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二 閉著眼睛闖京城 第66章 插一杠子  
   
卷二 閉著眼睛闖京城 第66章 插一杠子


朱厚照這話一出口,其余九人齊齊叫苦,劉瑾連忙說道:"太......時辰太晚了,公子,咱們還是改天再去吧,莫忘了一會兒咱們還有要事在身呐."

楊凌也急道:"是啊,公子,那種地方還是少去為妙,若是被令尊知道了,可少不了一番責罰".

這幾人里劉瑾,谷大用等個說到底只是個奴才,可他卻是太子侍讀,負有教導太子的責任,唆使太子去青樓妓院,那罪過可輕不了.

就算弘治顧忌皇家體面,不敢把太子的事聲張出去,隨便找個律令的罪名同樣能輕而易舉地整死他.雖說建國初年大明就建立了空前龐大的"教坊司",官家不但自已買賣人口開妓院,還把一些犯官的妻妾女兒送進去做免費妓女,可說是做盡了缺德事,但是法典中卻堂而皇之有這麼一條:嚴禁官吏宿倡,違者杖六十.

雖說這一條律令根本就不曾被人遵守過,大明上下也一直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可不代表這條律法就失效了.皇帝只要以這個名義整治他,大漢將軍們甩開膀子和他的屁股來六十板子親密接觸,不死也殘了.

朱厚照見他們紛紛阻止,還抬出父皇來壓他,只好悶悶不樂地道:"罷了,不去便是了,這兒也不行,那兒也不行,實在掃興".

楊凌等人生怕朱厚照一會又變了心思,大家也沒有心思再輕酌淺飲,匆匆吃過了飯,馬永成趕緊會賬帶著太子下了樓.幾人站在樓口正想叫幾輛車來,就見一個四十出頭的馬臉漢子領了幾個粗壯的仆役大步走來,邊走邊氣沖沖地訓斥道:"不是說好三日後來帶人的麼?蘇淮那狗才怎地又變了主意?"

旁邊一個身材矮小,一溜小跑跟著他的男人陪笑道:"嚴大爺,聽說五城兵馬司有個吏目也看上玉姐兒了,出的銀子比您多呐,一秤金兩口子想是起了貪心,要說大爺您家財萬貫,可不在乎再多拿些銀子出來,只是您干的是起居建築的生意,如果得罪了五城兵馬司的人......".

那被稱為嚴大爺的馬臉漢子霍地站住腳步,冷笑著瞥了他一眼,陰陰地道:"齊方,你受了蘇淮多少好處?在老子面前替他說道?"

齊方臉色一變,忙道:"大爺,瞧您這話兒說的,誰遠誰近我還不知道嗎?我怎麼會胳膊肘兒往外拐幫蘇淮說話呢?"

嚴大爺呸了一聲,罵道:"誰遠誰近?你這狗才就是跟銀子近,老子拿出五千兩白銀為玉姐兒贖身,他還想要多少,嗯?那是整整五千兩白花花的銀子啊,玉姐兒那地方是鑲了金了還是嵌了玉了?值得這許多銀子?我呸,做他的春秋大夢,文書都寫定了的,他敢反悔?走,老子今兒就上門提人,我看誰敢攔我!"

朱厚照一聽居然有搶親的戲碼看,方才摞下的心思又活泛起來,他興沖沖地一扯楊凌,說道:"快走,跟去看看熱鬧".

"哎......!"楊凌一把沒拉住,朱厚照已一溜煙兒跟在那幾個人後面走去,楊凌頓了頓腳,和劉瑾幾個人匆忙追了上去.

這條街處處矮牆,花樹繽紛,一處典雅的院落前,小門兒上掛著塊黑漆金地兒的匾額:"蒔花館".那位嚴老爺已帶著人沖了進去,朱厚照一馬當先,也興致勃勃地跟進了院去,一進門兒就是個闊大的天井,廊下倚柱兒是一張張的小方桌子,尋香客一般就坐在這兒喝點茶,挑選下姑娘,由于天色尚早,廊下根本沒有客人.

天井上方的二樓一圈兒小房子,每間每戶都不大,門口掛著牌子,這是最普通的娼寮,再往後第二進院落才是紅姑娘們的溫柔鄉,檔次明顯差了好多.

楊凌幾人慌忙地追進門來,只見院落中通向後院的小門兒開著,那姓嚴的商賈領著人已沖向第三進院落,朱厚照美不滋兒的跟在他們身後,楊凌生怕他有什麼閃失,連忙領著八個太監追了上去.

