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五 群魔亂舞 第179章 身陷敵手  
   
卷五 群魔亂舞 第179章 身陷敵手


那一劍隔簾刺入,劍勢毒辣,大有志在必得之意,伍漢超不由心頭火起,立即提劍撲出轎子,見四名侍衛正拔刀逼向突兀襲來的刺客,轎夫駭得逃到了一旁,便立即抽出劍來,猱身撲上,與那一身黑衣,黑紗蒙面的嬌小身影戰在一起.

在他心中已認定這就是未及逃走的大盜崔鶯兒,江湖傳聞崔夫人貌美如花,卻弓馬嫻熟,一身技藝尤在丈夫之上,道上同源送了個諢號叫做楊跨虎,伍漢超見識過楊虎的武藝,雖遠不及已,但此時重任在身,面對這蒙面女子卻不敢大意.

雙方交手幾合,伍漢超便放下心來,楊跨虎徒負虛名,真實武藝看來和楊虎只在仲伯之間,纏斗片刻,那女子也看出自已不是他的對手,忽地一聲嬌斥,抬手擲出一柄飛刀,趁機逃入人群.

伍漢超剛剛投在楊凌門下,若能擒住這名大盜那是大功一件,極為露臉,怎肯舍她離去,立即飛身追去,在他想來,楊跨虎既生了怯意,憑他的功夫要將她生擒活捉也不為難.

可是那蒙面女子十分刁鑽,仗著身形小巧,在人群中左兜右轉,藉著人流的掩護,伍漢超始終無法擒住她,堪堪追出兩條街,伍漢超心中一動,忽然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他原來認定這武藝精湛的女子就是紅娘子,盜首來孤身行刺,看來是窮途末路無人可用了,這才放心地追上來,可是萬一她另伏有人手,憑楊凌手下那些慣于疆場拼殺,不擅小巧功夫的侍衛能護得了大人周全麼?

伍漢超想到這里,再不敢貪功苦追,立即返身向原處奔去,回到原處只見一隊官兵圍在那兒,地上躺著一具尸體.四個番子都已身上帶傷,伍漢超的心提了起來,惶然搶至近前,只見一個侍衛手捂肩頭,鮮血涔涔滲出,他也不管不顧.只是向巡城的刀快們大聲咆哮道:"還站在這兒干什麼?內廠楊督被賊人劫走了,快快通知五城兵馬司搜索全城,叫京營鎖了九門,快去!"

昨日楊府遇襲,雖說來犯的悍盜幾乎全殲,匪首也已逃遁,按慣例再凶悍的強盜露了海底在官府落案,也得立刻遠走高飛,不敢在事發地儀,但巡城禦使仍不敢大意.在他嚴令下,十人一隊的刀快滿城游走,哪里有些風吹草動也休想瞞過他們.

這里剛剛發生械斗他們就已聞訊趕來,五名負責斷後的大盜已有一人中刀而死,余者見勢不妙,唿哨一聲做鳥獸散.混入人群轉瞬間逃得無影無蹤,四名侍衛又忽又氣,忍不住向這群蠢貨大發雷霆.

內廠總督在京師被擄,五城兵馬司聞訊叫苦不迭,立刻傾巢而出,執刀持槍的衙役們氣勢洶洶地封鎖了所有地路口,五步一崗,十步一哨.全城宵禁.

刑部趁著宮門尚未落鎖急急將消息遞進宮去,正德聞訊大怒,立即下令九門落閘大索全城,急召劉大夏要他將霸州一帶聚眾作亂的盜匪清剿乾淨.刑部,京營,東廠,西廠,錦衣衛受了聖諭.也是人馬四出,鬧得整個京師雞飛狗跳.

這些各部各司衙門的官差老爺們,借著這機會專挑那些大戶人家為難,藉口有人告發上門徹查,順手牽著撈些值錢的財帛.富紳豪商們怎肯讓這些如狼似虎的差役們內外搜查,為求平安只好花錢了事,把這些大爺哄走.

奈何這一撥去了,那一撥又來.楊凌的影兒都沒見著,這些人倒是發了一筆橫財.消息傳回山上,吳傑聞訊大驚,楊凌若是有了閃失,那內廠地天便榻了,饒是他一向機警沉著,也被這消息駭的心亂如麻,一時沒了主意.

倒是黃奇胤甚是沉著,向匆匆趕來報信的番子問明詳情,叫他立即回去嚴囑伍漢超等人在刑部不可返回楊府,他面帶憂色地對吳傑道:"吳大人,切勿自亂了陣腳,那大盜擄而不殺,必然另有所求,大人一時半晌不會有性命之憂".

