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五 群魔亂舞 第193章 知音難覓  
   
卷五 群魔亂舞 第193章 知音難覓


眼前的姑娘輕輕撫著鸚鵡的羽毛,見眼前的這個小兵傻愣愣地盯著她,不僅咯咯一笑,說道:"再過會兒側王妃就要國門啦,你可別亂跑,若踩了王妃的裙裾可不是挨頓罵就得了的啦."

她笑盈盈地說完,折身向西廂配殿走去.王府建築金碧輝煌,豪華壯麗,廊廡相接,屋宇錯落,前堂後寢,殿宇深邃.這西廂配殿有數十棟建築,是下人雜役們的住處,自然無人看守.

正德抬手"哎"了一聲,見那俏生生的少女已抬腿邁過了高高的門檻,忙急步追了上去.左右的侍衛互視一眼,心中都道皇上看上這俏麗的女孩兒了,一時有些尷尬.皇上追女人,他們怎好追得過近,可是畢竟這里不是皇宮大內,萬一皇上有個閃失可怎生了得?

幾名侍衛只得硬著頭皮遠遠的綴了上去.好在社是下人們的住處,看管不嚴,近日到府的許多將軍,大人們的家仆,親兵們還是頭一次進王府,處處覺得稀罕,也偶爾有人跑進這處偏殿看個新奇,再加上王爺納妃,仆役們都在外邊張羅,偏殿里本來也沒幾個人,他們順順當當地走進了右跨院的院落.

正德急急追在後邊,只見那少女姍姍輕盈,走到一棟房前恰好有個老嫗走出門來從門框後摘了串晾曬的干菜,少女叫聲喚道:"娘,我回來啦."

那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抬頭看見女兒,臉上頓時溢起笑意,說道:"良女呀,娘娘又賞鸚鵡了?快送回暖房去,別給凍壞了,娘做點豬肉燉干菜,一會兒記著招呼你爹回來吃飯."

女孩兒脆生生地答應一聲,拐到旁邊一棟低矮的暖窖.拉開門兒走了進去,老太太也提著干菜回了屋.正德腳步頓了一頓:"良女?娘?她......她不是唐一仙?"

正德仔細想了想,雖說平素想起這位姑娘來,心中只是一個朦朦朧朧倩麗嬌俏的身影.挾帶著一絲淡淡的溫馨和幽傷,可是一見到她,正德卻清晰地記起了她的模樣,年紀,身材,模樣,聲音,還有她唇邊那顆美人痣,世上哪有這麼巧的事?

正德拔足又追,也閃身進了暖房,侍衛們互相瞧了一眼.設有默契地游散開來,將那棟暖房團團圍住.少女進了暖房,踮著腳跟兒打開一個竹絲籠子,將那鸚鵡兒放進去,又扣下了籠蓋,聽到門兒吱呀一聲.扭頭一看,不禁奇道:"是你?你追我做什麼?"

正德呼吸有些急促,他定了定神,漲紅著臉道:"唐姑娘.你可能不記得我了,可是楊凌你總該記得吧?他一直在派人找你.你怎麼改了名字到了代王府?"

少女素服淡妝,愈顯出嫵媚有致.她斜倚在一排竹籠旁,一手掠著鬢兒,眸子轉了轉,笑道:"楊凌?你說內廠提督楊大人?我知道呀,大同唱道情的戲子都把他的故事編成曲兒唱呢,我自然是聽過的,他找我......"

少女說到這兒,忽地俏臉一變.走到他身邊急急道:"你認得我?你知道我叫甚麼名字?你快告訴我,我是誰?楊大將軍找我做甚麼?"

正德一呆,怔道:"你......你不知道自己的名字麼?"

少女擺了他一眼,焦灼地道:"我知道還問你?我是被王妃娘娘救回來的,娘娘說發現我時,我滿臉是血地躺在河邊,醒來後什麼都不記得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誰,家里還有沒有父母兄妹,你說......你說我姓唐?"

說到後來她的聲音已微微發起顫來,雖說劉良夫婦待她有如親生女兒,想找到血緣親人乃是天性,人人都說她來曆不明,如今有機會知道自己出身來曆,她如何不心情激蕩,萬分興奮.