朱厚照肯看有熱鬧可看,如何舍得走,又是瞪眼又是哀求的正和楊凌,劉瑾幾個人糾纏,一見那人領了四個壯漢沖進後院去了,忙也追了上去.

追到第三進院落,聞聲迎出來的一個文弱男人已被姓嚴的揪住領子正在大吵,楊凌幾人扯了朱厚照就要離開,朱厚照有熱鬧肯看,怎麼肯走,他涎著臉又是哀求又是瞪眼,軟硬兼施就是不肯離開.

那文文弱弱的男人就是樂戶蘇淮,他陪笑對嚴寬道:"嚴老爺,何必這麼生氣呢?我收了你的銀子,當然不會反悔,只是玉姐兒從五歲就跟了我們夫妻,一時不舍得離開,傷心之下身子也帶了些毛病,嚴爺還差這一時半會兒的?不過多候上幾日罷了".

嚴寬頰上帶毛的黑痣都在抖動著,他滿臉獰笑地道:"放屁,婊子無情,戲子無義,她一個賣的會舍不得你們這對龜公龜婆?聽說你們正在另找買家,還是個芝麻綠豆官兒,嘿嘿,可是虛張聲勢嚇唬老子麼?我可是付過錢的,有文書在手,見官我也不怕."

一個穿著淺紫色衣衫的中年婦人急急忙忙地從左側廂房中迎了出來,老遠的就笑嘻嘻地道:"喲,嚴大爺,瞧你這話兒說的,玉姐兒可是我的養女呢,將來要跟了你,你還是我的便宜女婿呢,怎麼就傷了和氣?".

樂戶雖比普通平民還要低一等,屬于賤民,但是商人也是賤民,身份上並不比她高,加上這位嚴老爺又是蒔花館的常客,彼此熟了,所以一秤金敢跟他開些粗俗的玩笑.

這一秤金四十多歲,皮膚白白嫩嫩,臉上雖有些細微的皺紋,但一雙靈活的媚目秋波蕩漾,仍頗具動人的風韻.

她這一插科打諢的,嚴老板也不好再板著臉了,他松開蘇淮冷笑道:"五千兩銀子,這女婿當得可不便宜呀.一秤金,少跟我嘻皮笑臉的,你說沒有反悔,好,就當我聽錯了,反正她現在迎的是我,三日後迎的還是我,這擇日不如撞日了,我今日就要和她成就好事,你看如何?"

一秤金臉色一變,強笑道:"嚴大爺,玉姐兒雖說許給了你,可是畢竟我夫妻養她這麼大,怎能沒有一點感情?如今這孩子身子不舒服,嬌嬌怯怯的,我們夫妻看著都心疼,往後兒她可就是你的枕邊人了,你就不心疼?"

一秤金說著狠狠剜了丈夫一眼,蘇淮縮了縮脖子,沒有吭氣兒.原來這位嚴老板名叫嚴寬,是這蒔花館的常客,那日在二進院子睡了一個相好的紅姑娘,就在這兒過夜了,早上一推後窗,恰看見玉姐兒在後院經過,這一眼瞧見七魂就失了三魂.

嚴寬是個滿身銅臭的生意人,本來不好吟風賞月,聽曲念詩那套玩意兒,為了附庸風雅取悅這個清倌人兒,也忍痛花了大把銀子去裝了幾天斯文人,可是幾番下來卻連人家的小手都沒摸到.

他一想這般鈍刀子割肉,還不如一錘子買賣利索,干脆舍了大把的銀子想把這勾魂兒的小美人弄回家去品嘗個夠.當日正好一秤金正生著病,她的丈夫蘇淮打理生意,雖說青樓本是銷金窟,五千兩銀子對他來說也不是個尋常數目,他一盤算從山西大同買來玉姐兒時只花了八百文錢,如今養了八年就可以換回五千兩銀子,當下忙不迭答應了,還立了文書畫了押.

事後一秤金聽說老公自做主張,不由把他罵了個狗血噴頭,她在***場中打滾了半輩子,玉姐兒將來能為她賺回多少銀子,自然心中有數,再加上那小姑娘聽說蘇淮把她賣給了一個商人,心中悲切,著實大哭了幾場,這一來連蘇淮也有了悔意.

可是已經立過文書的事如何反悔?兩口子盤算來盤算去,想著放出風聲,誑說五城兵馬司一個吏目看上了玉姐兒,想以官威壓他.

其實五城兵馬司算不得大衙門,只是京城(不包括皇城與紫禁城)的一個普通治安單位,吏目更連官兒都算不上,只是一部份小吏的頭頭,平時跟在巡城禦史後邊游游街坊,聽候使喚,搖旗呐喊的主兒,不折不扣的聽差跑腿.