吳傑定了定神,說道:"是了,本官聞訊惶急,心中倒沒了主意,他們擄走大人必有所圖,京師房屋鱗次,居民百萬,若是隱遁,實是無法搜尋,黃老有何妙計?"

黃奇胤道:"夫人有孕在身,若聽說大人遇險,驚駭擔心之下,難保不會有個閃失,大人要立即派人嚴密封鎖威武伯府,不可將廠督的消息傳入府去".

吳傑聞言凜然,楊凌生死未卜,一時無處追尋.他只有這一個子嗣,這確是一件耽誤不得的大事,他向聞訊趕來的柳彪道:"柳千戶,此事交給你了,定要護得闔府安全,不可有失!"

柳遽神色凝重,一言不發,匆匆抱拳離去.吳傑想了想道:"那女盜擄了大人,心中忐忑,未必敢在京中停留,不過她既擄而不殺,勢必有所圖謀,去也不會去的遠了.

彭檔頭,連檔頭,馮檔頭,楊千戶,你們各領一軍,立即趕赴京城四門,查問有無可疑車馬,循蹤搜索,切記要小心從事,萬萬不要迫的緊了,逼得那盜匪狗急跳牆."

四人轟然一喏,也急急閃身去了.吳傑與黃奇胤對視一眼,長歎一聲道:"如今你我只有坐守在此等候消息了,但願大人他……吉人天相!".

楊凌被鋒寒的利刃逼住咽喉,他心中念頭急轉:紅娘子冒著偌大的風險將他劫走,看來是尚不知楊虎已經逃遁.

若是她早早得知楊虎地確切消息,想必也要想盡辦法逃離京城了,又怎敢冒此奇險來劫擄自己?可也恰是她尚不知丈夫死活,投鼠忌器之下,才不敢殺了自己.自己因此惹禍,亦因此保身,看來一時是不會有生命危險了.

馬車疾行顛簸.楊凌想到這里,暗暗松了口氣,望著崔鶯兒姣好雪白的俏臉,他輕輕一歎道:"前日你是我座上客,今日我是你階下囚.楊夫人,本官對你夫婦禮敬有叫.未嘗有一絲惡意,為何集中數百嫋雄,欲將我一門剪滅?"

崔鶯兒想起丈夫的目的,心中閃過一絲慚愧,隨即卻又惡顏相向道:"你是官,我是賊,官與賊本就勢不兩立.官兵抓匪,匪殺官兵,各憑本事,還需要什麼理由?"

她想起丈夫生命不明,他帶來的兩百名得力手下幾乎被眼前這個書生殺的精光.不由恨得銀牙緊咬,狠狠地問道:"快講,我丈夫現在怎麼樣了?"

楊凌見她果然不知楊虎消息,心中更是大定,他好整以暇地道:"那些盜匪夜半闖入高老莊,在千余名官兵圍剿下全軍盡墨.至于楊虎麼……".

紅娘子聞言神色一緊,急問道:"他如何了?"

楊凌硬著頭皮道:"他腿上中了一箭,已被本官生擒,現在就押在大牢之中."

楊虎中箭受傷,然後被擒了?這個聽起來倒是有幾分可信,否則以楊虎地性子,斷無全身而退獨自逃命的道理,若他沒有受傷.憑官兵的功夫能擒得住他的也沒有幾個.

紅娘子半信半疑地瞟了楊凌一眼,冷笑了一聲道:"好,我暫且信你,你是生是死.就看楊虎是死是活,若是被我打探到他已不在人間,我就用你的人頭,祭奠我的亡夫!"

崔鶯兒霍地收劍,用劍柄一挑轎簾兒,向外張望一眼,然後就在楊凌面前寬衣解帶,換上一身尋常衣服,大方自然地直把楊凌當成了一個死人.

她內里穿的雖不是褻衣縟褲.可是她蜂腰聳胸,長腿翹臀,體態極是妖嬈,車廂內又狹窄,偶有碰觸,就是一抹豐盈,反弄地楊凌不自在地別過頭去.

紅娘子悉悉索索地穿好衣服,嬌聲喝道:"停車!"

馬車一停,紅娘子探手一抓楊凌的手臂,猶如一道鐵箍一般,抓得楊凌掙紮不得,紅娘子冷斥道:"下車!"

她將楊凌扯下了車,馬車上坐著一個滿臉虯須的葛袍大漢,紅娘子說道:"胡老四,出城一直往北走,過了今晚就自尋門路吧,風聲平息了再回山門".

那胡老四原本是個獨行大盜,後來被楊虎收服拜了把子,這種獨力周旋于官兵包圍之中的把戲經曆地極多,對于前程凶險根本不甚在乎,逆耳言暢然笑道:"嫂子放心,兄弟去了,你自己保重",說完看著楊凌獰笑一聲,一揮馬鞭疾馳而去.

