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回到明朝當王爺 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42章 眸光重現  
   
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42章 眸光重現


唐一仙時常隨楊凌外出,只當是表哥寵愛自己,也從不多加懷疑,豹房之名她也已經聽說過了,那時平民百姓常常聽說豺狼虎豹,可是真正見過的少之又少,唐一仙聽說有機會見到這些山中猛獸,為之雀躍不已.

楊凌將她帶到豹房,正德早換了校尉官服,和一眾宮婦,太監在院中等候,解語,羞花也按照正德囑咐穿了尋常衣物,她倆原本就來自民間,更是看不出絲毫破綻.

唐一仙見了正德也十分開心,笑著打招呼道:"小黃,你的《殺邊樂》做得如何了?"

正德喜孜孜地道:"已經寫出了半闕,一會兒找機會彈給你聽."解語羞花細細打量,見這位唐姑娘薄羅衫子薄羅裙,緋紅繡金石榴色,明明大金大紅最是俗麗,穿在她身上豔麗無儔,果然是個難得的美人兒.

她倆也算姿色殊麗,千里挑一,否則也不會被送進宮來,可和唐一仙一比,無論姿色,氣質,頓時便落了下乘.

楊凌對唐一仙低聲道:"這里是皇上行宮,你隨這些宮女太監們去虎豹園走走,不要四處亂跑,表哥辦完公事就去接你回來."

唐一仙含笑應了,楊凌走前幾步,示意正德靠近,稍稍拉開與眾人的距離,輕聲問道:"臣聽說張公公和劉公公生了嫌隙?"

正德滿不在乎地道:"全是吃飽了撐的,這兩個家伙以前還好些,自打各自掌了些內司衙門,常常要拌幾句嘴的,老劉總想管著他,張永又不服管,朕當和事佬都當煩了,你和他們也都相熟,今日擺了酒,你替朕勸勸他們."

楊凌心中有數,點了點頭,便隨著小黃門去了.

走到正德平素居住的大房側廂,小黃門站在門口,小聲道:"大人,兩位公公都在房中,您請進."

楊凌見他害怕的樣子,不禁一笑,伸手推開門走了進去.繞過屏風,前邊一張碩大的黃梨森桌子,上邊擺著山水八珍,珍饈美味,劉瑾和張永隔得老遠,對面而坐,惡狠狠地瞪著對方.

楊凌走進房中,兩人眼珠動了動,瞟見是他,見對方沒有言語,生怕氣勢上弱了,所以也一動不支,仍是死死盯著對方.

楊凌左右看看,默不作聲地居中坐了,拿起筷子挾了片犴鼻慢慢咽下,然後又來了口魚唇,拈起玉杯輕抿著羊羔貢酒笑眯眯地道:"劉公,張公,二位都是當今皇上做太子時就在身邊侍候的人,也算是多年的朋友,如今飛黃騰達,都已做了人上人了,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綾羅綢緞,榮華富貴享之不盡,二十四司衙門又大半掌在兩位手中,可以說是事事順心,怎麼反而鬧起了別扭?"

張永拈起杯酒一飲而盡,眯著一只烏青的眼睛冷笑道:"你問他!"

楊凌笑吟吟地轉向劉瑾,劉瑾摩挲著紅腫的臉頰,撇嘴道:"十二團營皆在司禮監轄下,你可曾把我這個司禮監掌印總管放在眼里?自你要求咱家給令兄一個官職被拒後,就懷恨在心,咱家的命令你就開始陽奉陰違,推諉再三,那些臭事要我一一說出來麼?"

張永臉一紅,恨聲道:"你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我哥哥現在還不是在陝西布政使司衙門做了官?這且不提,我問你,斷我餉銀,要我去向內廠楊大人討餉銀是何道理?"

現在楊凌就在眼前,張永這麼說讓劉瑾臉上很掛不住,他訕怒道:"築造皇陵,新帝登基,河南賑災,邊關大戰,北疆互市,南疆開海,哪一樣不要錢?韓文那老匹夫把六部官員全打發到爺父這來了,弄得現在銀子都支到明年去了!

咱家只是讓你緩上一緩,容咱家騰出空來,你馬上摞臉子,譏訥我這個司禮監總管是個沒用的擺設,咱家隨口一句氣話你就當了真?"