正德喃喃地道:"失魂症?"他忽然有些明白了,當日楊凌向他稟報曾說在懸崖上發現帶血的刀柄和石頭,上邊還沾著發絲和鮮血,想必唐一仙頭部受了重擊,又墜落水中,采得了失魂之症.

正德皇帝知道眼前這女孩兒真的就是唐一仙,不禁興奮若狂,他一把抓住唐一仙的手腕,說道:"那就不會錯了,你果然是唐一仙,你就是唐一仙,你是......你是......"

正德說到這兒忽地噎住,現如今他已非做太子時那般不通世務,也知道青樓女子是賤籍,身份低賤的很,說出來恐令唐一仙羞憤不恥,他噎了一噎,口不擇言地道:"你是楊凌......楊大將軍的妹妹呀."

唐一仙一張櫻桃小嘴兒張的老大,兩只亮晶晶的眸子發直,瞅了正德半晌,她眼中的喜悅漸漸隱去,猛地掙脫了正德的手,向後急退兩步,順手抄起一根用來掛摘鳥籠的竹鉤子來,警惕地瞪著正德嗔道:"你花言巧語地說些甚麼,想騙我麼?"

"嘎!我騙你?"正德心里有點發慌:"難道我這般沒有說謊的天賦?"

唐一仙冷笑一聲,小瑤鼻兒一翹,窺破他詭計似的洋洋得意道:"楊大人姓楊,你剛才卻說我姓唐,這還不是順口胡謅麼?你這見色其意的大騙子."

唐一仙說著氣不打一處來,掄起棍子"呼"地一聲,抽在正德的大腿上,正德哎喲一聲,一跳老高,捂著大腿在原地直蹦,唐一仙見了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隨即卻將俏臉一板,哼道:"臭小子,快滾出去吧,虧你想得出這麼濫的法子騙姑娘,不過......唐一仙......嗯,你這順口胡謅的名字倒比劉良女好聽些,嘻嘻."

外邊貼門兩個侍衛聽見皇上一聲驚叫,立刻跟踩了尾巴的野貓似的,忽地一聲拉開房門同時搶了進來,擠在門口叫道:"皇......黃校尉,出了什麼事?"

正德惱羞成怒地喝道:"給我滾出去.沒有你們的事兒!"

兩個侍衛一見情形便知皇上泡妞受挫,這事的確有傷天下第一男人的臉面,兩個武功卓絕的一流高手屁都不放一個,立即又鑽了出去.將暖房門順手帶上.

唐一仙不屑地嘖嘖道:"喲嗬兒,敢情你小小年紀,還是個校官,這里可是代王府,容不得你放肆,本姑娘叫喊一聲,你這臭小子就得下大獄,趕緊的出去!"

正德苦著臉道:"唐姑娘.我沒騙你呀,你是......你是楊大人的表妹,自然和他不是一個姓氏."

"呝?"唐一仙盯著他,半信半疑地看了半晌,手中的竹棍慢慢放下,吃吃地道:"你......你說的是真的?我......我是內廠提督楊凌楊將軍的表妹?"

正德雞啄米似的點頭道:"正是.正是,你想呀,這是王府,我敢胡說八道麼?就算我騙你.一會兒楊大人出來見你,他總不會幫著我騙你吧?"

唐一仙站在那兒.兩眼飄向半空之中,嘴里念念有詞地也不直嘀咕些甚麼,過了好半天才將手中棍子一丟,歡呼一聲道:"快,你快帶我去見表哥,原來我有一個這麼威風的大將軍表哥."

唐一仙喜孜孜地奔過來,正德嚇了一跳,若讓他現在去見楊凌,保證立馬穿邦.雖說憑著皇帝的權力,他想要的女人還沒有一個請不進宮的,可是他卻不想惹得唐一仙有半點不開心,更何況他甯願唐一仙對他呼來喝去地,也不願意她畢恭畢敬和別的女人相仿.

