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三 初登大寶 第118章 殺機已現  
   
卷三 初登大寶 第118章 殺機已現


"我冤枉啊,馬公公,奴婢真地不曾偷過公主的玉鐲,這是有人害我啊,馬公公!"

慈甯宮外,那名姿容俏麗的女官趴在長凳上,四個小太監按著她手腳,兩個小太監一左一右掄著板子,劈啪作響地打在她豐滿的臀部上.

馬永成鐵青著臉,嘴唇兒抿成了一條線.他既惱恨楊凌拂了他面子,又惱恨這女官膽大包天竟去偷竊先皇賜下的寶物.

本來宮中偷竊東西,最嚴重也就是打板子,然後送去鑄苦役.可是今天皇後進宮,鬧同這樁事來丟盡了皇家顏面,太皇太後震怒之下也顧不得心疼這侍候自己多年的侍婢,下懿旨要谷大用喚來小太監將她活活打死.

馬永成一邊執刑,一邊想著怎麼救她,思來想去只有太皇太後一時心軟,赦了她死罪才行.可是他們做奴才的,得寵時固然怎麼都好,失寵時還不是主子一句話就定下生死,他也沒有辦法去向太皇太後求情,只是硬著頭皮在這苦捱,指望太皇太後回心轉意,或者里邊哪位娘娘,公主肯出面為她求個情兒.

女官已被打得皮開肉綻,見馬永成杵在那兒不吱聲兒,她哪知道馬永成這番心思,還道他是要殺人滅口,不禁哭罵道:"馬永成,你真要活活打死我麼?你見死不救,我要向太皇太後告發你,我孝敬你的……".

馬永成聽到這里忽地搶前一步,一把搶過小太監手中板子,掄圓了"呼"地一聲拍在女官耳門上,打得她腦袋一顫,耳門中緩緩溢出一灘紫黑的鮮血,那女官二目圓睜,死死地盯著馬永成,身子一陣急劇地哆嗦,慢慢癱軟在了長凳上再無聲息.

馬永成雙眼泛著凶光,把板子遞回給那小太監,冷冷地道:"還傻站著干什麼,快去回稟太皇太後,那偷竊寶物的賤婢受刑不過死了,請太皇太後慈悲,准予安葬."

楊凌瞧見馬永成滿臉猙獰,那種酷厲之色與平素那種低眉順眼的溫和模樣判若兩人,心頭不禁泛起一層寒意.馬永成鐵青著臉瞧了楊凌一眼,強壓心中濃濃的恨意道:"楊大人,這賤婢害得公主和皇後娘娘都拂了臉面,活該受此懲戒,如今差使辦完了,咱們回去複旨吧."

雖說這女官刁鑽陰損,卻罪不致死,如今可說都是他的餿主意害了人,楊凌心中不安,不忍再看那瞪著雙眼直勾勾地死不瞑目的女尸,不禁默默地隨在馬永成身後走出了後宮.

正德聽說打死個偷盜的女官,倒是全不在意.他吃過了酒,加上連續兩夜不曾睡好,實在有些倦了,說了會話,就睡著了過去.

今日之事也是陰差陽錯,楊凌本欲整治那女官一番,讓這惡奴受個報應,誰料偏偏在今日被人發現,主意是他出的,為了救下公主,憑白害死了一人,雖說這人不是什麼好人,他心中也有些不安.這時見馬永成站在正德榻旁,臉色陰沉沉地,雖不敢向自己發泄,但是顯然極為怨毒,他也沒有法子緩解彼此的關系,只好輕歎一聲,默默地走了出去.

谷大用悄悄跟出來,見他一個人悶坐,便湊過來坐在他身旁明知故問地道:"楊大人,今日皇上賜了大人兩房美妾,如此恩寵不知羨煞朝中多少大臣,大人何以還悶悶不樂呢?"

楊凌歎息一聲.將方才的事撿能說的說了一遍.谷大用聽了不禁啞然失笑,不以為然地道:"死了個奴婢算什麼?後宮里脾氣不好的妃子,為了點小過毒打侍婢致死的事多得是呢.這些勢利婢子仗著祖制欺主犯上,把那些金枝玉葉欺壓得不敢吱聲兒,咱家也是常聽說過的,今日的事不知多少公主暗中拍手叫好呢,楊大人何必自責?"

楊凌苦笑一聲,自不好說出是自己授意兩位公主整治那女官,那女官欺主是真,盜竊是真,但卻並沒膽量盜竊禦賜的寶物.

谷大用見他不吭聲,向內殿望了一眼壓低嗓音道:"不過……今兒這事兒大人是該小心在意的,咱家看馬公公臉色十分不悅呢."

楊凌點頭道:"本官知那女官和馬公公交情甚好,今日之事確是得罪了他了."