劉瑾越說越怒,"砰"的一拍桌子道:"楊大人在這,咱家也照樣敢這麼說,你姓張的別拿著雞毛就當令箭,你這個京營首領還不放在爺們的眼里."

楊凌這才明白原委,劉瑾對他不滿,甚至正在暗中對付他不假,不過目前朝廷用度緊張也是事實,他說的這幾件大事前前後後全是皇上最關心的事,劉瑾這人十分機靈,自然分得出輕重緩急,哪件能討皇上歡心先辦哪件,當然……盡管這麼緊張,他自己該撈的那份肯定還是沒落下.

不過,楊凌可沒忠厚到真那麼好心,會一門心思說合八虎中實權最大的兩大太監和好,以便有朝一日對付自己.他舉起雙手,左右安撫道:"兩位公公息怒,息怒息怒,劉公有劉公的煩惱,張公有張公的難處,咱們可以慢慢商量嘛."

"劉公高高在上,要調度銀兩,協調各部,現在不止內廷,就連六部都要仰仗劉公撥銀嘛,這內廷外廷關乎天下,自然要顧及輕重緩急.張公著急也並無不對,常言道皇帝不差餓兵,張公手下十幾萬兄弟,這沒銀子花都給張公臉色,能不愁麼?"

劉瑾覺得楊凌這番話說的入情入理,十分公道,把自己誇得勞苦功高,權勢通天,唯一的遺憾就是皇上不在這兒,沒聽到這番評價,所以臉上不禁浮起一絲笑意,胸脯兒也挺了起來.

孰料張永一聽,直如火上燒油一般,刹那間三花聚頂,五氣朝元,怒氣值全滿:好啊,你高高在上,內廷外廷

廷六部九卿全得看你臉色,陪著笑臉求你撥銀子.我呢?沒有餉銀可發我被十幾萬大軍背後罵得狗血淋頭,都是侍候太子爺辛辛苦苦混到今天,憑什麼我就得這麼倒黴?

張永立即還以顏色,也"砰"的一拍桌子,大聲道:"好!你有難處就算咱家說錯話了,我只問你,什麼時候給我撥銀子?"

"喲嗬.有求與我還這麼橫?"劉瑾被逗樂了,眦著牙道:"什麼時候給銀子咱家也說不准,山東押來的稅銀奉聖諭直接轉松花江船廠了.餉銀晚發個把月的事又不是現在才有,成化年間,景泰年間……"

張永一杯水酒潑了過來,罵道:"你放屁!山東的稅銀進了松花江,那兩廣的呢?四川的呢?一個是前天,一個是明天運到的,你當爺們不知道?"

劉瑾抓起杯子,連杯帶酒擲了過去,喝道:"你混帳!司禮監是你當家還是我當家?"

一時間杯盞盤碟亂飛,楊凌抓起桌布遮在臉前,笑吟吟地道:"二位助手,稍安勿躁,此事大可從長計議,大可從長計議……"

明晃晃的鐵鉤子上懸著一塊新鮮的豬肉,一頭金錢豹敏捷地躍起,吼聲中將它叼了下去,鐵鉤一陣搖擺,唐一仙懸著的心放了下來,拍著胸口道:"嚇死我了,嚇死我了,那鉤子那麼鋒利,真怕那豹子笨笨的,一口下去把自己像條魚似的鉤在上邊."

正德笑道:"不會的,這豹子喜潔,那肉沾了泥它不喜歡吃的,而且它極機警,一條鐵鉤是不會有礙的."

唐一仙"嗯"了一聲蹙起秀眉道:"以前只聽說虎呀豹呀,就是從來沒見過,今天總算長了見識了,可是這些猛獸看看也就算了,總是不如花草鳥禽得趣,看見這些血淋淋的到底有些不舒服,對了,你住哪兒?那半闕《殺邊樂》做好了?我去看你演奏一下可好?"

"好!"正德欣喜地想去拉她小手,忽地醒悟不妥,便呵呵一笑道:"你跟我來."正德引著唐一仙左拐右拐,穿過小樹林來到一處靜舍.正德這幢豹房絕不講究什麼環境奇花異草,建築金壁輝煌,全然追求自然和野性,所以圈進的很多地方都保留了原樣.

