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五 群魔亂舞 第191章 家中來信  
   
卷五 群魔亂舞 第191章 家中來信


楊凌的親軍侍衛中,知道正德身份的也寥寥無幾,眼見大人直勾勾地望著一位小校,不禁十分詫異.

剛剛成為楊凌親軍侍衛的劉大棒槌看看那位年輕俊俏的小校尉,又瞧瞧大人直勾勾的眼神,不禁恍然大悟.

明朝時男風甚盛,被認為是時尚風流,並無人排斥鄙視,帝王公卿,名士才子,在美女相伴的同時,大多擁有柔媚俊俏的男寵,平時充作書童,夜晚則是床上嬉伴.

當時,把同性間的性關系稱為"外交",把男子與女子間的性行為稱為"內交".不但為當時的道德,法律,風俗,習慣所認可,而且受寵的孌童還享有和妾侍一樣的權利,平時得到資財貼補,年歲稍長要離開娶妻時,主人還要贈送一筆金錢.

劉大棒槌對這種上層社會風俗早有耳聞,眼見楊大帥和這個大姑娘般細皮嫩肉的小校尉神情曖昧,偏偏正德這時走路的姿勢又有些忸怩,他見了更是心中發毛,看來這俊俏小校必是大帥的男寵了.

劉大棒槌摸摸自己的絡腮胡子不禁暗暗慶幸,虧得老媽把自己生得姥姥不親,舅舅不愛,不然自己一個大男人若被大帥瞧上,那該多別扭?

楊凌可不知這位憨頭憨腦的下屬居然還有這等豐富的聯想力,他也顧不上不知內情的侍衛們想些什麼了.待正德走到身邊,他立即一把扯起他,拉進了城樓中,楊一清和張永對視一眼,急忙跟了進去.

角樓從外邊看簡單的很,里邊也分為里中外三間,外間是日常會客和指揮戰斗的所在.中間較空曠,除了牆上一副巨大的地圖,中間一副大沙盤再無他物,是三軍總制楊一清與諸將議論軍務,制定戰策的所在,內間則是他的書房和臥室,楊凌拉著腳不沾地的正德皇帝直沖進內間,楊一清,張永也似火燒屁股一般跟了進去.

不提外邊眾將的驚訝,門里邊楊一清急急趕到內間,向正德皇帝匆匆跪倒,壓低嗓門道:"臣楊一清叩見皇上."

正德皇上看了楊凌一眼,見他拉長臉不作聲,不禁嘻嘻一笑.她雖率性,卻不是不知好賴的昏君,楊凌對他的關心和擔憂他自然是明白地.所以對他臉色絲毫不以為意.

他在楊一清慣坐的椅上坐了,笑道:"起來吧,在這兒就不要多禮啦",楊一清匆匆起身,開口便道:"皇上,您......您怎麼到這兒來了?"

張永也臉色發白.顫聲道:"是呀皇上,你可嚇死奴才了,剛剛的外邊還有千軍萬馬,虧得韃子不比當年的元軍,手中沒有重炮可用,要不然萬一......萬一......",他說到這兒不禁機靈靈打了一個冷戰.

正德曬笑道:"又來了,朕知道,朕一身系于天下.當為天下愛惜己身,可萬事過猶不及,韃子的大汗可以親自上馬征戰沙場,朕連城頭觀敵瞭陣的膽量都沒有麼?你想讓朕做個怎樣的皇帝?"

這話雖是玩笑,可是話中責怪之意甚重,張永聽了頓時不敢再言.楊凌見狀又要進言,正德見了已一躍而起,大步鍍到中廳,看著那幅有山川河流,草原沙漠的大沙盤欣賞起來.

楊凌無奈,只好向這邊跟來,楊一清匆匆走在他旁邊,急促地低聲道:"我的天爺,皇上怎麼跟來了?皇上來大同做什麼?我的楊大人拜托你趕快把皇上請回京師吧,剛剛一看到皇上,嚇得我手腳冰涼,幾乎暈了過去,皇上在這兒,我可是連仗都不會打了."

楊凌苦笑,一時卻不知該從何說起.正德負手站在沙盤前,仔細觀察片刻,欣然贊道:"好,好詳細的地形,地勢,地貌!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說起大明的城鎮關隘,人人如數家珍.

但是對于韃靼這個宿敵,我們只知他們劃分成六盟以及大概地形,一說具體了,不外乎大片的戈壁和草原,這幅沙盤連河流都標示出來,若與韃靼在草原交鋒,僅這幅地圖就值得十萬大軍,楊卿以為如何?"

