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35章 灌腸大使  
   
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35章 灌腸大使


正德換了便服,鑾駕一進京城,他就離了大隊,著劉瑾等人隨鑾駕回宮,自和楊凌漫步于京師街頭,錦衣侍衛悄然密布四周,護侍著他的行止.

正德道:"明日日本國特使就到京了吧?"

楊凌道:"是,臣的心腹之人正陪著他們往京師而來,鴻臚寺已派禮官迎接.不過皇上沒有那麼快見到他們,據禮部王尚書講,朝貢有嚴格的禮儀,何時上朝,穿什麼服飾,跪拜起立的動作,站立進退的位置路線,敬獻貢品的程序都要詳細制訂,然後訓練他們的特使,務必保證不會出錯,以免皇上接見大典上出了紕漏."

正德歎道:"急性子碰上了慢郎中."

楊凌笑道:"皇上不用著急,組建水師,市舶司,海關衙門,組織沿海商團,這些事最終都要您來決定,要忙的事情多著呢,日本使團來了,他們的使命也就結束了.什麼時候接見,以什麼規格接見,就讓禮部去操心好了.

皇上現在應該關心兵部和吏部尚書的人選.這兩個衙門一個管武將,一個管文官,是朝廷最重要的衙門,文武是皇上的左膀右臂,馬虎不得."

正德蹙眉道:"依愛猶豫看,朝中何人可以繼任尚書之職?"

楊凌怎敢隨便舉薦,含糊說道:"皇上明日可以召見三位大學士,他們對朝中百官了如指掌,一定要以提出適宜的人選."

"也好,"正德頷首道.隨即嗅了嗅鼻子,喜道:"這是什麼味道?好香,走,過去看看."

前邊路角一個小攤子,鐵鍋里紅撲撲,油汪汪十分惹人垂涎.原來竟是北京小吃灌腸.

這東西自明初就開始盛行,豬肥腸內灌上面粉,紅曲水,丁香,豆蔻等十多種調料,煮熟後再切片用豬油煎焦,澆上鹽水蒜法,口味香脆.

正德哪見過種東西,聞著味兒香就要過去嘗嘗,十幾名機警的侍衛已搶先過去占據了幾張桌子,其余的人就散布四周,正德和楊凌獨入中間,叫上兩碟灌腸,楊凌和他邊吃邊聊.

他早摸出這小皇帝的性子.他精力充沛,也有做一番大事的志向,只是玩心極重,要他認認真真坐下來思考一件事情那是極難的.這樣邊玩邊談,反而更見效率.

朝中那般老臣,都理所當然地認為既然皇上,好像就是天生的聖人了,從來沒有人把皇帝當成一個普通愛玩的少年看待.

楊凌能在正德面前無往而不利,一則是正德對他極是信賴,隨著幾次大事的發生.他越來越把楊凌當成最可依靠的人,另外楊凌懂得利用少年人的性格特點來對症下藥,也是一個原因.

這樣一邊看著街頭推車挑擔,沿街叫賣的小販和行人來來往往,一邊吃著零食,楊凌已經把組建水師和水師將領定期輪換,水師艦隊分為北海,東海,南海和內海四個艦隊以相互制衡的辦法,以及在金陵,松花江和泉州建立三大造船廠以及設立市舶司,海關衙門一個制稅,查稅,一個收稅,繳稅的觀念悄然灌輸入正德的理念,讓他心中有了明晰的概念.

此時,豹房內,解語,羞花站在高高的虎池台上,將一只公雞丟了下去,懶洋洋地伏在地上的四頭猛虎忽地躍了起來,發出一聲滲人的怒吼,向那只雞猛撲過去.

可憐的公雞只展翅悲鳴了一瞬,就被騰空躍起的一頭猛虎一口叼了去,其他幾頭猛虎怏怏地掉頭離去,重又趴在陽光下曬著太陽.

解語奇怪地道:"這頭老虎是虎中之王麼?怎麼那幾只老虎都不和它爭的?"

旁邊一個小太監笑嘻嘻地回答道:"姑娘有所不知,虎是百獸之王,性情極是高傲,那獵物既然落到了別的猛虎口中,它們就算正餓著肚子,也是不屑一顧的."

解語,羞花雖在江湖闖蕩多年,到底不曾飼養過巨型野獸,那時的雜技團充其量養幾匹馬,幾只猴兒罷了,她們新奇地向池中望去,果然,那頭搶了公雞的老虎據地大嚼,其他幾頭猛虎竟瞧也不瞧一眼.