這處靜舍前方是一片草地,幾株高大的榆樹,槐樹綴滿一串串榆錢,開滿一串串槐花,清香陣陣撲鼻.

只有解語羞花和兩個小黃門尾隨了過來,唐一仙見了這靜舍疑道:"這是你的住處?"

正德笑道:"哪里,這處演樂靜舍是給皇上准備的,可是皇上從來不來一趟,皇上知道我懂得樂器,平時便安排我照顧這里."

唐一仙疑心去了,抿嘴笑道:"原來如此,你倒攤個好差事,正好公私兩便."

雅室靜舍,布置的雖簡樸而不凡.正德在一架古琴前襝衣而坐,雙手輕輕撫上琴弦時,臉上的神情變得肅然,眼神澄澈,帶著一種難得一現的認真.

修長的手指一撥,琴音攸揚又止.隨即,一個個音符才跳動起來,一片蕭殺之氣撲而來,像隨風而去的蓬草,像拂面而來的黃砂,像振翅北飛的歸雁……

唐一仙眸中閃過一絲異彩,隨即輕輕閉上雙目,隨著正德的琴音感受著他指下表述的意境:浩瀚沙漠中醒目的一道狼煙挺拔而起,長長的黃河上西下的太陽鮮紅如血.數行歸雁北翔,只見大漠黃沙浩瀚無邊,荒涼中,孤零零的烽火台燃起的那一股濃煙格外醒目.

唐一仙喃喃道:"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子秋點兵,以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白發生……"

她忽然撮唇而嘯,淒涼的簫音隨之響起,大漠孤煙,長河落日.旌旗遠遠自天邊撲來……靜舍外,忽傳來虎嘯豹吟,更增一片蕭殺……

曲音忽地戛然而止,過了半晌,正德忽然張開雙眼,啟齒一笑,又恢複了調皮和帶些輕浮的氣質,問道:"我這半闕《殺邊樂》如何?"

唐一仙擊掌贊賞道:"妙!"

唐一仙抿嘴笑道:"你那下半闕要演奏何種意境?"

正德眉毛一挑道:"自然是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大明天軍驅除韃虜,揚威于天下.使四海皆知:敢犯強漢者,雖遠必誅!"

正德剛剛說完,一個小黃門急匆匆跑來,急急叫道:"黃校尉,楊大人請……要你馬上前去."他還不習慣對皇上這麼說話,別扭得出了一身躁汗.正德忙起身迎上前道:"出了什麼事?"

小黃門低低訴說幾句,正德頓頓腳回頭道:"唐姑娘,楊大人等議事,有份由我收藏的重要文書找不到,我去去就來."

唐一仙脆生生地答應一聲,正德帶著那小黃門急急地去了.

羞花見正德對唐一仙形影不離,正自焦灼不知該如何把他調開,想不到天從人願,這一喜非同小可,連忙向解語使了個眼色.

解語會意,笑盈盈地對守在門外的兩個小太監道:"勞煩兩位公公去取些開水來,給唐姑娘沏杯茶喝,走的;乏了,咱們先在這兒歇歇."

她二人雖是宮婦打扮,兩個小黃門卻知道是皇上極寵愛的女人,而那位唐姑娘

……看皇上那架勢,恐怕將來比皇後娘娘還要了得,本來就想巴結呢,一聽這話兩人應了一聲,飛也似地去了.

二人回到室中,解語將琴抱到一邊,三人挨著矮幾坐下,羞花笑語道:"唐姑娘請稍坐,一會兒茶來咱們聊聊天,歇歇腳兒."

唐一仙忙道:"兩位姐姐不必客氣,這里是皇家苑林,能有幸來訪,已是幸甚."

解語道:"楊大人貴為侯爺,姑娘是楊大人的表妹,身份和咱們這些服侍人的沒得比的,還這麼客氣有禮,真是……對了,反正閑著也沒事可做,我們姐妹會變小戲法兒,平時沒事也常拿來互相玩笑,姑娘想不想一試?"

唐一仙好奇地道:"什麼戲法兒?"