正德沖動好玩的個性迷惑了許多人,以致許多宿儒暗暗痛心天子不學無術,卻忽略了這位年僅十六歲的小皇帝在佛學,音樂和兵法上的造詣,雖說對于兵法他仍處于紙上談兵階段,但是不代表他沒有相應的見識,衣服詳細的作戰地圖,尤其是如此詳盡地標明陌生地域山川河流草原沼澤的地圖,其作用何止于十萬大軍.

楊凌無暇回答楊一清,忙點頭笑道:"皇上所言甚是,總是被動地侯著韃靼人侵上門來,再堅固的關隘,再雄險的長城總有被攻破的一天,長城自秦時築起,雖說並非沒有作用,畢竟曆朝曆代,蠻族侵犯中土地事仍是層出不窮.摸清他們的底細,有朝一日以攻代守,徹底消滅臥榻旁這頭猛虎才是正理."

正德擊掌道:"正合朕意.楊總制,這是你的斥侯所繪麼?該予以重賞!"

楊一清看了楊凌一眼,說道:"回皇上,這是......內廠秘諜以皮貨,茶馬生意為餌,行遍大漠,繪制地圖藏于鞍下帶回來的,楊廠督將地圖轉呈兵部,劉尚書發付邊關所制."

"哦?"正德有些意外.他欣然對楊凌道:"看不出,看不出,朕還以為內廠只會給朕賺銀子呢,嗯,干的好,比錦衣衛秘諜要強上百倍."

楊凌隱約記起此事.當時吳傑將地圖轉呈給他時確也高興了一陣,但是當時內廠研制火槍剛剛有了成效,自己注意力全放在那上面,一時大明也不可能去攻打韃靼,便吩咐吳傑存檔一份,轉抄並不一份,想不到劉大夏已經發付邊關了.

他定睛看那地圖,明軍的沿線關隘都標示了出來,但是整幅沙盤四分之三的畫面是大漠草原.如此明軍是守,韃靼是攻,大軍行止不過在百里之間,將這麼一副詳細的韃靼地圖沙盤放在楊一清日常研究戰事的房間做什麼?

楊凌想到這里,心中不由一動,隱隱有個念頭冒了出來.楊一清這時答完了正德的問話,又苦勸道:"皇上,天下大事都需要您來決定.沒有您坐鎮京師,消息一旦傳出,必定民心不安,臣以為,皇上還是早日回京為是."

正德擺手道:"不忙不忙.朕來這里也是有件大事要做地,此事若成,抵得上五十萬兵,呵呵,回頭叫楊卿說給你聽好了.對了,你方才說苗逵做什麼去了?"

一提起此事,楊一清臉色凝重起來,上前說道:"皇上,因為要搶在伯顏猛可退兵之前.時間緊急,奏報送上京城,再經各部大臣議畢,一來一回總得半月有余,時機稍縱即逝,是以臣以命大軍出征.

皇上既暗暗來了大同,想必臣的奏折還沒有收到,臣再向皇上稟奏一番."他舔了舔嘴唇,指著沙盤說道:"韃靼今年遭遇暴雪,再加上伯顏猛可有心為其子複仇,故此挾各盟各部進犯中原,七萬鐵騎已是草原上的所有精兵.

往昔作戰,打敗進犯之敵,將之驅出關外便是大捷,但臣以為,在我邊關殲敵一萬,不及侵入敵寇本土,在其家中殺敵一百對其軍心民心的打擊之大,往昔我們不了解敵情敵勢,貿然出兵猶如盲人瞎馬,而今則不然."

楊一清贊許地看了楊凌一眼,說道:"楊大人的內廠在關外活動極有成效,情報源源送來,微臣心中有數,才敢大膽定下此計."

"皇上你看",楊一清指著起伏不定的草原地圖,正德,楊凌和張永都凝目望向他手指的地方."這里是錫林郭勒盟,察哈爾部盟,這里是伊勒呼里盟,爾雅范盟,額爾完納盟,和哲里木猛,這片青色小旗所在是昭烏達盟."

楊一清躊躇滿志地道:"派一孤軍深入敵後,本是軍中大忌,但是據我們得到的情報,此次韃靼精兵傾巢而出,後方空虛之極,每個部盟所余皆是老弱婦孺,留守可戰的士兵極少.

韃靼人流徒而居,沒有城池,本來就算知道他們的營寨空虛也無法在茫茫草原大漠上找到他們的位置,現在有了准確情報,再依據詳細的地圖,事先劃定一條撤退的路線,安排大軍隨時接應,這個一本萬利的險是值得冒的."

