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五 群魔亂舞 第181章 陰謀敗露  
   
卷五 群魔亂舞 第181章 陰謀敗露


五城兵馬司衙門口的鳴冤鼓還好端端地立在那兒,按著信中的約定,如果官府同意交換人質,就將這鳴冤鼓撤去,這衙門立在鬧市之中,四街八坊遠遠的就可瞧見,如今巨鼓猶在,看來官府一時還拿不定主意

劉老道遠遠的在岔路口瞟了一眼,便舉著旗幡若無其事地走開.皇上要出京,楊虎已經逃了,官兵即將大舉進發霸州,楊虎的綠林勢力在天子震怒之下,眼看已是岌岌可危,這一連串的消息將他原來的部署全盤打亂了.

彌勒教原來就沒打算利用綠林大盜起家打天下,他們要走的是上層路線,謀奪兵權皇位,順利得到天下,如今又有皇帝出京這個剪除天子的好機會,李福達是無論如何不舍得為了一只小蝦放棄這條大魚的.

況且在官府全力圍剿之下,霸州綠林的勢力已經沒有多大利用價值,楊虎如今能起到的作用不過是一個驍勇的刺客,他這個軍師也就不介意是否會暴露身份了,是以嚴令他不惜一切手段也要保全楊凌周全.

劉老道暗暗苦笑一聲,昨兒還處心積慮生怕楊凌不死,誰料一夜之間風云大變,如今卻得想辦法保護它的性命了,如果世人真的有命運左右,恐怕無人比他更有福氣了.

假意聲稱畏于官威投靠官府,引兵殺了紅娘子?這個主意剛剛浮上心頭,他就輕輕搖了搖頭,他和翠兒戶籍路引都是假的,楊虎一介綠林大盜挖不出他的真正根底,官府卻不會容下一個來曆不明的人.

送進宮的那兩位,確實打著雜耍藝人的幌子走了七八年的江湖,饒是如此,還得甯王以堂堂藩王之尊親自作保人才送得進宮,自己投靠官府萬一被人挖出底細……,當初跟著教主李越在甘陝一帶傳教,自己可是響當當地八大護法之一,識者甚眾呀.

最好紅娘子識趣,知道楊虎已經逃逸的消息肯放了楊凌,不然的話……,劉老道暗暗咬了咬牙,眼中殺機一現即隱.

午朝時間早已過了,保和殿內的朝中重臣仍是濟濟一堂,沸沸揚揚地沒個結果.正德本想傳膳讓這些大臣先填飽肚子,看了這情形氣就不打一處來,坐在那兒壓著怒火沉著氣兒看他們吵,臉色越來越青.

大臣們也注意到了小皇帝的神情,喧鬧聲漸漸輕了下來.

正德默默地撚著手中玲瓏剔透的玉杯,緩緩環顧了一圈,只見劉瑾和谷大用竊竊私語,李東陽和焦芳各自腆著苦瓜臉,一根一根撚著胡須,楊廷和負著手看著牆上字畫,六部九卿和各部侍郎神色各異,有的怒容滿面,有的幸災樂禍.

正德看了看吳傑,這位從未進過皇宮的老大人清矍地面容上沁滿了汗珠,正焦急萬分地看著他.

正德咳嗽一聲,呼出胸中一口怒氣,這才說道:"諸位愛卿,如今看來,女盜紅娘子並不知道她的丈夫已經逃出京城,意欲用楊侍讀交換楊虎,如今盜匪正等著朝廷的答複,眾卿商議地如何呀?"

劉大夏沉聲道:"皇上,老臣以為,女盜既然傳信進京,顯然京師封鎖及時,她們尚未來得及逃出去.京城各部兵馬如云,兵部,京營,順天府,五城兵馬司,乃至三廠一衛,要將京城翻個底朝天又有何難?可著各部加緊搜索,他們還能逃上天去不成?"

正德冷笑一聲道:"都找了一天一夜了,可曾找到了麼?順天府里上奏折來說,京師百姓已怨聲載道,還要如何搜索?再者,楊卿在她們手上,若把她們逼得急了,豈不雞飛蛋打?"