羞花嗔了妹妹一眼,解釋道:"這戲法兒我發妹妹平素無事常用來解悶兒的,姑娘如果想見識一下就讓妹妹表演一番."

唐一仙笑道:"好啊……可是要怎麼做呢?"

解語嘻嘻一笑,伸手從頸上解下一塊小小的玉佛像,拈著繩兒輕輕擺動,放柔了聲音道:"姑娘,你就當自己要睡著了,全身放松了莫使力氣,眼睛看著這塊玉佩,輕輕的……"

正德匆匆跑回廂廳,只見張永和劉瑾正圍著桌子追打,滿地杯盤狼藉,楊凌站在一邊跺著腳,抖著身上淋漓的汁水,立即大吼道:"住手!"

劉瑾和張永停住了腳步,呼呼地喘著怒目而視,正德怒道:"你們有完沒完?這回誰先動手的?"

劉瑾和張永搶著道:"他……"

正德一瞪眼,喝道:"閉嘴!楊卿,你說."

楊凌的目的不過是讓這兩位仁兄徹底鬧翻,可不想因此耽誤了國事.因此他不偏水倚將實情說出,又替兩人說了幾句情,然後低聲道:"皇上,現在處處都用銀子,國庫確實捉襟見肘.只要遨過這一年,這收益就源源不斷了,也不必讓他們兩個都不高興.

內廠的銀子撥去陝西一省儲糧備荒占了多半,如今江南開海,這筆大買賣總不能少了皇家的份兒,所以剩下的銀子我全拿去以皇室的名義開辦商團了,這樣一來江南豪族入股也安心不是?京營餉銀嘛……下個月應該就能周轉開來.這個月不如暫把京師王侯公卿投資車馬行該付的紅利挪借一個月,以內廠的名義借,諸位王公能放心.劉公公也能拈記著早點還,您看如何?"

正德一聽這也使得,于是又狠狠訓斥一番,然後說出了楊凌的主意,張永聽說楊凌費盡周折幫他挪支餉銀,十分感激.他應承了皇上,又向楊凌道謝一番,這才告辭離去,自始至終不看劉瑾一眼.

劉瑾見狀憤怒,心起:"以為攀上了楊凌就了不起了?哼!待我將他調出京城,收攏了朝中百官,再慢慢地消遣你!"

打發了這兩個活寶離開,楊凌笑道:"算了,時日久了,他們的氣也就消了,那時臣再設宴勸他們和解."

正德恨恨地道:"好好的心情,都被這兩個混蛋給攪了."

他忽又轉怒為喜道:"楊卿,朕創作的《殺邊樂》,一仙姑娘十分喜歡,她的造詣比朕深得多,真想有機會與她合創此曲."

楊凌輕輕一歎道:"仙兒和皇上性情相投那是最好,臣看得出她喜歡皇上,隔上些日子不見,就會想要臣帶她出來,只是……她天真爛漫,心直口快,和後宮大家閨秀出身的後妃們大不相同,臣真是擔心……"

正德眉毛一揚,凜然道:"擔心甚麼?唐姑娘若是不喜歡朕,那朕沒話說,我唯一不會也不想勉強的人就唯有唐姑娘一個.唐姑娘若是願意和朕共渡一生,那麼普天之下誰也別想委曲了她.朕是天子,還護不了朕最愛的女人?誰也不能!"

*******************************

"告訴我,你的名字叫什麼?"

"我叫唐一仙."

"我是問你真實的姓名,你的真名實姓叫什麼?"

"我就叫唐一仙."唐一仙臉上嬌憨純真的表情不見了,眼神發直,怔忡地答道.

解語和羞好對視一眼,又問道:"好,唐一仙,告訴我,你是什麼人,從哪兒來,要仔細地想,你是楊凌的什麼人?你從哪兒來?"

"我……"唐一仙忽然捧住了頭,眉心蹙起,顯得十分痛苦.

羞花目光一閃,對解語俯耳道:"有古怪,她掙紮著不想回答,這里邊一定有秘密,再問她."

解語輕輕擺動著玉佛,柔聲道:"你不是楊凌的表妹,對不對?你叫唐一仙,可是你不是楊凌的表妹,告訴我,你從哪兒來,你到底是什麼人,他為什麼要認你做表妹?"