張永倒吸一口冷氣,動容道:"楊總制派了一支孤軍深入敵後作戰?"

楊一清頜首道:"是,一支輕騎,一支五千人的,完全以破壞為目的,而不以殺戮為職責的尖兵.這支孤軍將得不到我們的支援和供給,他們必須從韃靼人的部盟間掠奪糧草給養,以戰養戰.

韃靼人驍勇善戰,但是他們遠在後方草原上的部落卻根本沒有戰力,我的命令是盡量少殺那些老弱婦孺,他們活著就是我們的盟友,伯顏猛可的負擔,但是要盡量破壞他們的一切.

韃子每逢九十月份,就開始割蓄大量草料如山般堆積起來,冬季就以草料養牛羊.以牛羊養人口,我的命令是:吃掉他們的牛羊,燒光他們的草料,象蝗蟲一般卷過他們的草原.

這最近的七盟要隔盟劫掠,讓他們有富有窮,有人能活,有人餓死,游牧民族視劫掠如天經地義,相信當伯顏猛可返回草原時,除非他能拿出足夠的糧食救濟各部落災民,否則內部將烽煙四起,就算是他,也彈壓不住!"

楊凌聽完看了一眼這位儒將,楊一清瘦削的黑臉上一片殺氣,牛油燈下神情似乎有些猙獰.楊凌不禁暗贊一聲:"好一個斯文中的敗類,名將中的流氓!"

正德怔怔半晌,忽然長長吸了口氣,問道:"這戰策是你決定的?"

楊一清不知皇上心意如何,畢竟這戰法雖可大大減輕明軍壓力,就算明軍不主動攻擊韃靼,只要嚴陣以待不讓韃靼占了便宜,就可以坐視韃靼內亂,至少可保邊民三年平安.但是總有些太過無賴,有干天和,所以一直未說出是何人想出的戰策.

這時他偷眼一瞧皇上神色平靜,不似慍怒,以小皇帝沖動個性,如果真有不滿恐怕早就表現了出來,這才大膽說道:"回皇上,這是臣的副將王守仁接了內廠詳細情報後想出的辦法.

臣與軍中將領們又共同細化,力求完善才予以施行的.為求穩妥要求他們整個行動全部時間只有二十天,當求援書信送至伯顏猛可,蒙古大軍回援時,他們已按預定路線返回."

楊凌嘿嘿一笑,贊道:"好一條反客為主,上屋抽梯的絕戶計!"

他是正德第一寵臣.他開口稱贊,楊一清心中大定,忙笑道:"這計再妙,也得有大人准確詳盡的情報,否則這五千人馬就如肉包子打狗,往茫茫雪原里一丟,恐怕一個部落也未找到,就餓死凍死在那兒了."

正德怔怔半晌,忽然輕輕歎了口氣.微微搖了搖頭,楊一清心中一凜,微窘道:"臣也知道此計狠辣,有失天朝上國仁和之......"

他還未說完,正德已歎道:"可惜,只可惜了韃子七萬大軍還橫在關前,他們只能輕騎而出,不帶負擔,不然真該把蒙古貴族的王子公主們都擄回來當太監宮女的."

楊一清一下子愣在那兒,看著比他還無恥的大明天子喃喃地說不出話來,想奉承兩句,可是贊美三皇五帝仁德之君的詞兒好像又不合時宜.

一心想過強盜癮的正德皇帝還在遺憾地大搖其頭,楊凌已忍著笑問道:"楊總制,如今大軍出發幾天了?何人帶隊?"

"啊?喔喔......",楊一清一直擔心沒有經曆過血與火的殘酷,只在飽讀詩書的大儒教導下學過聖賢文章的小皇帝會對這條計謀不以為然,聽了楊凌的問話才醒過神來.

他忙回道:"已走了九天了,王副將本想親自帶隊,但苗公公自愧督軍不利,有負聖意,執意要親自揮軍,以求將功贖過,是以本官派了參將許泰與他攜五千精兵出發."

楊凌略略一怔,便明白了苗逵的用意.苗逵比不得劉瑾,張永,這幾人是看著太子爺從小長大的,彼此極有感情,而正德皇帝又非寡恩之君,極重個人情意,所以除非犯了大逆不道之罪,否則正德斷不會冷落了他們.