谷大用正色道:"何止得罪?楊大人啊,馬公公是睚眦必報的性子,何況大人今日重重地拂了他的面子,他還不恨極了你?只是大人聖眷正隆,又即將出任內廠廠督,他又理虧在先,不敢得罪你罷了."

楊凌猶疑地道:"雖說那女官與他有些關系,但他總不至于……總不至于因為這件事便對我耿耿于懷吧?"

谷大用道:"這對他可不是小事啊,楊大人.他今日庇護不下這個女官,明日別人如何相信他能庇護第二個?他剛剛擔任內宮總管,如何對人立威?宮中的奴才勢利得很呢,六宮二十局的人全在看著,馬公公剛剛上位,他收了人家好處,卻不能護得人家周全,今後誰還孝敬買好他?"

"咱家昔日跟著李廣李公公在東廠混口食,這官場的事可看得明白.有時兩幫人打得天翻地覆,吵得天下皆知,但是雙方吵吵鬧鬧一番,最後總是偃旗息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只因其中並無一個利字.可是有時一件小事,看起來毫不起眼,卻是你死我活地引線禍根,只因利益攸關罷了."

"你拂他面子事小,可是斷了他財路,你說他惱你不惱?他權勢地位不及大人,就算恨你入骨也不用怕,可是大人馬上就要執掌內廠,到時接收稅監,與東廠爭利,你說司禮監和東廠的公公們會如何?楊大人,你與人為善,可是卻不要把別人都看成善良之輩,你無害人之心,人家卻有害你之意啊!"

楊凌驚疑不定地望著谷大用,谷大用見他聽過了自己的話,正想再進幾言,忽地外邊一個大太監走了進來,問道:"皇上呢?"

谷大用一見是東廠范公公,連忙站起來畢恭畢敬地道:"范公公,皇上多飲了幾杯,正在歇息呢?"

范亭哦了一聲,轉身要走,忽地瞧見楊凌,不由站住了身子,嘴角帶著冷笑道:"楊大人,咱家今日聽說皇上要開設內輯事廠,督察兩廠一衛,接收稅監職權,這內廠廠督便是閣下你了,嘖嘖嘖,好手段呀好手段,直是後生可畏,嘿!怎麼說來著?對了,這叫引狼入室!"

楊凌知道老王岳並不貪權,反而是他手下兩員大將,東廠范亭,西廠苗逵,各自懷有野心,范亭和張繡當初將他弄進宮來,只為在未來皇帝身邊有個得寵的自己人,哪料到寵來寵去,反成了他們的心腹大患,也難怪他心生憤怒.

楊凌示弱退讓道:"范公公,下官也是趕鴨子上架,被迫應了這差使.其實有兩廠一衛在,哪用得著再開內廠,下官既沒人又沒錢,不過是小打小鬧,沒准兒哪天皇上瞧著不順眼了就給撇了,公公何必芥懷?"

東廠實力太過雄厚,苗逵掌著西廠和禦馬監,職權負責督察東廠,都不敢輕掠其鋒,屢屢在東廠手里吃癟,楊凌可不想得罪這麼個強有力的人物.

不料他這話卻正觸到范亭痛處,范亭冷笑一聲,陰陽怪氣地道:"楊大人可比苗逵出息多啦,這一上任就搶了稅監的職權,每年經你手的銀子能堆成山,還說沒錢?不過那些外放的稅監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楊大人想讓他們服服貼貼,可得多用點兒心思了."

范亭說罷一甩袖子走了出去.谷大用輕聲道:"楊大人,如何?這就是一個利字,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朝廷就是名利物,就是一個江湖,在這個江湖中混,一個不小心就是利刃加頸.范公公已對你起了忌憚之意,你說是想避讓,為了根除後患他也不會再給你機會翻身."

"開設內廠的消息已經傳了出去,便如騎虎背,這內廠是建也得建,不建也得建,要建還得速建,大人不趕快擁有與他抗衡的力量,難道要等著他一步步地來收拾你嗎?"

楊凌想起馬永成那猙獰凶狠的眼神,想起范亭不懷好意地冷笑,想起外臣視他如奸佞,內宦如今又對他起了殺意,不禁一陣毛骨悚然:如今真得是危機四伏,步步殺機了,我該怎麼辦?

谷大用猶在喋喋不休:"楊大人,大用昔年在東廠做過差事,大人姐建內廠,如果有用得著咱家的地方盡管開口,谷大用雖不敢說才堪大用,卻是真心想為大人出謀畫策,效犬馬之勞!"

楊凌的心神卻早已飛了開卻,根本聽不見了.

上篇:卷三 初登大寶 第117章 後宮拿賊     下篇:卷三 初登大寶 第119章 議建內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