解語唇邊不禁綻起一絲朝弄,嗤笑道:"區區野獸還講什麼王者威風!若是讓它餓得連草要樹皮都沒得吃,要把親生骨肉用利斧劈開了放進鍋中烹食,它還會保持什麼獸中之王的高傲麼?恐怕猛虎也要變成一條狗了!"

好小太監不知這位平素總是甜笑嫣然的女子何以說出如此可怖的話來,不由微微一怔.羞花趁轉身時,用肩頭不著痕跡地碰了一下解語,解語頓時住口.

前方樹林小路上有一個仆役正提著水桶走來,羞花看見了眸子一亮,連忙嬌聲喚道:"你停一下,本姑娘要洗耳恭聽洗耳恭聽手.哎,你們幾個等著,不用伺候了."

她一扯解語,兩個人匆匆走了過去.二個剛剛抓過公雞,手上有些異味,要洗洗手也在情理之中,幾名侍候的小太監就候在虎池旁.

二人走到小路上,彎下腰就著清水洗耳恭聽著手,那雜役瞧瞧四下無人,悄聲說道:"小的把消息傳出去了,雞鳴驛戰火之中楊家坪被韃靼人席卷一空,族中老人所余不多,族譜也遺失了.

聽活著的楊家人說,楊家倒是有兩家姓唐的遠親,不過和楊凌這一支沒什麼瓜葛.這個唐一仙十分可疑,說不定是楊凌想要控制皇帝設下的美人計.三天師說,皇帝十分迷戀這個女子,一旦讓她進宮,對你們不利,楊凌因此地位更形牢固,對本教也有莫大的害處."

羞花一邊輕輕撩著水花清洗著,一邊不動聲色地道:"三天師是什麼主意?"

那個眼光匆忙一掃,壓低嗓音道:"我們接近不了楊府,沒有辦法動手.皇上既然寵她,你們想辦法讓皇帝把她事業來豹房,然後用……只要套出她的身份,如果確如我們所料,那麼教中就有人可以鼓動郭勳一班人上奏朝廷.

尋來身份不明的女子冒認親眷接近皇上,所謀險惡,任他再是權勢通天,這罪名最輕也犯了欺君和惑上兩條.他不死也得扒層皮."

他見幾名小太監等得不耐已走了過來,忙提起水桶,揚聲道:"小的走了."說完提起水桶匆匆離去.解語,羞花對視一眼,若無其事地甩甩手上水珠向回迎去.

正德自離開皇宮,真是逍遙自在,愜意得很,好在他雖貪玩,也知道國事不可擱下,每日仍著司禮監將重要的奏折帶來豹房批閱.

眼看天色將晚,正德玩興盡了,想起還有奏折沒批,這才起身回豹房.楊凌一路護駕進了豹房,想起明日日本使團就要進京,成綺韻是隨日本使團來的,而且此事是自己一手促成,到時是一定要去迎接的,也想早些歇息,便告辭離去.

楊凌走到豹房正門前廊,還沒出門兒,迎面正碰上一個小太監,那小太監瞧見他不由喜道:"楊大人!"

楊凌瞧著面生,不由疑惑道:"這位公公是?"

那小太監忙施了一禮,說道:"奴婢是永淳公主府的小丁子,在宮里見過大人幾次,那日皇後娘娘'親蠶’,在宮門久扶公主下轎的就是奴婢."

楊凌哪記得住挽扶公主下轎的一個小太監,他笑笑道:"喔……本官記起來了,公公怎麼到了豹房來了?是殿下派你來的?"

楊凌這一問,小丁子公公頓時氣憤起來,他是永淳身邊貼身侍候的人,幾次見到楊凌,都看到這位大人和公主殿下有說有笑,迎接公主去薊州游玩的也是他,彼此的關系自然是極好的,何況永淳原本就吩咐過若見了楊大人要囑咐一番.

小丁子把袖子一挽,憤憤地道:"楊大人,兩位公主隨聖駕去薊州游玩,誰料回來後內務府羅總管卻向皇後娘娘告了一狀,說兩位公主逾矩出宮,應予嚴懲,現在內務府削了公主的月例銀子,府中侍候的人減半,就連晚上點用的蠟燭都說明只能用幾根,公主都氣哭了.

可是皇後娘娘派了尚宮司的女官,不准公主行動,說要禁足十日.公主打發奴婢出來找皇上告狀,對了,公主說要大人小心,說不定公主還會找您的麻煩."