楊芳應聲道:"皇上,臣以為劉大人說的是,堂堂朝廷豈能和盜匪討價還價?昔年夏侯淳守濮陽,呂布派人劫了他詐取財物,部將韓浩勒兵營外決不妥協,悍然對匪用兵,自此再無擄人為質者.今凶頑在天子腳下犯下如此重罪,竟敢與朝廷議價,朝廷體面何在?今後悍匪們以此為例,朝廷如何應對?此風斷不可長!"

焦芳白眉一展,說道:"楊大人此言差矣,常言道兵不厭詐,楊虎並不在朝廷手中,我們將計就計,假意答應交換人質,趁機救出楊大人有何不可?難道坐視一位朝廷重臣喪命于宵小手中便不失朝廷體面了?"

韓文沉吟道:"皇上,朝廷律法不能不顧,楊大人地性命也要顧全.依臣看,還應再做思量,周密打算.盜匪既有所求,楊大人一時便不會遇害,當然,朝廷要嚴密封鎖消息,加緊四城巡邏,莫要走了盜眾,也莫要走露了楊虎已然逃逸的消息."

李東陽聽的輕輕搖頭,正德瞧見他動作,連忙問道:"李大學士可有什麼高見?"

李東陽拱手道:"皇上,依臣看來,大盜楊虎若真在我們手中,似此等殺官造反,嘯聚山林的強盜,是否向盜伙妥協,還有待商榷,畢竟朝廷的律法和顏面不能不顧,楊大人深受帝恩,必然也能體諒聖意,不肯行此助長賊人氣焰的行止.

然……既然楊虎不在我們手上,這權宜之計倒大可使得,臣以為應暫停入室調查,漫說此舉未必盜眾藏匿之處,真若尋得,楊大人在賊眾手上,投鼠忌器之下如何剿匪救人?

所以,朝廷不妨答應他們的要求,兩方最終達成協議,總還要兩三日時間,朝廷應令京營和五城兵馬司加緊封鎖和巡邏,以防賊人逃逸,令刑部秘探和廠衛秘密偵緝楊大人被囚禁之地,伺機營救,待雙方議定交換人質的所在,可以密置箭手伏兵,見機行事."

馬文升聞言上前一步,剛要開口說話,谷大用與劉錦計議已定,已搶先說道:"皇上,奴才以為,李大學士此計最是妥當:不答應的話白白害了楊大人性命,堂堂朝廷重臣喪命于盜賊之手,豈不同樣有失朝廷體面?

貿然答應地話,咱們手里沒有那個大盜楊虎,萬一賊人派來個嘍羅察驗真假,勢必要露餡.不妨先慢慢答應著,咱們這里一邊准備一邊循蹤追索,若是能順利救出楊大人那是最好.若是不能,再想個法子瞞天過海,交換人質時再將賊人一網打盡."

正德聞言拍案道:"好,眾卿不必再議,就按這個法子辦,大用,叫五城兵馬司傳出訊去,等賊眾派人聯系,偵緝賊巢,交換人質由你和內廠吳傑負責.記住,朕要活楊凌,不要死廠督!"

眾大臣齊齊俯身道:"臣遵旨!"

劉老道一邊穿街走巷,一邊思索著對策.若是交換人質,官府方面難保不會預布伏兵,就算紅娘子走得了,自己能否逃脫可就兩說了.

再者紅娘子綁架大戶,勒索錢財的事也沒少干,是綁票的行家,她若先派個人去驗看人質,那就漏了餡了.

若是對紅娘子言明楊虎已經脫身的真相,楊凌被釋放地可能性小,倒是立即撕票的可能更大,對她說明放了楊凌是要引皇帝出京?這個女人從小混跡在綠林中,為人機警的很,自己在嚴密封鎖的京師逛了一圈就有了這麼准確機密地消息,勢必惹她生疑.

劉老道思來想去,終于把心一橫,還是先回去一趟,探探她的口風再說吧,如果實在不行,為了正德皇帝那條大魚,為了自己的前程,只有苦了這紅娘子了,只是可惜了這花不溜丟的小娘們兒.