五城兵馬司的小吏其實挺可憐,除了抓幾個鼠竊,派街坊打掃街道清理陰溝,檢查商販的升斗稱是否准確以及鞭打隨便大小便的蠢民外,根本無權管理或執法,滿京城都是權貴,他們能管誰?

可就是這樣一個小吏,想壓商人一頭還是很容易的,嚴寬既然在京師做生意,總該怕這治安,城管,衛生防疫一把抓的衙門吧?想不到通過齊方把話兒透給他了,這嚴寬竟不在乎,仍然找上門兒來,兩口子一時還真不知道他有多大背景了.

嚴寬聽了一秤金的話哈哈大笑,陰陽怪氣地道:"心疼?讓那千嬌百媚的小娘們兒在你這窯子窩里,被這個捅捅,那個捅捅,我才真的心疼呐.怎麼著?她一個婊子還嫌我身份低賤?別給臉不要臉,只有別人選她的份兒,什麼時候輪到她選人了?我有銀子,我就是大爺!"

正對面一直緊閉著樓門晃當一聲打開了,一個淨面淡妝,身穿牡丹花綢子小襖,蔥綠色百褶裙的小姑娘從里邊快步走了出來,她立在門下,挑著柳眉,俏臉寒霜地道:"嚴大爺,請你說話客氣些,你是有錢,可我們姐妹還沒瞧在眼里,你想買個貓兒狗兒的由得你,可我姐姐還就不稀罕進你家的門,悔約不就賠你兩成銀子麼?這錢我們掏了".

這綠裙小姑娘身段窈窕,膚色白的出奇,淡淡的柳眉下,一雙俏眼十分利害,說起話來聲音又脆又急,跟炒豆兒似的.

朱厚照不禁嘖嘖笑道:"這姑娘厲害,比那對窩囊廢強多了",楊凌和谷大用聽了相視苦笑.

嚴寬眉毛一挑道:"雪里梅姑娘,你說的輕松,想悔約也得我同意才行,銀子?老子不缺銀子,就缺個暖床的阿貓阿狗兒,這玉姐兒,老子要定了!"

他從懷里掏出一份文書,向上一揚寒著臉對江淮道:"我這文書上可有你簽押的手印兒,怎麼著,是不是咱們衙門里見呐?"

那座繡樓里又款款走出一位小姑娘,徑直走到嚴寬面前軟語哀求道:"嚴大爺,常言道強扭的瓜兒不甜,這種事總要兩情相願才好,你就開開恩,放過玉姐兒吧".

嚴寬呵呵一笑,色眯眯地道:"還是一仙姑娘嘴兒甜,著實的討人喜歡,比那些伶牙俐齒的女人可愛一百倍,呵呵呵".

楊凌聽她語聲糯甜,也不禁多瞧了她一眼,這位唐一仙姑娘也就十三四歲年紀,身材嬌小玲瓏,臉蛋兒俏麗生輝,微微上翹的唇角有一顆美人痣,透出幾分俏皮.她羞笑著白了嚴寬一眼,嬌滴滴地道:"那嚴大爺是答應了?"

嚴寬看得骨頭一輕,眯著眼道:"答應?我答應什麼了?黃金買笑,紅袖邀歡,公平買賣呀.嘿嘿,小妮子一副可人兒模樣,再過幾年也是個小妖精,別急,別急,今年年底老子就能再賺上大大一筆銀子,到時老子把你也買回去和玉姐兒作伴,咱們一床三好,怎麼樣呀?"

唐一仙,玉姐兒,雪里梅現在都是清倌兒身份,平素接待的客人也都比較文雅,哪個說話象他這麼粗俗,聽得她羞惱了嬌顏,一時卻又不敢發作.

嚴寬搖晃著手中的文書,正自洋洋得意,忽地手上一輕,一個公鴨嗓子在耳邊聒噪道:"拿著雞毛當令箭,粗鄙不堪,俗不可耐,我看看是什麼狗屁東西."

嚴寬大吃一驚,他扭頭一看,只見一個小書生舉著自已的文書,扯著破鑼嗓子大聲念道:"本司樂戶蘇淮,現有養女玉堂春,本名蘇三,本望接客養老,現有商賈嚴寬喜愛小女,蘇淮得過銀五千兩作贖身財禮.今後......"

上篇:卷二 閉著眼睛闖京城 第65章 又生枝節     下篇:卷二 閉著眼睛闖京城 第67章 不務正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