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26章 取舍之間  
   
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26章 取舍之間


楊凌離開紫禁城,先回了趟內廠了解離京這段時間內廠發展的詳細情形,吳傑,黃奇胤,于永三大檔頭聽說楊凌晉升侯爵,官至龍虎上將軍,均欣喜不勝,幾人恭喜一番,這才將內廠如今的發展情形一一稟報.

內廠的情報網已在大明各地全面展開,由于他們獨辟蹊徑,情報網的搜集層面與東廠,西廠,錦衣衛不相沖突,因此發展極快,見效也甚速,楊凌的耳報神現在已後來居上,成為廠衛之中最具效率的部門.

于永天生一副商人頭腦,他做生意不怕被人占了好處,內廠類似于股份公司的經營方式,本著有錢大家一起賺的宗旨,不但沒有得罪現有的地方豪紳集團,而且把他們也拉了進來,晉商,徽商,閩商,甘陝馬幫,江南士族乃至京師的勳臣功卿不斷加入,他們的利益一損俱損,一榮俱榮,已經隱隱形成了一股極強大的潛勢力.

這股勢力若有需要,可在一夕之間聚集白銀上億兩,亦可在杯籌交錯間影響京師.地方許多官員的看法,它的力量看起來不是那麼明顯,卻以潤物無聲的方式,正迅速向大明的政界,士族,商界等各個階層滲透著力量,外人的感覺尚不是那麼明顯,可是身在其中的內廠幾大檔頭卻清楚地知道這股力量是多麼龐大.

楊凌想在官場政壇一展抱負,必然要有自己的政治主張.皇帝能給他的是權力,但是這份權力能否真正發揮功能,能否不在下,平等之產推諉扯皮,荒腔走板,靠得卻是士農工商各個階層的配合和服從,而內廠現在正在把這些階層的精英和領袖往自己這條般上拉.

火者亞三等傳教士的火槍研究暫時進入了一個瓶頸,想再進一步始終不得要領,眼看大教堂就要完工,幾個傳教士傳教的心思又熱了起來,整日跑去教堂驗看工程進度.負責火槍研究的三檔頭馮唐成績不大,對此頗為惱火.見了楊凌不免有些慚然.

楊凌知道就是在現代各種專門學科發展的極其詳盡的年代,想發明一種新式武器,攻克一個技術難關,都要花上幾年功夫,所謂欲速則不達,他也沒指望區區三兩個月時間新式火槍就能出籠,所以反而要寬慰他幾句.

如今陝西布政使司已開始全面准備試種紅薯和玉米,劉瑾雖對楊凌橫亙在他的權力路上心生怨恚,可是他的鄉土觀念極重.反正有內廠出銀子保證不會讓陝西出現荒年,如果這些作物真有奇效,那是為家鄉父老做下一件莫大功德,所以他對此事極為上心,時時關注陝西試種新糧的事,內廠向陝西起運糧種和教授耕作的農匠時,劉瑾更是極為合作.

閔文建已升任江南道都指揮使司僉事,江南道都指揮僉事共設兩員將領.一個負責練兵,稱為掌印;一個負責屯田,稱為僉書,閔文建現在就是江南道的僉書官,負責整個魚米之鄉的軍中屯田事宜.

閔文建對此並不在行,不過他對楊凌的本事卻推崇得很,對于屯田他既不懂也不會,卻知道嚴格按照楊凌的交代去做,將軍中貧瘠的土地全部改種新作物,又命令士兵開拓了大批本來不適宜種值莊稼的生田,做事可謂不遺余力.

祝枝山在桃源也在推廣新作物,准備先試試一年兩種,只是他的地方太小,比起陝西和江南道來聲勢就差得遠了.楊凌聽了心中暢快之析.如今看來只有京師這里力度最小了,可是天子腳下不同別處,文武百官都心存疑慮的情形下的確不適宜太過高調.