而苗逵不同,他是先帝的寵臣,和正德卻沒有私誼,象邱聚,魏彬這些沒有撈到大權的八虎中人,對他的西廠提督之職一直垂延三尺,此次出兵指揮不利,回去後這些人若進些讒言,不但撈不到戰功,便連既得權力也要失去,所以才發狠隨軍出征冒險.

最初的西班牙海上強盜,本就是些在內爭中失意的伯爵,將軍,跑到海上冒險,牟取新的出路,象苗逵這樣的野心家,殊途同歸,為了撈取權力,現在也搖身一變,化身草原馬匪了.

"許泰?"正德想了想,笑道:"是弘治十七年的武狀元許泰?武舉時朕為太子,曾微服去科場觀戰,此人武藝十分了得.兵書戰策也極精通,楊總制用將得當,若是他能大勝而歸,朕晉封他做總兵!"

******************************

楊一清聽楊凌述說了與朵顏三衛的秘議,思忖再三倒也沒有再勸皇帝回京,可是待他加派了五千人馬親自將楊凌一眾人送回大同後,立即飛馬馳回,急召已返回青牛關的王守仁.商議改變戰略,調重兵把守大同外側諸關,畢竟再大的戰功也不如護得皇帝周全.

王守仁聽聞伯顏可汗將重兵向平順,壺關一帶轉移,擔心他們趁勢脫離主戰場,返回蒙古草原,現在苗逵,許泰的大軍尚在韃靼各部盟間游走.萬一不及撤回,可就全交待在那兒了,是以向楊一清提出異議.

楊一清想也不想,立即駁了回去.皇帝在此的消息,在與朵顏三衛會盟前,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雖知王守仁絕對可靠,而且是自己的心腹,楊一清也未敢將真實消息告訴他.所以王守仁對楊一清的戰略十分困惑.

不過他對楊一清不止是欽佩,而且是真心尊重這位上官,沉思片刻便提出親領一軍尾隨伯顏可汗的大軍,如果伯顏聲東擊西,趁勢退去,可以拖延他們的行程,為苗逵,許泰爭取時間.

楊一清權衡片刻點頭應允,命大同參將盧剛,游擊將軍范有時.加上王守仁的部隊共計一萬八千人,馳援平順,壺關,以為接應.

正德遂了心願,回到大同驛館安份了許多,經過這一事楊凌也不敢再大意.整日在驛館中陪著他,等候伍漢超從關外帶回消息.

為恐小正德在驛館中郁悶,那個戲班子被包了下來,一演便是三天,這個草頭班子在本地還是有些名氣的,不止是唱戲,還有些雜耍馬戲,聽說代王納側妃進門的日子大宴賓客,王府上下處處笙歌.共請了大小九個戲班子在闔府上下唱堂會,這個戲班子也在被邀之列,不過他們只能在王府二進院落唱戲,沒資格進深宮大院罷了.

今日唱的戲是楊家將的故事,楊家將昔年抗遼,在此地留下許多傳說,百姓不斷豐富加工,衍化出許多有趣的故事,今兒唱的一出就是佘老太君帶著一群楊門女將出征,在陣前卻有一員小將來認祖歸宗,說是七娘杜金娥之子.

杜金娥昔年與楊七郎只做了一夜夫妻,從未說過有過兒子,一時引起妯娌們懷疑,那小將在關下取出繈褓中母親留下的血書,杜金娥才記起往事.

昔年她確曾懷孕,尋找楊家路上遇到番兵,交戰時動了胎氣,在蘆葦叢中生下兒子,只是將兒子放在蘆葦叢中,自己忍痛上馬再戰,殺退番兵後回來卻不見了兒子,還道是被狼叼了去,大哭一場便走了,這心痛之事也未對老太君提過.

那時戲班都是男人扮女人,男風之盛一是又海運行船不許載女人而起,所以閩地男風最盛,另一緣由便是由于戲班中扮演青衣花旦的都是男人,一個個打扮起來千嬌百媚,舉手投足極盡風流,粉面朱唇,襯著那一雙桃花眼兒勾魂攝魄,也難怪許多男人趨之若鹜.

這台上扮杜金娥的戲子穿著大紅的鳳袍,身段兒柳條兒般柔軟,俏生生的唱著戲,向台下媚眼兒一飛,惹得外邊的侍衛一陣轟然.這兩天看戲,動不動正德就帶頭大呼小叫,把自己的兵也帶壞了,這些大內侍衛們渾然沒有在宮里時那樣拘禁嚴肅的摸樣.