劉老道為兩個老太太算了個命,得了幾文銅錢,過了晌午再轉悠到五城兵馬司門前,只見架上空空如也,那面大鼓已不知去向,此時天色陰沉,稀稀落落的雪花兒飄揚下來,街上行人漸少,劉老道恐怕引人懷疑,也返身向北城區慢慢走去,到了那條胡同,看看無人注意,劉老道匆匆閃進那座道觀.

道觀連門也沒有,四下透風,昨兒頭一夜派了人在外邊把風,白天卻不能著人在外面候著,恐被過往的百姓注意.劉老道啟開機關,悄悄鑽入石室,兩個持著刀劍地大漢瞧見是他,這才放下兵刃,急切地問道:"劉先生,官府答應了麼?虎哥可還安全?"

劉老道微微一笑,說道:"還好,官府已對我們示意願和我們交換人質",此時崔鶯兒和翠兒也聞訊迎了出來,劉老道和她們避進一間石室,編撰了一番話,然後問道:"夫人有什麼打算?等救出大當家地,楊凌如何處置?"

紅娘子終于咬了咬嘴唇,輕聲道:"今早我們計議已定,二百多條人命不能不顧,人一救出來就殺了楊凌,祭奠他們的在天之靈."

劉老道強笑道:"這個……大局要緊,夫人和大當家的是要干大事地,如果因此激怒官府,大當家辛辛苦苦建立的基業不免要受到打擊,何如放他一馬……"

翠兒一怔,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知他又在玩什麼把戲,劉老道笑地有點兒苦,卻是有苦難言.

站在門口的兩個盜匪聞言走了進來,一個滿臉橫肉的大漢不以為然地道:"劉先生怎麼如此婦人之仁?不殺他咱們搞出這麼大陣仗,官府就肯輕易罷休了?"

另一個光頭大漢眉飛色舞地道:"正是,干咱們這個的不怕得罪官府,就怕字號不夠響亮,此次進京折了兩百個兄弟,不殺了他如何向山寨上下交待?若是殺了他,三山五岳的好漢誰不欽佩?虎哥的字號一定更加響亮,就算這座山頭毀了,要另起爐灶也易如反掌."

紅娘子聽到這里,把心一橫道:"就這麼辦.和官府還有什麼信義好講?胡大錘,官府既然答應了,明兒一早我們就准備強行出城,你去官府先看看你大哥,別被他們坑了."

滿臉橫肉的胡大錘滿不在乎地點頭道:"大嫂放心,有那狗官在這兒,官府還能把我個小嘍羅怎麼樣?我一定陪著虎哥安全到達豐台,官兵別想和我玩花樣兒."

劉老道聽了心里一涼,紅娘子想起楊凌,心中仍是有些愧意,可是丈夫已經走上這條路,做人妻子的,除了陪著他一直走下去,還能怎麼辦呢?

她悵然一歎,對劉老道說道:"劉先生辛苦了,你先歇歇吧.熬過明日,咱們就遠走高飛."

紅娘子轉身到楊凌房中,胡大錘和那個光頭大漢黑鷂子鬼頭鬼腦地跟在後邊,崔鶯兒回頭瞪了他們一眼,兩個土匪不懷好意地看著楊凌笑笑,施施然走了出去.

楊凌扶著牆壁站起身來,地洞里升不得火,雖說比外邊暖和一些,仍然十分陰冷.他身子骨不及這些悍盜,獨自在石洞中難捱得很,便盤膝照著伍漢超的法子打坐,如今他還不會大盤,在盜匪看管之下也不敢張揚,可只是小盤了半個多時辰,兩膝也麻了.

他看著紅娘子臉色,問道:"朝廷同意交換了?"

紅娘子瞧著他有些憔悴地摸樣,心腸不禁一軟,肯舍粥濟民地官兒有幾個?他還苦心竭慮地想著改良莊稼,倒真是個好官兒.

