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三 初登大寶 第112章 熱身運動  
   
卷三 初登大寶 第112章 熱身運動


一具摔得血肉模糊的尸體被拖到戴義,李鐸,倪謙面前.

戴義走近去仔細打量半晌,見那鐵鐐,衣衫,體態並無差異,不禁呵呵笑道:"諸位大人,這王景隆不堪服役之苦,自從帝陵逃脫,不慎墜落山谷摔死,可與我等無關哪,若是大學士們問起,還望能為彼此做個證."

王景隆自尋死路,戴義最是開心,他既能脫得干系,又可借此買好即將就任的西廠廠督,心中豈能不樂?李鐸,倪謙聽了連連點頭,楊一清卻滿面狐疑地繞著那具尸體轉了兩圈兒,輕輕搖頭道:"不對,諸位大人,這事兒有點蹊蹺."

楊一清是楊凌親信,如今楊凌高升,水漲般高,楊一清前途如何,誰也不敢預料,戴義倒是不敢小視他,聞言忙客氣地道:"楊校尉有何高見?"

楊一清指著死尸道:"諸位大人請看,這死尸雖然滿體泥汙,但都是從崖上翻滾沾染的,衣衫上蓬曝的灰塵卻不多,而且足踝上沒有磨痕,身上沒有鞭傷,難道王景隆這一摔倒把身上的傷痕都摔好了麼?"

"啊!",一旁點頭哈腰的工頭兒怪叫一聲,急道:"不錯不錯,這混蛋不久前剛剛挨了鞭笞,肩頭頸上全是鞭痕.",他說著疾撲過來,一把撕開死尸衣衫,只見背上頸上除了撞破劃傷處皆完好無損.

戴義又驚又怒地嚷道:"李代桃僵?這厮竟逃了?那這死尸……山上一定有人協助他逃跑.哎喲,逃了這個欽犯,我要如何向皇上回稟.如何讓楊大人知道?這便如何是好?"

楊一清略一思索,急忙道:"除了那處懸崖,泰陵四周盡在神機營官兵包圍之下,這一時半記得進出人員有限,戴公公,卑職立刻帶人前去追索.請公公在泰陵內搜查一番,說不定那書生還不曾來得及逃出."

禮部侍郎李鐸不屑地冷笑道:"好個王瓊,他自己跑去南京作官,王景隆就算逃了他也沒有嫌疑了,不過肯冒大不韋搭救王景隆的除了這老匹夫還有誰?戴公公,王瓊在京中門生故舊甚多,對他遭貶謫一事多有不滿.王景隆逃了,最有可能南下去金陵,或者逃去浙江他兄長處,還有一個可能……就是壯著膽子去他最不應該去的地方……".

戴義恍然,脫口道:"京師?",他咬著牙對楊一清道:"楊校尉,速去查問今日出入帝陵的可疑人物.李大人,倪大人,勞煩二人帶了人清點帝陵內所有工匠官兵以及工切可供藏匿的地方."

他揮手叫過一個親信小太監,說道:"趕快拿咱家的帖子去東廠一趟,請范公公著人仔細盤查通往金陵,江浙的大小路口,京中與王瓊關系密切的人物也要好生關照著."

京師是天子腳下,戴義雖然囂張,也不敢象壽甯候正得弘治帝寵愛時那般調動京軍和五城兵馬司滿城搜索,只有發動東廠控制的地頭蛇,暗中加以注意.他沉吟一下又道:"還有.通知楊大人一聲,叫他小心戒備了."

……………

八名姿容俏麗,體態婀娜多姿的少女玉面緋紅的站在楊凌對面,大婚副使只是負責指點服侍皇帝時的禮節,至于男女之事自有內宮女官傳授,楊凌大大地松了口氣,不然恐怕比面對正德時還要尷尬.

雨花閣內五尊鐵菩薩此起彼伏的吱咯聲似乎還在耳邊回響,牙根兒還是酸酸的,楊凌磨了磨牙,目不斜視地盯著殿中一根盤龍柱子說道:"每日進禦四人,連續兩日,進了皇上寢宮,要嚴守規矩…………".

楊凌越說越覺得別扭,早知道天子副使除了當司儀還要干這些勾當,他早找借口向正德請辭了,弄到現在怎麼說怎麼覺得自己象個敬事房大總管.

那八名眉目清秀動人的美女雖然聽及這些男女之事眉目間禁不住有羞澀之意,但是眼神中更多的卻是欣喜和興奮,甚至……欲焰!

明明是些嬌滴滴的美人兒,可那眼睛里,個個燃燒著一團足以將男人焚成灰燼的火……欲火,楊凌只瞧了一眼就不由打了個寒噤.

