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三 初登大寶 第119章 議建內廠  
   
卷三 初登大寶 第119章 議建內廠


玉堂春和雪里梅一早起來就坐立不安,因為今日楊凌便該回來了.昨日雖是二人奉旨成婚的喜日子,可是只有夫人後半晌兒趕了回來,老爺還要在宮中陪著天子放焰火.令她們驚喜萬分的是,宮里傳旨賜婚,竟然封了她們七品誥命,歡喜得兩人一夜沒有睡好.

今天自己的郎君就要回來了,想起晚上將要經曆的事情,在蒔花館時常聽那些紅倌人說過的風流事兒不禁常常徘徊心頭,兩個小妮子春心驛動,坐立不安,時不時地便對鏡梳妝打扮一番,生怕有什麼差遲讓老爺瞧了心中不喜.

兩人患得患失的還要強自壓抑,擔心被人瞧出端倪,卻不知那神魂顛倒的模樣落在平素混熟了的那群丫頭眼底,惹得她們暗笑不已.

此時,一個小丫環坐在玉堂春房中,正笑不可抑地告訴她剛剛聽來的消息:當今天子昨夜大婚,放完了焰火突然宣布要做世之明君,准備徹夜在乾清宮中批閱這幾天攢下來的奏折,就是不肯入洞房,害得內閣大學士們一個個愁眉苦臉,胡子都快拔光了.

玉堂春聽得好笑,忍不住好奇地問道:"當今皇上十六歲,也不小啊,怎麼……怎麼洞房夜卻要跑去批奏折,那……那他後來是批了奏折,還是入了洞房?"

小丫環掩嘴兒笑道:"本來呢,那些大臣是你也求,我也勸,跪在地上不斷磕頭,就差把皇上給綁起來送進洞房了,可是皇上就是不挪窩兒,太皇太後和皇太後出來相勸,皇上還是不聽.可是咱家老爺不知對皇上說了幾句甚麼,皇上就高高興興扔下奏折入洞房了."

"夫人,你知道麼?現在這個笑話都傳遍京城了,許多人都在猜測老爺對皇上說了什麼話,居然可以哄得天子入洞房.哼哼,偏偏就是沒有一個知道皇上為什麼不入洞房,又為了什麼入洞房."她自己說著也覺繞嘴,忍不住格格地笑起來.

玉堂春聽了也不禁失笑.她正想旁敲側擊再問問老爺的消息,一個小丫環急匆匆地跑了進來,嚷道:"老爺回來啦,老爺回來啦."

"啊!"玉堂春驚喜地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忙不迭坐到棱花銅鏡前打量自己模樣,只瞧了兩眼,忽地想起房中還有兩個小丫環,自己的舉動可都被除數人瞧在眼里了,不禁臊紅了臉蛋兒.

她訕訕地轉過身來.裝作渾不在意的模樣,淡淡問道:"老爺向後院兒來了麼?到了哪里了?"

那丫環搖頭道:"沒有……老爺一回府,就叫人上山把柳把總找回來去了中堂書房,兩人正在聊天呢."

玉堂春肩膀一榻,小臉再也掩飾不住地垮了下來,小丫環見了忙道:"夫人莫急,我再去中堂看看."

*****************

柳彪不知楊凌急著找他來有什麼急事,他匆匆走進書房,見楊凌坐在椅上正在沉吟,忙抱拳施禮.楊凌見了他來,才驚醒過來,忙一指對面椅子道:"坐!"

柳彪在椅上坐了,微笑道:"卑職恭喜大人納得兩位天仙般的如夫人.大人剛剛回府,不知匆匆把卑職喚來有何吩咐?"

楊凌道:"我本想待皇上大婚之後,再計議組建內廠之事,但是昨日皇上在朝堂上已公開了此事,兩廠一衛對此多有忌諱,若是耽擱久了恐多生事非.所以這事已刻不容緩了,我找你來,就是商議內廠之事."

內廠一開,柳彪作為楊凌親信,那權柄勢力豈是現在一個小小把總比得?就是升到參將也遠遠不及.所以一聽楊凌已准備開設西廠,柳彪不禁喜上眉梢,他躍躍欲試地道:"大人,您准備怎麼辦,盡管吩咐下來,卑職一些定聽命從事."

楊凌擺擺手道:"不急,坐下說話,我昨夜在宮中細細考慮了一番,有了些主意,今天已請得了皇上首肯.咱們組建西廠,最缺什麼?缺地盤,缺人,缺錢,什麼都缺,可是建立內廠,外廷是不會拔銀子給我們的,皇上內庫現在也是空空如野,咱只能另能辦法."

"我已征得皇上同意,將左哨營五千人馬,全部並入內廠,這樣一來,現有的軍餉,士兵,營盤,就順理成章收歸咱們所有了,只是神機營原來的營地距離京城還是太遠,我決定遷來此地,就定在西直門外."