羅詳?羅詳唯利是圖,膽子又小,他會主動進言要求懲辦公主?羅詳和劉瑾走得極近,內務府又在司禮監管轄之下……

楊凌忽然有些明白了,心中不覺有些好笑:這個劉瑾,對我因妒生恨,就連和我走的近的皇族也恨上了,真是目光短淺.此舉除了得罪了兩位公主,連帶著太後也會心生怨隙還有什麼用?攀上那個小皇後嗎?

他不以為然地搖搖頭,估計正德聽了也不會為了這點小事回去找皇後大鬧一通,正德自己都常被百官罵得狗血淋頭,公主禁足十日,削減一個月例銀這點小事他豈會放在心上?

楊凌一邊想著,正欲擺手讓那小太監進去,心中忽地激靈一下:不對呀,劉瑾確實沒有大才,可是怎麼也不至于連這點利弊得失都看不出來,何況他身邊還有幾個狗頭軍師,豈會下這麼一招臭棋?

他這是一箭雙雕呀!公主是自己帶出去的,如今公主受到皇後嚴懲,自己卻束手無策,看在別人眼中會怎麼想?邱聚,魏彬,高鳳這些人在正德面前不是很吃得開,但是多多少少把持的權力都有一定的用處,彙聚在一起更是不可小覷.

自己和劉瑾目前都在努力把這些人拉向自己一邊,如果把公主受到懲戒當成一件小事,任由它的發生,在這些人眼中會怎麼看?他們會不會就此倒向劉瑾?

更陰險的是,如果堂堂皇貴胄,皇帝的胞妹受到懲戒變成事實,說明她們此番出游確實逾矩了.公主都受到懲治,自己會不受處罰?

原本設計的風流縱色,怠乎宮廷禮制,是建立在百官只彈劾自己的前提下,是在自己能控制的范圍有計劃地放權,如果坐實了公主的罪名,那麼主動權就不在自己手中了,那時讓出的或許就止是稅賦權,而且還要包括兵權了.

楊凌不由心頭火起,羅祥也有膽子暗算自己了,這還真是人善被人欺呀.不給他點利害,不打他個落花流水,蠢蠢欲動的宵小只會更多,誰有功夫天天應付他們的暗算詭計!

整人的小手段他還不會麼?非不能也,實不為也,既然羅祥自己送上門來試刀,尋就請他做那只儆猴的雞好了!

楊凌計議已定,不由冷冷一笑,招手喚過小丁子輕輕囑咐了幾句,小丁子聽了連連點頭,暫且避進了側廊下的門房,楊凌轉身又向回走去.

他知道皇上搬來豹房,許多宮中的有司衙門離得遠了,羅祥為了不致久不見面被皇帝疏遠,每天都用禦膳和豹房用度等問題為借口趕來見皇上,噓寒問暖一番.

皇上身邊禦膳房總管習公公是苗逵的親信,是熟知自己和苗逵關系的.他也隨駕搬來了豹房,專門負責皇上的膳食,楊凌徑去禦膳房見了習公公,與他又密計一番,這才趕往皇上住處.

此時羅祥已經到了,看到楊凌不覺有些心虛,雖說傍上了劉瑾這座大靠山,可是楊凌的手段,在皇上面前的地位他是一清二楚,如果楊凌知道自己在打他的主意,心中還是著實畏怯的.

楊凌笑吟吟地望他一眼,渾不在意地道:"羅公公,好久不見了."

正德正一邊吃著零食,一邊看著奏折,瞧見楊凌回來不由奇怪道:"楊卿怎麼又回來了?"

楊瘵笑著一禮道:"皇上,明月日日本使團就要進京了.有關大使人選本來是由禮部負責的,可是聽說倭人野蠻,進京使團多攜有武士,浪人,昔年足利義滿數次遣使來朝,就有浪人醉酒鬧事,關也不是=放也不是,十分的棘手.臣想,是否在迎使中安排幾個身手了得的大內侍衛進去,一旦有人鬧事,即刻就可拿下,以防事態擴大."

正德贊道:"誇你想得細致,就這麼辦吧,朕身邊的人,愛卿隨意挑選."

"是,"楊凌答應一聲,退到一邊看那羅祥噓寒問暖地向皇上問著飲食是否可口,還需內務府操辦些甚麼,他忽然漫不經心地插嘴道:"羅公公這一說吃的,本官倒想起來了,有種灌腸挺好吃的,香脆可口,羅公公可以著人時時給皇上預備下."