這些宮發一入宮門,就要在這里過一輩子,直到耗盡青春,被人投進火化井中成為一團飛灰.既便趕上皇帝好心,將年紀大的宮女遣回鄉時,也已忻過三旬,能嫁個什麼人都不曉得.

如今有幸供皇帝臨禦,從此便是有身份的婦官,雖然不得晉妃,但是每月有優俸祿可拿,不用再從事勞役,能有這機會,實在是脫離苦海,一步登天了.而且恐怕這是一生中唯一一次機會接觸男人,她們雖礙于女性的羞澀不敢表示出來,心中如何不欣喜若狂?

楊凌干巴巴地朗誦道:"淋浴之後,要不著寸縷,由公公檢查之後裹以羽絨錦被,送入皇帝寢宮.爾等切記,皇上躺在床上,是只有雙腳露在外面的,公公退出房去後,你們要從露在外面的'龍爪’這頭鑽進被去,然後與帝交焉,不可錯了方位."

楊增值抽了抽鼻子又道:"公公會在外邊候著時間,時辰一到,喚你們時,爾等須馬上退出來,如果皇上挽留,也不得超過公公兩次高呼,切記,對皇上不可背身而行,要倒著爬下床來……".

楊凌說到這兒,瞧瞧這幾個體態婉約,各具特色的美女,不禁暗暗搖頭:"做皇帝到底有什麼好?連這種事兒都有人管著,有這麼多臭規矩,這樣的帝皇躺在床上對女人除了欲望哪有自由可以溫存談情?可憐的小正德,但願你能適應得了這種生活……".

…………

正德此時正興高采烈地指揮小太監們在坤甯宮,乾清宮,禦花園里懸掛甯王進供的彩燈.離大婚還有三天,現在雖不可以燃放焰火,他已迫不及待地懸起燈籠,一到夜間,正德就流連徘徊在星河般璀璨的燈海中,高興的睡不著覺.

禮部鴻臚官亦步亦趨地隨在一刻也不消停的正德皇帝身邊.呼哧帶喘地向正德皇帝報告各項安排的進度,正德不耐煩地擺手道:"這些事不要跟朕來說,太皇太後,太後和三位大學士首肯便可."

"是是是,臣遵旨",白發蒼蒼的鴻臚官忙不迭地應聲,卻仍追在他屁股後面說道:"大婚之日,皇後娘娘與皇上交拜天地,告禮成親時,須由四名誥命夫人相伴,臣奉太皇太後,太後懿旨,鱗選出成國公,阜國公,壽甯候,臨淮候四位一,二品誥命夫人,皇上可滿意麼?"

正德正把玩著一只滿是金紙鱗片的魚形彩燈,聞言想了一想道:"把壽甯候夫人去掉,換上……嗯,換上威武伯夫人.呵呵,那是朕登基以來封的第一位誥命夫人呢."

鴻臚官面有難色地道:"皇上,這四位誥命夫人都是或有子或有孫,給近一年來娘娘討個喜氣兒,保佑皇上多子多孫呢.威武伯夫人品秩低了些,又無子嗣,似乎不太合適,況且壽甯候是當今國舅,如果將國舅夫人換下,太後那里……".

正德怒道:"早說這些事朕不理,你偏要來問朕,好吧,朕如今拿了主意,你又有一堆的理由等著朕,敢是在戲耍天子麼?"

鴻臚官慌忙跪倒道:"臣不敢,臣惶恐,皇上息怒."

正德皇帝冷笑道:"惶恐個屁!朕馬上就要大婚啦,就要成人了,你們還當朕是小孩子?哼,當朕看不出嗎?你們看似什麼事都要經過朕的同意,其實心中早已有了主意.自作聰明,你不來煩朕,朕也懶得理你,你既然問了,那朕就來拿主意.威武伯夫人品秩低?低了那就欽封一品誥命!她沒有子嗣?好,這句話朕也給你寄下,威武伯夫人一俟有孕在身,朕就辦你個欺君之罪!"

鴻臚官面如土色,連連磕頭道:"是是是,臣依了皇上,可是人選……太皇太後和太後已經定下,再做刪減恐若不得宜,莫如……莫如臣再挑選一位三品誥命夫人,與威武伯夫人一同入宮,改四誥命為六誥命,皇上以為如何?"

正德這才轉怒為喜,晲了他一眼,得意地道:"算你機靈,傳旨去吧."

鴻臚官聽了如蒙大赦,給皇上請幾個女嘉賓都差點兒請掉了自己腦袋,他哪里還敢聒噪,急忙爬起來一溜煙兒滾到司禮監著人傳旨去了.

