桌布蓋住木盆,走到炕前一屁股坐下,雙腿蜷起,雙手抱膝,下巴搭在膝蓋上,瞅著楊凌道:"你追我作甚麼?有話要說麼?"楊凌注意到她穿了一雙白色弓鞋,那是為父親戴孝穿的,雙腿一蜷,褲子繃起,筆直的雙腿後邊是仿若圓規畫就的極美的半圓

楊凌掃了一眼,只覺扣人心弦,當下不敢多看,目光移回桌布蓋著的木盆,方醒悟到她方才洗的可能是主腰,胸帶一類女人貼身小衣,女人對這些東西太過避諱,就連幼娘洗晾這些貼身的東西都避著自已,難怪馬憐兒象踩了貓尾巴似的逃回來,趕情是要急著把東西收起來.

他自顧在對面椅上坐了,沉吟片刻道:"聽說......今早馬兄來過?"

馬憐兒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嘴角撇撇道:"你不是已經遇見過他了麼?"

楊凌臉一紅,訕訕地道:"你......你怎麼知道?"

馬憐兒眼珠溜溜一轉,閃過一絲莫名的笑意,道:"我......聽說你今早看見過他."

楊凌苦笑一聲道:"還鬧?你怎麼就不知道愁呢?聽說你哥哥要逼你嫁給畢大人了?"

馬憐兒翻了翻白眼,心道:"我急什麼,哥哥再利欲熏心,我不樂意他還敢綁著我送人作妾不成?"

上篇:卷二 閉著眼睛闖京城 第47章 不近女色     下篇:卷二 閉著眼睛闖京城 第49章 緣訂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