楊凌有些意外:紅娘子只是一個綠林大盜,在這京師中也有隱秘的住處麼?若是客棧或普通人家借住,自己被抓,必定滿城搜索,她又如何保證不被發現?

這條胡同有些偏僻,遠處偶有幾個人影慢悠悠閃過,紅娘子將劍柄一頂楊凌後腰,低聲道:"莫作聲,跟我走,如果敢玩花樣,叫你人頭落地."說完一推楊凌,逼著他閃進了夜色當中.

京師分宮城,皇城,內城,外城四層,這里已是外城,沒有修築城牆,但仍屬于京師范圍.這里住戶人口已相對稀少,胡同走出去是一片荒地,再前方卻是一座尚未修長完成的道觀.

道觀內劉老道正和翠兒竊竊私語,劉老道望了眼殿上幾個抱著兵刃走來走去的悍盜一眼,挨著香案輕聲道:"真是失算,我設計讓你先出手,就是想讓你一劍結果了那姓楊地,孰料他忒也狡猾,轎內居然玩起了雙簧,如今也不知紅娘子得手了沒有".

翠兒悄聲道:"楊虎在北綠林極具威望,登高一呼從者如云,對教主的大計甚有助益,紅娘子如果真能用他換回楊虎,說起來對我們更為有利,殺了一個內廠頭子對天下大計有甚麼用?"

劉老道輕哼一聲道:"楊虎是死是活還不知道,如果是活著是否真的落入官府也不知道,官府肯不肯放下體面,和盜匪交換人質還是不知道,我們跟著她冒著殺頭之險,把本教這個尚未完成的秘密香壇也供獻了出來,如果毫無斬獲,如何對教主交待?"

他悄聲道:"我已安排人分別往宮中和衙門里打探准確消息,如果楊虎根本不在官府手中,就殺了楊凌,然後在地宮中再避幾日,風聲小些了你們就離開".

翠兒嗤笑一聲道:"這個倒不勞你擔心,紅娘子若放了楊凌,如何對丈夫地兄弟們交待?再說旁邊那幾個人都是那二百個大盜的死黨,恨楊凌入骨呢,楊虎無論是死是活,楊凌都休想再活著出去了".

二人正說著,門口兒幾聲老聒鳴叫,殿內幾個人忙提起兵刃悄悄隱在殿門兩側,遠處一個聲音細細地道:"莫擔心,是大嫂回來了".

殿內眾人喜出望外,忙迎了出去,劉老道和翠兒相視一眼,也連忙跟了過去.

紅娘子和楊凌在幾個拿著刀劍地漢子簇擁下回到殿內,殿內沒有掌燈,由于天寒,大殿蓋了一半暫時停工,半片房梁暴露在漫天星光月色當中,稍有幾分光明.

紅娘子低聲道:"兄弟們都安全回來了麼?"

一個大盜道:"巴六子被摞在那兒了,其他的兄弟都沒事",說著狠狠地踢了楊凌一腳,咒罵道:"狗官,一定要你為兄弟們償命!"

紅娘子冷斥一聲道:"住手,你虎哥還在官府手上,這人有大用".

劉老道探頭向外邊看了看,然後縮回去道:"好了,人抓到了,大家也安全回來了,趕快避到秘室中去,小心不要露了行藏."

他躡手躡腳地走到香案石台旁,在地上擺弄了一陣,推開一方石板,露出個黑洞洞的洞口,有人晃著了火折子,引著大家都避進了地下秘室里去.

地面工程尚未完工,這下邊也簡陋的很,空蕩蕩的三間石室,四壁蕭條,不過這些人決意避到此處去,已准備了飲水,食物和火把,此時火把獵獵燃起,照得洞內通明.

紅娘子看著楊凌被兩名大盜押進一間石室,轉身對劉老道笑道:"先生神機妙算,難怪非要翠兒先動手,原來楊凌在轎內設了高手埋伏,若非先生用計,我們一擁而上漏了行藏,便難以抓到他了".

劉老道怔了怔,干笑兩聲道:"這個……咳咳,總瓢把子可有了消息?"

崔鶯兒聽說丈夫安然無恙,便欣然道:"方才他已招認抓了虎哥,虎哥只是受了傷,倒無性命之憂.今日天色已晚,城中寸步難行,先生有南來的度諜文書,不致引人懷疑,明日還要勞煩先生給官府投一封秘信,用這狗官換回虎哥來".

這時那邊空蕩蕩的洞屋中傳出幾聲大叫,崔鶯兒霍然奔了過去,見那兩個大盜正欲對楊凌動用私刑,立即喝道:"你們作什麼?"

上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78章 卿本佳人     下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80章 橫生枝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