正德忙勸道:"楊大人現在應該正在銀安殿上參加代王納妃大禮吧,此時去了在王爺面前失了禮儀,楊將軍也要受責罰,我是他的親兵,走時我自會去見他,你們失散這麼久,也不差這一刻嘛."

唐一仙滿心歡喜,不住地點頭,笑逐顏開地又問道:"嗯嗯嗯,你說得也對,對了,黃......校尉,我的爹娘呢?他們是做什麼的?聽說表哥是宣府人,原來家境貧寒,那我爹娘也應該是普通百姓吧?"

"啊......這個,令尊令堂在連年的兵災戰亂中早就......,唐家現在只有你一個人了,是......是楊大人把你帶大的",正德說著偷偷抹了把汗.

"喔......",唐一仙微微有些失落,不過記憶中對爹娘實在半點印象也沒有,也談不上傷心,"我是在表哥家長大的?對了,我為什麼受了傷呀,你是表哥的親兵,你知道嗎?"

"咳,咳咳,這個......說來話長......"

正德說的唾沫橫飛,謊撒得越來越大,他忽然發覺原來自己扯淡也挺有天賦的.

********************

喜勃勃地聊了許久,唐一仙忽然戀戀不舍地道:"唉,見了表哥,我就要陪他回京師了,爹娘帶我那麼好......"

正德瞧她失落模樣,心中一軟,急忙哄道:"楊大人也對你極好,只要你說一聲,他一定允諾你帶了劉氏夫婦回京的."

"真的麼?"唐一仙喜道:"那就好,爹爹和娘待我像親生女兒一般,我真是不忍和他們分開.唉,只是這些鳥兒與我相伴這麼久,它們都是娘娘的心肝寶貝,我這一去,再也見不到了."

唐一仙略帶些感傷地望著那各式各樣的鳥籠,里邊一只只鳥兒雀躍著,歡鳴著.

正德癡迷地看著她從一只只懸掛的鳥籠間走過,時而撮唇而鳴,發出和那鳥兒一樣悅耳動聽的聲音,引得鳥兒蹦蹦跳跳的歡叫不已.她的頰上暈著兩抹酡紅,粉腮玉膚,秋水為神,說不出的動人.

"喂,黃校尉.幫我把水拿過來",正德如奉綸音,連忙挽挽袖子,跑到牆角兒提起一只大水桶.顛顛地給唐一仙送去.

唐一仙扭頭瞧見,忍不住嗔笑道:"瞧你笨的,真不知道表哥哪根筋不對了,用你這笨家伙作侍衛,這些鳥兒一共也喝不了一瓢水,你怎麼整桶拎過來了?"

正德嘿嘿傻笑兩聲,心中只覺得這女孩兒輕嗔薄怒也是別有一番風情,心中愈發萌生了一股愛意.他在皇宮禁苑簡直就是生活在女人窩里.就連出恭時都有漂亮的宮女侍候.長這麼大見得最多的除了太監就是女人,太監和女人就像每天穿的衣服一樣簇擁著他,他也習慣了把這些人當成一件擺設來對待.

可是唐一仙給他的感覺卻截然不同,在她面前,他不用做作,一身輕松.深宮大院里,表面總是嬉戲不休的他,隨著年齡增長,也經常感到很壓抑,很寂寞.

每當空中有鷹隼或鴻雁飛過時,他便袖著手昂著頭.仰望蒼穹,目光追出好遠.羨慕地望著,直到不見了那飛鳥的蹤影.長河落日,大漠窮秋,......在那座迤邐壯闊的大房子里,處處都是禁忌和禮儀,皇帝還不如一只自由的飛鳥.

唐一仙瞧著他笨手笨腳的樣子笑道:"看你模樣,怎麼好象平素什麼也不干似的?"

正德不禁答道:"是呀,我從小住在一座好大好大的房子里,哪里也不許去.整天關在哪兒,規矩好多好多,直到遇到了楊......大人,我才能出來見見世面."