否則這些田地就憑內廠數千青壯勞力,要種地還不輕而易舉.楊凌擔心的是上千家佃戶若是沒了事做不免釀成民變,好在成綺韻走前對所買田地的佃戶安排得極妥當,那些佃戶並無人鬧事,都安安份份地領了糧種,跟著師傅學習耕種之法.

楊凌聽了這些介紹滿意地點了點頭,向吳傑說道:"本官今日封爵加官,正是鋒芒畢露,呵呵,同時也是眾矢之的啊,這進諫開放海禁的事更加得要慎重些了.我回京前要吳老准備的名單如何了?"

吳傑微笑道:"卑職和黃大人正在擔心大人春風得意,失了謹慎,聽了大個'眾矢之的’一語,想來大人已有腹議,我等才放下心來."

他自袖中輕輕摸出張紙來遞給楊凌,矜持地道:"大人,這份名單是我們和錦衣衛,東廠聯手查出與沿海走私的豪紳大族有密切關系的官員,共計七十六人,其中在朝中說得上話的有二十九人.

這樣的人雙眼所在皆是一個利字,談不上什麼氣節,我們示之以威,誘之以利,不由他們不向我們低頭,這二十九位官員皆已應允若有人諫書開放海禁時上表支持,請大人看一下."

楊凌欣然接過,細細看了一遍,篩出的二十九人從五品到三品,品階不定,有六部的官員,也有翰林院,春坊,禦使台的言官,只是沒有一個正把持著朝中大權的官員.

他輕輕歎了口氣,想了一想才徐徐地道:"朝中六部九卿,內閣大學士,所慮者或是擔心內宦因此權力大熾不可控制,又或擔心興建水師,軍權下放弄得尾大不掉引起禍亂,這些人本官自有應對之法,倒不必多慮.

功臣勳卿,王侯士族雖然不掌權,不過他們在朝中的影響力也不可小覷,如今憑著內廠的生意,將他們拉進來大半,我想本官提出解除海禁時他們也不會拖後腿."

黃奇胤想起自己的經曆,深以為然地感慨道:"是了,此等大事莽撞不得,需得從容布局,謀而後動,現在不思慮周詳准備充分,待到朝堂上頒布政見的時候,已是圖窮匕現的最後決戰.那時再想應對已經遲了,一個不慎就要被打落九霄,從此不得翻身."

吳傑道:"嗯,積寸累銖,正該如此,只是朝中還有相當一部分手握大權的官員,有的鼠目寸光沒有遠見,有的是內地平原的豪紳大族出身,擔心開海解禁會影響到他們的家庭利益;有的是愚腐老朽,牢牢把持著天朝上國只受朝貢,不予通商的想法,要讓他們點頭可有些難度."

彭繼祖不以為然地道:"兩位大人是不是太過慮了?皇上對咱們廠督大人的寵信無人能及,只要皇上點頭,他們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理他們作甚?"

楊凌搖頭道:"朝中比不得軍中,軍令一下根本沒有商量的余地.可是,這些大臣只是這些勢力的首領,有他們帶頭反對,必然有相當多的官員隨之作梗,就算是皇上也沒辦法在群情洶洶激烈反對的情況下強行下詔的."

他若有所思地想了片刻,唇邊浮起一干抹笑意,轉而對吳傑道:"這些人,吳老可擬了名單?"

吳傑忙從左袖中又掏出張紙條,說道:"卑職早有准備,經過估測,在文官中頗有威望,而且極可能會帶頭反對大人開海之策的官員皆

已記在這張紙上."

楊凌接過來道:"本官瞧瞧都有哪些人,看來這事還要著落在焦大學士身上了."

楊凌話音一落,一個番子閃身出現在門邊,恭聲說道:"廠督大人,內閣焦大學士請大人過府一敘."

楊凌哈哈一笑,順手將那張紙條揣入袖中,起身道:"這可真是說曹操,曹操到,來人呐,備馬,本官馬上去焦府!"

