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五 群魔亂舞 第180章 橫生枝節  
   
卷五 群魔亂舞 第180章 橫生枝節


紅娘子見了室內情形,心中了然,她冷冷地喝道:"放開他,你們出去!"

兩個大盜雖恨楊凌入骨,但楊跨虎積威之下,二人倒也不敢輕易發作,反正楊凌已落入他們手中,也不怕他逃了出去,兩個大盜向楊凌重重地啐了口唾沫,拱拱手走了出去.

楊凌捂著胸口喘息著站直了身子,紅娘子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轉身走了出去,過了會兒,紅娘子又走了回來,將一袋清水,兩個饅頭遞給楊凌,抱著寶劍倚著石壁坐下,說道:"我在這兒看著你,吃完了就歇下,明早你親自寫封信,拿去官府換人,保你的狗命".

楊虎早已逃之夭夭,若被她知道真相,自已還活得成麼?楊凌一時無計可施,只得拿著水袋饅頭也貼著石壁在她對面坐下,輕輕歎道:"初見夫人時,夫人購糧賑災,古道熱腸,頗有俠義之風,楊某雖身在朝廷,自問不曾做過一件對不起百姓的事,你們為何想要致我于死地?"

他有心想點出暖窖這富,又恐這女人惱羞成怒,自己又要多受苦楚,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崔鶯兒為之語塞,她頓了頓才冷笑道:"我賑濟災民,是因為我自己也是窮苦人,知道挨餓受凍的苦.我們不只想殺你,還想殺掉所有的官兒,推翻這個害人的天下,重建一個朝廷".

楊凌籲了口氣道:"你賑濟百姓,只能讓他吃飽這頓飯,天災人禍不斷,百姓嗷嗷待哺,你有多少錢財購買糧食?待到官倉也吃空了,你讓天下的百姓吃什麼去?你是濟一時之急,我引進那些異國作物,卻是從長遠打算.

莫以為只有你同情百姓,當今天下雖有弊政.但是朝廷並不腐朽,官員們有許多都心憂移民.你想重建一個朝廷,那要打多少仗,死多少人?把這天下打的破破爛爛的,再破而後立,何如支持朝中清廉正直的大臣,革新除舊.除貪官汙吏,讓百姓有飯吃,有衣穿,有地種?再說,憑你們就能推翻這天下麼?"

紅娘子傲然道:"官兵了不起麼?我們的山寨被剿了多少回了,那些官兵能奈我何?各山各寨的人馬若是集中起來,便是一支遠勝于朝廷的精兵.要取天下,又有何難?"

楊凌冷笑道:"癡心妄想!"

崔鶯兒俏眼一瞪,楊凌趕忙接著道:"你們借助地利,官兵來剿便往深山中一躲,能從官兵手中毫發無損地逃走,就自以為可以對付官府的千軍萬馬了?

你走南闖北.見多識廣.該知道大明皇室正統是朱家,天下士庶良賤信仰膺服者不計其數,你們做山大王時看起來沒什麼要緊,真要起兵造反,有多少人信服你們?而大明正統這四個字卻可以變成實實在在地錢糧,刀槍和士兵,變成堅決支持的力量."

崔鶯兒冷笑不語,楊凌鼓起勇氣繼續道:"你說要推翻朝廷,再造一個天下,好.我問你,如果你紅娘子就是天下之主,你要如何造福于百姓?"

崔鶯兒眸子一亮,脫口道:"當然是取消那些該死地稅賦,不再要河南河北的百姓家破人亡地為朝廷養馬,讓百姓都過上好日子,有飯吃,還有肉吃,有衣穿,不會挨凍受餓,我自己就是苦哈哈,不會虧待了百姓".

楊凌輕笑不已,崔鶯兒俏臉一紅,不自在地冷斥道:"你笑什麼?我說的不對麼?"

楊凌頷首道:"對,都對,那我來問你,今年河南大水,陝西大旱,山東蝗災遮天蔽日,苗山一帶土瑤作亂,你取消稅賦,拿什麼供養你的軍隊,供養為你管理天下的官員,拿什麼去救濟快要餓死地百姓?天災人禍之下,糧食收成不足三成,你如何讓百姓衣食無憂?"

崔鶯兒怔了怔,一向只抱怨官府的昏饋無能,想著打下江山讓百姓過上好日子,她倒沒有去想這些,崔鶯兒咬了咬唇,說道:"那些豪紳地主有地萬頃,就算災荒之年,家里也是豐衣足食,我可以讓百姓吃大戶,總不會餓死了他們".