唐一仙的眼瞼急速地眨動著,額頭沁出了細汗,她想要睜開眼睛,可是就像陷進噩夢始終無法擺脫,腦海中一幕幕既陌生又熟悉的畫面飛快地閃過,弄得她都快惡心得吐了.

"我是什麼人?我從哪兒來?"唐一仙的身子忽然劇烈地一震,雙眼猛地睜了開來.解語羞花見狀大駭,中了懾心術的人,心志被迷惑,沒有把她喚醒前根本不可能自己醒過來,她怎麼居然掙脫了束縛?

兩個姑娘萬萬想

不到她們以懾心術要眼前這個女孩吐露的心中秘密,對她自己來說,也已深埋在記憶深處.高文心的醫術雖然高超,可是人腦實在是複雜的器官,以她的本領也不能保證是否能夠醫好,但是她的針炙已經起了作用.唐一仙深埋的記憶現在只差一道啟開那門扉的鑰匙.

而解語,羞花的懾心術,就起到了打開記憶大門鑰匙的作用,在這一刻,她深鎖的記憶全都想了起來,被封鎖的那一塊神志和意識,只是被禁閉起來,能夠感知外界但不能反饋出來,催眠是一種互動的心理暗示,既然不能反饋,所以這一段意識和神志便沒有被催眠.

記憶一旦恢複,那段受損的神志清醒過來,她清楚得記起了方才所發生的一切,也自催眠中掙脫了出來.

羞花為人機警,立即按下解語手中的佛像,笑道:"這個游戲是不是很好玩?可以讓人暈暈沉沉的,會像說夢話一樣,我和妹妹時常互相作弄呢,只是姑娘好像不太適應,臉色都有些白了."

唐一仙一雙亮晶晶的眸子直視著她.羞花被她看得有些發慌,臉上的笑容也開始漸漸發僵.唐一仙忽然一笑,沉靜地道:"嗯,這戲法兒的確古怪,腦袋暈暈的,搖得我直想吐,呵呵,我這人禁不得頭暈的."

羞花松了口氣,忙道:"這是我們姐妹莽撞了,實在對不住."

這時兩個小黃門取了水趕回來,說道;"姑娘,我們把水打來了."

解語忙道:"給唐姑娘沏杯茶,唐姑娘,你先歇歇,靜一靜就好了,我們倆個在門邊候著."

小黃門取了杯壺茶葉,為唐一仙斟了杯茶,然後悄悄退出門外,解語站在槐蔭下緊張地對羞花道:"她會不會有所懷疑?"

羞花道:"我們又沒有提皇上,縱然她全想起來,我們咬定是在游戲,她能奈我何?何況,被懾心的人醒來後恍如做了一個夢,只能記起一些支離的印象,不會清楚記得發生了什麼事.我只是……好奇怪,她怎麼可能醒來?"

唐一仙雙手抱膝,下巴搭下膝蓋上,坐在矮幾前,心髒仍在嗵嗵地跳著,四肢顯得好虛弱.

她都記起來了,所有的記憶像潮水一般湧進了她的大腦.

自幼被賣入"蒔花館",成為一秤金粗心培養的搖錢樹,學習詩詞歌賦,琴棋書畫,穿衣著裝甚至一顰一笑,原以為她的一生就是要成為一個豔名高熾的青樓名妓.

然後,等到年華即將逝去時,被老鴇榨取最後一分價值,賣給人家作妾,如果……能被個官宦人家或者讀書的士子買走,已是最幸運的結局.

然後,那個下午,大商賈嚴寬要來買走玉兒了,緊隨在他的身後,跑進一位公鴨嗓子的小公子,再然後,又跟進一群人,姐妹三人的命運從此改變了.

我被贖了身,為我贖身的人是他,那個我最欽佩的敢反抗聖旨的英雄,他是士子,又是官宦,而且年輕英俊,重情重義,得以將終身托附這樣的人,就算做個小妾也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好事.

那段日子很開心,可是楊大人好奇怪,他買了我們,為什麼提都不提納妾的事,又不當我們是丫環使喚,難道就這麼供養一輩子?然後?他提了官,做了將軍,鮑副參將想害他,我找到了藏有鮑參將罪證的帳本.