焦家後院祠堂中,焦芳向祖先牌位上了香,伏地磕頭,默默祝禱良久.他的兒子焦黃也隨著父親磕頭敬香.然後上前一步,將老父攙起.

焦貢介焦芳最小的兒子,今年剛剛二十八歲.老焦芳生有五子,長子,三子,四子早歿,如今只有兩個兒子,次子焦瑞如今是山東武定州的判官,焦黃剛剛進入翰林院做了檢討官.

焦黃扶起焦芳,輕輕地道:"父親,楊凌一再受到簡拔,帝寵確實無以複加,但是剛極易折啊.兒子在翰林院中,知道許多官員都對他不滿,如今楊凌掌了兵權,財權,督察百官之權,就如正午烈日,炙手可熱,令滿朝文武為之側目,他如今是眾矢之的.

兒子以為,父親不宜得罪了楊凌,可是也不應相隨太近,可父親昨日拒了內相劉公的禮物,今日又宴請楊凌,這是擺明了要站在他一邊.兒子恐怕父親得罪了劉公和朝中文武,孤木難支,到那時明槍暗箭,防不勝防啊."

焦芳呵呵一笑,捋須看了他一眼,輕輕搖頭道:"兒啊,你的眼光還差得遠呐,背靠大樹好乘涼,爹靠了一輩子大樹,我這雙老眼不會看錯,楊大人是個靠得住的人."

他看著香案上嫋嫋香煙繚繞中的祖先牌位喟然道:"咱們家已是四代為官,你曾祖宗仁公,官至韓王府教授,逝後追贈光祿大夫,柱國太子太保,吏部尚書兼武英殿大學士,曾祖母獲贈一品誥命夫人;你祖父景和公,官到翰林院編修,逝後享祿,官位同你曾祖一模一樣."

"到了你爹這一輩上……"焦芳讓兒子扶著,走到外間坐下,繼續說道:"這才在活著的時候,就已官居一品,榮膺大學士,晉封左柱國,兒呀,你說這是拜何人所賜?"

焦黃臉一紅,訕然道:"是,兒子明白.可是仕途坎坷,官場險惡,兒子只是覺得楊大人他……年紀甚輕卻鋒芒畢露,實在不像吉兆."

焦芳一曬,瞥目道:"這個,爹看得出來."他輕輕撫著白須,沉吟說道:"你爹天順八年高中榜眼.可是在翰林院任編修九年,始終不得升遷.成化二年,為于謙大人平反,你爹主持撰寫的祭文,一時轟動朝野,憲宗皇帝甚是賞識,本來是個升遷的機會,可是萬安,彭時奸黨當道,爹反被他們尋個由頭趕出了朝廷."

"嘿!宦海沉浮,幾經波折呀,我好不容易重新回到朝中,劉健,謝遷這些所謂的謙謙君子,同樣是結黨鄉鄰,打壓于我!萬安,彭時,謝遷……這般江西人,嫉賢妒能,沒有一個好東西."

焦芳一生結下的仇家,大多是江西人,這些人的官兒偏偏一直比他大,壓制得他抬不起頭來,老焦芳如今已年愈七旬,可是一提起江西人還是暴跳如雷.

焦黃見他氣得臉色漲紅,呼呼直喘,連忙輕撫胸背,說道:"父親息怒."

焦芳喘了幾口大氣,說道:"當今皇上年幼,寵信者唯有楊大人,劉公公等太子時府中舊臣,原本你父還可左右逢源,可如今他們並駕齊驅,不能有一個屈居人下,早晚必起沖突.如果我所料不差,昨日楊大人晉升侯爵,把持軍權,就是劉公公以退為進,搶先動手的第一步了!"

"劉公公此人……只可共富貴,不可共患難,並非最可依靠的人選.而楊大人知人善用,品性仁厚,有他一比,爹只能選擇站在他一邊.要在內閣中立足,要保我焦家福蔭不斷,你以為那麼容易?"