楊凌好不容易對八個春情勃發的美麗宮婦交待完了幾十條跟皇帝上床的規矩,退出殿來從懷里抽出小紙條來看了看,現在需要他做的只剩三日後迎接一位皇後,兩位皇妃入宮了.

楊凌看罷不禁長長出了口氣,這幾日需要准備的禮儀太多,有時忙到很晚,就在朝房里湊合一宿,已經兩天沒有回家了,如今總算告一段落了.

他先去了乾清宮,聽說正德皇帝正在禦花園親自指揮布置彩燈,忙趁機離開皇宮,他也沒有坐轎,只騎了匹快馬,帶著四名貼身侍衛趕回西郊.

一進了威武伯府,就見府中張燈結彩,到處洋溢著喜氣.

如今已過了弘治帝的三九守孝期,三進院兒的門楣都系了紅綾,收拾地煥然一新,滿院鮮花中蝴蝶翩翩起舞,瞧得人心情舒暢.

楊凌見了奇怪,向迎上來的老管家問道:"高管家,怎麼皇上大婚,咱家也要布置成這副模樣麼?普天同慶不成?"

高管家失笑道:"老爺可是宮里太過忙碌了,竟忘了自己的大事?您怎麼忘了皇上大婚之日就是您的喜日子呢,要說著呢,這可是皇上賜的喜事,雖說不是大夫人過門的時候,可是這兩位小夫人過門也不能馬虎,所以夫人早早就吩咐准備了."

"哦!"楊凌一下子停住了腳步,這兩日忙忙碌碌,真地把自己的事忘了.玉堂春,雪里梅,過門兒?要做自己媳婦兒了?

明媚的陽光下,映入眼簾的是滿園繽紛,鼻中所嗅盡是淡淡幽香,楊凌一時間百感交集,倏地想起第一次與她們相遇的情形.那時自己何曾對她們動過一絲感情,原只是萍水相逢的過客,誰知道忽然之間竟然變成了長相厮守的枕邊人.

恍惚間,他似乎又看到身穿花綢小襖,蔥綠色百褶裙的雪里梅恨恨地從繡樓中走出來,俏臉凝雪地駁斥著嚴寬,還有隨著悠悠如洞簫般的一聲歎息,倏然出現在樓閣內的玉堂春,素衣如雪,長發逶迤,凝眸望時皓如一輪纖月.

還有……還有……還有那個聲音糯甜,嬌小俏皮地唐一仙……

想起如今生死未卜的唐一仙,楊凌的心情頓時黯然起來.唐一仙失蹤後錦衣衛和地方官府在他的拜托下著實下了大力氣搜尋過一陣兒,可是卻始終沒有找到.楊凌心中已九成認定她沒有死,可是……她為什麼始終沒有現身?

楊凌最擔心的就是她雖被救了,但是救她的人卻見色起意,將她拘禁起來.一介煢煢弱質的小女子又無從反抗,那是一種什麼結局?想起來他心中就極不痛快,所以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免想到這件事,可是今日一句"兩位小夫人過門",卻觸及了他心中痛處.

楊凌默默地擺了擺手,獨自走進內宅.韓幼娘,高文心四女和一身寡言少語的大嫂張氏正都圍在花斤中說笑,幾案上擺了三件花團錦簇的女袍,頂翠玉金釵微微顫動的珠冠.

楊凌一進了門瞧見不禁奇道:"這是什麼?綴了許多珠寶,這是誰送的重禮?"

玉堂春和雪里梅瞧見是他回來了,羞得一聲嬌呼,急忙搶過去各自抱起一件大紅袍服和珠冠,暈著俏臉蹲身叫了聲"老爺",就趕緊地跑了出去.

高文心忍著笑施禮道:"婢子見過老爺.方才那兩件不是人家送的,是鳳冠霞帔,不過都是仿制的東西,是……是雪兒姑娘和玉兒姑娘准備過門兒的時候穿的."

太祖時馬皇後特典,百姓人家婚嫁時可仿制鳳冠霞帔,女人本來就喜歡漂亮衣服,如今見了這鳳冠霞帔,圍在一起議論一番,甚至文集一些閨房中事都是可能的,難怪見了自己就羞跑了她們.

楊凌訕訕地有點不好意思,他摸了摸鼻子,瞧見案上還有一套袍服,不禁吃驚道""怎麼還有一套?這……這套又是誰的?",他說著情不自禁地望了高文心一眼.

韓幼娘不止一次對他提過高文心對楊家的情義和她身世的可憐,求相公允許兌現自己與她們結拜時的承諾,只是他一直沒有應允,這時見了鳳冠霞帔還道韓幼娘自作主張,想把高文心也給他娶進門來.