追殺……雪兒腳上受了傷,我用帳本引開了歹徒,落崖,王妃娘娘救了我,然後……遇見小黃,對!是小黃說我是楊大人的表妹……我生病了,他一路衣不解帶地照顧我.可是,他為什麼說我是楊大人的表妹?

唐一仙驀然睜大了眼睛:"是他……小黃就是當初跟在嚴寬後面跑進蒔花館的小公子,撕了聘書,被人打破了鼻了子,他……當時和楊大人是兄弟相稱……"

張永,谷大用兩位公公極大的官兒,是當初陪著他去蒔花館的人,喚他小公子,為什麼大同一路回來,他卻成了小校,他……到底是誰?

嚴寬被他們趕走了,小黃被嚴寬打得鼻子流血,我遞了塊手帕給她,勸他以後不要惹那種人,他說……他說:"誰說我打不過他?我的十段錦功夫三五個大漢近不得身,要教訓幾個小蝥賊還不是易如反掌?只是方才……方才我初次與人動手,一時呆住了."

"好好好,公子爺一身好功夫,我信了還不成?你的鼻子無礙了麼?沒事了就早些回家去吧.這種地方,還是少來為妙."在女人面前死撐的家伙,我只好哄他.

"你不信麼?我要整治那個無賴易如反掌,還有那個什麼狗屁文書,看他拿著當寶兒似的,哼哼,我要取來,也只是一句話的事兒,你不信麼?"

他指著楊大人說:"不信你問他,我辦得到辦不到?"

楊大人說:"不錯,這位公子說得不假,別說教訓那無賴一番,就是替姑娘贖回那份聘書,也著實容易得很."

唐一仙想到這里,唇邊忽地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輕輕用下巴點著膝蓋,一字字道:"黃校尉,小黃,小公子,你就是……正德!"

***********************************

正德皇帝和楊凌趕到演樂靜館,見解語羞花等人都在樹蔭下,唯獨不見唐一仙,正德忙上前道:"唐姑娘呢?"

小黃門急忙哈腰道:"皇……"

正德皇帝一瞪眼,小黃門馬上轉了向,改口道:"黃校尉,唐姑娘有些不適,正在房中歇息."

"什麼?如何不適?方才不是還好好的?"正德和楊凌都搶前一步,急急問道.

解語一副怯怯的表情道:"都是我的錯,見唐姑娘煩悶無聊,和她玩些戲法兒,結果弄得唐姑娘頭暈,我給她沏了茶,正在房中歇息."

正德一聽頭暈,還以為她賣弄那些翻筋斗一類的江湖功夫讓唐一仙跟著練,不禁嗔怒地瞪了她一眼道:"又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樣,是從小練過功夫,唐姑娘從大同回來,一路生著病,身子虛弱,真是瞎胡鬧."

楊凌掃了解語,羞花一眼,笑笑道:"算不了,又不是紙糊的人兒,我隨著伍侍衛一直在練功夫,自覺略有小成,回去後指點指點她們,整日悶在家中,讓她們把身子練得強健些."

正德聽了這才不再言語,上前推開房門說道:"唐姑娘,你好些了嗎?楊大人來接你回府了,我那下半闕《殺邊樂》比上闕更難,有機會再找你指點."

唐一仙下巴搭在膝上,一雙黑葡萄似的眼睛許久才眨動一下,仍然一動不動.

正德慌了,忙搶前一步,問道:"怎麼了,你還不舒服麼?"

楊凌也急忙趕進來,溫聲道:"仙兒,要不要叫郎中來看看?"

唐一仙慢慢抬起頭,扭過臉來嫣然笑道:"我沒事,方才只是有些倦了."

她放開雙手,翩然起身,頑皮地吐吐舌尖,說道:"走吧."

正德和楊凌這才松了口氣,兩人都未注意到,唐一仙一向靈動清澈的眼神,自從墮崖現身大同後,就被嬌憨頑皮的眸光所替代,而現在,那久違的神彩已重現她的眸中:清澈而靈動.

上篇: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41章 大夢欲醒     下篇:卷六 大道之行也聲色犬馬 第243章 天子門生