去他府上造訪時,他的夫人也是和藹可親,毫無一點官太太架子,可是……不殺他,那兩百多條人命如何向兄弟們交待?再說丈夫既已走上這條路,對朝廷越是有用的官兒,越是我們的大敵,誰會想到這次上京,皇帝沒殺成,卻讓他當了替罪羊?

崔鶯兒心中有愧,語氣就柔和了許多,輕輕點點頭道:"嗯,看來皇帝很賞識你呀,為了你封鎖了整個京城,我們提出交換,官府想也沒想便答應了,明日我派人去和官家碰頭兒,只要他們交換人質時不玩花樣,你就……你就可以回去了."

崔鶯兒嘯傲山林,殺人掠貨也是個心狠手辣,眼都不眨地主兒,否則焉有那麼多桀驁不馴的大盜臣服,可是說到這兒竟然臉上一熱,有些掛不住顏面,她急急轉過身去,解下夾棉披風反手擲給他道:"你們當官的比不了我們,在這兒也別擺官架子了,把它披上吧,晚上……我叫人弄些酒肉回來,你就不會像昨晚一樣凍的睡不著了."

另一間房內,紅娘子剛剛離開,翠兒便湊近劉老道,低聲道:"你搞什麼鬼?不是說要鼓動紅娘子殺了他麼?怎麼又變了卦?"

劉老道苦笑一聲,看了眼外邊,飛快地道:"唉!世事難預料……,教主親自派人傳訊,皇帝可能要出京,這可是個絕好的機會,楊凌是伴駕地重要人物,若少了他地支持,恐怕皇帝就難以成行,因此必須得保下他,無論如何不能讓他死了."

翠兒吃了一驚,悄聲道:"有這種事?慘了,現在要怎麼辦才好?那幾個家伙執意要為兄弟們報仇,我也幫腔勸說過她,紅娘子若拿定了主意,可是執拗的很,沒幾個人勸得回來呢."

劉老道冷冷地道:"你跟了她幾年,最是熟悉她的脾氣稟性,她已把你當成姐妹般看待,回頭你再勸勸她.我就住在這道觀後邊地洪員外家,這里聽不到打更,你估算下時間,大約二更左右我會帶人來,你假意起夜出來見我,如果她回心轉意那便罷了,如若不然,你出面先解決了把風的人,咱們和她一拍兩散!"

翠兒失聲道:"甚麼?那樣一來,咱們在綠林這些年地心血……?"劉老道嘿然道:"他們在朝廷落了底,你以為官兵圍剿之下他們還成得了什麼大事?咱們的寶可沒押在這伙山賊身上!"

是夜.洞中火把漸明漸暗,睡在洞口的翠兒忽然張開眼睛慢慢坐起身來,她的手按在地上,略顯緊張地看了眼崔鶯兒,她斜靠在石壁上,雙手抱肩,懷里環著那柄短劍,呼吸平穩自然.

翠兒又向洞里看了看,楊凌不習坐姿睡覺,裹著那夾棉披風佝僂著身子偎在地上.翠兒輕輕籲了口氣,站起身悄悄向外走去.今夜洞口是胡大錘和樊老二把手,見她俏生生地走過來,胡大錘色眯眯地笑道:"翠兒,可是凍得睡不著覺了,要不要哥哥抱著你取取暖呐?"

翠兒笑啐了他一口道:"去你地,少跟我不干不淨,讓小姐聽見了看不收拾你,躲開點兒."

翠兒扶梯而上,胡大錘嘴上雖敢開些玩笑,卻不敢和紅娘子的人動手動腳,況且他也知道這女子武功比他高明多多,他笑嘻嘻地讓在一邊,看著那圓溜溜的翹臀扭動著消失在視線里.

道觀後邊是一片短樹叢子,傍晚時寒風呼嘯,這時風卻小的多了,大片大片地雪花無聲無息地飄落下來,無星無月,天色如墨.

翠兒應付了把門地大盜,悄悄閃進林子,聽聽身後沒動靜,便悄悄向前掩去,摸到樹林外矮牆邊,翠兒側耳聽聽動靜,雙掌輕輕擊了三掌,不遠處有人低喝道:"什麼人?"