"哦?聽起來你還是大戶人家子弟呢",唐一仙秀氣的眉毛微微地蹙了起來,若有所思地扶住了頭:"我記得......記得自己小時候也是住在一棟大房子里,整天哪兒也不許去,天天關在那兒,只能抬頭望著一片天,人都關傻了.奇怪,我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正德眼睛一亮道:"是麼?原來你和我一樣可慘?可是我就比你可憐多了,他們不但不許我出去,還每天要我學這學那,不管我喜不喜歡,都逼著我學會......"

唐一仙忽地一拍手,叫道:"我想起來了,我也是,我也是,什麼都要學,怎麼吃飯,怎麼穿衣,怎麼走路,被人擺布的和個木偶似的,還要學好多好多琴棋書畫,詩詞歌賦,好討厭,我又不要考狀元......呀,頭又疼了,我只能想起這些."

正德興奮地道:"對呀,我也是,我又不想考狀元,學那麼多干什麼,頭疼死了",他越說越是投機,直覺天下知音,唯一仙姑娘耳.想想自己一個堂堂天子的苦楚,竟和青樓培養以色娛人的妓女相仿,心中有覺啼笑皆非.

唐一仙聽了吃地一笑,瞟了他一眼,笑吟吟地道:"懶家伙,我是女人嘛,當然不用考狀元了,你是男人,就該好好讀書,看吧,不好好讀書,現在只能做個侍衛了."

正德干笑兩聲,摸摸鼻子道:"這樣更好,自由自在,做狀元有什麼好的?好多規矩,好多禮儀,唉,你是不知道,整天要對許多人說著言不由衷的話,做著言不由衷的事,假模假樣的,就是心里不開心也得以臉假笑......"

唐一仙訝然道:"真的呢,你這一說我也想起來了,好像我也是這樣......",她想了一想,忽地變色道:"為什麼會有這些事?我表哥是不是對我不好?"

正德連忙道:"不會,不會,楊大人很疼你的,這些事一定是你很小的時候,在自己家里時的."

唐一仙側頭想了想,滿意地頜首道:"嗯,有道理,好像是很小的時候的事,對了,你先告訴我,我表哥有多大歲數,長得什麼樣子,我好像有些印象了."

"楊大人麼?"正德挺了挺胸,扯了扯衣襟,正色道:"他你房弱冠,英俊不凡,風流倜儻,玉樹臨風,基本上你看看我的模樣,大致就能想象出了七八分了.楊大人是皇上身邊的肱股之臣.運籌帷幄,機謀百變,臨變不驚,頗有大將風度......"

********************

正德口中"運籌帷幄,機謀百變,臨變不驚,頗有大將風度"的楊凌楊大欽差,此時在謹德殿內,被楊廷和,胡瓚以及原先不知名姓的宣府巡撫汪以孝扯住,爭執拉扯的狼狽不堪.三邊總制楊一清站在一旁,滿面為難,也不知這架該勸誰的好.

張永也懂拳腳.混亂中不知被誰踹了一腳,本想上去報仇,不過被代王爺喝止,只得提著他被扯斷的玉帶憤憤地站在一邊.

楊凌年輕體健,加上這些日子隨伍漢超習過功夫,有名師指點.一些普通的技擊技巧還是有的,真要動手,這三位文官還真不是對手,可是這三人最年輕的也有四十五六.他怎好真的動手.

楊廷和上次被他用個劉大棒槌愣是打斷了馬腿,陪著兩位老夫子一路淒淒惶惶地回到京城.又受到老中青三代母儀天下的一通責難,帶著一肚子氣去兵部領了通關文諜,路經,宣府時又把同科進士,宣府巡撫汪以孝也帶了來.

他先密見代王,說明皇帝秘密來到大同的真相,相集合眾官之力將楊凌的氣焰打壓下去.正德能來大同,全是楊凌撐腰,若是他也改變主意,肯規勸皇帝回京,打斷馬腿的嫌隙楊廷和也懶得和他計較了.

誰料楊廷和苦口婆心說明來意後.張永卻迎上前去,左一句皇上有旨,奴才不敢不從,右一句率土之濱,莫非王土,皇上巡閱江山,天經地義,臉上陪著笑臉,卻把一切都推給皇上,就是不松口.