正德一聽想了起來,忙道:"對對對,就這麼辦,朕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想

吃呢."

羅祥倒知道這種名小吃,只是想不到了也好這口兒,忙恭謹地答應了一聲,因為楊凌在房中,他做賊心虛,總有些不自在,又陪笑了一陣,便于工作起身告辭了.

羅祥先去了禦膳房把皇上吩咐下來的事仔細囑咐了一遍,他是靠皇上的寵信才有今天的位子,對于侍候皇上的事自然不會馬虎.

那位習公公腦滿腸肥,心眼兒也極是油滑,內務府官員敲皇上竹杠的事情慰然成風,平時羅祥也是時常揩油的,此刻聽了皇上要吃灌腸,在他有意識的誘導下,羅祥不知不覺就陷進了他的圈套,最後聽了他匡算出來的銀子,羅祥大樂,拍拍習公公肩膀道:"老習呀,不錯不錯,明天我就撥銀子過來,就這麼定了."

永淳公主府的小丁子躲在門房內見羅祥走了,立即閃身出來,一溜煙兒奉了皇上寢宮.

池孩子說話本就喜歡誇大其辭,再有楊凌這個能用嘴皮子煽動人掏棺材本買保險的家伙教了一遍,兩位公主的慘狀真是描述的聞者傷心,聽者落淚啊.

正德本來還笑嘻嘻得蠻不在乎,反正兩個妹妹平素在宮里也沒什麼地方支.禁幾天就禁幾天唄,可是他聽了內務府官員跑到兩個禦妹府中'蠻橫跋扈’當場帶走一半侍候的宮女侍婢,克扣月例銀子,害得兩個妹妹傷心痛苦時,臉色就漸漸變了.

最後聽說現在天色晚可是禦妹宮中蠟燭用量做了限制,妹子坐在偌大的宮殿里,黑淒淒的只燃著三兩只蠟燭,連用膳都多有不便,頓時觸動手足之情,鼻子不由一酸.

楊凌袖著手在一旁歎道:"唉,不看僧面看佛面,皇後娘娘要執行宮規,也只是做做樣子,免得皇妃公主們有樣學樣,這一句削減用度大可商榷,削多少,怎麼削,做奴婢的還不明白嗎?內務府狐假虎威的,這也是變著法子給皇上難堪呐,誰叫這公主是皇上宣出來的,卻沒通過皇後和內務府照准呢?"

正德聽得心頭火起,"啪"地一拍桌子,罵道:"羅祥這個混帳,在朕面前人模狗樣,想不到背後如此囂張,連朕的禦妹也敢如此欺辱,朕的內庫寒酸成這副模樣了麼?讓朕的禦妹過得如此委曲!虧朕這般……這般信任他!"

正德罵聲未止,禦膳房習大總管腆著大肚子滿臉堆笑地跑進門來,搓著又胖又油的手道:"皇上,羅總管吩咐下來,皇上喜歡吃灌腸,可奴婢不知皇上想什麼時候食用,若是今日要用,奴婢馬上派小的去豹房前門外飯館子先買上幾根,那東西雖說才十文錢一根,可禁不住放啊.皇上要吃咱們禦膳房自己做的灌腸,那還得稍等,大約小半個月的功夫也就成了."

"呃?小半月?習公公,你們買些肥腸調料用得了這麼長時間?皇上的差事也敢耽擱!"楊凌故意問道.

"奴婢哪兒敢呐,楊大人有所不知,羅總管吩咐下來,要新建一處禦膳房,專門做灌腸,設正副總管兩名,一批廚子雜役,怎麼著也得小半月呐,羅總管說明白就先撥三萬兩銀子下來准備……"

正德不知柴米油鹽,物價在他心中全無概念,可是這習公公剛剛說過一要灌腸才十文錢,這個畜牲居然撥了幾萬兩銀子又是建房又是加人,幾根灌腸而已,用得著專門蓋座廚房,配上一幫廚子?這是明目張膽的貪汙啊!

正德聽得氣不打一處來,順手抓起桌上鎮紙狠狠一摔,一塊上好美玉啪地一聲摔得粉碎,正德皇帝戟指大吼道:"好他個羅祥,真對得起朕啊!傳旨!傳旨!即刻奪了羅祥內務府總管之職,徹查所有帳目,這個……這個混帳,朕封他一個灌腸大使,以後就專門給跑前門飯館子買灌腸!"

上篇: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34章 頑童皇帝     下篇: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36章 綺韻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