翠兒也壓低嗓音道:"天降彌勒佛."

對方欣然答道:"當主彼世界!劉護法,人來了."

翠兒摸了過去,對方不敢燃燈,一點微光下只見影綽綽六七個人影圍了過來,中間一個人低聲道:"翠兒,怎麼樣了?"

翠兒聽出是劉老道的聲音,忙迎上去道:"紅娘子機警著呢,早上我才勸她殺了楊凌,晚上勸一陣兒便不敢再勸,恐引起她疑心,後來黑鷂子幾個人聽到了,又來駁我,他們都是楊虎的結義兄弟,紅娘子聽了更是不肯再松口."

劉老道嘿道:"沒辦法,如今看來為了教主的大計,只有殺了她了,這娘們武功了得,一會都放機靈點兒,可惜咱們沒帶著藥物,要不就方便多了."

翠兒低聲責怪道:"世上哪有無色無嗅的毒藥?再說我隨她幾年,深知她的厲害.尋常害人的玩意兒,她只一嗅便聞得出,別出餿主意了,還不如趁她不備給她一下狠的."

劉老道道:"好,大家千萬注意,要狠要快,萬萬不可放走一個,把紅娘子的死算在官兵頭上,就算是座刀山,楊虎也得去闖了."

一個黑影似乎地位不低,聞言猥褻地低笑道:"好一條驅虎逐狼之計,可惜,大名鼎鼎的楊虎卻是頭笨虎,白白為了咱們葬送了兩百個得力的心腹,現在連老婆都要搭上了,聽說那小娘們兒一身拳棒武藝過人,卻相貌嫵媚,體態妖嬈,我帶著'神仙網’呢.要不要活捉她?"

劉老道想起紅娘子的嬌俏模樣也心癢癢的,不過能位列彌勒教八大護法,到底是心志堅定之人,其中利害略一權柄,便打消了這個念頭,正色道:"萬萬不可,紅娘子武藝了得,必須趁其不備,迅速斬殺,走!"

幾個人隨著翠兒身後悄悄摸向道觀,看見前邊黑幢幢的房屋,翠兒在一棵樹後停下了身子,低聲道:"前邊殿梁上有個把風的,你們候著,我誘他下來,先結果了他."

翠兒話音未落,落在最後邊一個人忽地一聲慘叫,隨即戛然無聲,幾個人攥緊了兵刃駭然向後望去,只見那道黑影晃了幾下,撲地栽到雪地上.

幾個人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渾身繃緊了一動不動,雪密密匝匝地落下來,連眉梢兒上都掛上了雪花,卻沒有一個人敢去拂一下.

所有的人都睜大了眼睛緊盯著黑漆漆地周圍,過了半響翠兒才顫聲道:"出了什麼問題?"

左側方忽然叮當幾下兵器撞擊聲,只見兩個黑影極快地糾纏在一起,然後人影一錯,一個遁入夜色,另一個哎喲一聲,倒撞了回來,痛楚地叫道:"有人偷襲,我……我肋下中了一劍."

劉老道急道:"怎麼回事?是什麼人?是官兵綴來了還是……",他忽地一扭身,對翠兒低喝到:"你背叛本教?"

翠兒惶然失措地道:"我……我沒有,到底是誰?"

一個女人聲音森然道:"是我!"

翠兒和劉老道身子皆是一震,翠兒頓足失聲道:"紅娘子?我……我不該勸你,惹你疑心的!"

低低的聲音笑起來,笑聲停住,那聲音才悠悠地道:"翠兒,你不知道我曾被官兵圍剿,連續二十天不曾睡過一個囫圇覺的經曆吧?何況這又是京師重地,層層官兵包圍之下,我會睡得那麼踏實?

你勸我的話,我根本沒有懷疑,只是你不該起夜時那般窺探我的動靜,野獸對于別人的敵意最是敏感,而我,就是林中的一頭猛虎!"

上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80章 橫生枝節     下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82章 請君相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