宣府巡撫汪以孝聽了氣就不打一處來,他不在京城,張永任京營提督不過幾個月,為人又不想劉瑾那麼跋扈,相對來說低調一些,汪以孝不曉得他的厲害,常能夠上前來曆喝一聲:"臣子直諫報國,你這閹貨多甚麼嘴?"

砰地一記牢拳打在張永臉上,張永豈肯罷休,兩人頓時扭打成一團,楊凌本來還想息事甯人,致使和楊廷和等人上前解勸,彼此心中都帶著火氣,未說幾句,這勸架的也加入了戰團.

代王氣得吹胡子瞪眼,早聽說京師的官員給弘治老爺子慣的不象話,動不動就在朝廷上演全武行,李東陽還曾經奪了武士金瓜,在金殿上追打壽甯侯,這事兒傳到仕林民間,卻被讀書人視作遺聞美談,更助長了這種風氣,如今一看果不其然.

代王大喝一聲道:"豈有此理,統統給本王住手,你們都是朝廷一二品德大員,在這里大打出手成何體統?"

宣府巡撫汪以孝向代王拱手道:"王爺,皇上出承大統,聖嗣未育,萬金之體豈可輕易涉險?天子縱在禁門之前,也是警蹕四出,楊凌口口聲聲為江山社稷,卻將皇上當作棋子,輕率帶到這刀槍之地,萬一不測,博浪沙槌人之禍不遠矣.下官怎能不心憂如焚?"

胡瓚那日迫于皇帝和楊凌之勢,不得不默許帝幸大同之事,但是心中對此一直極為反對,如今有了楊廷和這座靠山,自然也想勸得皇上早日回京.

他抖了抖皺巴巴的官袍,那被揪下來丟在地上的帽翅也不去撿,只帶著一邊官帽翅兒向代王道:"此事還請王爺作主,皇上乃天下至尊,應崇正學,通言路,正名號,戒游幸,去小人,建儲貳,六者並行,可以杜禍,可以弭變,尊貴之軀輕涉險地,不如崇儉德,養仁心,垂拱而治."

這里代王身份最高,可是偏偏他說話最多顧忌,反不如這些外臣來的直率,他是皇室中人,干涉過多未免會遭皇帝忌諱,若置之不理,皇帝真在他的地面上出了事情,那他可是哭都來不及了.

代王清咳兩聲,正像措些溫和點的話兒勸勸這兩位欽差,楊凌已冷笑道:"養仁心?怎麼養仁心?像劉阿斗那樣樂不思蜀地養仁心,像李後主那樣風花雪月地養仁心?這兩個窩囊廢養仁心養得都亡了國!

強虜在側.天子不知兵,不尚武能行嗎?韃子皇帝就在長城外邊,馳馬射箭親率大軍作戰,我們的天子如今尚在大同城中,你們就戰戰兢兢.忠愛還是溺愛?"

汪以孝強辭道:"我大明國泰民安,歌舞升平,一些不事農耕的胡人,偶逾邊境算甚麼心腹大患,此乃疥癬之疾,何必皇上為求結盟,紆尊降貴親至邊陲?"

這話說得胡瓚和楊廷和都臉上一熱,覺得有點兒虧心.楊凌聽了哈哈大笑,說道:"疥癬之疾?遠的不說,就說近幾年,弘治七年,韃靼擾宣府,圍赤城.殺戮百姓,奉義鎮全鎮被屠.

弘治八年,韃靼襲應州,擄丁壯三百余口.弘治九年,攻薊州,毀城外莊稼,林木,掠婦女九百人.

十年,侵肅州,甘州,掠騾馬牛羊數千,擄丁壯婦女五百余口,老幼被殺者近三千人,尸橫滿野,清水為赤.同年,掠蔚州.毀村舍千余座.難民無數

十二年......

十三年......"

汪以孝的臉色大變,汗水涔涔而下,韃靼寇邊,是年年必來,而且一年比一年凶悍,擄去的牛馬婦人也一年比一年多,被殺的官兵也從數百人到上千,上萬人不等,眼見韃靼實力越來越強大,若睜著眼說瞎話,愣說他們不過是疥癬之疾,如何說得過去?