高文心何等伶俐的女孩兒,四目一碰她立即便明白了楊凌在想些什麼,那張臉蛋兒頓時成了紅蘋果,整個人也不自在起來.

韓幼娘瞧在眼里,也不知懂是不懂,她眨了眨眼,笑盈盈地道:"這件是我的呀,喏,你瞧,玉兒她們方才的袍上繡著鳳凰呢,我這件繡的是孔雀,這是皇上賜的那件三品誥命袍嘛,相公以為是誰的?"

韓幼娘這一說,高文心更是羞得抬不起頭來,她伸出兩根手指,扯了扯張氏的衣角兒,輕輕道:"張夫人,你這兩日不是蟬鳴吵得睡不好麼?婢子去給您開服休神養性的藥吧.",張氏是過來人.也瞧出氣氛曖昧,自然不會說穿自己吃得好,睡得香,什麼毛病也沒有,連忙答應著跟高文心離開了.

楊凌訕訕地道:"皇上賜了這冠服,你不是一向不舍得拿出來穿麼.怎麼現在倒取出來了……?"

韓幼娘喜氣洋洋地道:"相公還不知道麼?宮里來人傳了旨意,皇上說要幼娘去陪皇後呢."

她說著抓住楊凌的手,雀躍道:"幼娘這回總算可以見識到皇宮模樣了,真龍天子住的地方呀."

楊凌聽了哈哈笑道:"可倒好.皇帝大婚,我做司儀,你做伴娘,只是不知道皇上會不會包個厚厚的大紅包給咱們,哈哈哈……"

韓幼娘不解司儀紅包的意思,還以為為是皇帝大婚的禮儀名詞之一,她笑問道:"相公回來這麼早,莫非這兩日可以閑下來了?"

楊凌在她嬌俏的鼻頭上一刮,說道:"聰明,相公這兩日不用再做苦工了,倒是皇上……"楊凌想起那八位楚楚動人,眼神兒象要吃人的美麗女官,不禁苦笑一聲道,"倒是皇上這兩天怕是要做大苦工了,也不知捱不捱得了,嘿嘿……"

玉堂春捧了自己的新婚袍服,臉紅經地逃回閨房.一顆心還在撲通撲通直跳.平素里她巴不得多看老爺一眼,可是眼看著嫁進楊家的日子越來越近,女兒情懷,那羞澀之意竟也越來越重了.

她將冠服收好,待臉上熱意消去,才躡手躡腳地離開後宅.剛剛走進中堂,高管家恰從堂外走進來,一瞧見了她喜形于色道:"蘇小姐,你得正好,這兒有封信老奴正要給您送進去呢."

"信?有人給我的信?"玉堂春驚訝地反問.

老管家陪笑道:"是,呃……是您的一位親戚的."

玉堂春奇怪道:"你說的人呢?"

老管家陪笑道:"那人送了信就離開了,說是信中自詳,其他的咱可就知道了."他說著心道:這位姑娘馬上就要成為威武伯爺的如夫人了,家里忽然來了個打秋風的窮親戚,叫我這下人知道了臉上多掛不住?我還是裝裝糊塗吧.老管家精于世故,說著奉上書信便藉幫離開了.

玉堂春詫異地接過信後,神情茫然.親人?我哪兒來的親人?

她遲疑著踱進中堂書房坐下,從信貼中取出信來打開,只掃了眼信未署名就忽地一下站了起來,渾身都在發顫,似乎受到了異常地驚嚇.

周彥享,周彥享!她的親生父親竟從天而降般出現在她面前,向自己的女兒卑躬屈膝地直置上自己的名字.這個名字連著她的痛和淚埋在心底太久太久了,這時出現,令她心頭巨震,頭腦一陣暈眩,她慌忙扶住了桌子,眼淚已遏制不住一串串落了下來:"為什麼是他?為什麼是他?他還來找我做什麼?"

玉堂春強迫自己忘記,但她從來也沒有真得忘記,沒有忘記這個名字,沒有忘記這個帶給她父愛和親情,又狠心將她賣入火坑的親生父親,這個落魄無良,吃喝嫖賭的讀書人.

從她淪落風塵那一刻起,她就已決定徹底忘掉這個人,甚至徹底忘掉自己的本來的名字,好個她已不配擁有的名字:周玉潔.

玉潔,玉潔冰清,淪落風塵的女人還配叫這個名字麼?她叫玉堂春,叫蘇三,叫玉姐兒,如今,她已洗盡鉛華,准備伴著她的郎君一生一世來追求自己的幸福了,為什麼他卻尋上門來?

玉堂春淚眼婆娑地舉信紙,抽噎著向信上望去……

上篇:卷三 初登大寶 第111章 景隆逃獄     下篇:卷三 初登大寶 第113章 不做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