楊凌搖頭道:"那時這些富紳也是你的子民,他們的財產土地是多少輩積攢下來的,你要把他們逼地去造反?再者天下富紳在十成人中不到一成,錢糧聚在他們少數人手中算是富的流油,分給百姓後每人不過有口粥喝,朝廷領著百姓去吃大戶?這就是你的法子?"

"你又說取消馬政,不錯,我也聽說馬政苛厲,逼的百姓苦不堪言,這個是要朝廷去一點點改變的,難道不用養馬就是好辦法了?如今韃靼犯邊,鐵騎數萬,如果沒有騎兵,你要如何去保護你的江山和百姓?韃靼來了,凶狠不勝過稅吏百倍麼?

沿海倭寇作亂,要不要造船?要不要訓練水師?伐木,造船要用徭役,養兵練兵要收稅賦,造船造甲處處花錢,你只是心中想善待百姓,做地到麼?"

紅娘子地臉色有些發青,楊凌繼續摧毀她的自信,毫不留情地道:"稅賦,養馬不能不要,端看要怎麼施行.官吏,田耕不能不治,端要看如何去治.治理行政,理財稅賦你們懂麼?你們只會破壞,不會建設!"

紅娘子忍不住斥道:"住口,任你百般狡辯,朱洪武又是什麼出身,還不是坐了天下?"

楊凌悠悠地道:"洪武皇帝出身微薄,但並非一介不學無術的武夫,而且他反元暴政,身邊有多少才智之士助他?你們呢?你不會不知道天下讀書人的心在誰那邊吧?

真要反了,你們也不過是從山賊變成了流寇,隨風浪而起,隨風浪而落,百余年後,後世人談起你們,不過是史書中為禍一時,攪得天下血流飄擼,于百姓毫無益處的土匪,如果你們有子孫後代,也會為你們蒙羞……".

楊凌尚未說完."嗆"地一聲,寒光一閃.那柄短劍已抵在了他喉下,激得他咽下肌膚起了陣陣戰栗.楊凌先是一陣慌亂,隨即卻平靜下來,坦然望向紅娘子.

石室中一時寂寂無言,只聽到兩人的呼吸聲.過了半晌,紅娘子才冷冷地道:"知道你讀的書多,不用和我掉書袋,我只知道,我們全家是被官府逼上山的.我只知道霸州有無數的百姓還在官府欺壓下有上頓沒下頓地熬日子,所以……我們要反!"

她說完霍地收劍,"嚓"地一聲短劍入鞘,頭倚地壁上微微闔起了雙眼,說道:"不要打逃走的主意,老實歇著吧.再饒舌多嘴.就割了你地舌頭!"

楊凌見她臉上肌肉隱隱跳動,顯然正在強忍怒火,也不便再講,呆坐了一會兒,他還是沒想出明日紅娘子若拿他交換楊虎,如何才能逃脫出去.

楊凌深思半晌,想想吳傑,黃奇胤等人都甚有機謀,朝廷上也不乏睿智之士,明日一封交換人質的信送到他們手中.斷不會有人愚蠢地直接對盜匪說出無人可交地話來,如今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再另尋機會了.

他歎了口氣,覺得腹中有些饑餓,便就著清水吃了一個饅頭,然後倚在壁上假寐.俄頃,壁上火把漸漸微弱,終至畢剝熄滅.

楊凌也漸生倦意,只是從來沒有在冰冷的硬石面上睡過覺,一時難以入眠,石洞內靜悄悄的,楊凌靜靜地倚在那兒,正在想著對策,忽然發覺對面悉悉索索,似是輾轉反側難以入睡,偶爾,還有輕輕的一聲歎息.楊凌那番話,她還是聽在耳里了.

洞穴內不知天明,但時辰到了自然也就醒來,室內重又燃起了火把,外邊把風的人悄悄溜進洞來,後邊跟著劉老道,原來他昨夜並未在此住宿,也是天亮才從其他秘密信徒地住處返回.

紅娘子和翠兒忙迎了上去,紅娘子問道:"劉先生,如今外面情形如何?"

劉老道苦笑道:"官兵折騰了半晌也就歇了,但是內城已經宵禁,京師四周所有路口都設了關卡,進城不限,出城的人必須有路引官藉,所有車馬貨物盤查的連只蒼蠅也逃不出去,那些郊區進城沒有路引的人必須去官府登記,由親眷作保才可出去".