焦黃遲疑道:"楊大人他能站得住?"

焦芳微微一笑道:"能!王瓊,范亭被除,楊大人養傷一個多月,司禮監和東廠拱手讓與劉瑾,從那時起,爹就知道此人的胸襟氣度,眼光之長遠,少有人及."

他的白眉動了動,說道:"爹今日宴請楊大人,就是想知道他又想讓出什麼,讓出多少.此一時彼一時也,有些東西,現在是不能再讓了."

焦家內廳雅閣內,楊凌與焦芳對坐酌飲.

二人各自敘談的都是別後大同和京師的情形,楊凌知道焦芳必定另有話說,因此沉住了氣也不動問,二人閑談一陣,焦芳提壺為楊凌又斟一杯,問道:"大人此行立下汗馬功勞,今日朝會皇上予以封賞,大人晉位侯爵,又將執掌四鎮官兵,真是可喜可賀."

"哦?"楊凌看了焦芳一眼,不動聲色地道:"呵呵,我大明文武官員,輔佐皇上殫精竭慮,勞苦功高的臣子誰曾受到如此重賞?皇上對我如此賞賜,君恩深重,本官是銘感五內.可是,福兮禍之所附啊,賞賜如此之重,真令文武百官側目,我心下實在惶恐得很,正想著找機會向皇上晉言,婉辭賞賜呢."

焦芳眼中閃過一絲欣然,連忙問道:"

大人高度高風亮節,虛懷若谷,這份胸襟令門下欽佩不已.只是……如今大人掌握著督察百官之權,大明稅賦之權,還有京營中邊十二鎮精兵的統帥之權,樣樣都是炙手可熱.

門下與大人聲息相關,榮辱與共,對事關大人前程的事,敢不盡心竭慮?未知大人想辭了什麼職務呢,門下老朽之身,沉浮宦海數十年,或許提出些拙見可供大人參詳."

"原來焦芳也看出劉瑾這是把我架在火上烤了",楊凌有些意外,他沒想焦芳會對他如此推心置腹.焦芳平素表現得太過諂媚,難免叫人有些看輕了他.

楊凌略一思索,坦然道:"不瞞閣老,本官現在一門心思想著解除海禁,富足大明.至于統兵練兵之權,呵呵,本官是文人出身,不過做過神機營參將而已,如何統帥得了四鎮總兵?皇上如此信任,為人臣子的更該量力而行,這兵權我是想交出支的."

焦芳微微皺了皺眉,問道:"嗯……交出兵權,免遭人妒,確是明哲保身之法,不過這樣一來,大人便安心于內廠,保留督察百官之權了麼?"

楊凌注目道:"閣老以為如何?"

焦芳搖頭道:"恕門下放肆,門下以為,萬萬不可!"

楊凌只想著北方結盟兀良哈,挑起韃靼內亂,將他們削弱之後以大明軍力自可滅之.至于解除海禁,與萬國通商,只要這件大事辦到,除了可以富國強民,彼此知識,文的交流,必然慢慢影響著大明,使它經細雨潤物的方式發生變化.

要改變一個國家上下各階層千百年來形成的思想觀念,從而改變它的曆史趨向,原本就不是憑一個帝王,一個權臣的力量就可以辦到的.他相信只要能始終同世界保持著交流,目前仍是世界最強大,最富饒的大帝國就不會衰敗下去.

他的智慧和能力並不比古人強多少,唯一的長處就是已經縱觀曆史的見識,而這些見識即便說出來,也只會被人視作荒誕不經的言論.提前數百年的理論是不可能被他們理解的.

唯有在與世界的同步中,讓大明的百姓能夠接觸到這些新的東西,讓他們在生活中一點一滴地感受,自己去理解,去體會哪些是先進的,哪些是落後的.