楊凌陪在正德身邊,被那媚眼兒一飛,心中一蕩,不由暗道:"這專業人士就是不一樣啊,這媚眼兒飄的,比起變性的何大美人絲毫不遜,若擱在現代,可是一大明星呀."

台上演著,這扮杜金娥的戲子捧著血書,嬌聲瀝瀝地正向對面扮演城下小將的兒子哭訴著思念之情,那嗓音清亮悅耳,台上台下聽得清清楚楚,看來還真是練過唱功地.

扮演老太君的戲子顫巍巍地上台來.歎氣念白道:"我這老婆子只道楊家一門寡婦,這男丁兒是一個都沒了,嘿嘿,這可倒好,敢情都沒我這媳婦們給扔了呀."

台下又是一陣大笑,正德回首向楊凌笑道:"楊卿,聽說你是楊家將的後人,不知祖上是哪一支.莫非便是這被扔掉的小將?"

楊凌雖不知自家宗譜是真是假,但卻知道楊家人丁興旺,子孫滿堂,從來沒有戲說里那種一門寡婦,男丁稀少的情形,聽了正德的戲虐不禁苦笑一聲.也不知從何解說.

台上演著認祖歸宗的戲碼,簾後楊凌座椅退了半步,陪著正德坐在那兒看戲,後邊悄然走進一個番子親衛,輕輕向楊凌示意一下.

楊凌會意,忙起身向正德低語兩句,然後走了出去,楊凌來到過堂廊下,向那番子急問道:"怎麼樣.可是有了關外的消息?"

那番子低聲道:"大人,不是有了關外的消息,而是軍中快驛送來您的一封家書."

楊凌聽了不由心中一緊,家中出了什麼事?幼娘有孕在身,莫不是她......?想到這兒,楊凌的心不由怦怦地跳了起來.

韓幼娘性情內斂含蓄,無論怎麼思念他,甯可待他回來.進了閨房貪心地摟緊他說上一夜情話,但他出門在外時,韓幼娘都羞于寫上一封書信述說情意,她若有信來,家中當是出了大事.

楊凌急急撕開封口.扯出信紙來,卻見信中還夾著一封封好的書信,上邊同樣寫著楊凌親啟,他心中奇怪,縣展開信紙來看,見那字跡正是幼娘筆跡,信中只說家中一切安好,又囑他出門在外,注意飲食著衣.塞上戰事正緊,出入要注意侍衛等等,絮絮的都是些尋常事兒,不在信中帶出半點纏綿撒嬌的味道.

信末才道收到金陵馬憐兒托內廠番子捎回的密信一封,因是楊凌親啟,幼娘不敢擅動,故此著人轉交云去,這里就帶了點兒嬌嗔吃醋的味道了.

楊凌心中一暖,唇角不禁泛起一抹微笑.

他凝神想了想,按這信送來的路程盤算,馬憐兒托人送出書信時,成綺韻應該尚未抵達金陵,馬憐兒未收到成綺韻送去的禮物,先行送來一封書信,可是思念自己了麼?

楊凌心中一蕩,不期然想起紅楓樹下那一幕旖旎之極的無邊春色,信封上似乎猶帶著憐兒身上一股淡幽幽的香氣,亦惑是錯覺?......那柔媚于骨,迷死人不賠命的小妖精呀.

再撕開那封信,輕輕將信紙展開,一行字躍入眼簾:"夫君大人在上,憐兒百拜."

楊凌看的呵呵一笑,這真正許身于人了就是不一樣,憐兒這匹桀驁不馴的野馬如今也乖巧溫順了呢,對自己說話也知道禮敬三分了.

再往下看,楊凌的笑一下子僵住了:"楊凌,你好厲害!好威風!好了不起!很快就要有一個小小憐兒或者小小楊凌橫空出世,喚你爹爹了,開心嗎我的大人?憐兒很想等上兩年再去見自家夫君,可是天意若此,夫複何言?

大人試想個妙計接妾身前去呢,還是令妾身服藥將楊家後人打掉,憐兒悉聽夫君安排.對了,關關公子迷憐兒迷得緊呢,真是討厭.

另:好像某人暗疾在身,才帶了美人神醫下江南喔,此案容後再審."

驚天大事,卻是滿不在乎的語氣,俏皮,得意,還有幾分戲虐,楊凌傻傻地站在那兒,只聽另一邊那戲子正在幽幽咽咽地唱道:"可憐......我的兒,這一別......十余載,娘暗里,不知幾夜淚濕衣襟......"

上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90章 鎮羌戰事     下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92章 代王納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