紅娘子動容道:"動靜鬧的這麼大了?劉先生可曾引人注意?"

劉老道說道:"還好,我是游方道人,路引是從南方北來,嫌疑最小,而且我只在城中游蕩,並不出京,所以盤查一番也就沒事了,只是……這次泄了底,霸州一帶我們辛辛苦苦打下地基業怕是要毀于一旦了".

紅娘子不以為然地道:"怕什麼?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何況總寨早遷出了霸州.我馬上叫楊凌寫封親筆信,只要他們同意換人,我們就脅人出城,在豐台交換人質,憑我們備下的快馬和騎術,一出京師再也無人可擋."

旁邊幾個大盜聽說老大馬上就可以被救出牢籠,一時摩拳擦掌甚是興奮.劉老道扛著旗幡,以測字算命為掩護,筆墨紙硯是隨身帶著的,從褡褳里取出來交與紅娘子,拿進去叫楊凌寫信.

楊凌躊躇再三,方提筆寫下一封信,他倒也乖巧,信中絲毫不敢暗示自己的大致所在,事實上他對北京城並不熟悉,除了知道置身在一處尚未完工的道觀下邊,他也不知現在在什麼地方.

楊凌信中說明自己已被人捕做人質,歹徒提出欲用楊虎換他自己,要見信者速呈皇上,如果皇上允喏,便去錦衣衛將押在大牢中的大盜楊虎提出來,再按對方要求送至指定地點,為求逼真,他還解下隨身玉飾作為信物.

這封信把楊虎關押地地點都有和鼻子有眼地指了出來.就算官府中看信地人是個智障,也不會還不懂他的意思了.

不過那時是冷兵器時代.武藝高強,騎術精湛的悍匪要從官兵手中脫身很容易,況且雙方交換人質,也不會允許官方派出太多人馬,這樣一來雙方頂多隔著二三十丈互換人質,楊凌對自己能否逃出對方掌握仍是毫不樂觀.

官府如果用個假貨冒充.霸州大盜們不會不檢查他的容貌,況且紅娘子是楊虎的枕邊人,只看身形也能瞧出六七分來,官府縱然明白了自己地暗示,如果救自己脫離磨掌.仍是一個難題.

紅娘子在一旁虎視眈眈地看著他,楊凌也無暇多想,只好硬著頭皮寫就,然後交給了紅娘子,只盼朝廷有能人想出可以瞞天過海的計策.

紅娘子接過信和玉飾,叫兩個人看住楊凌.自己匆匆出去遞與劉老道.劉老道在火把下細細看了六七遍,確認字里字外,橫著豎著都沒有什麼機巧,這才放心地將信小心卷入道袍下地腰帶中,然後說道:"你們吃點東西,先候在這里,待我去五城兵馬司,尋機遞進書信".

劉老道匆匆爬出地道,重又掩好洞口,悄然去了.紅娘子旁邊一個獰面大盜冷冷地看了眼關押楊凌的房間.對紅娘子悄聲道:"嫂子,等大哥救出來,咱們就結果了這小子,然後再逃,一出了京咱就是猛虎歸山,蛟龍入水,誰也休想絆得住咱們了".

紅娘子一怔,遲疑道:"胡說,你這邊動手,官兵那邊就不會動手了?今天能救回你虎哥便成,不要多生事端".

另一個滿臉坑坑窪窪,瞧著就怵人地光頭大漢獰聲道:"大嫂放心,咱們不動手,官兵就肯眼睜睜看著咱們走了?胡大錘的淬毒袖箭十丈之內就是閻王貼子,虎哥懂得地趟拳,到時兄弟招呼一聲,貼地竄出來,不會有事的,難道咱們還和官兵講信義?"

紅娘子心中有些亂,昨日楊凌說地話在她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記,她真想救出丈夫後同他再好好談一談,對楊凌也實在提不起殺機.

翠兒在一旁察顏觀色,適時插嘴道:"小姐,胡大哥說的是呢,姑爺待兄弟們情同手足,這一次可是兩百最親近的兄弟喪命在他手上啊,這份血海深仇,以姑爺義薄云天的性子,怎肯善罷甘休?

若是那狗官安然回去,今後防衛定然森嚴,姑爺再要報仇,自己豈不凶險地很?順手結果了他的狗命,既為死去的兄弟們報了仇,回到山門向上上下下有個交待,也免得姑爺再涉險地了呢".