所以能做到這些就夠了,他的使命也就完楊了,至于高高在上的權力,能夠帶來無盡的榮耀,可是何嘗不是時時帶著腥風血雨?如果自己並非只有兩年陽壽,那時遠離權力中心,避居幕後明哲保身,與嬌妻美妾共渡一生,該是何等逍遙自在?

楊凌心中這樣,所以聽了焦芳的話並不在意,只微微笑道:"有何不可?"

焦芳道:"人在政在,人亡政亡.大人該知道朝野有多少人在反對,如果大人以為此策一施便高枕無憂,從此放權不顧,只會看到自己的心血徒勞無功,半途而廢."

楊凌聽了心中一動,對呀,古往今來政息人亡的例子還少麼?離了權力中心,還能保證政策的施行?可是……兵權……實在太過棘手了,那是懸在頭頂不知何時落下的一柄利劍呐.

他蹙眉道:"為了說服文官和司禮監合作,放棄司稅權本官是早已允諾的,這一點你也知道,你既反對,難道放棄軍權也不對麼?兵權在手,實是如騎虎背啊."

焦芳道:"自古以來權力便甚于財富,石崇富可敵國,不及手中握有一府之軍的將領,稅賦乃朝廷的財賦,從中截留本就違法,況且遠不及內廠財源之厚盛,交出去讓戶部和司禮監互相鉗制,原本也沒甚麼.

內廠獨立于朝廷之外,又緊密于皇上之前,乃是大人安身立命的根本,所以內廠職權動不得.可是正因為內廠獨立于朝廷之外,大人永遠只能避居幕後,無法真正涉入朝廷,永遠只是個局外人.內相劉公有'批紅’之權,劉公與大人交善,大人可以借由他左右政局,或是有朝一日彼此生了嫌隙呢?大人對朝廷豈不鞭長莫及?"

有朝一日?現在就已經要反目了.

楊凌明白焦芳語中含意,也知道他雖是內閣大學士,可是如果劉瑾真的同他正面沖突,就算焦芳完全站在他一邊,失去了劉瑾的支持,自己又不能直接參于朝政,焦芳獨木難支,很難產生什麼作用.

楊凌想到這里又不禁遲疑搖頭,從掌兵著手來參予朝政,又不放棄內廠,朝中將不知多少大臣心存忌憚,必然想盡辦法約束鉗制,那時每日陷在勾心斗角之中,防首有人陷害,還能有什麼作為?況且皇上年幼,現在尚還不知其中利害,過上兩年正德是否還能放心把這麼多權力交給一個臣子呢?

焦芳眯起眼睛輕輕酌了口酒,緩緩言道:"大人,您認為古之名臣,成就一生功業,善始善終者,靠得是什麼?"

楊凌道:"自然是才干過人,又能審時度勢,不驕妄欺主,同時得遇明君,才得建功立業,平安一生."

焦芳點點頭,又搖搖頭道:"但門下以為,最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皇上的志向."

楊凌蹙眉道:"皇上的志向?此話何解?"

焦芳道:"漢武帝志在開疆拓土,打造一個強大的漢室江山,所以他重用的就是能在這條路上伴駕從功的人才,衛青,霍去病便脫穎而出,位極人臣.唐太宗選擇的是治出一個盛世大唐,太平人間,所以多

是房玄齡,杜如晦一眾治世名臣.當今皇上的志向何在?"

楊凌脫口道:"皇上尚武,意在開疆拓土,做一個開皇帝."

焦芳撫掌道:"正是,所以大人今日掌兵乃千載難逢的機會,唯有掌兵,練兵,用兵,才合皇上的意,才能和皇上永遠走在同一條路上,聖眷才會經久不衰.至于大人擔心兵權在握會招致忌憚,漢武可以禁中演武親自領兵,大人就不能讓尚武好兵的當今皇上親自掛帥?"

上篇: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25章 妒後     下篇: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27章 請開海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