"十七年,韃靼攻萬全衛,白羊口,甯武關,花馬池等地,軍兵死逾數千,韃子又襲大同,宣府,先鋒沖入京畿附近,殺掠百姓牛羊不計其數.而今年,更出鐵騎七萬,大舉入侵,汪巡撫,這些事你視而不見,豈非禍國殃民?"

楊一清見胡瓚等人臉色鐵青,便歎了口氣,打圓場道:"楊大人,大學士等人的意思是,皇上乃宗廟社稷之主,征伐之事為輕,社稷為重,禦駕親征總是不妥."

楊凌知道這位楊總制心下是贊成皇帝出面與朵顏三衛結盟,分化瓦解韃靼勢力的,也看得出從長遠來說這其中的好處.

尤其是楊一清使了一招絕戶計,派了一只孤軍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韃子沒有堅城高牆可守,沒有百萬士卒可恃,一旦被人侵進不設防的家門,禍害之深遠勝于大明百姓.

他在邊關拖住伯顏,消耗了他的錢糧兵馬,又按自己的計策分化了伯顏和火篩的關系,韃靼政權如雪上加霜,經此一役必定元氣大傷.這時與朵顏三衛結盟尤其顯得重要,有他們的挾制和配合,韃靼就會日漸衰落下去,而沒有機會和時間修複元氣,其深遠意義實是莫大誘惑,這個險是值得冒的.

從這一點上來說,楊一清是站在他這一邊的,只是他是李東陽一系的人,如今楊廷和是代表三大學士來勸說皇帝回京,他不便公開表明個人態度罷了.

想到這里,楊凌緩和了語氣,似對楊一清談話,其實卻是述與楊廷和等人道:"王爺,諸位大人,方才我已詳述皇上此來之重要,皇上年方十六,多多曆練,才能成為千古名君.

但凡明君,誰畏于兵事?漢高祖禦駕親征評判陳豨,英布,唐太宗禦駕親征支付高麗,本朝洪武俘張士誠,滅陳友諒,那一回不是禦駕親征?永樂皇帝親身五征漠北,更不待言.

如今天子親至,只是向朵顏三衛示之以誠,不如此,遑論雄才大略?若官兵龜縮長城以為榮,皇上藏于紫禁城以為是,世之英主何以名副其實?"

他舒了口氣,誠懇地說道:"王爺和諸位大人心憂皇上安危,下官了然于心,待得了花當回信,在下一定親至白登山勘探地形,妥善置兵,保得皇上安全,請各位大人成全皇上一片雄心吧."

楊凌說完,向代王和楊廷和等人肅然深深一揖,即人聽了面面相覷,楊一清,胡瓚意有所動,楊廷和神色猶豫,只剩下汪以孝仍是怒目而視.

皇帝與朵顏三衛會盟,若領上十萬大軍,前呼後擁,浩浩蕩蕩,在離大同不過十余里的地方,自然不怕韃靼來襲,難就難在邊疆屢次失信于朵顏三衛,大名在朵顏三衛眼中的信譽幾乎已蕩然無存.

若大軍云集,花當和各部落首領豈敢來見他?要朵顏三衛也帶上數萬人馬,依賴他們沒這麼多精兵,二來一路上勢必難以瞞過韃靼耳目,所以攜來的士兵必不會太多,明軍能出動登山的官兵五千人已是極限,難怪他們如此擔心.

殿內靜的一根針落在地上都聽得見,楊廷和沉吟半晌,忽地嗔目大喝道:"楊凌,皇上若有些許閃失,莫怪本官不講私誼,請了懿旨滅你九族!"

這句話聲色俱厲,但話中之意儼然是同意了皇帝大同之行,楊凌聽了心中一松,面上不禁露出喜色.

就在這時,外邊一個細聲細氣的聲音喚道:"王爺,大典吉時已到,請您至銀安殿舉禮."

上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92章 代王納妃     下篇:卷五 群魔亂舞 第194章 花當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