柳彪摩拳擦掌地道:"好,軍中健卒善戰,遠勝于臨時招募的人,一下子擁有五千番子,我們就可以與兩廠一衛一較長短了."

楊凌失笑道:"什麼善戰?你想要打仗麼?內廠就算是廠衛的眼中釘,這爭斗也是舉不到??的,他們只敢搞搞小動作,背後使陰招下絆子,難道敢當面大打出手?我們可不要主動挑起事端授人口實."

柳彪忙唯唯諾諾地應了,楊凌蹙眉道:"廠衛的責任都是巡查緝捕,我考慮過,錦衣衛主要是依靠散布各地的密探和官方驛站的驛卒們搜集情報.面東廠的番子組成部分十分複雜,其中很多是吸納的江湖好漢,因此常利用地方幫派,城狐社鼠來打控消息.西廠勢力現在主要還只在京師一帶,由于東廠和錦衣衛的壓制毫無建樹,如果我們不能突出奇兵,就算內廠建成,也不過和西廠一樣下場,你有什麼好辦法?"

柳彪聽了皺起眉頭,沉吟半晌也想不出主意:要招納人手當然不難,難在必須得有錢,否則收買人手,傳遞情報這些事哪個也休想成功,西廠遲遲不能將勢力觸角延伸出去,不是權柄不如東廠,就是因為限固于資金不足,如今內廠比西廠還要寒酸,能有什麼辦法?

楊凌見他遲疑半晌說不出辦法,便道:"我倒是想了一個法子,只是……本官對于市井了解有限,這法子是否可行還未得知."

柳彪道:"大人且說來聽聽,卑職知無不言."

楊凌緩緩道:"我這個法子,可以集搜集情報,籌措資金,傳遞消息于一體,而且……我已征得皇上同意,允許我們去做,只是實實不知效果如何."

柳彪聽心癢難搔,又不敢催促,只好耐著性子聽著.楊凌說道:"本官在驛丞署待過些日子,知道官方驛署不代理民間事務,所以全國各地都有經營車馬行的,運輸客人,商貨,這些車馬行限于醬,人力和地域,規模都不算大,因此易于控制,但是也因此作用有限."

"情報傳遞,最要緊便是速度,這些車馬行怎麼及得車驛的快速?面靠他們,能搜集的情報也有限,可是目前要建內廠,似乎……也只有靠他們做耳報神,才能勉強起到類似錦衣衛外圍驛署的功能."

"大明百姓要行走四方處處都要路引,路條,而且地方上瞞著朝廷巧立名目的各種苛稅也多.我們沒錢,但是我們有權,如果和這些車馬行合作,他們出錢出物,我們出人,各處關卡一定不敢刁難,也不敢多收各種雜稅."

"而且越是在天子腳下,越是打聽不到什麼消息,靠這些車馬行,觸角伸及地方,總比象西廠那樣困守京城做聾子,瞎子要強,而且還可以給東廠錦衣衛一個假象,就是我們不敢在京城與虎謀皮,減少他們的(戒心).只是……不知實行起來是否有難度.那些車馬行肯與我們合作麼?"

柳彪一拍大腿道:"可行!絕對可行!大人,那引起開車馬行的大多是些在地方上有些勢力的人物,但是背景又夠強,為了營生他們在白道上要花銀子疏通,黑道上同樣要花銀子買平安,處處陪著小心笑臉,沿途還要受人刁難.如果有我們的人往車上一坐,打著內廠旗號以公干名義行走四方,于他們大有益處,他們豈會不答應?只是……恐怕他們會擔心我們吞並他們,不敢與我們合作."

楊凌放心笑道:"這個倒容易,一開始不要以內廠的名義出關,免得客大壓主,嚇壞了他們,只說是內廠的人想賺些好處,與他們彼此互利便是了,再與他們簽定契約,就可以讓他們放下心來.為了穩妥起見,一開始咱們只做一路,這樣風聲小些,待他們嘗了甜頭,不必我們去找,聽到消息的各路車馬行,船行就會主動找上門來要求合作."

柳彪聽了也欣然點頭.楊凌目前可用的親信不多,雖然最可靠的還是韓家父子,但是廠衛的名聲實在不好,楊凌出于一份私心,不想讓他們攪和進來,他已著人去泰陵將楊一清也馬上調回京來,這兩人目前可說是他的左膀右臂.

楊凌想到內廠一旦建立,必須有幾個得力的人手幫忙,而現在柳,楊二人雖說忠心耿耿,畢竟都是從校尉直接提拔起來,未必有掌握全局的能力,可這人才去哪里打?

他想起自己欠了份大人情,也答應過要幫他調回京來的吳傑,不禁向柳彪問道:"柳彪,錦衣衛里有位千戶吳傑,常年在塞旬負責搜集消息的,他在錦衣衛中似乎不甚得意.你看……我要是將他調入內廠,他能為我所用麼?"

上篇:卷三 初登大寶 第118章 殺機已現     下篇:卷三 初登大寶 第120章 西方財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