幾個大盜聽的連連點頭,一齊把目光投向紅娘子,紅娘子心亂如麻,想了半晌才重重一跺腳,咬著牙道:"罷了,便依你們,不過一定要小心從事,務必以虎哥安危為重!"

幾個悍盜齊刷刷點頭道:"大嫂放心,這個我們理會得",翠兒在旁邊瞧了微微一笑,一絲得意從眸中攸然閃過.

京師街頭依然繁華,但是卻洋溢著一種緊張氣氛,所有的城門口都刀槍林立,戒備森嚴,由于檢查緩慢,出城進城的人排起了長龍.

京師大街上新年地喜慶氣被沖淡了不少,一隊隊京營官兵和巡捕不時穿過大街小巷,所有地衙門和官員居處都部署重兵,層層把守,平素輕車簡從的大臣們現在上街都前呼後擁帶了幾十號家將,沒有這個派頭和實力的官員干脆不露面了.

這樣緊張的氣氛在京師是前所未有的,由于各城門出入不便,大批的年貨無法進城,導致物價飛漲.由于風傳楊廠督若是找不到,城禁一時不會解除,擔心貨物再次加價的百姓只得迎著嗖嗖的冷風,硬著頭皮上街采購年貨.

劉老道舉著旗幡搖搖擺擺地走在街上,路過的官兵瞧見只是一個干癟老道,神情自若,東張西望地尋著生意.只打量幾眼便走了過去.

劉老道慢慢逛到五城兵馬司衙門口外,穿進側牆外一條小巷.快走到巷口時假意放下幡子歇息,然後撿起塊石頭,從腰間取出那封信來,一齊用布巾包住,趁人不備猛地擲入院牆.然後提起旗幡急急便去.

兵馬司地人是做不了主地,這封信層層呈上去,最快也要到晌午才能有下文,如果朝廷答應換人,自會在他指定的顯要建築上做上標記.那時再另尋一家衙門投信,指出進一步要求便是.

廠甸街小販極多,是比較繁華地街道,劉老道在街邊花了一文錢向餛飩攤租了張桌子支開了攤子,悠閑地候著客人,今兒有心思算命的人不多.不但沒有人光顧.大伙兒連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劉老道也不以為意,眯著眼看著日光方位,估了估時辰,正想收攤尋個地方吃些東西,一個小厮模樣的清秀清秀少年站到了他的攤前.

劉老道不在意地瞥了他一眼,撚須笑道:"小哥兒是測字還是算命?亦或是代寫家書呀?"

少年笑產瞎:"我不識地字,這輩子就是侍候人的命,還算什麼?求先生代寫封家書",說著手指似無聊地在他軟盤上隨意撥弄幾下.手指極快地做了幾個手勢.

劉老道臉色微微一變,手攏在袖下,用只有站著的少年才看得見的動作也回了幾個手勢,然後親熱地道:"請坐請坐",他一邊取出毛墨,一邊悄聲問道:"上邊有什麼吩咐?"

那小斯支著下巴下溜了一眼,輕聲道:"很急,要你無論如何保住楊凌性命,務必將他送回朝廷,不管用什麼法子!"

劉老道一怔,輕輕攤開一張紙,掂起硯來作勢磨著,說道:"此人是皇帝心腹,殺之對我們的大業甚有幫助,為什麼要放他?況且他殺了楊虎那麼多人,紅娘子豈肯甘休?請回覆壇主,此人放不得".

那少年雖是小厮模樣,對他卻頤指氣使,極有氣派,聞言冷笑一聲道:"紅娘子如果阻攔,就連紅娘子也殺了,你記住,無論如何,務必要保他周全,這不是壇主地命令,而是教主的命令!"

劉老道大吃一驚,磨硯的手頓時停住,驚訝地道:"教主他老人家也在京師?這事……甚是為難,和怎麼突然又要保他了?"

少年目光一寒,冷冷的道:"教主在哪,也是你打聽的?"

劉老道打了個冷戰,不敢再問,少年薄薄的嘴唇勾起一道弧線,說道:"宮里剛剛傳出的消息,真龍要出水,少了他就未必成行了,要釣青龍,就得舍了這蟹將.還有,楊虎已經逃了,死了紅娘子,還怕他不更賣力地幫我們打天下?"

上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79章 身陷敵手     下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81章 陰謀敗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